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對啊,真煩人」鍾漢庭說道,但無奈,部落的規定肯定要遵守啊

「嘿少爺,你不想知道蘇珊姐姐的身材怎麼樣嗎?」希爾達小聲說道

「你真無聊,我哪想知道這個」鍾漢庭說道,但心裡還真想問一下,不過那樣就顯得自己這個少爺太骯髒了點,但是話又說回來,誰不喜歡八卦一下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身材怎麼樣?何況希爾達還是自己的女僕,這麼詢問一下也沒什麼啊

「吹牛,你不想知道?哎呀··蘇珊姐姐的身材真好,羨慕死我了」希爾達說道

「····說具體點」鍾漢庭問道

「好哇!還在這裡假正經少爺,我要告訴蘇珊姐姐你在這裡向我打聽這種事」希爾達說道

「哎?你這個死女人,怎麼這樣?空穴來風的」鍾漢庭剛說完蘇珊就過來了,一頭金髮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非常耀眼,藍色的眼睛無論什麼時候看上去都很有光澤

「告訴我什麼?」蘇珊走過來問道,她的西洋劍和複合弓都被收走了,因為邊防隔離區不允許攜帶武器

「哦,沒什麼,看來我們要在這裡呆三天了」鍾漢庭笑著說道,同時狠狠的瞪了希爾達一眼,希爾達吐了吐舌頭,沒說什麼

「是啊,真煩人,本來我還想去找偷渡客呢,但一旦被發現可就是就地擊斃了」蘇珊說完肚子咕嚕嚕的叫了起來,鍾漢庭和希爾達也感覺到一股飢餓感,三個人只好先去邊境隔離區的食堂吃點東西了

走進去,裡面足足有30多號人,房間又那麼小,人聲嘈雜還伴隨著很多汗味,聞上去相當難聞,這就罷了,地面上到處都是油膩膩的殘渣剩飯,幾個人光著膀子就在那裡吃吃喝喝,整個食堂充斥著一種壓抑和悶熱,畢竟這裡是沙漠,就算有陰涼地還是感覺蒸的慌

「我們先出去,希爾達,去打三份飯,給你錢」鍾漢庭說完掏出錢遞給希爾達,然後準備拉著蘇珊出去,這裡實在是太髒了,不知道食堂里做的飯什麼味道

「哎?少爺我害怕啊,這些人一個個的好凶的」希爾達說完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不是想當我的助手嗎?無論你是女僕還是助手,讓你干這個都是天經地義,趕緊的」鍾漢庭說完吧錢塞給希爾達,然後跟著蘇珊走了出去,路途上很多從廢棄都市回來的賞金獵人和拾荒者進進出出,但無一都盯著蘇珊看,他們可能都覺得這個金髮小妞長得真是太漂亮了

「這些人,真討厭」鍾漢庭說道,老盯著蘇珊看

「哈,怎麼了?他們看我嗎?」蘇珊笑著問道鍾漢庭,不知道怎麼了,鍾漢庭每次和蘇珊對視的時候都不敢直視蘇珊的臉

「對啊,多不禮貌,和這些人沒什麼道理可講」鍾漢庭說完走到外面去

這時,兩個人走了過來,一個人在牽著馬,另一個人坐在馬上,看上去一頭金色的長發被風吹起來,腰間挎著馬刀和一把騎兵左輪手槍,穿著軍官制服看上去十分威風

「哎?艾莉森?喂!艾莉森」蘇珊看到后趕快大喊,鍾漢庭在一旁愣了一下,怎麼回事?蘇珊在叫那個軍官? 「哎?蘇珊?你怎麼在這裡?」女軍官聽見后趕快下馬,這一下鍾漢庭看清楚了,前面牽馬的人,不就是之前在酒館的時候救了他們的那個教官馬?怎麼給人家牽馬了?

「得救了,她會帶我們進關的」蘇珊對鍾漢庭說道

「進關?為什麼啊」

艾莉森·蔡司勒和蘇珊·蔡司勒見面后擁抱了一下,兩個人都是一頭金髮,一雙藍眼睛,兩個人顏值還都不差,要是非要比出個一二來,蘇珊更勝一籌,因為蘇珊面無表情的時候看上去高貴,笑起來有感覺到活潑調皮,怎麼看怎麼順眼,她姐姐嘛···差一點

「艾莉森,這是我朋友鍾漢庭,鍾世石油的少爺」蘇珊指著鍾漢庭說道

「你好,百夫長」鍾漢庭朝著兩個軍官打招呼看他們軍銜都是百夫長級別的

「鍾少爺啊,你好你好,我叫艾莉森蔡司勒,蘇珊的姐姐,這位是韋勒海因茨教官,我們剛去執行任務了」艾莉森說道

「你好教官,又見面了」鍾漢庭伸出手和對方握了握手

「是啊,教官上次多謝你救了我們」蘇珊也說道

「哎?你們認識?韋勒,你認識我妹妹?」艾莉森問道韋勒

「啊,以前在酒館的事,沒什麼」韋勒說道

「艾莉森,帶我們入關,他們非要隔離我們三天」蘇珊說道,既然有軍官來了,根據喀戎的法律,軍官可以自由的出入關,並且每個軍官可以攜帶兩個人出入邊境

「好說,你們餓了嗎?我們剛執行完任務,餓死了,打算去吃飯的」艾莉森說道

「求之不得」蘇珊剛說完,希爾達端著三份食物走了過來,鍾漢庭扭頭看了看,居然是清水面,上面飄著幾根菜葉子,好像還有一些雞蛋的殘渣

「少爺吃飯了」希爾達說完抬頭看了看韋勒

「哎?你不就是在酒館救了我們的教官馬?」希爾達說道

「嗯,我叫韋勒海因茨」韋勒說道

「希爾達,鍾漢庭的助手」希爾達說完和韋勒握了握手,這小丫頭臉皮真厚,鍾漢庭自己都還沒同意,她居然向外人開始介紹起自己是鍾漢庭的助手了

「走吧,入關吧」艾莉森說道,這些食物艾莉森看著就感覺難以入口,她們騎兵的伙食非常好,再加上家裡條件優越,艾莉森自然對這些食物不屑一顧,韋勒倒是沒什麼,身為獵兵本來就要在廢棄都市裡生存,什麼東西都能吃,甚至連野菜都去挖著吃

希爾達看著這些麵條應該吃不了了,索性就放在地上不要了,反正肯定很難吃

到了關口,艾莉森和韋勒掏出自己的證件,邊防衛兵看了看,立馬讓開路打了個敬禮,韋勒指了指身後的幾個人示意是他帶進來的,衛兵也一概放行了

回到關口裡面,很多人在這裡叫賣,還有不少人主動走過來詢問,看看有沒有人在廢棄都市撿到什麼好東西他們在關口以不錯的價格收過了來,畢竟這裡是一手交易地點,再往後就不一定有好東西了,但還沒有人敢來問兩個軍官

「對了,你們去廢棄都市幹什麼?」艾莉森問道自己的妹妹

「為了完成任務啊,我考試害的鐘漢庭被取消資格了,我也棄權了,但那個叫馬風的教官說什麼讓我們去廢棄都市弄一個屍獒的頭回來就算是過了,所以我們才出去的」蘇珊說道

「啊?馬風?獵兵教官馬風?」艾莉森問道

「是啊,就是他」

「豈有此理,竟讓一群小孩去廢棄都市殺一隻屍獒?我看他自己去都費勁」艾莉森說道,本來他們這個級別的教官去殺屍獒都要好好的籌劃一番,別提這些艾莉森眼中的小孩子了

「你別小看人好不好,我們完成任務了」蘇珊說道

「不過,你剛剛說獵兵?難道你報名去獵兵了?」 總裁的捉鬼新娘 艾莉森問道自己妹妹,獵兵可是萬人罵的職業啊,訓練累,平日里幾乎看不到影子,執行的任務還是最危險的

「對啊,我報名去獵兵了」蘇珊說道

「哎?為什麼不來騎兵部隊?你··你不是弄到屍獒的頭了嗎?我給你擔保,你來騎兵部隊多好啊」艾莉森說道,她就是騎兵軍官,當然想讓自己的妹妹來當騎兵啊

「不,我要去獵兵,已經決定了」蘇珊說道

「獵兵有什麼好的,你看看這傢伙,他就是獵兵,自己的馬都丟了,還把我的馬壓得上吐下瀉的」艾莉森指著身後的韋勒說道

「喂!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明明是你讓他吃了沙漠玫瑰的,要不是我制止你你的馬現在就要死掉了,居然還誣賴我」韋勒說道

「它以前也吃過玫瑰花,都沒事,肯定是你太重了把它壓壞了」艾莉森說道

「······」韋勒沒有說什麼,繼續牽著馬走,這女人真不講理

「艾莉森,這是我們的教官,你得尊重一下人家」蘇珊說道

「好了不說了,屍獒的頭呢,拿給我看一下」艾莉森說道

「鍾漢庭,東西拿出來展示一下」蘇珊說道

「哎?真不愧是我們蔡司勒家的人」艾莉森誇獎道,想不到蘇珊這麼柔弱的人居然還能殺掉屍獒?

「不是我,是鍾漢庭殺得,而且不是殺,只是一隻爪子而已」蘇珊說到這裡,感覺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要是那出東西一亮,艾莉森的表情肯定會非常豐富

「哦,就知道你們幾個人肯定殺不掉屍獒,那玩意打不過就會逃跑的,不好殺」艾莉森說扭頭看了看韋勒,這傢伙在老老實實的牽著自己的高頭大馬,一言不發

打開包,取出一個布包裹著的東西打開一看,艾莉森點了點頭,哦這就是屍獒的爪子啊,看起來爪子很鋒利啊

一旁的韋勒瞟了一眼,瞬間瞳孔放大愣了一下,這···這不是魔王的手嗎?

「你錯了教官,這個啊是魔王的手哦」希爾達在一旁對艾莉森說道

「對啊,不是屍獒哦,是魔王」蘇珊也說道

「啊?你們買的還是撿的?我告訴你不要搞這些小聰明,被發現就完蛋了」艾莉森說道,她自然不相信就憑他們幾個人能砍下魔王的手,就算是那些賞金獵人也做不到

「當然不是了,這就是我們砍下來的,是鍾漢庭砍得」蘇珊自豪地說道 「怎麼可能?魔王的手?你們能傷得了魔王?」艾莉森不可思議的問道,就連後面的韋勒也快步走過來,拿著魔王的爪子看了看,身後的高頭大馬擠了艾莉森一下

「哎呦,你這個死東西居然撞我」艾莉森說道

「這··恐怕還真是魔王的爪子」韋勒說完看了看,刀口齊刷刷的,看樣子是被很鋒利的東西切下來的

「真的假的?蘇珊你沒受傷吧」艾莉森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妹妹,魔王是什麼他們騎兵部隊當然也知道,那可是廢棄都市裡的怪物封頂的存在,怎麼可能就出現在自己眼前呢

「是吧,不過我們現在快餓死了,你快帶我們去吃飯吧」蘇珊說道

「哦好好好,我們去沙漠綠洲去吃吧」

沙漠綠洲是喀戎城最好的飯店了,飯店中間有一個大湖,在湖邊四周都是單間,而且位置特別好,一直都有風吹來,讓人忘記了自己身處於沙漠之中

艾莉森拴上自己的馬,隨後看了看韋勒說道「海因茨記得哦,自己的馬一定要拴好嘍,不然就會跑掉哦」

韋勒點了點頭,真受不了這女人····

眾人來到包間,此時正是下午,酒店裡還沒有上人,整個寬大的湖面上好位置有很多,一條木頭做的浮橋一直延伸到湖中間,在湖中間有一個包間,涼亭式結構,四周能夠看見湖邊的景色,沿途都有燈籠掛在上面,到了晚上肯定會非常漂亮,湖心包間還有很多魚竿可以進行垂釣

「哇塞,這裡好高檔啊」希爾達快速跑到湖心包間去,這裡好像是個涼亭,四周都能吹到涼爽的風,一點沙子也沒有,遠處能看見湖邊的其他包間,由於涼亭是石頭結構的,隔熱效果非常好,即便是在沙漠里,裡面也是非常涼快,五人坐下來,服務員走過來拿著菜單遞給艾莉森

「嗯,沙拉醬,烤牛排,甜菜湯,還有鮭魚啊」艾莉森點了一大堆價格昂貴的東西,畢竟這裡是沙漠啊,這些東西都是非常稀有的

「好了,該你了海因茨」艾莉森把菜單遞給韋勒

「哦,我看看啊,來一份精面麵包,在加蘋果醬和一箱啤酒」韋勒說道

「哎,說不定這裡的蘋果醬就是從我們家買的蘋果哦」艾莉森說道

蘇珊拿過菜單看了看,又加了幾個菜隨後又把菜單遞給鍾漢庭,鍾漢庭加了一碗米飯和一盤辣椒炒肉,隨後就把菜單給收起來了

「哎··少爺,我呢,我還沒點呢」希爾達說道,之前她就一直盯著菜單

「哦,把你給忘了,你看看吧」鍾漢庭把菜單遞給蘇珊說道

「嘿嘿,誰請客啊」希爾達問道

「你點吧你,廢話這麼多」鍾漢庭說道

希爾達又點了一大堆,隨後在上菜之前的時間,鍾漢庭就像詢問一下韋勒關於獵兵的一些事

「海因茨教官,請問您和馬風教官認識嗎?」鍾漢庭問道

「嗯,馬風啊,認識,我們都是今年軍官學校的教官」韋勒說道

「哦,那你看我和蘇珊兩個人去完成的這個任務,能··能把我們分到一個組裡去嗎?我們配合的默契」鍾漢庭鼓足勇氣說道,儘管聲音很小但還是被艾莉森聽見了

「喂!你居然勾搭到了鍾家少爺啊」艾莉森對蘇珊說道,聲音一點也不小,好像是故意要讓鍾漢庭聽見的

「你不也勾搭了我們教官嘛」蘇珊也反了一句說道

韋勒和鍾漢庭一頭黑線,隨後韋勒掏了掏口袋,居然沒煙了,只剩下打火機和空煙盒了,好像之前就沒了啊

「教官沒煙了啊,我去給您買」鍾漢庭說完回頭看了看希爾達

「幹嘛少爺」希爾達問道

「買煙去,給你錢」鍾漢庭摸出一個金幣遞給希爾達隨後快點把她趕走

韋勒笑了笑,沒有說話,一會把錢給他唄

希爾達無奈,只能咣咣咣的走在浮橋上,準備離開湖心包間去外面買煙···

「不是馬風讓你們去乾的嗎,你問他不就行了嗎」韋勒說道,好像漠不關心似的

「你們來騎兵部隊吧,像鍾家這麼有實力的家族,你來了我把你要過來,保證能和蘇珊分到一個班組,而且保證你們組就你一個男的」艾莉森說完翹了翹眉毛,鍾漢庭心裡一激動,還有這種好事?還真叫人有點心動呢

「我才不去騎兵,我就是要去獵兵部隊」蘇珊說道

鍾漢庭又把心收了回來,還是乖乖的去獵兵部隊吧··

「那個魔王的手,是你砍下來的?」韋勒問道鍾漢庭

「是的,我們一起,設了個陷阱,本來想引屍獒的,沒想到來了個魔王」鍾漢庭說道,至於斯圖爾特的事,鍾漢庭卻沒有提

「你的刀,應該很鋒利,據我所知魔王有鋼筋鐵骨,普通的刀根本砍不掉它的手,我能看看嗎?」韋勒果然是明白人,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

「刀··路上遇到拾荒者,被搶走了」鍾漢庭編了個借口說道

「哦這樣啊」韋勒笑了笑,也沒繼續問,他們能打得過魔王,卻干不掉幾個拾荒者?這麼明顯的漏洞騙鬼呢?

「在哪裡?我去幫你搶回來」艾莉森說道,看不出這個女人還挺有正義感的

「行啦艾莉森,都過去的事了,我們過會還要去馬風教官那裡交差呢」蘇珊說道

「那好,慶祝你們凱旋歸來哈哈,今天我們喝一點」艾莉森說道

鍾漢庭鬆了口氣,這個韋勒教官,好像不好對付啊,以後可別分到他手底下去了

韋勒也對鍾漢庭很感興趣,到時候問問校長能不能把他分到自己班組上去

不一會上菜了,希爾達也回來了,五個人大吃一頓,尤其是鍾漢庭,蘇珊和希爾達,像是餓了好幾天似的,一道菜上來他們就狼吞虎咽的吃光了,也顧不上什麼禮節了,恨不得盤子都舔乾淨

「你注意點吃相,難看死了」艾莉森說道

「餓了嘛」 吃完飯後,眾人各自回家了,至於魔王的爪子,明天再交給馬風也不遲

「行啦,別送啦」蘇珊看著鍾漢庭非要送自己回家,也拗不過他只好讓他送回來了,蘇珊的姐姐一直在跟蘇珊說些什麼

「那好,晚安,明天早晨我來找你」鍾漢庭說道

「嗯,好的」

「對了,這個還給微琪,告訴她很好用」鍾漢庭說完把衝鋒槍拿出來遞給蘇珊,雖然這把槍關鍵時刻老是卡殼,但好歹幫助他們擊退了很多拾荒者

「好的,再讓她改良一下」蘇珊說道

「哎?這是微琪造的?我看看」艾莉森拿著衝鋒槍看了看,做的還挺精細,想不到自己妹妹居然有這種手藝

「這個··槍機這麼多殘渣,你們打完沒有清理嗎?」艾莉森問道,黑火藥點燃後會引發大量的火藥殘渣,附著在槍機上,時間長了就會造成堵塞,這就是黑火藥的壞處之一,用黑火藥做自動武器的話就會有這個毛病

「這··到沒在意這些」鍾漢庭不好意思的說道,現在想想好像也對啊,槍打完了當然要趕快清理一下膛線,槍機什麼的了,不然火藥殘渣會腐蝕槍管,時間長了在清理就不好弄掉了

「行啦艾莉森,趕緊讓鍾漢庭回去吧」蘇珊說道

「那就明天見了」鍾漢庭說完和希爾達回去了,這幾天沒有回家,也不知道自己老媽老爸回不回擔驚受怕

看著鍾漢庭離開了,蘇珊扭頭走進蔡司勒莊園,四周的蘋果樹讓所有的的風沙都無法襲擾到莊園內部,地上草地青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