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錄製結束了?」看著面前穿著白色雪紡連衣裙短裙,粉色高跟鞋的金泰妍,鄭宰元上前攬著她說道。

「那麼多人看著呢!」金泰妍白他一眼,低頭退開一步。

「哈哈,剛才錄製間隙就聽泰妍說有男朋友了,原來是真的啊。」

鄭宰元還沒說話,突然一個男聲笑著開口。他一回頭,這人他還真認識,可以說是很多天朝人都認識,南湖的台柱子,趙炅老師。

「您好,是趙老師吧。」鄭宰元笑著上前伸出手。

趙炅笑了笑,上前跟鄭宰元握手:「鄭總果然跟傳說中一樣,年輕有為啊。怎麼就在這裡坐著?沒進去看看泰妍的錄製么?」

「哈哈,我一個外行,進去也看不懂。」鄭宰元笑著說道。

「您現在可是我們大本營的金主爸爸,再外行,導演也得採納您的意見。」趙炅打趣道。

「趙老師您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您們這是錄製結束了?」鄭宰元一邊從金泰妍助理手上接過金泰妍的外套,一邊開口說道。

趙炅點點頭:「剛錄製完。對了,這會也不早了,我們大本營的慣例,錄製完請藝人吃飯,到了泰妍這也不能斷了。鄭總跟著一起?」

這會九月末,天氣也有些轉冷了,鄭宰元給金泰妍套好外套,然後說道:「我沒問題啊,只要你們不嫌我打擾就行。」

金泰妍在一旁雖然聽不懂,不過鄭宰元當著這麼多人照顧她,還是讓她嘴角彎起高高的弧度。

「說起來,上次允兒來的時候,我們好像也是在這家飯店。」到了飯店,趙炅招呼眾人坐下,然後對著旁邊的劉娜笑呵呵說道。

「是啊,不過允兒的漢語好像真的不錯。」劉娜笑著回應道。

這次來天朝之前,金泰妍也算是惡補了漢語,不過終歸還是只能聽懂一些簡單的話。雖然坐在一邊聽不懂,可是卻是聽懂了允兒這兩個字,她抬頭看了看鄭宰元,然後問道:「這位oppa是在聊允兒么?」

鄭宰元點點頭,隨後幫金泰妍把盤子上的餐巾拆開鋪好:「對,他們在誇允兒漢語好。」

說完他又對著趙炅問道:「趙老師和林允兒關係很好嗎?」

「很熟啊,之前跟那個姑娘一起做了不少節目。說實話,我很少見到像她一樣的藝人,有禮貌就不說了,最關鍵非常會聊天,哪怕漢語說起來還有些磕磕巴巴,但是講話特別講究,基本我們現在台里的人對她印象都特別好。而且這次見了泰妍,發現也是非常會做節目,幾乎不需要我們主持人去引導,感覺少時這個組合能成功確實不是偶然的。」趙炅拍手嘆道。

鄭宰元接著把趙炅的話翻譯給了金泰妍。

金泰妍笑著對著趙炅說道:「謝謝您的誇獎,趙…老師?上次允兒回去還一直說您來著,說認識了一位非常好的oppa,在天朝一直對她很照顧。今天有這個機會,我也代替允兒和少時所有成員,謝謝您對允兒的照顧,也謝謝您今天節目里對我的照顧。」

說完金泰妍還鄭重的給趙炅鞠躬行禮。

趙炅雖然一時間不知道金泰妍說了什麼,但是看金泰妍站起來,他也站了起來。看到面前的姑娘鞠躬,他連忙側開身子。

等到鄭宰元翻譯完,趙炅立馬開口說道:「泰妍你太客氣了。我說白了也算不上照顧,基本上你們來做節目,當期的收視率都超高,說起來是我要代替台里謝謝你們。」

說到這裡,趙炅停頓一下,然後笑著說道:「就是有一點,我發現你們從高麗那邊過來的藝人,總是動不動鞠躬行禮什麼的。感覺跟你們說幾次都還是不行。我有兩個性格特別好的朋友,也是跟我一起做節目,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亨瑞,一個叫傑克遜,也是從高麗來的,我跟他們說過很多次了,但還是總是動不動就鞠躬感謝什麼的。」

鄭宰元翻譯完,金泰妍笑著說道:「內,都認識,亨瑞跟我還是一個公司的。既然趙老師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當第一個不鞠躬行禮的了。」

「哈哈,好!」趙炅笑的不行,感覺金泰妍也很會聊天。

說著話的功夫,菜也就上來了。都是湘菜,給金泰妍辣的不行,小嘴一直吸溜吸溜的。

導致鄭宰元就不停給金泰妍倒水了,也沒吃幾口。不過金泰妍好像挺喜歡湘菜的味道,雖然辣,但是筷子可是一直沒停。 「你確定我跟著你一起去嗎?」站在門前,金泰妍有些退縮的說道。

這會已經從南湖到了深市,倒不是金泰妍有什麼活動,而是鄭宰元要參加小馬哥組織的一次被投公司創始人和CEO的聚會活動。

鄭宰元笑著揉了揉她的頭髮:「為什麼不能?」

金泰妍拍開他的手,低聲開口:「像你說的,基本都是企業家去參加,你帶著我的話…..會不會……」

她沒明說,雖然從沒覺得自己比誰差,可是藝人,尤其是idol地位低,這在高麗是不爭的事實。雖然說在天朝可能沒有那麼明顯,可是在那些成功人士眼中,別管是哪裡的藝人,終歸還是會有些看低的吧?

金泰妍雖然沒明說,可是鄭宰元確很明白。不過之前小馬哥通知時,也提到了可以隨意帶家屬,說是聚會,實際上也是借著這個機會,企鵝系的一次內部交流,聚會的項目很多,並不是只有晚宴,從賽艇到高爾夫,有很多項目,許多人都會帶著家屬去的。

「不是說好了以後都相信我么?你看這幾天你也沒行程,我們就當旅遊不也挺好的么?」鄭宰元輕聲說道。

金泰妍抬眼看著他,半晌后緩緩開口:「是因為之前在中oppa跟你說的那件事情,你才想帶我去的么?」

聽到金泰妍這麼說,鄭宰元語氣一滯。

可能也有那件事情的原因?呵呵,也不用辯駁了,其實就是因為那件事情。金泰妍在天朝開始活動后,自然引起了非常大轟動。那麼,自然會和這樣那樣的人接觸,除了電視台的,肯定也有參加節目的投資人之類的。

要知道,金泰妍在天朝的活動,是由sm和每日生鮮合資的公司來運營的。從開始活動以後,各種約見面的,托關係想見一面的,甚至直接電話打到公司來的,簡直就是不計其數。而所謂的約見面,是什麼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這件事情一直沒人跟鄭宰元說,直到前幾天金在中告訴了他。當時鄭宰元簡直是差點氣炸。這裡面有個因素,敢找上門來的自然不是簡單人物,如果你不理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會過多糾纏。可要是因為這種事情直接找上門去撕破臉,那就有點難以處理了。

這裡面的道道,在天朝待了這麼多年,鄭宰元當然明白。可心裡還是氣不過,總感覺小短身受到了侮辱。哪怕金泰妍自己嘴上都說這不在意,什麼在高麗這種事情見多了,不理會就好了。

但是作為一個男人,這種事情他實在咽不下這口氣。想來想去,正好碰上小馬哥邀請每年一次的企鵝系聚會,他想著乾脆就趁著這個機會在圈子裡公開了。以現在鄭宰元的身價,能尋他晦氣的,不可能有那個心思。真有那個心思的,也沒那個實力來尋他的晦氣。

「我只是不想你受這種氣,你今後肯定少不了在天朝活動,難道還一直就忍著?」鄭宰元也不想辯解,他看著金泰妍開口說道。

金泰妍沉默半晌,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走近兩步,抬手輕輕捏了捏鄭宰元的臉頰:「鄭會長很大男子主義呢。」

鄭宰元剛要說些什麼,金泰妍直接轉身出門,但聲音卻是傳來:「賽艇的話,不會真的要下海吧?」

「你這是….同意去了?」鄭宰元原地怔了一下,然後立馬笑著追了上來。

「不然呢?Pabo!」金泰妍嘴角彎起,抱住他的臂彎。

直到上了車,鄭宰元才開口說道;「還以為要勸你好久呢。」

「呵呵,想不通我為什麼突然就同意了?」金泰妍拉下來遮陽板,對著上面的鏡子又仔細看了看妝容。

鄭宰元點點頭:「是有點……..」

「我又不傻,難道分不清你是為我好么?其實以前也是習慣了,反正這麼多年也就這麼過來了。猛然間又遇到這種事情,突然有人擋在身前,一開始可能會不適應,可心裡肯定是開心的。畢竟…….能有個依靠,挺好的。」金泰妍輕聲開口。

她說的話聲音很輕,可是卻句句都戳進了鄭宰元心裡。以前的小短身,承受了很多吧?

兩人下意識的都沒有說話,只是鄭宰元默默的想著今後應該對她更好,而金泰妍則是靜靜的看著他的側臉,想著自己似乎一直在被動接受他的好,是不是也該主動一些?

說是賽艇,那可就真是賽艇。

當兩人到帆船中心時,人幾乎已經來的差不多了。

「哈哈,你們看,是不是正聊著誰,誰就來了?」走進帆船中心,還沒跟小馬哥打招呼,小馬哥先是指著遠處走來的鄭宰元笑著開口。

鄭宰元牽著金泰妍的手,他捏的有些用力,因為感受到小短身又有些退縮,似乎想把手抽走。

和金泰妍一起走到小馬哥身邊,鄭宰元笑著說道:「馬總這是念叨我呢?隔老遠就看著指我呢。」

「是啊鄭總,馬總他老人家正跟我們聊著你的光輝事迹,你這一段時間可是動作不少,尤其是給我們米團造成了不小壓力啊。」王明笑著開口。

一旁的傅鵬和沈琛也樂呵呵的跟著調侃著什麼,倒是一旁的李華只是看了一眼,也沒說什麼。

既然是企鵝系,都沒外人。米團的王明,獵豹的傅鵬,水點籌的沈鵬,還有沒說話的,慢手的李華。

「咦,這位是鄭總女朋友嗎?」一旁企鵝的一位副總開口問道。

鄭宰元笑著點頭,然後攬著金泰妍說道:「跟大家介紹一下,我女朋友,金泰妍。」

金泰妍漢語多少也會了些,聽到鄭宰元的話,她也沒有唯唯諾諾,反倒是大大方方的用漢語介紹自己。

「聽口音,是鄭總老家的吧。」王明笑著開口。

「王總,這位你都不認識?在高麗可是大明星,在咱們這裡人氣也不差的。」傅鵬好像了解一些。

就是個介紹環節,大家也都沒在意。倒是小馬哥抬頭看了看鄭宰元,那眼神似乎有些想笑的意思,應該是猜出來了鄭宰元的用意,所以有些想笑。

不過鄭宰元不知道,他的這個舉動,又讓小馬哥對他更加欣賞了。至少在小馬哥眼裡,這是個有趣的人,至少現在看上去,是個感情用事的人。

「行了,人差不多來齊了,今年和往年一樣,第一名有彩頭!」小馬哥大手一揮站起身。 每年聚會,小馬哥都會拿出彩頭。當然不會很俗氣的就是現金獎勵之類的,但這些彩頭基本都會給被投公司帶來一些益處。

「今年賽艇的前三名,企鵝旗下所有社交平台,頂層推廣半個月。」小馬哥開口說道。

他話音剛落,台下眾人立馬起鬨道:「馬總,今年這獎勵有意思!這獎勵我們拿定了!」

「你可拉倒吧老沈,去年你完賽都困難,今年都敢說拿前三了?」

「哈哈哈!說的不錯,作為去年的第一名,我王明可就不客氣了!」

看著眾人鬧騰起來,鄭宰元笑了笑,拉著金泰妍往後退了退。

直到看到很多人已經去取設備換衣服準備下場,金泰妍發現鄭宰元都沒有動作。

「你不參加嗎?」她好奇的問道。

鄭宰元搖了搖頭:「每年我都不參加的。」

金泰妍怔了一下,然後看著前方嬉笑的人群輕聲道:「感覺挺有意思的啊。」

「你想去嗎?」鄭宰元笑著問道。

金泰妍立馬擺了擺手:「我可不敢!但是感覺坐在這裡好尷尬,有點不合群的感覺。」

「不合群的多的是,你看,這不是來人陪我們一起了。」鄭宰元指著往兩人這邊走來李華。

李華走到鄭宰元另一邊的躺椅上坐下,淡淡說道:「今年又有什麼新高見?」

說起來,李華這個人算的上鄭宰元在天朝除了曾閔等人之外,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我說你這個人還是這麼沒禮貌,剛才不跟我女朋友打招呼就算了,現在還在這裡假高冷。」鄭宰元無奈開口。

似乎是提醒了李華,他對著金泰妍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金泰妍下意識想說什麼,但看李華直接扭過頭去了,一時間有些尷尬。

「不用理他,他這個人就這個樣,你可以理解成他害羞。」鄭宰元開口說道。

金泰妍抬手拍她一下,隨即還是笑著用蹩腳的漢語說道:「你好。」

李華聽到聲音轉頭,淡淡說道:「你好。」

總算是打了招呼,金泰妍白了鄭宰元一眼,估計猜到兩人要談事情,她拿出手機,自己在一邊玩著。

「你啊,就這樣了你,除了我估計也沒人理你了。」鄭宰元拍了拍李華的肩膀。

說起李華,也算是傳奇人物,慢手短視頻平台的創始人。不過是個宅男,而且見人總是一副平淡的樣子,有些生人勿近的意思。

「別廢話,說的好像有人理你一樣。坐這裡不就是等我呢?」李華面無表情的說道。

「誰說的?沒看見我陪女朋友呢?懶得跟你爭,說正事。你最近動作不小啊?一幫喊麥的東北社會人,快給你帶起飛了吧?」鄭宰元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說道。

「你這是邀功呢吧?不就是去年跟我說了一句流量為王么,具體實施可都是我們操作的。再說了,要說動作大,我們現在跟你比可差遠了。去年咱倆都是團隊初創,今年你們都成了生鮮電商No1了,我們還啥都不是呢。」李華開口說道。

鄭宰元放下茶杯,切了一聲:「不是我給你啟發,你能帶著慢手沖這麼遠?」

「行行行,你是首功。」李華毫不在意的說道。

「獎勵我就不要了,明年合作一下子?」鄭宰元笑著開口。

李華看了看鄭宰元,隨後說道:「你們做電商,我做視頻社交,怎麼合作?」

鄭宰元看著他,半晌后說道:「你可別跟我說,你到現在還沒意識到,自己到底創造了個什麼東西出來?」

李華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呵呵,短視頻社交,是你提出的理念,但是隨著平台的逐漸發展,你沒發現他已經脫離了航線,飛速前進了么?」鄭宰元敲了敲一旁放茶杯的桌面。

「別賣關子,到底什麼意思?」李華的語氣不再平淡,變的有些急迫。

「你也知道現在紙媒開始進入夕陽,而依託各個平台的新媒體產業卻越發強壯。一個新聞出來,凡是帶有視頻的,全部都會有極大的流量。而你所做的平台,如果不出意外,將來一定會成為全新的新聞載體,它將不再僅僅是社交短視頻平台,它將成為全新的,融媒體載體,將在新一輪的傳播中承擔不可替換的地位。」說了這麼多,鄭宰元又覺得有些口渴。

實際上,作為重生之人,鄭宰元很清楚將來什麼會火,什麼會敗。在剛認識李華時,在他跟自己聊慢手的創意時,鄭宰元就已經確定,有些人,有些產品,必然是不可替代的。他也是真心交下了這麼個朋友,並且一直有意識的引導短視頻的發展規律。

目的么,一個是結下善緣,多個朋友多條路,另一個,自然也是存著是不是能插一手或者能為自己帶來利益的心思。

聽到鄭宰元的話,李華忽然猛的一拍桌子:「然後依託這種全新的融媒體平台,慢手或許會成為新的媒體趨勢?甚至足以引領一種全新的潮流?不僅僅是社交平台,還能成為官方新聞的發聲地?」

鄭宰元攤攤手:「很顯然啊。」

只是,沉默了半晌,李華忽然看著鄭宰元說道:「你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了?所以當初我們天使輪融資的時候,對了那時候你還在你的老東家,那次融資幾乎掏空了你的家底吧?」

鄭宰元輕咳一聲:「額…….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是挺厲害的哈?」

李華默默的看著他:「業內也有人研究過你的發家史,有人甚至給了你戰略大師的風評,似乎真的能看的很遠?」

「都說了是風評,這你都信?還是好好聊聊合作的事吧。」鄭宰元笑著說道。

李華重新坐下,淡淡開口:「你想藉助我們平台,看樣明年你又準備有大動作了?」

鄭宰元點點頭,隨即又看向遠處已經換好衣服準備下場的小馬哥:「不僅僅是我,明年會和企鵝深度合作,做一個比較瘋狂的…..計劃。」

「連你都說瘋狂,我有些期待。」李華開口說道。 和河馬的合作一直很順利,每日生鮮雖然現在資金壓力極大,但依然堅持了下來,目前已經在全國30多個二線、三線城市做到了業務覆蓋。

與此同時,冰東生鮮節節敗退。為了一改頹勢,冰凍臨陣換將,撤掉張成冰東生鮮事業部總經理,換上了之前冰東生鮮的靈魂人物,現在已經在總部任職常務副總裁的王新芝。

可惜的是,效果仍然不好,冰東無力回天。每日生鮮和河馬聯手之下,氣勢洶洶,除了冰東之外,連帶其他二流三流生鮮平台多數都已經被價格擠壓的無法運行。

10月的第一天,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冰東徹底頂不住了,直接解散了冰東生鮮事業部,所有人員一律分流在總部和其他二級、三級公司。

至此,每日生鮮在生鮮電商領域,除了河馬優鮮之外再無對手。每日生鮮的配送範圍已經覆蓋全國,同時,冰東國內所有七新鮮門店,每日生鮮拿下了6家,納入每日生鮮便利購體系。

就在鄭宰元到了機場,準備和金泰妍一塊去紐西蘭的時候,每日生鮮內部統計數據出爐。公司MAU穩居生鮮電商no.1的同時,營收同比去年增長了527%。

當然了,此前老馬的諾言也已經兌現,鄭宰元因為手頭暫時沒有那麼多現金,他跟曾閔借了一部分,然後銀行抵押了公司小部分股權借貸了一部分,再加上他手頭僅剩的現金,幾乎是把他個人財產掏了個精光之後,鄭宰元成功從巴裏手中收購了sm公司5%的股權,正式成為該公司股東之一。

其實本來不用這麼費勁,但是現在本身公司壓力就大,如果這時候走公司賬目去收購,那對之前價格戰的事情會造成很大影響。在加上他雖然控股每日生鮮,可畢竟公司還有其他股東,他們同不同意暫且不說,如果sm的股份歸屬每日生鮮而不是鄭宰元個人,他多少也有些擔心將來可能會成為掣肘。

「所以現在鄭大會長連機票錢都要我這個小idol出了!」在候機室,金泰妍笑著揶揄道。

離起飛還有一會,鄭宰元這會正躺在候機室的長椅上,頭枕在金泰妍的雙腿上。感受到小短身一邊調侃他,還一邊用手擺弄他的頭髮玩,鄭宰元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后說道:「最好給我放尊重點小idol,你現在可是在跟你們公司的理事大人講話!」

金泰妍捂嘴咯咯笑著:「好,那麼理事大人,能把機票錢還我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