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算了吧。」諾爾渾身發麻,一想起自己也會變得和艾克一樣。愛情?還是等上幾十年吧,反正他們侏儒的壽命也挺長的。

「沒想到,還是出錯了。」迪克跨步邁入實驗室中,不由嘆了口氣。

「老師,記憶庫的事情誰也沒有辦法保證,畢竟我們連打開它的能力都沒有。」諾爾無奈道。

「迪克大師,愛莉的記憶是恢復了嗎?」艾克抬起頭目光灼灼。

「雖然剛才她停止了傷害你的行為,但那並不表示她的記憶庫完全修復好了。我想,只有時間才會治癒這份傷痛,艾克,你多陪陪愛莉吧,看看能否刺激她的記憶。」

「我明白了。」艾克微微有些失望,但他心中還是存著一分高興。

至少,愛莉沒有完全望了他。至少,他還有機會和她在一塊。這,就是最大的幸福。

「咳咳!」

緊繃的弦終於可以放下了,艾克忽然感覺身軀深處傳來陣陣虛弱感,強烈的刺激也讓他不停咳嗽著。

「艾克!」諾爾察覺到了不對勁,馬上蹲下查看情況。

「好好照顧愛莉···」艾克留下一句話后忽感眼前一片黑暗,便昏死過去。

當諾爾分開兩人時,才發現艾克的胸膛口滿是血污。

妖精新娘:神秘大叔霸道寵 原來那個長刀留下的創口崩裂了!

「快!叫醫療部的人來!」 神級修煉系統 迪克忙回過頭喊道。

「還好,失血沒太多,估計是精神狀態太差了。」諾爾檢查一番后確認道,而後苦笑著,「這一對還真是···」

「把他們安排到研究所的住宅區吧,就放在你家好了,諾爾。」迪克道。

「好。」 早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琉璃窗打在了木製地板上。

艾克躺在一張樸素典雅的木床上,鼻子微微聳動,緩緩睜開了雙眼。

由於剛剛恢復意識,四周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朦朦朧朧的。

恍然,他看到了一抹身影,站在床邊一動不動。

「嗯?」艾克嚶嚀一聲,使勁揉了揉眼眶,世界終於清晰了。

「愛莉?」艾克驚喜道。

「你是誰?」

然而愛莉冷眼俯視,淡漠的聲音讓艾克心中為之一寒。

「你真的真的不記得我了嗎?」艾克失落道。

「我一定認識你,也一定很熟悉你,但是我卻已經想不起你是誰了。」愛莉蹙著黛眉,一臉嬌憨。

她感到很奇怪,自己的記憶中為何會出現眼前這名少年的身影。

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之間一定存在著某種聯繫!

「你只是失憶了,愛莉,我是你的愛人,你最親的人。」艾克撐起身子,探出大手伸向愛莉。

奇怪的是愛莉並沒有拒絕。

啪!

入手那熟悉的滑膩讓艾克又回到了從前,他輕輕摩挲著少女精緻的面孔,眼中帶著哀傷。

如果不是為了救他,愛莉也不會如此。

滋滋!

不知為何,愛莉腦海中的情感系統模擬出來陣陣刺痛感覺!

她面色微微一白,輕咬著嘴唇。

「你沒事吧?愛莉?」艾克心中一顫。

「為什麼我的心這麼痛。」愛莉捂著心口喃喃道。

「心痛?」艾克愣在了床上。

「看到你悲傷的樣子,我的心很痛。」愛莉重複道。

艾克睜大了眼睛,隨後從床上起身,一把將愛莉摟在懷中。

「沒有,我該高興,我現在高興極了。」

「是嗎?」愛莉冷若冰霜的小臉忽然露出陽光的笑容。

她不知道變化的原因,但她就是高興。

「這一次,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艾克低下頭在愛莉的耳邊輕語道。

「不分開」愛莉念叨著,一雙手不由自主的環住艾克的腰,緊緊摟著。

「愛莉,別多想,總有一天你的記憶會恢復的。」艾克揉揉她的小腦袋。

「我知道了。」愛莉點著頭,她不排斥眼前的「陌生」少年,反而很想親近他。

吱嘎!

「艾克,愛莉?你們都醒了?」諾爾興沖沖的走入房間中,見到兩人相擁的場景絲毫沒有感到半點尷尬。

「諾爾,你不知道打擾別人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嗎?」艾克瞥了一眼道。

「我打擾你們幹什麼?」諾爾撓撓頭。

妻子的復仇之戰 「哦!我的天!」艾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這傢伙真是個科研瘋子,連點人情世故都不懂!若是扎西他們在這裡,早已怪笑著跑出去了。

「艾克,扎西他們發來信息了,問你什麼時候回去。」諾爾繼續道。

「啟程的時間到了嗎?」艾克恍然大悟。

「你們是要去雲陸嗎?」諾爾好奇道。

「是呀,勞波拉大先知邀請了我們,雲陸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方之一,那裡也有許多遺迹的存在,我想應該可以找到有關沉淪十二朽的消息。」艾克解釋道。

「那好,我們趕快走吧。」

「我們?諾爾,你跟我們一起去?」

「是呀,我已經請示過老師了。愛莉這情況很不穩定,我需要隨時採集數據,順便應付突發情況。」諾爾正色道。

「謝了。」艾克點點頭,的確,雖然現在愛莉看起來只是失去了記憶,但誰也不能保證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

「哈哈,怎麼說我也是咱們曙光傭兵團的一員,這一次,可是我們冒險團的集體活動。」諾爾笑道。

「現在快七點了,咱們八點半出發吧。」艾克望了望時間道。

「也好,你們去吃一下早飯,我去收拾收拾。」諾爾隨即風風火火的朝著外面跑去。

「這傢伙」艾克笑著。

低沉世界,大地祭壇神殿。

「你們倆真的是」佩格望著面前站立的兩名少女嘆了口氣。

兩名少女一個英武帥氣,一個冷如冰山,但現在卻有了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一頭銀白色的頭髮!

「你們確定不告訴他嗎?」佩格又道。

「告訴他又如何?」綺麗絲淡笑著,一提起那名少年,她便忍不住露出笑意。

「這是我們的決定,也是和自然女神的約定。」雪莉果決道。

「用你們的生命換回艾克的生命,這份交易果然平等。」佩格搖了搖頭。

原來,當初在自然之森的時候,自然女神替艾克補回了生命之力,用的竟然是兩名少女的生命之源!

「容顏是一個女子最重要的東西,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你們會慢慢老去,這份代價太沉重了。」佩格無法描述此刻的心情。

「但很值得,不是嗎?至少他還活著。」雪莉低喃著垂下腦袋。

「假如艾克知道真相的話他一定不能接受。」佩格還是想將這一件事情告訴艾克。

「所以不能告訴他,他現在一定很高興吧。」綺麗絲遙望著北方,那裡是血月平原的位置。

「你們」

「大長老,算我們求你了。」綺麗絲咬著嘴唇,眼中流露出一絲哀求。

佩格不得已,只能點了點頭。

雪莉、綺麗絲,你們的愛情太過卑微,會讓艾克戴上一副沉重的枷鎖。

現在我壓著,那以後呢?艾克一定會痛苦的。 多柯城,萊爾瑪吉斯。

「啊,變化真的太大了。」諾爾好奇的張望著。

他雖然沒有來過萊爾瑪吉斯,但也從網路上窺見過一二。

現在的萊爾瑪吉斯,是真的不同於往日了。

「時間總是往前走的。」艾克淡淡道。

在他身旁的愛莉則是用一種疑惑的目光環視著,她感覺這裡很熟悉,又很陌生。

不久,三人邁入鳳凰大道。

那一座承載著倫貝斯特學院精神的廣場屹立著,此時,扎西等人已然集合。

「你們終於回來了,嗯?愛莉!太好了!」扎西臉上洋溢著笑意。

「愛莉姐姐。」凱瑟琳拉著海瑟薇的手,精緻小跑過來。

面對著眼前兩位少女,愛莉依舊是一臉模糊。

「果然是忘記了嗎?」海瑟薇有些失落。

通過聯絡器,艾克已經與他們說明過情況了。

「你們好。」愛莉忽然笑道。

「你想起來了嗎?愛莉姐姐?」凱瑟琳高興道。

愛莉搖了搖頭,就在兩人嘆氣之時,她又道,「雖然有些想不起來,但我確定,我認識你們。」

「真的?」

隨後,三女熱切的聊起天來,艾克則是與諾爾一起走到了扎西那邊。

「諾爾,好久不見了。」

一看到諾爾,熱情的扎西便俯身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嘿嘿,扎西,夠爺們,我都聽說了。」諾爾豎起自己的大拇指道。

升維之旅 扎西則表現的十分不好意思,他這點破事在沒感覺天下皆知了。

「都準備好了,明天準備出發了。」阿拉貢對著艾克道。

「走海路還是陸路?」艾克問道。

「陸路吧,海路最近不安全。」阿拉貢搖了搖頭。

「雲陸啊,真是想去看看。」艾克笑著,溫柔的凝視著不遠處的愛莉。

雲海翻騰,天日光昭,想必是一副絕美的畫卷。

「哦,對了,這一次,狄迪爾也會跟我們一起去。」阿拉貢提了一句。

「狄迪爾?你的學業休完了?」艾克偏過頭,這才看見了隱藏在人群中的狄迪爾。

相比較以前,他變得更加成熟了,被眾多導師看好,是下一屆學院祭典的主力成員。

「差不多休完了,我已經報告過院長了,和你們出去也是為了歷練。」狄迪爾朗聲道。

「那好,反正你也是傭兵團的一份子。哦,對了,達爾克最近怎麼樣?」艾克忽然又想起來一人。

達爾克與狄迪爾是學院繼他們之後崛起的一對雙子星,兩人亦常常待在一塊,只是今日卻不見達爾克身影。

「達爾克半個月前就出發歷練了,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在何地。」狄迪爾攤攤手。

自從穆琳失去雙腿之後,達爾克性情再變,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紈絝子弟。

他要扛起自己的家族!

「多出去也好,總待在學院里也不是好事。」艾克點點頭。

「對了,艾克,院長跟我說,你會來以後去他那裡一趟。」但丁出聲道。

「現在嗎?」

「對。」

「好。」

···

鳳凰大道,密林幽境。

這一塊地方是整個倫貝斯特學院最神秘、最令人嚮往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