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

包宇遲疑起來,剛才他不在現場,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可之前鍾亮明明說了,要上去踹葉天,將他踹進小便池中,可怎麼換作他自己倒栽進去了。

這廁所裡頭,也沒可能安裝攝像頭,他們根本不可能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

看兩人的表情,葉天冷笑道:「怎麼?看你們這個樣子,似乎知道些什麼?

難道剛才那人衝進去,並不是沖著小便池去了,而是別有目的嗎?」

「啊……沒……沒有,當然沒有!」

包宇連忙搖頭否認,鍾少已經扎進小便池了,他可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葉天的身手那麼厲害,真要讓他知道自己別有目的,那這傢伙真幹得出來將自己也栽進小便池的事來。

一想到自己要跟鍾少並排在小便池中,令無數同學們欣賞,並因此名聲遠揚。

包宇便打了個冷戰,哪裡敢再炸刺,身形更是往後縮,退到那滿頭辯的人身後。

「那不就得了!」葉天冷冷的看著包宇,說道,「那還不快點給我讓開,我還急著去吃飯呢!

畢竟我是人,可不像那裡面的那位後現代行為藝術家,能夠為了真正的藝術,不惜一切啊!」

「哦!好……好的……」

兩人無奈,只能讓開。

葉天點了下頭,正要走人。

突然想到什麼,他站住腳步,指著人群當中依舊倒栽在小便池中使勁撲騰的鐘亮,好心的說道:「以後讓你們鍾少小心點!

像廁所這種地方本來水多地滑,就算憋不住尿在了褲子上,也不要像今天這樣的不小心了,知道嗎?」

「知……知道了,謝……謝謝你!」

兩人有些呆萌的回答。

一說完這話,兩人都有憋屈,憋屈得都想哭了。

怎麼回事?明明自家老大之所以會一頭栽進小便池中,一定是這個人搗的鬼,可怎麼我們怎麼還要感謝這傢伙?

導演,這劇本是不是拿錯了?

兩人對視一眼,那叫一個欲哭無淚啊!

這時,葉天又看了一眼倒栽小便池中,聲音沒有之前那麼中氣十足的鐘亮,便對著二人組歪了歪嘴,說道:「你們鍾哥都那樣了,我勸你們還是趕緊上去,將他拔出來!

雖然展示後現代行為藝術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生命應該更重要吧?不然待會要是憋死了,那可就聞名天下!

不過,話說回來,真要得到歷史上第一個憋死在小便池中的人這個稱號,那應該很帶勁吧!說不定你們鍾哥會喜歡呢?」

「這……」

另一個人有些為難了,與包宇對視一眼,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就這樣放了葉天,他們也不知道究竟合不合適。

可葉天說的也有道理。

這時候,再不趕緊將鍾哥把出來,說不定他真的就要成為歷史上,第一個憋死在小便池中的人了。

「你……這事兒沒完!你給我等著的!」

包宇也覺得,現在不是和葉天糾纏的時候,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他。

只能放了句場面話,便和另一個人衝進了廁所,擠開了圍觀的同學。

「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的人心!隨你們便吧!」

教訓了那個自以為是的鐘少后,葉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徑直往外走出了去。

「唔突,巫唔哈特尼!」

這時,倒栽在小便池中的鐘亮,再次悶聲悶氣的喊著。

將圍觀的同學全都趕走,包宇和另一個衝上去,費力的將卡住的鐘亮拔了出來。

「葉天!我要殺了你!!!」

剛從小便池中解脫,鍾亮顧不得渾身濕透,以及滿頭滿臉的尿漬和臭味,揭嘶抵里的大聲咆哮起來,

也許是倒栽著太久了,血沖腦的有些頭暈,又或者這聲咆哮太過消耗氧氣。

鍾亮被拔出來后,竟一時沒能站穩,撲通一下,又摔坐在濕漉漉的地上。

如此一來,原本只是濕了上身,現在卻連下半身也濕了。

跟班二人組見狀,不禁一愣,有些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做。

「你們兩個愣著什麼呢!沒看到我的坐在地上了,還不趕緊過來給我扶起來啊!」

見跟班二人組傻愣著,鍾亮不禁咆哮了起來。

「鍾少,可是你身上……你身上……」

包宇看著渾身濕漉漉的鐘亮,有些噁心的皺起眉頭。

那畢竟不是水,而是尿液外加長久積下來的尿漬,可味道可真不是一般的沖。

這要他上去扶鍾亮,不也得弄了自己一手的尿嗎!

不只是包宇有這樣的想法,宋河也是這般的想法。

兩人伸了幾次手,又都停在了那裡,根本沒有實際行動,顯然都顧忌的身上的味道和污漬。

「混蛋!你們還想不想活了,還不快過來扶我!」

鍾亮見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大聲的沖著兩人咆哮。

知道沒有辦法,兩人只得苦著臉上前,將鍾亮攙扶了起來。

「廢物!都是廢物!」

鍾亮剛站穩身體,就直接扇了兩人一耳光,沖著兩人再次憤怒的咆哮。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隨即,什推開低頭應是的跟班二人組,氣沖雲霄的沖了出去,完全不顧廁所外鬨笑的圍觀同學,直接向著校園外跑去。

發生了這事,他已經沒臉在學校呆了,只能直接離開學校。

至於葉天,他不可能就這麼放過,這便外出去找人去。。

見鍾亮衝出了男廁所,跟班二人組見狀,也顧不得多想什麼,只得跟了上去。

另一邊,吃過午飯後,葉天依舊悠哉悠哉的校園閑逛,正好逛到了學校的操場。

這時候,學校操場無比熱鬧,因為是開學沒多久。

學校正在布置舞台,這是為過幾天舉行一場晚會作準備,以此迎接新生的到來。

看著那些熱火朝天的同學,葉天不禁感嘆道年輕就是好,卻似乎忘了他也不過才十七歲。

只是歷經前世,他雖然外表年輕,心中卻難免多了幾分滄桑,沒有了學生們的年輕朝氣。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天走向食堂,這正中午的,早餓了。

一見葉天進來,姜秋眼睛一亮,連忙上前,和葉天聊了起來

葉天點了飯菜,望著坐到了食堂門口的位置,一邊細嚼慢咽,一邊也和姜秋有一搭沒一搭的,不緊不慢。

這時,門外走進來一對男女,可謂是男帥女靚,分外養眼。

那有著劉海髮型,面容帥氣,打扮時尚的男生,溫聲對著旁邊的女生說道:「曉曉,這食堂有什麼好吃的,不如我帶你去外面的酒店去吃吧!」

這女的赫然便是吳曉曉。

她停下腳步,看著這個帥氣男生,皺眉道:「我就想在學校飯堂吃。

你有錢就自己吃去,還有,李易你能不能別老跟著我?」

看著眼前的李易,儘管這個小有點小帥,可不是吳曉曉喜歡的類型,吳曉曉只覺噁心。

因為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陰柔氣太盛的男生,說得不好聽點,兩人真要打扮起來,這李易可能還比她更媚氣。

可偏偏,吳世聰還總想撮合他們,這李易也就藉機纏著吳曉曉不放了,實在讓吳曉曉煩不勝煩。

李易沒有生氣,仍和聲悅色道:「既然你喜歡,那我就陪你,無論天涯海角。」

這後面一句,簡直情話MAX,一般女孩聽了,絕對感動得不行。

只可惜,吳曉曉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所以非但沒有感動,反倒感嘆這李易有夠不要臉的。

「那隨你便!」

丟下一句,吳曉曉準備去打飯,不理會李易。

【作者題外話】:新書求收藏,求評論,求指錯,求打賞,求一切能求的,作者君拜謝! 李易臉上依舊溫柔的笑容,可心中卻在暗罵,要不是自家老頭子下了死命令,我會有這麼好的脾氣?

等著,等我把你搞到手,再好好調教你,你調教成我的小母狗!

吳曉曉打好了飯菜,正打算找個地方坐下,突然看到了門口正在吃飯的葉天,頓時雙眼一亮,快步走了過去。

「葉天!」

吳曉曉走到葉天邊上,一臉驚喜。

李易見狀,也連忙跟了上去,只是原本臉上溫柔的笑容已經收起。

葉天抬起頭,看著吳曉曉:「嗯?哦。」

見葉天這副態度,吳曉曉撇了撇嘴,可為了避開李易,還是直接在葉天旁邊的位置坐下了。

一旁的李易見吳曉曉跟葉天熱情的打招呼,葉天反倒愛理不理的,心中不免有所疑惑。

再見吳曉曉都熱臉貼人冷屁股了,可居然沒有一走了之,還往上湊的坐到葉天旁邊,這讓李易感到不對。

一個念頭在他心中浮起,望著葉天的目光多了一絲敵意。

葉天如今實力已經到了鍊氣四層,精神得到極大的增強,對於外在的任何變化極為敏感。

李易這絲敵意顯然含而不露,可葉天還是感覺到了。

不過,對於這人的敵意,葉天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前世,因為身世和吳曉曉的原因,自己在對方手上吃過幾次虧,更是因此意志大挫,差點就此沉淪下去。

可今生,自己已然有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僅有系統在身,不是成為了修真者,自然不需去在意這樣的人了。

哪怕他是副市長的兒子,可在如今葉天的眼中,也不比一隻螞蟻更有份量,他絲毫沒有興趣去搭理。

這就好比螞蟻瞪了大象一眼,大象會轉頭去跟一個小螞蟻發火嗎?

只要這小螞蟻不來招惹自己,那就隨他瞪去,可要敢來惹自己,那葉天也不介意費點力,將他碾碎了。

總裁的vip愛人 李易怎麼也不會想到,葉天居然已經察覺到他的敵意,裝出一副偽善模樣,笑道:「朋友,不介意我也在這坐下吧?」

這時,在吳曉曉過來后,姜秋就直接一副花痴模樣,差沒眼冒紅心了,早沒餘力去管其他了。

吳曉曉煩透了李易,也懶得搭理他,葉天則直接不屑去理會。

一時間,沒人回答,李易頓時尷尬不已。

不過,李易終究臉皮厚,還是坐了下去,可卻恨上了葉天。

暗道這小子夠拽,待摸清了他的虛實,一定要給他一頓教訓。

心想著,李易試圖引起注意,便開口問道:「曉曉,你不為我介紹一下這位同學嗎?」

可能就沒有人回應他,場面還是如剛剛那般尷尬。

李易臉色僵硬,心中隱隱有著怒火,但可頗有城府,並沒有隨便發作,而是輕咳嗽了幾聲,掩飾尷尬。

隨後他一笑,自我介紹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易。」

吳曉曉和葉天都認識李易,所以神情並沒有大的反應,倒是姜秋有些驚訝,面帶不可思議的問道:「你就是李易?」

終於有人接茬了!

李易心中鬆了一口氣,這下要是再沒人接茬,那他的面子可就真掛不住了。

當下,他微笑道:「沒錯,我就是李易。」

對於姜秋的驚訝,李易很受用,他從小便伴隨著同齡人中的羨慕嫉妒恨長大的。

只要他報出名,別人就會露出這樣驚訝的神態,可以說他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別人家孩子,讓家長們一再念叨,要自家孩子以他為榜樣。

在陵南中學,他也算是學校里風雲人物之一,擁有不少的迷妹和粉絲。

當下,他高傲的抬頭,暗道既然有人認出我了,那接下來的時間,他們就將以我中心了,就像以前一樣。

可等了很久,李易我要等到他想象得以他為中心的情況,除了吳曉曉白了他一眼外,那個葉天居然連看都沒看他一眼,一副完全把不存在的樣子。

這讓他對葉天的恨意更深,只道這小子簡直可惡至極,居然不把他放在眼裡了。

這小子是在裝逼,還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一定是沒聽說過我!

李易自我安慰了下,心道既然葉天不認識他,那就借姜秋的口,好好把自己的光榮事迹說出來,讓這個小子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牛逼。

好讓這小子知道,剛才那樣無視自己,是多麼無知可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