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雙丹鳳眼,小巧的下巴,櫻紅的嘴唇。

劉若雨跑了起來,看向身後正在追趕自己的宮女笑道,「來啊,寰兒,追上我我就聽你的,嘻嘻。」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宮女停下腳步指著前方,「公主殿下快停下,前面有人。」

說出這句話已經晚了,劉若雨剛剛回頭就撞到了軒轅博的身上。

軒轅博抓住了劉若雨的雙手,手中鮮花掉落,兩人對視,軒轅博笑道,「公主殿下,你沒事吧。」

劉若雨掙脫軒轅博的雙手,宮女寰兒也趕到了她的身邊。

劉若雨俏臉微紅,有些結巴道,「我,我沒事。」

軒轅博微笑道,「沒事就好,下次要注意了。」

劉若雨看著軒轅博心中不斷的發出聲音,哇,他好帥啊,他是誰?父皇的朋友嗎?

這一系列問題不斷地在劉若雨心中問來問去,宮女寰兒跑到劉若雨面前,「你們兩個是幹什麼的,想對公主殿下做什麼壞事!」

龍辰看向軒轅博,軒轅博道,「我們是來這裡和皇帝商討要事的,現在出來走走。」

寰兒半信半疑道,「那,你們的名字是什麼,來自什麼地方,看你們的樣子不像是我們鳳鳴帝國的人。」

軒轅博道,「我叫軒轅博,他叫龍辰,我們來自龍吟帝國。」

寰兒道,「你以為簡單的介紹我就會相信嗎?拿出能夠證明你們身份的東西,否則我就叫人了,你們將會以襲擊公主殿下刺客的身份被逮捕!」

劉若雨道,「寰兒,你是不是太過了,那麼帥會是刺客嗎?」

龍辰拿出自己學院內的身份令牌,軒轅博找了半天沒找到自己的身份令牌拿出了自己在龍吟帝國的皇子令牌。

劉若雨看到軒轅博手中的令牌得知了他的身份,「原來是龍吟帝國的皇子,剛剛冒犯了,還請原諒。」

兩人收起令牌,軒轅博笑道,「沒事。」

龍辰走上前笑道,「美麗的公主殿下,你剛剛說再說我帥嗎?」

寰兒看向身邊的劉若雨心想,「不對啊,要是別人公主殿下早就鬧騰起來了,今天是怎麼一回事,不僅道歉脾氣還那麼好,難不成是。」

劉若雨搖搖頭,「我實在說龍吟帝國的太子帥,沒說你。」

龍辰失望道,「哦,真讓人傷心。」

軒轅博道,「公主殿下不必客氣,直接叫我,軒轅博就可以了,我們兩人也是無聊才走到這裡的。」

劉若雨道,「那就聽你的了,我叫劉若雨,你們可以叫我若雨,我帶你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吧,這裡沒什麼意思。」

軒轅博點點頭,「好,若雨你說的好玩的地方在那?」

劉若雨道,「跟著我走吧,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嘻嘻。」

龍辰三人跟著劉若雨走,寰兒對於這條路也是特別熟悉,「看樣子公主又要去那個地方了。」

很快,一陣葯香味兒侵入四人的感知當中。

劉若雨躲在一顆樹後面瞄了裡面一眼,「現在沒人,我們進去吧。」

軒轅博看了一眼藥田內的房子就跟著三人進入其中。

四人走到裡面,這裡有很多白霧就像是仙境一般,葯香味兒也撲鼻而來。

劉若雨道,「這裡是皇宮的葯田,我經常來這裡摘一種草藥,就是經常被逮著。」

軒轅博看了看四周,「這裡的靈氣很濃郁,適合種植各種仙草。」

軒轅博走到一株元魂草面前蹲了下來,「通過這株元魂草可以看出,種植他的人很用心,那位一直躲在裡面的老人家可以出來了吧,這片葯田的主人。」

一名白髮老者笑呵呵的走了出來,「小夥子挺不錯的,可以感受出我的氣息,我很喜歡你對我種植的元魂草的評價。」

說完老者看向劉若雨和寰兒兩人,劉若雨笑道,「呀,勻爺爺,沒想到你在這裡啊,我帶朋友過來玩玩而已。」

勻老撇了劉若雨一眼,走到軒轅博和龍辰兩人身邊,仔細大量了一下,「看你們兩人的樣子我就知道了你們是龍吟帝國的人,而且這孩子身上的氣息不同,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應該是龍吟帝國皇室的對吧。」

軒轅博點點頭,「您猜對了,我叫軒轅博是龍吟帝國的皇子。」

龍辰嘟著嘴,「我怎麼感覺我的存在感那麼低。」

勻老道,「你們四個來坐坐吧,今天我心情好就不跟你這個小丫頭計較了。」

劉若雨尷尬的笑了笑跟著勻老走上前去,龍辰和軒轅博也跟了上去。

勻老走到石凳面前停了下來,轉過身看著四人,「你們四個在這裡坐著吧,今天讓你們品嘗一下我的勞動結果!」

寰兒走上前道,「勻老讓我來幫你吧。」

勻老撇了寰兒一眼,「去照顧好你要照顧的公主吧,可別讓她再摘我的草藥咯,不然我要心疼死。」

軒轅博看著劉若雨笑道,「看樣子若雨你在皇宮內很調皮啊。」

劉若雨俏臉紅了起來,龍辰切了一聲,指著軒轅博道,「你這傢伙還好意思說人家,是誰小時候燒了房子偷偷跑出來的,一晃數年才回去。」

聽到龍辰的吐槽劉若雨和寰兒都笑了出來,軒轅博看著龍辰,「你,咱能不提那些是事嗎,誰都有調皮的時候,更別說我了。」

龍辰笑道,「是是是,你是皇子說什麼都是對的。」

聊了一會兒,勻老端著一個托盤過來了,托盤上有一個茶壺五個茶杯。

勻老坐了下來,看向寰兒,「小丫頭,來給我們倒茶,讓我看看你的手藝怎麼樣。」

寰兒走上前開始著手倒茶,勻老看著寰兒的動作點點頭。

寰兒給四人倒好差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勻老道,「來嘗嘗吧,這是我廢了很大功夫弄出來的茶葉,此茶名曰,桑,長期服用可以讓修士更好的領悟天地元力,尤其是女性長時間服用可以美容養顏。」

軒轅博端起茶杯,掀開蓋子吹了吹茶水,喝下一口茶水。

龍辰將茶杯拿在手中,右手運轉風神訣將茶水慢慢吹涼,龍辰笑道,「喝茶要用智慧的,看看我這樣喝的多快。」

說完,龍辰一口氣喝下了茶杯中的茶水。

軒轅博道,「喝茶講的是小口品嘗,可不是你這跟和白開水一樣一口氣喝下去。」

勻老點點頭,「你這個皇子學的還挺多,比我們這個公主強多了,整天沒一點公主的樣子不說,還特別喜歡。」

總裁太霸道,萌寵小嬌妻 劉若雨俏臉通紅,連忙打斷勻老的話,「哎呀,勻老你別說了,真是的,我有那麼壞嗎?」

勻老點點頭,劉若雨氣鼓鼓道,「哼,以後再也不搭理你了。」

勻老笑著點點頭,「不搭理我也好,讓我清凈清凈。」

中州,英雄殿。

八名大帝齊聚在這裡,炙火妖帝道,「該整頓的都整頓好了,海王還沒有打算來嗎?」

一名光頭男子點點頭,「還是不願意來,他現在正在和混沌龍王在一起。」

這名光頭男子名叫,拓拔御,他是一名天武十級的大帝,被人稱為絕對防禦,與他一起的另外一名大帝名叫,嵐蝶。

嵐蝶被人稱為絕對攻擊,兩人配合一攻一防。

「八位大帝敞開心神,我們要見面談一談!「八人聽到女子的聲音同時說出了一個詞,星源。

接著八人閉上雙眼,眾人的身體消失。

再次出現到了一片白霧的地方,這裡有一座小島,除了小島沒有其它的東西,小島之上有幾顆高大的樹木,一個簡易的房子,以及一位絕美的女子。

這名女子一身白衣,耳朵略尖,額頭中心有一朱紅印記,白色長發及腰,眼眸透徹,一雙白玉般的皮膚襯托著她的美。

這裡除了這名女子身邊還有兩人,炙火妖帝看到三人笑道,「星魂,海王,混沌,我們又見面了。」

海王點點頭混沌龍王站在一旁沒有出聲,星魂道,「你們要先敘舊嗎?」

海王冷冰冰道,「沒有什麼要敘舊的,安雅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說吧。」

星魂點點頭,「那好吧,這次找你們來有些唐突,不過也是極為重要的事情。」

暗黑影帝道,「是因為天武即將面臨的災難對吧。」

星魂點點頭,「沒錯,正如之前的預言一樣,你們醒來了,大陸的危機也快來臨了。」

混沌龍王問道,「難道聚集我們所有人之力還渡過不了這個難關嗎?」

星魂看了看在場的十人,「曾經的十二帝一人沒有少,現在還多了一人,但是始終敵不過這場浩劫。」

暗黑影帝聽到星魂的話情緒有些激動,「星魂,你是說冰帝還活著嗎?」

炙火妖帝問道,「龍劍呢?」

星魂道,「你們別急,他們雖然已經死了但是他們都有各自的使命,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回到中州的,只不過以他們的性格應該不會去找你們。」

炙火妖帝道,「沒事,我會等著他的,哪怕再次見面的時候是並肩作戰,我也願意。」

未完待續。 李清澤得了李廣延被傳召進宮的消息后,心中就一直惴惴不安。

在府中久等不到宮中消息,他覺得事有不妙,匆忙帶著張榮就趕到三皇子府,想要去將府中存著的那些東西先行轉走,可誰知道當他到時,三皇子府外已經面圍滿了人。

李清澤帶著身旁兩個侍衛,還有張榮混在人群里靠近之後,就聽到裡面傳來陣陣議論聲。

「這三皇子惹了什麼事兒了?」

「應該是惹事兒了吧,不然怎麼驚動了這麼多官爺。」

「我聽說啊,好像是刺殺了什麼人,對,就是昨兒個夜裡那工部尚書丁大人,聽說他被人行刺死在了府中,這事兒是三皇子做的……」

「真的假的?」

人群里都是驚愕出聲。

李清澤聞言臉色大變,對著開口那人怒喝出聲:「你休得胡說!」

說話的那個人就住在城東,被他怒喝了一聲后嚇了一跳,本來準備開口罵人的,可是當瞧清楚李清澤身上的穿著的錦衣,還有他身後站著的那兩個一看就不好招惹的侍衛之後,這才將到了嘴邊的罵聲咽了回去。

那人沒好氣的說道:「誰胡說了,這可是剛才那些人親口說的!」

他指著三皇子府門前站著的那兩個帶刀侍衛說道:「看到那些人了嗎,他們可不是外頭衙門裡的人,那是宮裡頭的禁軍,要不是三皇子犯了大事兒,那禁軍能闖進他府里去嗎?」

「我剛才可是親眼看見了,那些禁軍進門的時候可沒留情,直接踹了大門進去之後,裡面但凡敢反抗的,那可是就地格殺,而且剛才那個領頭的人親口說了,三皇子行刺那丁大人,陛下已經將他打入了詔獄,就等著問審呢。」

旁邊一人聞言也是附和道:「對對,我剛才也聽到了。」

「我也是,那禁軍的人可是說了,丁尚書的死跟三皇子有關,還有上次京中糧價的事情,那也是三皇子做的,要不是他想要藉機謀利,哄抬糧價,那段時間咱們也不用白花了那麼許多銀子。」

其他人聞言都是哄亂起來。

「你說哄抬糧價的也是三皇子?」

「對啊,我記得當時米價可是漲了好幾番起來,就是尋常富貴人家都買不到米呢!」

「就是,要不是府衙的錢大人散了糧食,將米價壓下來,這會兒指不準多少人餓肚子呢。」

「這三皇子也太可惡了吧。」

「就是,這種人活該被打入大牢,就該天打雷劈才是!」

人群中的眾人聽說之前京中糧價瘋漲的事情也跟三皇子有關,紛紛譴責起來,甚至有之前因為此事而被坑了不少銀錢的人更是面露憤恨之色,嘴裡怒罵出聲。

李清澤聽著那些罵聲,卻是臉色陡然發白。

三哥被父皇打入詔獄了?!

他抬頭看了眼周圍那些議論紛紛的人群,抬腳就想朝著三皇子府里進去,卻被張榮一把抓住:「殿下,你幹什麼?!」

「你放開我,我要去幫三哥。」

李清澤低喝出聲。

張榮急聲道:「您不能去!」 星魂安雅道,「先說正事吧,要不了多久我的意識就會消亡,天武星也會迎來嶄新的時代,在這之前我們共同的敵人就是刑天。」

一名虎牙略長的紅髮男子道,「安雅,沒有辦法保留你的意識嗎?」

另外一名枯木人道,「難不成及其我們八名大帝也救不了你?」

這兩人分別是噬魂血帝以及青木妖帝,噬魂血帝的本體乃噬魂血蝠,洗好吸食鮮血吞噬靈魂。

青木妖帝的本體則是一顆吸收了無數強者血液的一顆剛柳樹,也正是因為強者的血液讓他有了靈智開啟了修行之旅。

安雅道,「不要說我了,你們要知道當一個星球不行的時候只有犧牲星魂才能夠使其重生,犧牲我自己,換來天武星的強盛不是很好嗎。」

海王道,「先不要說這些,我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要商討一下怎麼面對刑天。」

一頭銀髮的男子拿著一根奇特的法杖走上前,「我贊同海王的說法,安雅離開我們是早晚的事情,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如何打敗刑天。」

此人是空靈幻帝,擅長強大的空間戰技,魔法以及幻術。

星魂安雅道,「我知道一個方法,只不過要付出的犧牲很大。」

海王道,「犧牲什麼的無所謂,能換來後代子民的未來就可以,說說吧,你知道的是什麼?」

九位大帝看著安雅都露出堅定的神色,很顯然他們願意犧牲自己成全天武星上的人類。

安雅嘆了口氣,「這一招雖然強大,但是他只能在最後時刻使用,禁·萬物黃昏之諸神的嘆息!」

暗黑影帝問道,「安雅,這個禁術的副作用是什麼?」

安雅道,「這個禁術是將二十名大帝的力量以及生命為代價聚集到一人身上,也就是說那個人是我們最大的武器。」

青木妖帝聽到后露出幾分絕望的神色,「安雅,現在我們大帝還沒是十個,這是一個難題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