品茅台看小說

沈生嘴角勾著冷笑,在顏浮生著急想解釋時啪一聲,生氣的掛上電話。

以前總是慫恿他去找女人,現在聽到他跟女人糾纏不休,他竟然感到有股無名怒火在飆升。

尤其是他還捅了這麼大的婁子,跟江緋色坦白說穆夜池還活著,還跟沈唯心在一起!!!這事兒都亂成什麼樣子了啊現在!

坐在沙發上的沈生覺得怎麼坐都不舒服,站起,也是站立得不安分,坐下,又哪都不舒服。

坐下,站起,重複反覆。

沈生覺得自己快瘋了。

軍火大佬鎖愛小逃妻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17章:是她無法自拔了江緋色嘴角在微笑,笑得無比明媚,只有她的眼,蔓延著一整片的悲涼。

入了房,保鏢們都很識相的退了出去。

房間有些暈暗,江緋色扯動嘴角,笑了笑。

是不想見到她,才故意不把這大燈給開的嗎。

一場生死別離,竟讓他們兩個人的隔閡得如此陌生,或者,是他本就一直在跟她作戲,她卻再也無法自拔……

他死,只是讓她繼續無法忘記他痛苦一生。

而他也可以解脫,與他愛的女人共譜一生嗎?

江緋色嘴角似笑非笑諷刺揚起。

昨日還念念不忘,今昔已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18章:被識破了假面具細微的響動忽然傳來,把江緋色驚醒。

她快速從塌上挺起身子。

可是看著這空蕩的房間時,江緋色也沒了別的主意,只好掂起腳尖悄悄躲到房門後面靜觀其變。

門被消無聲息推開。

江緋色舉起手中的檯燈猛的往那抹黑色,正把房門關上的身影後腦勺砸去,卻不料來人反應比她想象中的要迅速和敏捷許多。

她還沒砸中他,便被他一手穩當托住檯燈。

江緋色想也沒想張口便想要呼叫。

黑影一晃,她張開的嘴被來人大手捂住,那高大有力的身影把她控制著抵在牆上,看她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19章:幸福來的有點遲江緋色抱著他,她不想在丟下他。

更何況現在是他有難,她更不可能離開他。

上次,上次就是因為丟下她,就是因為他不讓她留下來,所以她才會以為她永遠都失去他,現在她不會離開,丟下池哥哥一個人面對的!

「乖!我沒事,我明天就去找你們,決不會在失言。」

穆夜池要拿到深深的解藥才能離開,否則他和寶貝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你先說什麼事。」她不依的嬌嗔,撒嬌的抱著池哥哥,小手輕輕截截他。

「深深的解藥,我要拿到深深的解藥。否則我們會痛苦一生的。」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0章:這才是該有的畫面另一邊

從穆夜池跟江緋色離開后,KING整個人變得兇殘而暴烈。

整個別墅都是那陰寒的兇殺之氣,他砸東西,瘋了一樣。

從江緋色和穆夜池離開那天開始,他自己更是每天把自己關起來,看著鏡子中整得跟穆夜池一模一樣的臉咆哮,憤怒。

幾日下來,他已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唯一一個對他不離不棄的人,是沈唯心。

而在今天,沈唯心也離開了他。

她臨別的那句話令KING幾乎要一槍嘣了她。

她說:你知道自己很可憐了嗎?你這樣的人,這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1章:幸福終點站江緋色和穆夜池的事情告了一個段落,這期間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他們也正在補蜜月。

而對於KING來說,這裡並不是他應該留下來的好地方。

他在這邊悄悄去了父母的老家裡看了幾天,也沒有了什麼遺憾,

他解決了這邊的事情,K很快就離開了蘇城,前往另一個城市,去解決最後一件事。

他現在,在一個密封的實驗室里,正在等著見一個人。

那個人的實驗似乎迫在眉睫,只要找不到江暮深,一切都要完蛋了。

「今天颳了什麼風?竟然把你給吹來了,真是稀客啊。」男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2章:真是稀客「噓,你不要在說話了,敵人很狡猾,我們要做的只能比他們更狡猾,否則活下去的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們嗎,明白?」

夏茉莉:「……」

深深今夜的敵人是穆總裁啊,天啊,她快演不下去了。

深深哼一聲,小身板一挺,往別墅正房大門又靠近了幾步。

在兩人進來幾分鐘,靠近大門邊時終於不在小心翼翼,大搖大擺的推開門,望著靜悄悄的別墅,對這些他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害怕,反正他們都習慣了。

一踏入房內,兩人反而有些熟悉的感覺。

「還真沒有人哦,到底是想搞什麼鬼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3章:事發突然「她的確被人帶走了,還留下了信息。」穆夜池抬起頭,沉沉的開口。

「被誰帶走,留下了什麼信息?」

「她被帶入一個實驗室!」

實驗室?

顏浮生等人都一臉驚愕,不知道把江緋色帶入實驗室要做什麼。

「他們想要她身上的血!」準確的說還要深深的血,但穆夜池沒有說出來。

「怎麼?你有什麼妙極去救他們出來嗎?」顏浮生沉思半秒,轉向穆夜池問,這才是他們現在關心的問題。

「你們在這裡保護深深,我晚上就去救她。」

「你……?」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4章:控制不住了「呵,真沒想到比我想象的效果要好很多呢,只要讓你雙手染滿獻血,把剝奪別人性命當成一種習慣和發泄樂趣,丟了一個KING,你江緋色就是替身,背叛我的人死太沒有了,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快樂——」

穆思年溫柔的笑著,身軀慢慢消失。

離開的江緋色一路直追隨那些手下而去,滿眼全是蕭殺冷氣。

在準備追上那些保鏢時,她被一個人影擋住去路。

一身白色西裝襯托出他超凡的高貴氣質,柔亮的髮絲無風也自動飄揚。

男人唇角勾了一抹淡淡邪笑,修長漂亮的手朝她揮一揮,即使如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5章:他才是罪魁禍首江暮深重複了一遍,穆夜池若有所思,沒有繼續問。

「爹地,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穆夜池搖頭,抱著深深下樓去吃早餐。

吃過早餐,夏茉莉來看深深。

穆夜池到書房做事,沒有打擾在草地上玩耍的他們。

正午的冷空氣,灑了一片許久不曾晴開的好天氣。

暖光照耀在草地上玩耍的深深身上,不時傳來他開心的童真笑聲和愉快的。

夏茉莉留下來陪深深吃了晚飯,在華燈初上時離開。

深深在大門邊站了好久都不願意離開,他想等媽咪。

穆夜池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6章:全都殺了!江緋色的反問讓卿上邪有些怪異看了她一眼。

她不做聲。

卿上邪低頭一笑,邪邪挑眉反問她,「怎麼?你還是不相信嗎?」

「我說了,你的可信度負一百。」江緋色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乾脆回答。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你難道也不相信深深的事情嗎?你來這裡的目的之一不就是找到原因嗎?至少我可以減輕你負擔。」

江緋色冷笑輕哼。

看她一臉不信任側身,卿上邪糾起墨眉,「這樣吧,我把我自己雙手鎖起來,你總可以相信了吧?」

江緋色古怪看了他一眼,皺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7章:答案就在這裡「可能我的出現看起來真的很搞笑。」卿上邪笑了笑,站直了背脊,硬朗英俊的面容在燈光下顯得有些滄桑,「我對卿家暗中故意栽贓陷害穆總裁與江小姐,卿家暗中打壓穆家集團的事情向你們鄭重道歉,並且我妹妹卿月月對江小姐所作所為,我將公開召開記者招待會向二位道歉,該承擔的責任我也不會因為偏袒而依靠關係壓下去。」

江緋色眯眼,冷淡看向說話的卿上邪。

對他說的話,大道理誰不會說?說到做到的有幾個,所以聽聽就好。

如果卿上邪真能做到他口中說的,那也證明他沒有把握在池哥哥手中打勝仗佔到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28章:解決了所有問題「好,我們不去奶奶那裡,媽咪陪深深好不好?」江緋色與池哥哥對望一眼,抱過兒子,溫柔的安撫他,給她溫暖的保證。

江暮深小小的臉蛋埋在媽咪懷裡,開始的點頭。

安撫好深深,江緋色留在家裡陪深深,顧瀾他們帶著大白過來跟深深玩遊戲,穆夜池一個人要過去公司處理公事。

當然,江緋色知道池哥哥不是去公司,而是去見奶奶。

他們不會打草驚蛇,但不主動去追尋,誰也不知道奶奶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事關深深,她相信池哥哥不會失控。

江緋色緊緊的咬著下唇,她不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30章:一切都該塵埃落定「池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跟奶奶說?」老夫人看著大孫子,口氣很溫和,目光沒有一絲別的情緒。

她只是關心這孫子有什麼不開心,是不是在外面有人為難了他那樣。

穆夜池微微凝眉,沒有應答奶奶的話,只是給奶奶夾最喜歡吃的菜。

「池兒。」老夫人伸手抓著大孫子的手腕,定定地看著他,「無妨,如果有什麼事情,跟奶奶直接說就是,奶奶和池兒之間沒有什麼是不能說的。」

穆夜池心間一酸,眼角莫名的有一些濕潤。

「奶奶,我沒事。」他深呼吸,沒有在繼續奶奶的話題,淡淡的轉

《婚後試愛,惡魔老公心尖寵》第631章:最可怕的騙局 殘陽如血,把萬仞孤峰之上聳立的一座破廟映照的像一口血紅的天棺靜靜地橫在山巔上。

斷壁殘垣,遍地瓦礫,古木盤虯,樹下鴉糞塵土撲鼻,似乎廟中久無人居,充滿了歲月的滄桑感。

唯有廢墟前方,破廟斷牆上面尚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圖案,有一股神秘的氣息籠罩在上面不停的流轉……

就這樣一座荒敗的古廟,此刻竟從裡面漾出一圈淡淡的青燈光暈,讓人感覺詭異和不解。

古廟大殿尚末倒塌,正中高懸一塊銹跡斑駁的銅匾,上面虯曲蒼勁的刻著四個古字「彌羅天宮」。

大殿上方,有一紫木紅檀大椅,上面盤膝坐著一個人!

此人身著一身青袍,深可見骨的傷口數十處,將青袍染的血跡斑駁,最讓人心驚的是,他的胸前有一個碗口大的傷洞,傷口四周翻起的血肉雖已微微乾涸,卻還不時有殷紅的鮮血滲出,順著衣襟滴滴往下流淌,地面己被染的血紅一片。

顯然,他已經受了致命重傷,但他端坐的上半身軀仍然屹立不倒,如一桿鐵槍般挺立。

正如他右手握的劍一樣,充滿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寧死不能折其剛的意味!

突然,山頂陡然颳起了一陣旋風,空中頓時烏雲翻滾,遮天蓋地,毫無預兆的從陰沉沉的雲團中劈下了道道閃電,細看卻是從雲層中射出無數閃電般的身影,像密密麻麻的黑黃雨點出現在視線中,憑空踏臨山頂。

片刻一股兇悍的氣息就覆蓋了整個山頂,古廟「彌羅天宮」瞬間被團團圍了起來!

驀地,大殿之中那人將雙眸睜開,亮晶晶的一對招子,像二道閃電直射殿外,映的連青油燈的光焰都黯淡了下去。

任誰也沒想到大殿之上坐著的競是一個活著的人!

「天殺堂的人,你們終於來了!」這人吐字如雷,聲音如黃鐘大呂般震響,音波掀起,形成了一股氣浪,將率先逼近大殿的來人盡數阻在了門外。

話音剛落,外面猛然又有腳步落地的聲音,踏的地面都開始劇烈的震動,腳步聲嘩啦嘩啦聲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好似群狼奔騰合圍,要獵殺大殿之中的獵物!

從腳步撼地聲就能聽出來,來的是一眾修為深厚的高手!

只是這一眾人擁了上來,卻無一人敢率先破門而入,唯有幾聲厲叫,如狼夜嚎,響徹在大殿門外:

「青衫神劍,交出荒古血脈傳承,可饒你不死!」

「韓海雲,你已經死到臨頭,那部寶鑒錄乃天宮隱秘,在你手上,根本就是暴斂天物,交出來可留你全屍!」

「青衫神劍,你雖成戰神,屹立在羅天修真界巔峰,但仙路已封,成仙再無可能,與天抗爭,就是死路一條!」

「這天下第一血脈傳承的神物落在你手上,純屬浪費,多少年了,你的荒古聖體大成毫無進展,還是交出來,可免你輪迴之苦!」

陣陣喧囂的叫聲不絕,越來越高,隨著這厲嚎尖叫,天地彷彿都震動起來。 至尊神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