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喜歡我什麼?我們並沒有認識多長世間吧?」葉靈終於看向姜時,只不過表情卻是更加的冷淡了。

這個態度真的是很傷人,但是姜時卻好像不在乎,依舊看著葉靈,那眼中的熱度讓葉靈很是不適。

「雖然沒有認識多長時間,但是我就是喜歡你。」姜時一字一句說的非常的清除,眼中除了深情還是深情,「我不知道喜歡你哪裡,我想喜歡是沒有理由的。」

葉靈抿了抿嘴,喜歡,到底是什麼?

「我不喜歡你。」

這是一個很絕情的回答,但是姜時卻很平靜,這是早就預料到了的,只是傷心還是有的。

「我知道,只是,喜歡你是我自己的事。」姜時眼中的熱情並不減。

葉靈垂下眼帘,以前也有人說喜歡她,要追她,但是她完全沒放在心上,畢竟她不過是位面的過客,離開了,便再不會遇到了。

只是這次的情況卻比較特殊。

這個人,她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會遇到,而且她需要保護這人。

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有異樣。

她不知道怎麼面對,但是卻也不會逃避,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只是葉靈不知道,有些事是需要時間單獨思考冷靜的,如果不逃避,那麼一種感情也許就在那短短的幾小時甚至是幾分鐘之內加深了。

「喜歡是什麼?」葉靈問,她需要知道,她心中的異樣是不是喜歡。

「我不知道。」姜時笑著說,「沒有人能真正的說出喜歡是什麼。」

「對於我來說喜歡就是你,你回應我,和我單獨相處,我會很歡喜,會心跳加速,我會不自覺的看著你注意你,會在乎你對我的態度,想著什麼是你不喜歡的,我不能做,什麼是你喜歡的,我去做,太多了我說不完。」

「總而言之,我喜歡你一切。」

葉靈看著姜時,很冷漠,這完全無法讓她找到答案,這讓她有些暴躁。

姜時看著葉靈這個樣子,一時間色膽包天,想了個絕對的爛主意。

「不如我們來試一下?」

這是在別的女孩看來,絕對是流氓,不直接將他拉進黑名單就不錯了,但是葉靈卻並沒有這個想法。

葉靈是真的非常認真的想要知道喜歡是什麼。

「怎麼試?」

姜時也有些為難,但是主意是他提出來的,這時候怎麼著都不能認慫。

姜時小心的卻握葉靈的手,同時觀察葉靈的表情,「討厭嗎?」

葉靈鄒了下眉頭,讓姜時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但是卻並不想鬆手。

「不討厭。」這一個轉折是姜時沒有想到的,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隨後得寸進尺的將葉靈的手整個握住,然後身體慢慢的靠近,一邊觀察葉靈的表情。 見葉靈雖然一直微微皺著眉,卻沒有其他厭惡的表情,姜時的心也放下大半。

姜時直接抱住葉靈。

「這樣呢?」姜時在葉靈的耳邊說到。

「不討厭,也沒感覺。」葉靈的聲音依舊是那麼的平淡。

姜時看著葉靈,心中的挫敗感很強,不他發現葉靈並不是不喜歡他,而是或許根本就不知道這種情緒。

真正意義上的不知道,這比不喜歡還要讓人絕望,不喜歡可以追,沒有這種情緒怎麼追?

但是姜時卻並不甘心,也並不想放棄。

「給我一個機會好嗎?」姜時誠懇的看著葉靈,「如果你一輩子也不喜歡我,我就追你一輩子怎麼樣?」

葉靈看著姜時,對於姜時這類人她看不懂,其實她看不懂很多人。

「好。」葉靈淡淡的說。

姜時嘴角勾起一抹笑,哪怕知道葉靈並沒有喜歡上他,但是得到這個答案也是很難得的了。

至少,他是有機會的,至少他是佔先機的。

舒成等人也沒有離得太遠,雖然聽不到葉靈和姜時說話,但是卻是看得到的。

而宇吳一不小心回了下頭,當時就驚呆了,同時由心的佩服姜時。

「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這麼快就搞定了樓主。」宇吳崇拜的說到。

而其他人聽了宇吳的話紛紛朝著姜時和葉靈看去,頓時被塞了一口狗糧。

冷麪夫君的無辜新娘 飽了。

至於葉靈和姜時其實還沒有開始談戀愛這件事……

這並不妨礙別人被喂狗糧,姜時雖然還是單相戀,但是葉靈卻放縱他,這在別人眼中已經是熱戀了。

接下來不管姜時得了什麼好東西都會先給葉靈挑選,但是葉靈一件也沒有拿,因為看不上,然後轉頭就找了更好的東西給姜時。

對此別人是天天吃狗糧吃到撐,而姜時則是痛苦並甜著。

終於,到了秘境關閉的時候,在出秘境的一瞬間,水無雙覺得空氣清新了許多。

終於,不用天天看那兩人秀恩愛了。

「這段時間多謝各位照顧了,日後有時間再聚。」水無雙語氣輕快的說到。

「好,那我們改日再聚。」葉銘點頭。

戴莉拉著水無雙的衣袖,「要不無雙姐姐去天靈門做客吧。」

在秘境的那段時間,因為同是被喂狗糧被虐,舒成四人和水無雙建立了深厚的情意,其中就屬戴莉和水無雙的關係最好。

這不都成了姐姐妹妹了。

「我還有事,等有時間一定卻天靈門找你。」水無雙輕聲說到。

水無雙一直想要個妹妹,就像戴莉這樣可愛的。

「要不你陪我一起回天靈門吧。」姜時期待的看著葉靈,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和葉靈分開。

「你可以去雪憶樓找我。」葉靈可謂是非常無情了,對於姜時的期待一點動容都沒有。

姜時略感失望,但這也是有心理準備的,「那好吧,我過兩天就去找你。」

若不是這次是帶著師弟師妹出來歷練,還需要會門派去交差,他絕對會直接跟著葉靈去雪憶樓。

葉靈淡淡的點了下頭,過了幾秒開口說道,「我等你。」

得了葉靈的回答,姜時整個人都變得明媚了,「好。」

「主人。」菱寧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歌在雪憶樓等您。」

「嗯。」葉靈抱起菱寧,看向姜時,「我先回去了。」

「……」姜時有心要問一下「歌」是誰,不過是猶豫了下,葉靈就已經離開了。

姜時抿了抿嘴,再次恢復了成了那個不苟言笑的天靈門大師兄。

「我們也回去吧。」

頓時四個小師弟師妹不敢在多說什麼,安靜如雞。

「被拋棄的大師兄真可怕。」冀瑤小聲的嘀咕。

葉銘:「就是,差別對待真的是太大了。」

舒成:「大師兄變了,不再是我們敬愛的大師兄了。」

戴莉:「我要找樓主告狀,大師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姜時覺得他真的是對這四人太好了,冷著臉盯向後面小聲嘀咕,以為他聽不到的四人。

嚶~

閉嘴×4

好可怕!

葉靈回到雪憶樓五層,而雪域歌正在五樓等她。

雪域歌看到葉靈,立刻站起來。

「什麼事?」葉靈直接了斷的問道。

盛世嬌寵:不良王妃撩又甜 雪域歌頓了下,問道,「不知您和天靈門什麼關係?」

「天靈門應該么有參與其中吧。」

「沒有,但難保天靈門不會幫助那些門派。」雪域歌看著葉靈。

她必須要知道葉靈對天靈門的態度,這樣後續才好動作。

「你儘管報仇罷。」葉靈淡淡的說,「天靈門與我無關,只是別傷到了姜時。」

雪域歌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問出嘴邊的問題,那不是她該知曉的。

「我知道了。」

雪域歌來也只為這一個問題,如今知道了答案,便離開了。

「主人,若是天靈門要幫那些門派,姜時是絕對會參與其中的。」

「那就不讓他參與其中。」葉靈淡淡的說。

菱寧不再說話。

只是希望天靈門,希望姜時能聰明些,不作死的去幫那些門派,不要讓主人出手。

在回門派路上的姜時只感覺背後一冷,有不好的預感。

雪域歌在第二天再次遞來消息,御華派的人查不出方誕等人不能使用靈力的原因,求助了天靈門。

「主人,要將姜時叫過來嗎?」

葉靈的眼神暗了下,語氣淡淡,「不用,等著吧。」

菱寧不知道葉靈那一瞬間想了什麼,但是又隱隱猜到一點。

只不過那個猜測卻讓菱寧覺得不可思議,抬頭看了眼葉靈,又趴好。

也不知道主人這個改變是好是壞。

有了在乎之人的主人,或許他很快就可以見到了。

姜時終究沒能如他所說的過兩日就來找葉靈。

他在回去之時便知道了御華派求助的事,本來他並沒放在心上,還在滿心歡喜的準備第二天去找葉靈。

只是第二天御華派又收到了四個門派的求助,都和御華派一樣。

門中有弟子在外面無緣無故的就不能使用靈力了。

而且那些弟子並不在一起。

這明顯就是有預謀的,這下子天靈門也重視起來了。

姜時身為天靈門掌門大弟子,天靈門的第一人,自然被派去調查這件事了。

葉靈在接到姜時的傳信時,什麼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 「主人,就放任姜時參與其中嗎?」如果姜時真的參與其中,而天靈門又是幫助那些門派的話,那麼主人和姜時就是敵人了。

「菱寧,你想多了。」葉靈撫摸著菱寧背上的毛,「只要我實力夠強,這便沒什麼,除非姜時他……」

葉靈沒有說出剩下的幾個字,但是菱寧卻是明白的。

當即菱寧也就放心下來了,的確是他多想了,因為主人第一次試著去在乎一個人,而忽視了,這是她主人。

試著去在乎也終究是試著,這件事唯一的影響不過是主人會不會再繼續試著在乎姜時。

雪域歌早就調查出了當初參與圍殺雪域族的所有參與者,而且將那些勢力中他們有能力下黑手的全部下了黑手,手段各不同,所以一直沒被發下。

而這一次五個門派的弟子接二連三的出事,而且狀況還一樣,是雪域族人對當初的兇手的宣戰。

在天靈門收到求助信之後,整個修州就開始亂起來了。

妖族,魔族,人族,開始出現死者。

本來這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每天都有死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死的全都是被冰封狀態的,而且有些還是一整個勢力被滅,雖然現在還只是一些小勢力。

但是這就已經能讓一些人慌起來了。

那些人紛紛團結起來,集合到各族的最高勢力哪裡。

人族的天靈門,妖族的妖皇,魔族的魔尊。

而在收到求助的他們並沒有第一時間回應,而是聚到了一起。

「清風掌門,這是你怎麼看,我們需不需要幫忙?」妖皇夜暨嘴角帶笑,並不將這事放在心上。

妖族雖說團結,但也孤涼,若是別人無緣無故這麼殺大肆殺妖族,他畢竟不會坐視不管。

但是現在人家是來報仇的,還是滅族之仇,這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