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全神貫注的黃建安被刀氣震得真氣一陣震蕩,猛然吐出一口鮮血,丹田真氣如同泄了氣,渾身虛弱不堪,臉上因失血過多變得慘白如紙。

「現在呢?」同樣一個問題,此時,季川再次問起,頗有一種諷刺的意味,然後淡淡道:「在我看來,所謂宗師榜高手不過爾爾,你亦如此。

宗師榜高手並非你沾沾自喜的資本,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渴望名利,宗師榜不一定網羅天下高手,須知世界很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黃建安被羞辱的臉色漲紅,一時氣急攻心,一口鮮血吐出,模樣凄慘無比,胸口一柄利刃還插著一柄利刃。

「嗤!」

季川冷笑不語,微微用力,將刀柄猛地抽出,帶起一道血箭,傾灑在地面上。

黃建安因劇烈的疼痛,臉龐開始變得扭曲變形,肉體上疼痛不如精神上疼痛,之前還說季川口出狂言,卻沒想到連出手機會都沒有,便已經敗了。

一敗塗地!

幾乎一面倒,這還是因為之前季川留手,不然他早就身受重傷,倒地不起。

一直以來,能位列宗師榜,一直是他自傲的資本。

今日,這點資本被季川踩在地上,一文不值。

這一刻,黃建安精神經受不住打擊,幾近崩潰。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牧九見狀,臉色一變,立刻來到黃建安身邊,連忙掏出一顆療傷葯塞進他的嘴裡。 黃建安胸口處流淌著鮮血,一點都沒有止住的跡象。

見此,牧九臉色微變,傷勢竟然這麼重,不由得看了季川一眼。

這小子邪門的很,不僅詭異,下手狠辣。

傷勢雖重,但還是難不倒牧九,一掌抵在黃建安後背,磅礴的真氣調理著傷口以及體內一團糟的氣血。

重生王妃狠傾城 漸漸地,血終於止住了。

牧九呼出一口氣,宗師榜高手能加入朝廷,是朝廷之大幸,可不能死在風雲擂台上。

以免給散修留下不好印象,季川可是錦衣衛的人,如今,黃建安還未脫離生命危險,外人怎麼看,會不會認為朝廷包庇自己人,不將散修當回事。

千萬不要小看天下人以訛傳訛的本事。

這一會時間,蕭戰、席峰以及陳巍等人紛紛落在擂台之上,微皺著眉頭望著傷勢頗重得黃建安,久久不語。

不是責怪季川下手太重,而是在思索季川怎麼做到,讓一名宗師境武者毫無還手之力,還是宗師榜的高手。

這麼一想,蕭戰等人不由驚異看了一眼季川。

這是瑰寶啊,比起黃建安,他們肯定更加偏向自家人,以季川的實力,再過幾年,還有幾人能夠製得住。

不論分到哪一州,都是能鎮得住場面的人,錦衣衛或者說朝廷,現在就缺少季川這樣的人。

看似其貌不揚,實力可謂逆天。

「季千戶可是嚇我等一跳,不要說黃建安了,就是我等都沒察覺到異常之處。」蕭戰拍了拍季川肩膀,關於將黃建安打傷,毫無責怪之意,反而頗為讚賞。

至於黃建安區區一個散修,哪裡能與正統錦衣衛相比。

席峰靜靜看著神態自若,毫無勝利之後的喜悅,眼睛微微眯起,說實話,他並沒有察覺到季川有何詭異之處。

相反的是,他感覺黃建安倒是極為古怪,季川從上擂台之後平平無奇,毫無出彩之處。

恰恰是這樣,他才更覺得奇怪。

好像兩人串通好,季川三下兩除二將黃建安擊敗,這種想法在席峰腦海中一閃即逝。

然而,下一刻,季川一刀刺入黃建安胸膛后,他立刻推翻之前的想法,為了一場比試,沒有必要演到這種程度。

正因為如此,這件事情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一場比試,不僅沒能讓席峰重新認識季川,卻讓他更加迷惑。

至今為止,他都不知道季川用了什麼功法,能騙過宗師境的黃建安,簡直可怖可畏。

想到這裡,席峰深吸一口氣,對季川道:「季千戶功法果然詭異,雖不知具體功效,但從毫無察覺接近黃建安,可見一斑。

這種神鬼莫測的功法,確實讓人心生畏懼。」

季川微微凜然,這席峰心思深沉,以後倒要注意一番,莫要被看出破綻。

只不過,今日他算是全力出手,別看對付黃建安輕鬆無比,實則魔種精神異力損耗極為嚴重,有利用不死印法製造虛假氣機,讓黃建安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迷惑。

此時,季川才明白,幻術類武技的可怕之處。

這個世界恐怕還沒有出現過幻術類武學,所以一時間猜不出來,實屬正常。

這個世界土著們只知修鍊,提升境界,就連元神境衍生的元神之力都是隨著境界提升而增長。

相比之下,元神之力就太弱了。

因此,季川的靈覺感知比起元神境可是一點不差,換句話說,他元神之力足以媲美元神境武者。

可想而知,季川雖境界低微,但實力絕對不容小視。

「席大人謬讚,下官恰逢其會罷了,而且此人實力平平,不堪一擊。」季川謙虛一句,順帶著貶低一番黃建安,幸虧他昏迷不醒,不然又得被氣的吐血。

席峰臉一僵,看著季川的目光頗為古怪,不禁為黃建安默哀一分鐘。

哪裡是黃建安實力平平,身為宗師榜高手,足以碾壓在場幾乎所有散修,是公認年青一代俊傑之輩。

實力平平?

那這些連宗師榜邊都摸不到的散修,豈不是無地自容。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蕭戰滿臉無奈道:「季千戶這句話在外可千萬別說,雖然我錦衣衛不懼,但你不行麻煩的話,還是少說兩句。

一旦這句話傳出去,不知多少人會來挑戰你,就算你不懼挑戰,煩也能煩死你。」

季川點點頭,敢來挑戰他,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關於功法的秘密,畢竟是個人隱私,蕭戰和席峰雖有好奇,但也沒有多問,他們都是返虛境大能,還不至於逼問季川,臉面還是要的。

「好了,將黃建安好好養傷,等傷好加入朝廷,以最高規格給予獎勵。」蕭戰自覺不好意思,決定補償一下,正準備離開,隨後轉身對牧九說道。

牧九聞言,恭謹道:「是,蕭大人放心,有朝廷療傷聖葯,不出一月時間,黃建安傷勢就能養好。」

這等宗師榜高手加入朝廷,可不會成為炮灰,不論加入朝廷哪一方勢力,都是部門中堅力量。

因此,三位皇子暗地裡都打算,在黃建安養傷期間,多去看望一番,看能不能讓其歸心。

雖然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總要一試。

第一天風雲擂,在驚心動魄中度過,一眾散修大呼過癮。

不僅有黑衣女子獨戰群雄,女中豪傑,讓一眾男子連上台都不敢,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還有那名獨臂刀客,讓人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刀,亦可有鋒芒,幾乎壓制黑衣女子喘不過氣來,那種殺意猶如實質,看一眼都覺得難受,與之對敵很難不受影響。

至於接下來,黃建安與錦衣衛季千戶之間的戰鬥,多少有點虎頭蛇尾。

因為從始至終,他們都沒明白怎麼回事,不明白黃建安怎麼連一招都沒出,更加不明白黃建安怎麼會受傷。

不是一合之敵?

根本不是,黃建安在季千戶眼中,宛如孩童,似乎不在一個次元。

一眾散修武者在錦衣衛催促下,漸漸散開,等待第二天比試。

接下來幾天時間,風雲擂漸漸殘酷起來,沒有點到為止的約束,許多散修無故喪命。

無論是不是仇敵,沒有人會手下留情。 ?飽餐之後就是無盡的睏倦,墨晚音和戀香躺在毯子上,看著天空銀白的月亮和滿天的繁星,微弱的光芒從樹杈間照下來,墨晚音眯著眼睛,覺得此刻的寧靜真的讓人心神寧靜。

這次由齊天守夜,因為六耳在媚術影響下,林家靈氣外漏,身體受到了影響,一直軟弱無力,無奈便和柏子仁一同休息了,一入睡就呈現出了假死的狀態。

「戀香,時間要是暫停有多麼好?」墨晚音翻過身摟著戀香,「你說我才十五歲,本應該在學堂里的,怎麼來這裡打妖精了呢?」

「可能這就是你的命吧,命中注定呀,你就是要不斷變強的人!」戀香可是親眼見到墨晚音使用了齊天的空間術,布下陣法將水波移動到身邊,將其斬殺,「晚音,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我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前途,我只是知道,我現在還弱小的很,一隻蛇妖就能把我們都耍的團團轉!連樹藤都能把我們吞了!」墨晚音將頭埋進戀香的臂彎里,「我想讓我的親人都安安全全的,不受到任何的傷害!」

「晚音,你是不是喜歡六耳?」

「哪有!」墨晚音瓮聲瓮氣的從戀香臂彎里,臉色一紅,「我以後可是要找一個疼我愛我的人!」

「會的!」戀香說完,就同樣將頭埋進墨晚音的懷裡。兩人又聊不多時間,就都睡著了。

「這狗屁禁林!」齊天倒也想要睡大覺,可是目前狀況只能守夜,就索性躺在樹枝上盪悠著,自言自語了好久,突然想到今晚上因為戀香不忍吃水波的靈體,就將蛇身丟在了篝火邊上,水波畢竟是修鍊五百年的蛇妖,妖晶也一定精純。

想著想著就行動起來了,跳下樹來,將那條被丟棄了的蛇拿在手裡,卻覺得這重量不太對,抖落了半天,索性直接動手將這蛇開腸破肚了,但是翻找了半天,卻並沒找到妖晶。

「奇怪了,這蛇精沒修成妖晶竟然能幻化成人形?」

周圍沒有人回應,齊天只好悻悻的回到樹上,待到天空漸漸出現光亮,一夜好在並無妖怪的襲擊。

「早知道就安安穩穩的睡覺了!」齊天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卻沒有感受到周圍的空氣突然流動起來,原先四周的靈氣罩隨著陽光的照耀漸漸消散。

「睡得真好!」墨晚音伸了一個懶腰,跟戀香一起將東西都收拾妥當,「吃個早飯我們就出發吧!仙人說我們還有好幾個測驗呢!」

幾個人很快便收拾好了行囊,將昨晚剩下的食物熱了熱,吃完就繼續向前走。

「先前是血蝙蝠,又是美女蛇的,這次不知道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這老頭法子到是多的很!」齊天體力著實比其他人好的多,不僅上蹦下跳的,還不停的抱怨瘋癲仙人這些個變態的測試,「你說這妖獸的活動,幻境中都體驗過了,真人較量才是真正考驗人的能力的!」

不知道是不是瘋癲仙人聽到了齊天的抱怨,每走幾步,幾個人就覺得腳下一空,竟是齊齊的掉入一個巨大的坑中,幾人身體還沒有落地,就聽到了六耳的驚呼,「大家小心,腳下有陷阱!」

戀人未滿 墨晚音已經注意到了腳下豎起的高低不一的削剪的樹枝,便是用短劍將自己的手心割破,墨晚音迅速將冰羽拿在手裡,手心裡的血滲透進冰羽當中,墨晚音暗暗操縱冰羽,冰羽就吸收著血液又是變成了一盞紅色的飛羽一般,接住了向下掉落的墨晚音和戀香。

齊天最為靈活,在下落的瞬間就已經拉住了旁邊的樹藤,手中一用力,就將自己拉了上去,見戀香已經被墨晚音接住了,便用樹藤擲向六耳,不過他到是忘記了一直跟在他們身邊的柏子仁可是仙鶴,身後長翅一展,將六耳拉過來,齊齊向著上面飛去。

「你們倒是有兩把刷子!」洞口處突然出現了幾個人,將洞口包圍了起來。

齊天見人多勢眾,邊想著用空間術先行逃脫,隨即用靈氣在空中設下結界,可是前面這些出現的人顯然經驗十足,還未等齊天部署完畢,就將飛針擲過來,飛針上攜帶著靈氣,將齊天的靈氣罩打破了,空間術還未成型,就被打斷了,齊天被飛來的繩子困了起來,越是掙脫繩子就困得越緊。

「我們投降!」墨晚音在冰羽上數著底下出現的人,自己這才五個人,可是下面站著的就有十個人,都是黑布遮面,幾人雖然並未暴露自己的修為,可是那女人隨手攻破齊天結界的力量,墨晚音可是清楚的看到了。

柏子仁顯然對於墨晚音還沒動手就直接投降的做法大為惱火,將六耳放在安全的地方,卻並未將翅膀收回,反倒是翅膀上的那些個羽毛上,竟都立起無數幽藍色光芒的尖銳的毛。

「咦?這竟然還有仙鶴?」一個蒙面的男子眼中透出一股喜色,摩拳擦掌的向著立在空中的柏子仁的方向走來,「今兒大發了,能敲詐仙界了,大買賣呀!」

「敢問仙友是哪個路子呀?這麼牛!」墨晚音以為這柏子仁的展示已經最夠能震撼到這些人了,畢竟來悲林中歷練的,都是各家的弟子,怎麼也要給紅衣坊一份薄面的,可是他們瞧著柏子仁的真身了,卻並不懼怕。

「小姑娘對路子,一會兒綁你的時候我會輕一點,不過我也不便透露我的真實身份,畢竟家裡的那些個老頑固可不會這麼開放!」那男人轉過頭來,雖然看不清到底臉上是什麼表情,可是墨晚音還是在心理腦補了一下壞笑的樣子。

「所以你們就能這麼肆意妄為在紅衣坊的地盤興風作浪!」六耳本是不想管閑事的,畢竟這柏子仁的能力他還是知道的,但是這男子竟是這般調戲墨晚音,讓六耳心裡很是彆扭,「不怕被紅衣坊知道了將你們挫骨揚灰無*回嗎!」

「喲,小子口氣很大呀!」那男子不知道是不是腦子腦子不太好,此刻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更加興奮了,「爺爺我就喜歡硬的!」

「硬的?」齊天這不合時宜的就笑了出來,所有眼睛齊刷刷的看向他,驚得他連忙閉上嘴,身後的手在不停的變換動作。

「小子,你這麼不服氣,直接去找紅衣坊坊主,你怕是來悲林不長時間吧,你難道不知道悲林中最後一條規矩?」

「勝者為王!」墨晚音啪啪啪在那裡拍起手來,「霸氣呀!所謂各位好漢,各位仙友,我們認輸!所以你們為王!」

「小姑娘,你這順序不太對呀!」那邊齊天身後的蒙面人撓撓頭髮,「我們還沒動手呢,只有比拼過後才能分勝負,你這太違背道義了!」

墨晚音心中一陣惡寒,這群強盜公然在這裡打劫,還提什麼道義,這不是在這裡搞笑嗎,墨晚音面上卻並未表現出來,詳裝驚訝道:「仙友說的是!可是你們打劫我們無非就是要妖晶或者武器,我們都沒有,比試我們自然也佔下風,為何不能認輸?」

「你!」柏子仁哪裡是認輸的人,不懂得墨晚音這無賴的生存之道,頓時氣急,「真是辱沒師門!」

「對!辱沒師門!」齊天身後那人竟是隨聲附和著,不等墨晚音反應過來,竟是已經動手了,對著墨晚音就是一掌,掌風凜冽,墨晚音急忙躲開,可是這掌風竟是長眼了一般,只跟隨著墨晚音。

柏子仁明知道瘋癲仙人在暗中觀察,自然不會讓墨晚音受到性命的威脅,自己也看不慣這種投降的做法,所以在一旁袖手旁觀。

六耳本想著要前去幫忙,可是卻是被柏子仁緊緊鉗制住,「你的修為也能與此抗衡?多管什麼閑事!」

墨晚音當然沒有想到這人這麼奇怪,自己迎著剛才那人的思路投降,卻不想竟是踩了這個男人的禁忌,心中大呼倒霉,可是卻也不忘將戀香在安全的地方推了下去。墨晚音到是並不覺得自己能死在這裡,畢竟她身上有青茶公子的結界,生死存亡之時結界自會保護她。

正當這掌風快要打到墨晚音的身上的時候,墨晚音的肚子卻是咕嚕了一聲,墨晚音一愣,那掌風已是打在了墨晚音的身上。

「晚音!」戀香撕心裂肺的聲音讓六耳身體震了一震,心中有個地方又是一陣異樣。 風雲擂歷經數天時間,終於落下帷幕。

這次不僅朝廷招攬眾多散修,就連三位皇子身後都站著許多實力出眾散修,三位皇子一臉喜悅。

當然,這些人中修為最高也不過宗師境巔峰罷了。

至於少數極為元神境,早就被請到皇宮中面見秦皇,這些人可都會被聘為大秦客卿。

一旦晉陞元神境,身份就將會截然不同,不論是散修還是宗門弟子,皆是如此。

以元神境武者地位,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受到尊敬,不論是到宗門還是世家成為一名客卿,都是一個不可小覷的戰力,所以朝廷自然不會怠慢元神境武者。

要知道,元神境在江湖上已經算是頂尖戰力,沒有人敢無視以為元神境大能。

即便季川實力詭異莫測,加上道心種魔以及不死印法,都對元神境忌憚不已。

何況其他人呢?

「諸位,諸位……」牧九站在高台之上,可惜台下散修吵的熱火朝天,陡然一股元神境氣勢升騰而起。

剎那間,台下一片寂靜。

他們僅僅宗師境,在元神境氣勢下,臉色發白,沉重的壓力壓在他們身上,空氣都變得黏稠起來。

一時間,眾人紛紛閉嘴,臉色微白的看著台上的牧九,眼中夾雜著絲絲忌憚。

元神境修為果然不是好相與,連一絲氣勢他們都無法抵抗。

牧九似乎很滿意自己造成的影響,頗為得意點點頭,隨即眸光一凝看著台下道:「你等經過重重比試脫穎而出,老夫先在此祝賀各位,即將成為大秦一員。」

此言一出,台下緊張散修武者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披荊斬棘,終於走到這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