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我們先走了,還有工作要忙。」林放擺擺手,回頭走去。

「抗議吧各位。」東墨彤弓說完也轉身走人。

兩人快步回了飛船,立即升空離去。 萌寶1加1:總裁寵妻成癮 林放同時下令道:「無涯,傳令開去,甘木島暫時關閉,別讓任何遊客去參觀神樹。」在這麼個孤島,抗議破喉嚨也可以。

物以稀為貴,老乾媽爆炒甘木不是誰都能吃上的,現在還只是招待格蘭斯克先生那一次而已。

「等美食節完了,再把他們和那些臭蟲子一起扔走,永遠不準再入境。」東墨彤弓盤算著。

與此同時,尼魯克治喬他們圍著神樹走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遊客的影子,「有人嗎?」「喂!?」

他們大喊大叫,沒有任何人回應。但漸漸的,或者是突然間,他們隱約聽到一股奇怪的聲音,像開水在鍋中滾動……眾人掃視周圍,驚疑的目光最後都望向同一個方向,那棵黑漆漆的甘木……

是它發出的聲音,好像在呼喚著什麼。

「糟了……」星港的總督辦公室,娜森飛驚愕的看著雷達的影像,又一次,又一次!

她急忙通知林放他們:「出事了!」 祝子姍,洪佳欣,谷家三姐妹,水月和鏡花都圍在羅陽身邊,就好像他是太陽,她們需要他照亮她們的人生。

羅陽用手分別去輕拍各位美人的圓臀,示意她們不用怕。

跟在羅陽身邊的美人,估摸膽子最小的是祝子姍了。

個個都是練家子,論身手實力,則是洪佳欣的最弱。

她還沒有學會羅陽的影拳,無影腳也只剛剛領悟一點而已。

近來羅陽都沒空指點洪佳欣,他想等把血煞子拿到手了,再和洪佳欣一起修鍊狂暴功。

只是女生修鍊狂暴功合不合適,則還是個未知數。

站在升降機里,那種人往下沉的感覺,本來沒什麼。

不過一直在向下,倒有一種真的要進地獄的味道。

一眾人又不說話,如臨大敵。

大約過了三分鐘,才聽砰的一聲,升降機終於停了下來。

門打開,出了升降機,迎面而來的是一條通道。

走在通道中,還真有點要去見閻羅王的意思。

須知頭頂上面就是冰湖。

在通道的盡頭,有人把守,穿著統一的制服,看起來很有紀律。

見了兩位長老,守衛沒有詢問。

無為子和長真子走在前面帶路,領著一眾人走過通道,便來到一個類似地下停車場的所在。

很空闊,到處都是柱子。

燈光倒很明亮,地面漆成綠色,泛著光。

轉了個彎,前面赫然現出嚇人的景象。

只見成百上千的靈牌分層擺放在架子上,跟看台的座位一樣,大約有幾百層。

架子上安裝了燈飾,亮著血色的紅光。

一眼看去,倒真有一種來到了地獄的感覺。

再想往前走,就像得預先留下自己的靈牌。

無為子和長真子來到靈牌架子前,洗手拈香,點燃,然後恭敬的將香插在香爐里。

接著便是念念有詞的說了一番祝辭,無非是對血煞門先輩的愛敬。

羅陽等人也跟著向血煞門逝去的先輩靈牌簡單的行了個禮,隨後便繞過靈牌,居然還有一個地下入口。

不過有階梯向下,不用再坐升降機了。

不意血煞門的祭壇竟然這麼複雜。

向下走了幾十級階梯,便來到另一個地下室,比上面的還要寬闊。

到處也是柱子,估摸是防止塌陷,才多加承力柱。

下盡階梯,便可見到穿黑衣的守衛。

這些都是血煞門的門徒,負責第一關的看守。

若沒有長真子和無為子的同來,到這一關,就要發生火併了。

這些黑衣守衛人數估摸有三五十人,分成幾個小分隊,來來往往的巡查。

血煞門兩位長老都來了,黑衣守衛沒有過多的查問。

原本長老也不能隨便來這兒的。

只因血煞門的門主失蹤了,現今由兩位長老掌權。

兩位話事人同時現身,守衛也沒什麼好問的。

只聽無為子對一個黑衣守衛說道:「開燈!」

那黑衣守衛便走到十數米開外,拉起了電閘。

只聽嗤嗤無數細細的聲音響起,隨後原先昏暗的地方全都亮燈了。

眾人吃了一驚,原來這一層擺放了許多骨灰罈,料來都是血煞門中的門徒的骨灰。

羅陽曾聽祝家母女說過,過了第一關,到了第二關,那便是由無面人把關。

至於第二關在哪兒,還不清楚。

這時無為子拱手道:「各位,從這裡開始,都有可能藏著血煞子。現在請祝小姐來給我們指明方向吧。」

話音未了,在場的人都把目光投向祝子姍。

在眾人看來,祝子姍作為門主的千金,最有可能知道血煞子所藏的具體位置。

不然,一個一個的骨灰罈找過去,就算大家一起找,至少也要一天才能查看完畢。

祝子姍忽地有些緊張,瞠大了眸子,先望向羅陽。

講真,羅陽也覺得祝子姍有可能知道血煞子具體在哪兒。

現今見她有些六神無主的樣子,羅陽便伸手去握了握她的手,向她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陽光笑容。

「祝姐,你就跟大家說兩句。」羅陽說道。

得到了羅陽的安慰,祝子姍的眼眸里少了些許不安。

她點了點頭,便步出至眾人面前,樣子還是怯怯的。

「我只知道血煞子在祭壇。」

說完,祝子姍又回到了羅陽的身邊。

莫說羅陽擁有透視能力,就算沒有,也能清晰的看到祝子姍的胸脯起伏的頻率加快了,可知她內心還是挺緊張的。

羅陽便將她擁進懷裡,輕撫她溫軟的脊背,小聲道:「可以了。沒事的。」

眾人看著羅陽和祝子姍卿卿我我的,都有些不好意思。

無為子又說道:「能不能找到血煞子,還需要祝子姍大力相助。小兄弟,你跟祝小姐是夫妻關係,你們應該一起努力,儘快找出血煞子。」

這話的意思倒像羅陽也知道血煞子的具體位置。

「那我現在是大家的頭領了?」羅陽笑道。

此話一出,最為惱火的是花花公子了。

「你算什麼?!」花花公子脫口冷道。

「呵呵!你既然不服我乾弟,那你自己慢慢找,我跟我乾弟一隊,你們一隊,各找各的,誰找到就是誰的。呵呵!」花襲伊冷笑道。

若真按花襲伊說的規矩實行,花花公子等人吃大虧。

「血煞子歸我們!」花花公子憋紅了臉。

「呵呵!血煞子是你們的?不要臉!」花襲伊不屑道。

二人只要在一起,彼此都不服對方。

「我們先來!」

花花公子這個理由,則太牽強了。

花襲伊除了一連串呵呵的冷笑之外,別無回應。

在場的八仙堂的人就兩個,一個是花花公子,另一個是作為「媽媽」的張靜。

那兩個年紀模樣都跟這個作為「媽媽」的張靜幾乎一樣的「張靜」,估摸在度假村裡等命令。

鑒於九陽殿的祖孫二人也在度假村了,料想八仙堂為了保證拿到血煞子會派更多的幫手來天江市。

作為「媽媽」的張靜身份地位比花花公子要高。

不過奇怪的是,張靜跟在羅陽身邊,讓人以為她和花花公子不是一夥的。

張靜也不出聲,好像跟進祭壇裡面並非為了爭奪血煞子。

或許她的任務是專職把洪佳欣帶到八仙堂總部。

至於血煞子的事,她本來不在任務中。

只因洪佳欣來了這兒,她跟來了,便算是順便來助花花公子一臂之力。

但不到萬不得已,估摸張靜也不會出手。

羅陽還得提防張靜,以免中了她的毒手。

此時花襲伊和花花公子鬥嘴,張靜就沒有要出口相幫的意思。

花花公子向張靜投去幾次詢問的眼神,但張靜沒有任何反應,花花公子只好隨意發揮了。

「你可以問他!血煞子是誰的!」花花公子指著無為子。 神運號正飛在紐約上空,還沒能回美食塔,就收到了娜森飛的緊急信息。

「又怎麼了?」林放無奈問道。

娜森飛的聲音中充滿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恐懼:「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鬼,一艘巨型飛船!?不,不可能,是船的話不可能扭出那種線條,啊!失去雷達信號,它消失了,它突然消失了!」

「把雷達影像發來看看?」東墨彤弓疑道。

隨即,主艦橋的全息屏幕顯示出星港發來的雷達影像,衛苗從駕駛室也走出來看看。

三人都看怔了,那是一個巨型物體在太空中,像是飛又像是游的向地球衝來,圖像比較模糊,但可以看出它並不是金屬體,上萬米長,上千米寬,有米奇臨號那麼大,好像是真空生命……

「深空巨鯤?」衛苗喃喃,眼睛一瞪,喜叫道:「深空巨鯤!!!這回是真的,真的來了!」

東墨彤弓揚起眉頭,她之前已經知道上回的深空巨鯤其實只是驚恐的臆想物,現在這?

「這是深空巨鼻涕蟲吧?」林放愕然說。

這玩意身體上沒有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這些明顯的特證,分不出頭部或者尾部,很醜。

「巨鯤!哈哈!」衛苗驚喜得有點精神失常了似的,「那棵甘木……不對,那是誘捕樹!」

「無涯,連接好巴畢,星港智能體有沒有被入侵?」東墨彤弓上過一回當,這回她可得謹慎些了。

娜森飛急道:「沒有!」她突然一驚,「繁星啊,競技場被破壞,那玩意真的存在!」

與此同時,星港頂層觀景台的遊客們已經驚呆了,望去競技場方向可以清楚看到,一條不知道啥玩意橫衝直撞了一通,把競技場的幾根觀眾管道、幾個競速圓環撞飛,有的爆爛,有的偏離軌道。

嗶嗶嗶,星港的警報聲響起,智能體蜂蜂不慌不忙的說道:「未知生命出現,可能是因為地球美食節慕名而來,請各位客人暫時待在原地,不要驚慌。」

星港釋放出強大的牽引光束,把那些高速拋來的競技場碎片捕獲住,所幸沒有造成更大的損壞。

但娜森飛急壞了:「這他媽的深空巨鯤、深空鼻涕蟲什麼都好,它現在好像關閉自己了,熱能無法探測,光波無法反射,導彈無法尋找目標!」

上萬米長雖然很巨大,放在太空中其實跟一顆沙子沒什麼分別。 陰陽天師 地球跟月球的平均距離就有38.4萬千米,等於要38400隻深空巨鯤頭尾相接才能連通。

在這麼一片廣闊空間中,如果雷達失效,人家速度又快,那根本就打不著。

「二副,傳令,啟動地球行星護盾。」林放叫道。

「啟動地球行星護盾!」東墨彤弓傳令道。

幾秒間,全球一百個護盾發生基站全部打開,連成了一個籠罩星球的能量護盾。平時為了省錢,護盾是關著的。說起來除了安裝時那一次,這還是第一次啟用。

「你們不覺得有點遲了嗎?」娜森飛無語道,什麼時候了還要耍官威,「巨鯤可能已經下去了!這玩意的破壞力非常強,如果被它跑到城市裡去,地球等著成災難片吧。」

三人面面相覷,那可能就跟哥斯拉入城差不多。

絕對要死得人多,而且現在地球辦著美食節啊!要是搞這麼一出,賠也要賠死他們了。

「應該不會。」林放沉思道,「地球有重力,有大氣壓,它不是真空生命嗎,應該不會跑下去的。」

「不管了,先出動地球護衛隊!」東墨彤弓給星河學院那邊下了指令。

林放很懷疑嘍,地球護衛隊現在最大的作用是震懾,深空鼻涕蟲會不會買賬呢?

「我覺得,巨鯤來這裡是為了什麼?」衛苗還有著股興奮,「誘捕樹!它要去也是去那個小島。」

忽然,無涯歡聲道:「來自紐約的緊急情況,要連通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