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啊?」陳十一讓她這忽然一問,竟然一時沒想起來,反問道;「什麼?」

班長道;「就是他不讓你說的那件事兒……」

「這……」陳十一想了想道;「他……南哥在那裡……遇到他們學校……曾經的校花,那……是他的初戀……暗戀。」

「啊?」班長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副畫面,在那個充滿了煙花的浮華之地,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女神,自己的曾經的暗戀對像,那是一種什麼心情啊?……

**

軒一南正開車,忽然止不住打了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道;「十一那小子一定出賣我了……」

坐在後座上的老太太道;「你那點破事兒,又不是什麼秘密,有什麼出賣不出賣的?」

說話間,車子停在了一條靜靜的小街上,從那裡正好可以看到華晨金融。

看著那幢大廈,老太太問道;「一南,你看看那幢大廈,你能看出什麼?」

軒一南仔細的看了看,大廈還是大廈,並沒有什麼不同啊,「奶奶,沒啥不一樣啊,不還是那個樣子?」

老太太冷笑了笑,當然已不一樣,雖然在別人的眼裡,這裡還是那樣,可是她卻已看到,這一整幢大廈都已被黑色的鬼氣繚繞著,「哼哼,終於還是來了啊,該了結的總歸是要了結的。」

軒一南聽不懂奶奶這是說什麼,但是看著奶奶那一臉的嚴肅,他知道事情已很不同,他於是又細細的看了看那幢大廈,還是那個樣子,並沒有什麼不同。

****

而與此同時,華晨的一扇窗前,半人半鬼莫劍晴也正看著外邊,冷寒如冰的眼神越過眾多的從群,定格到那一輛車上,「陳小荷……哼哼。我來了,你們的死期也就到了。」

***

陳小荷的目光從那越過人眾而到達的大廈那裡收了回來,道;「回吧。」就要剛才,她好像是看到了一個半人半鬼的東西,當然,她也一定會知道自己會來的。 「陳十一,你是不是出賣我了?」軒一南一回到家就跑到奶奶的卧室,門都沒敲,就進來了,當然陳十一和班長不會有什麼曖昧的事情發生,所以,他倒沒什麼顧及。

陳十一道;「那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南哥你……」

「哼」軒一南沒好氣的站在一邊,奶奶走進來道;「敏敏,你覺得身體怎麼樣了?」

班長愣了一下,道;「我已完全好了啊,奶奶你這是……」

老太太忽然道;「我想,你今天就可以回家……」

「啊?」班長和陳十一都愣住了,「奶奶,你不是說……」

老太太道;「現在事情已有了變化,你們雖然以後要更加註意,但是現在敏敏已沒有必要再藏著了,你們該上學就上學,但是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你們能不分開還是別分開的好,敏敏沒什麼經驗,你們兩個在一起才最好。」

班長紅著臉道;「可是……我們……住的那麼遠……」

老太太笑道;「我是說你們最好在一起,並沒有說必須時時刻刻呆在一起啊,只是十一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自己在多多注意才是。」

班長鬧了個大紅臉,軒一南後邊偷偷的笑了起來,並且偷偷的沖陳十一豎了下大拇指。

******

老太太將一張精巧的面具貼在班長的臉上,雖然現在她已打算讓班長現身,但是班長的現身勢必會像是在看似平靜的湖面上吹起一陣龍捲風,所以,現在還是以迷惑對手為好,當然,對手並不是只指那個胡海華,這裡包括所有人。

軒一南先開車將班長和陳十一送到半路,然後剩下的路由兩人步行,並且,他們會走沒有攝像頭的小路。

車子很快上了大道。往班長家的方向開去,軒一南道;「妹妹,奶奶的話你可都記好了吧,不管是誰問你,都不可以說你這幾天呆在哪裡哦,不然會很麻煩的,你老爹是大老闆,沒人敢難為你的。」

班長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爸我媽問我都不會說的。」

軒一南打了個響指道;「正是這樣,還有接下來你們兩個可得小心了,兄弟,你可照顧好你的好班長了,可再也不能讓她受到傷害嘍。」

陳十一道;「我知道,我會注意的。」

車子在一個不大的旅館門口停了下來,陳十一和班長下了車,軒一南搖了搖手,掉頭走了。

陳十一和班長來到旅館內,這個時候天已不早了,一個中年人正坐在服務台後邊打盹兒,一看進來一男一女,男生背著個包,看上去兩人年紀都不大,但是像他這種小地方,只要有生意就行,他可不管住店的是什麼人。

「你們……帶身份證了嗎?」

老闆看完了陳十一,又看著班長,這個女孩子身材倒是不錯,只是臉上的那道疤實在是太嚇人了,這個小夥子雖然挺土,可是卻並不難看,怎麼會找上這麼一個女孩子呢?真的是人的愛好各不同啊。

千山暮雪 陳十一道;「我們出來的有點急,老闆你看……」

老闆道;「是這樣的,普通單間,有身份證的話,一晚上五十塊,但是沒證的話要一百塊,因為規定沒有證件是不可以住的,我們也是得在保證你們的安全的前提下,才讓你們入住的,所以貴一半,你們自己看呢?」

陳十一道;「好,沒問題。」說著他掏出一張百無大鈔放到櫃檯上,老闆一看,哈哈一笑,收錢在手裡甩了兩下,收起來,從桌斗里拿出一大串鑰匙道;「那兩位請跟我來吧。」

陳十一和班長跟著老闆上了二樓,一轉彎,順著過道一直走到最後一間房,將門打開,隨手將門口的燈打開了,這房間不大,裡邊除了一張大床之外,也就是一個衣櫃和一個床頭桌,不過,打掃的倒是很乾凈。

老闆道;「床頭旁邊有曖壺,」然後又往走廊的另一邊一指道;「那邊是茶水間和廁所,中間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我就在櫃檯後邊,沒什麼事,兩位可以休息了。」

陳十一道;「謝謝老闆,」然後先請班長進入房間,那個老闆又看了一眼班長,對陳十一道;「另外免費告訴你,你們隔壁和對門都沒有住人,另外,我這裡的房間隔音效果都很好的,你們可以放心。」說著他就往下走了。

陳十一看他走遠了,將門關上,對班長道;「我們等一會兒吧。」

班長點了點頭,坐到床邊上,陳十一將背後的背包放下來,那裡邊不過是自己的校服,他現在穿的是軒一南的一件衣服。

陳十一道;「班長,你要是渴的話,我去打點水吧?」

班長搖了搖頭道;「我沒事,這裡的水不知道好不好,還是算了吧。」

陳十一點了點頭,走到後窗,拉開小窗帘,果然,那後邊是一條小小的衚衕,這時候,他又想起軒一南小聲告訴他的,這裡就是那位學姐帶他來的那家小旅館,想到這裡,他不由得看了看班長,發現班長正看著他,他連忙轉過頭去。

班長問道;「那後邊……」

陳十一道;「是個小衚衕,也不高。」

班長點了點頭,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人敲門,陳十一走過去將門打開,只見老闆背著手站在門外,先看了一眼班長,對陳十一道;「兩位,你們今晚所需的東西都帶好了嗎?」

陳十一一愣,不知道老闆是什麼意思;「老闆,你有啥事嗎?」

老闆沖他神秘一笑,忽然從背後拿出一個花花的盒子道;「不知道兩位帶的套套夠不夠,我這裡有正品行貨的杜蕾斯,哈哈,零觸感,不止於薄哦,你們要不要來一盒,很便宜的。」

陳十一尷尬的笑了笑道;「這個……我們帶的有了……謝謝了。」

老闆有些失望的看了兩人一眼,想走,但是又不甘心,又道;「很便宜的,而且你買了之後,下一次在我這裡住的話,我可以給你們便宜一些哦,再說了,這東西又放不壞,隨身帶著很多時候是可以應下急的……你們不考慮下?」

「呃……」陳十一不好意思的道;「那個,真的不用了,下一次吧,謝謝老闆了。」

「好吧,」老闆看兩人真不要,只好轉身道;「那不耽誤你們的正事兒了。」說完走了。

陳十一看著老闆遠去的背影,長出了口氣,轉回身來,只見班長正不好意思的看著他,見他轉過身來,連忙將眼光轉向了一邊,還好她帶著面具,不然臉不知道紅成啥樣呢。

「呃……」陳十一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了,這老闆一頓推銷整的兩個人挺尷尬,就這麼坐了一會兒,陳十一開開門出去看了看,靜悄悄的,偶爾有房間里傳出怪聲的,也不大,轉身回到房間里,將門從裡邊插起來,道;「咱們走吧?」

班長點點頭。

陳十一走到窗邊,將窗推開往外看了看,那小衚衕里更是靜的可以,一片黑,陳十一回身將包背在身上,道;「班長,我先跳下去,你跳下去的時候,別忘了將窗給他關上,……還有,你放心往下跳,我會在下邊接著你點兒的。」

班長點了點頭,陳十一踩著窗檯,看準了下邊,輕輕的跳了下去,竟然比只貓還輕,班長起身,先將燈關了,然後來到窗邊,先到了外邊,踩著極窄的窗邊,另一隻手抓著牆角,回身將窗子關上,然後往下邊跳了下去。

這二樓雖然不高,但是也有三米多了,她可從來沒有跳過這麼高的地方,但是有陳十一在下邊,她竟然都沒想什麼,就這麼隨便的跳了下去,畢竟她是練腿功的,這點高度對她來說,也本不算是什麼的。

誰知剛一落地,腳下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東西,竟然一滑,就要摔倒的樣子,但是剛一歪,便覺一雙有力的胳膊將自己抱住了,連忙站好了。

魔神狂后 陳十一本來也沒想到班長會站不穩,誰知道她腳下竟然滑了一下,連忙一扶,黑暗中也沒看清扶的什麼地方,再說又是倉促之中,忽覺入手綿軟,彈性十足,連忙扶了一下,就將手放開了,小聲的道了一聲;「呃,對不起……」

班長的心砰砰的跳了好一會兒,這畢竟是第一次被一個男生用手碰到那裡,又是在很曖昧的環境之後,這讓她不動情都很難,聽見陳十一說對不起,連忙小聲道;「沒事……」

兩個人在這黑暗中小小的尷尬了一下,便往街頭走去,沒有小街的,就借人家院子走,雖然這一路過來,並不好走,但是,不久之後,就到了班長她們家小區之外的那條路上。

陳十一躲在一個小街口的暗影里,掏出手機先撥通了宋父的電話,這個時候,不知道宋家外邊有多少人要監視著呢,所以他陳十一絕對不能露面,而從這裡到小區門口,還有一段路,而這一段路得班長自己走,雖然現在班長帶著面具,但是她現在同樣連小區門都進不去,這可是高檔小區,進門靠刷臉的。

陳十一剛撥出去,那邊立刻接通了,可見這幾天宋父不知道睡過幾個小時呢,「喂,陳十一,……」

陳十一小聲道;「叔叔,班長回來了,你下來接她一下。」

陳十一的話剛落,就聽對面「叮哩咣檔」的一陣響,「好好,我馬上就下來……」

陳十一還想說什麼,那邊竟然掛了,「呃……」陳十一隻好將電話裝起來,兩個人悄悄的往小區門口看著。

不一會兒,只見小區大門一開,遠遠的好像是宋父出現在了門外,然後四處張望著,陳十一回身道;「班長,你去吧,小心點,我在後邊幫你看著。」

「嗯」班長應了一聲,卻並沒有馬上出去,陳十一道;「沒事的,你放心過去……」他的話還沒說完,班長忽然抓住了他的手道;「十一,謝謝你,」然後,她忽然往前半步,用力抱了陳十一一下,「謝謝你。」 班長一個人往小區門口走過去,她走的很小心,也不快,宋父畢竟是一個十分沉穩的人,班長剛一出現,他就看到了,當然離得遠,他看不清班長的面容,但是看身形他就知道,那是他的女兒。

他站在大門口,目光不錯的盯著班長走過來,他也知道,從女兒出事開始,他家就已被人二十四小時監控起來了,而這個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看著呢,所以他必須穩住,不能亂。

班長很快就走到宋父身前,看著一直盯著自己走過來的父親,她顫抖著小聲道;「爸,是我回來了。」

「敏敏……」宋父極力的控制著自己,此時他多想將自己的女兒抱在懷裡大哭一場啊,但是,這卻是絕不能的,因為現在還在外邊,還沒到家裡。

「回來就好,走吧,回家。」

*****

班長回到家,她的媽媽如何抱著她哭,如何問,那都已不重在了,重要的是,班長已安全的回到了家裡,陳十一輕輕的轉回身,往回走,剛才班長那真情的一抱差點讓他失控,那一刻他多想反抱回去,但是那卻是絕不可以的。他順著小街一直走過很遠,快到家的時候才轉到大路上。夜早已深了,雖然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一定會有人正看著他,但是,那已不重要了。

*****

這裡所發生的一切當然也會很快的傳到好多人的桌頭上,比如專案組,比如唐郎,比如胡海華……

此時的胡海華早就已經起不來了,那個李興娟真正的讓他知道了欲仙欲死是什麼滋味,她就是一個小妖精,但是如今現在不管她是什麼,胡海華都已離不開她了。

送到胡海華辦公桌上的消息都是劉傑在處理了,所以現在關於那個女孩子宋燕敏的事情已不重要了,她到哪裡對大局都已沒有太大的影響。

「師父,那個女孩兒已回家了。」劉傑向莫俠睛道。

「嗯」莫劍晴點了點頭,「不用管她了,到了時候,她也個死,那個泰國人送回去了嗎?」

劉傑道;「已經過了國界了,我的心腹跟著,不會有什麼變故的。」

「那就好。」莫劍晴停了一下道;「你現在能不能完全控制姓胡的手下?」

劉傑道;「現在衛東已經死了,那個李花奇也沒了蹤影,所以現在人已大部分都掌握在我的手裡,但是還沒有全部。」

莫劍睛道;「嗯,不用太著急,必須等泰國那邊的來了再動手,所以,你還有點時間。」

「是,師父。」劉傑剛說完,只見李興娟走了進來,莫劍晴問道;「怎麼了?」

李興娟嘆了口氣道;「唉,姓胡的沒頂住,還是死了……」

「你……」莫劍睛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不是說了讓他再晚兩天死嗎?你是急個什麼?這裡這麼多人,你還差他一個半死鬼?」

李興娟委屈的閃著眼道;「我也不想啊,誰知道他……他自己忍不住,今天……剛開始看上去還好好的,誰知道最後就脫陽了呢……」

「嗯――」莫劍晴氣的長出了一口氣,對於她這個女兒,她也是實在沒辦法,從小就嬌慣出的性子,都已過了這麼多年了。想改是不可能的了。

劉傑道;「師父,其實姓胡的也沒多大用了,實在不行就先給他身體裡邊放一個魂唄。」

莫劍睛嘆了口氣道;「就是你們慣著她。」

劉傑笑笑沒說話,李興娟笑道;「謝謝你了,師兄。」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莫劍晴道;「你們出去吧,娟子,你這些天要多多收斂些。」

「我知道了媽。」李興娟說完,和劉傑一起出去,出了門沒走多遠,李興娟笑道;「師兄,真的謝謝了,要不要妹妹陪陪你?」

劉傑看了看李興娟妖嬈的身段,笑了笑道;「還是算了吧,師妹,我……不好這個。」

可憐的華哥,牛逼一世,到現在竟然死了都沒人知道,不過,他一生好色,睡過無數女人,如今死在一個「女人」的身上,也算是做鬼也風流了吧,雖然這個女人並不算是個活人。

****

第二天,陳十一早早的就到了學校,但是他只是到了校門口,然後就在門口的路邊上等著,因為今天班長就要回來上學了。而這個時候,學校外同樣是有很多方面的人在看著呢,班長的出現真的會出現軒然大波的,為了保證這個時候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他必須在場。

但是,同學們一個一個都來了,大家看到陳十一今天等在外邊還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關係也並沒有好到什麼都可以問的地步,所以,只是打個招呼,就走了。

不一會兒,王軍丹騎著車跑了過來,一看陳十一蹲在校門旁邊的綠化帶的台階上,她將車子停在陳十一身前問道;「陳十一,你幹嘛呢?等誰呢?」

陳十一道;「啊,沒啥,我有點小事兒,你先走吧。」

王軍丹疑惑的瞪著陳十一,想了許多的可能,但是她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班長今天會來上課,「好吧,你先等你的,我先進去了,一會見。」

「再見」陳十一和她道了再見,繼續看著進進出出的車和同學們。

時間已差不多了,陳十一往校門口看了一眼,確定自己應該是不會錯過的,還沒回頭,忽聽身邊響起了一聲車喇叭響,連忙回過頭來,只見一輛商務停在自己面前,陳十一連忙站起身來,只見車門一開,神彩奕奕,艷光照人的班長推開車門走了下來。

「十一」班長高興的叫了一聲,陳十一連忙搖了搖手,只見車窗往下一落,宋父搖了搖手道;「陳十一,麻煩你了。」

陳十一連忙笑道;「沒事沒事,宋叔叔您客氣了。」

宋父笑道;「你們先進去吧,我上班去了。」

陳十一和班長連忙道;「爸爸再見」「宋叔叔再見。」宋父轉了個彎走了。

班長和陳十一一起往學校走,班長問道;「十一,讓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

陳十一笑了下道;「沒啥,我也是剛到沒多大會兒,那個,一會進了校門,你走前邊多多注意,你忽然回來,一定會……會很讓人驚訝的。所以你要多多注意……」

班長翹了下嘴道;「那——我們就一起走唄……」

陳十一道;「我是怕同學們誤會……還是你先走吧,我就在你後邊不遠的。」

班長道;「那還不是一樣,就算我們一前一後進班,同學們一樣會誤會啊,再說……誤會就誤會唄,又沒什麼……」

「呃……這個……」陳十一道;「可是……你是女神,我怕遭到全校男生的圍毆啊……」

班長笑著盱了他一眼道;「你也學會開玩笑了哦,呵呵,那我要是非和你一塊走呢?」

「啊――這個……」陳十一道;「那王軍丹一定會打破沙鍋的……」他的話音還沒落,忽然聽得一聲霹靂般的大叫「燕敏――啊――」

兩個人嚇了一跳,轉頭一看,正是王軍丹,她好像是剛從車棚里出來,正好遇見兩人,只見王軍丹三竄兩跳的跳到班長的面前,一下將她抱住了,連搖帶晃的道;「你怎麼忽然就出現了?從哪兒出來的?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從陳十一家來的。」

陪嫁通房重生記 她的個頭沒有班長高,班長一抬頭捏住她的後頸,道;「一見面就亂說,小心爛舌頭哦。」

王軍丹笑道;「但是人家陳十一可是早就在校門口等你的了,這隻說明一個問題,陳十一一直都知道你在哪裡,這樣算的話,你當然是在陳十一家的可能性最大了。」

班長攬著王軍丹的脖子,兩個人一起往班裡走,陳十一落後了好幾步,跟在後邊。王軍丹道;「同學們都不知道你後來出的事情,你可別自己說露了,我也是從我爸那裡知道的,但是我聽到說有人救了你,不用猜,我就知道是你家十一,因為他那天一下課就跑了,當然是去醫院,所以時間點趕的是相當的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