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梁家在京中地位極高,哪怕出了大皇子的事情,可也絕非常人能比。

惠恩連忙叫住了旁邊的那個和尚:「永方師叔。」

那武僧也聽到了梁家太夫人的話,皺眉低喝了一聲,這才跟在惠恩身後,幾人快步走到了西廂拱門之前,擋住了那些進來的官兵,對著那些人沉聲道:

「來人止步,此處是寺中后廂重地,無事不得擅闖!」

惠恩沉著臉看著領頭之人怒聲道:「不知道各位軍爺,漏夜闖入我落霞寺有何要事?」 還不上來領死!短短的六個字讓萬獸王氣息一窒,百年來,從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這般囂張,這般狂妄。

只是,張凡招手即來的黑洞確實震撼住了他,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來張凡這一手不單純是武道那麼簡單了。

有如此實力,又豈會是十幾歲的少年呢。

他眸子閃動,寒意漸生。

「閣下,我乃南宿老仙之徒,今日只要交出白狐,我便不再計較!」萬獸王斷然說道:「若是閣下願意,我還能讓七家送出一個億作為對閣下補償,如何?」

「張先生!」

「小凡!」

張凡站在那不動,絲毫沒有動搖。

「南宿老仙?」張凡的聲音中不帶一點感情色彩。

「沒錯,我師尊百年前便踏入武道神話,如今更是登峰造極,即便夏國第一個神話在他面前也討不了半分好處。」

萬獸王悠悠說來,只要得到何青青,他便能再度恢復,想要報復張凡與七大家族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哦?這麼說來,我若斬了你,你師尊便會來尋我報仇?」張凡突然發出一聲輕笑。

「必然!我師尊一脈單傳,只有我一個弟子。」萬獸王自信滿滿。

張凡聽完后,點點頭。

眾人見他點頭,面上神色紛紛劇變。

只是,後面的話讓眾人一陣愕然。

「那就好,省得你師兄弟妹太多,我殺的煩。」

張凡悠然說道:「既然敢打我朋友的主意,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中,張凡右手凝鍊出白芒,刀影在他指尖虛化而出。

「是你逼我的!」

萬獸王怒斥一聲,狂暴的力量在身上不斷湧出。

他在虛弱期,無法發揮出全部力量,但張凡凝出的白芒讓他感覺極其恐怖,他知道,恐怕自己這一生最大的危險就在此刻了。

他絲毫沒有保留,哪怕會傷了百年根基,也斷然施展秘法。

「風雷!」

「獸靈!」

只見他周身上下如同被閃電包裹,吱吱吱聲從他身上響徹,身體不斷在變大,皮膚開始衰老,轉瞬間成了暮色蒼蒼的老頭。

但是,身上已經蒙上了一層雷電之甲。

「有點意思!」

張凡一指出,虛空飛刀陡然實化,在黑夜下化作一道流光直射向萬獸王。

「風雷盾開!」

交織的雷光在他面前形成層層電網。

轟轟轟轟轟!

虛空飛刀與電網觸碰,巨大的聲響炸了開來。

狂風霎時平地起,周圍的樹木紛紛被卷飛。

何白虎等人扛不住狂暴的力量連續退了十幾步,才站住身子。

「武道神話!」

煙塵中,萬獸王直接被擊退了十幾米,整個人砸在寶馬X5上,一輛寶馬X5被攔腰砸扁了,衣服被炸成了粉末,身上赫然是無數條血色的紋路,一閃一閃的好不駭人。

張凡看著萬獸王,不禁讚揚,這是重生以來第一個能扛下他虛空飛刀不死的人物。

「這種力量超過了一般的武道神話,你又能施展幾次!」萬獸王一口鮮血噴出,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傷痕,只見那傷痕轉眼便凝聚。

「以我萬劫不滅的恢復力,最終死的人會是你!」

萬獸王有了判斷,只見雷光又將他整個人籠罩住了。

他陡然出手,朝著張凡直接撲了過來。

「幾次?殺你何須幾次!」

張凡吞了數十隻百年陰鬼,如同吞了數十枚大補丹一樣,隱隱有突破到金丹的趨勢。

只見張凡抬手又是一道流光射出,直接破開空虛。

與那萬獸王的風雷盾相撞時,張凡猛地雙手向前,連續兩把虛空飛刀從他左右射出,朝著同一個位置驟射而去。

「你……」

轟轟轟轟轟!

五層風雷盾頓時被破碎,雷光還來不及覆蓋又是白芒閃現。

只見萬獸王的身體直接被那虛空飛刀洞穿,旋即飛刀落在兩輛寶馬X5車上,頓時兩聲巨響,寶馬X5被炸成了粉碎。

「不可能!」

萬獸王在爆炸中站了起來,渾身上下燃燒著火焰。

只見他發出凄厲的慘嚎,身體驟然分裂開來,肌膚和血肉都被火焰點燃,漸漸焦黑乾癟下來。

這種驚悚恐怖的畫面深深震撼了每一個人。

只見,那烈焰濃煙之中隱約能看到一道虛幻的人影,漸漸凝聚為真實的一面。

萬獸王!

「這是?靈魂?」

羅霸道我渾身一顫,一股發自內心的驚懼猛地在他心間湧現。

在場之人紛紛呆若木雞,誰曾見過這樣景象,人死之後靈魂還能在火焰中重生。

「你敢毀我肉身!我與你不共戴天,必屠你祖宗十八代!」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萬獸王狂暴的聲音響徹山谷,砰一聲!

火焰驟然散去。

萬獸王的靈魂化作一道幻影,朝著遠方激射而去。

「你走的了嗎?」

冰冷而森然的聲音從張凡口中傳出,好似讓整個天地都降下了氣溫,萬獸王更是只感覺如墮冰窖。

一股吸力猛然襲來,萬獸王的靈魂瞬間倒飛而去。

「不!」

絕望的哀嚎響起。

「你不是很喜歡吞噬精元嗎?」

只見張凡張開了口,猛地一吸。

那萬獸王的靈魂直接被他吞入腹中,看著畫面驚悚無比。

『噗通』!

何白虎看著直接身體一軟,再也支撐不住了,跪在地上,不住叩首,哪還敢直視張凡,生怕自己看多他一眼也會被他吞噬。

這可是鎮壓南山百年之久的萬獸王啊,一言不合就被張凡滅殺,連靈魂都被吞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哪裡是個人,簡直就是惡魔化身。

即便是羅霸道幾人也忍不住下跪,對張凡敬若神明。

只有何青青還能站在那,戰戰兢兢看著這個張口吞魂的少年,這一刻哪裡還是他認識那個溫和如熙的小凡。

孤老一聲慘笑:「你竟敢殺了獸王,南宿老仙不會放過你的。」

「那又何如?」張凡語氣淡然。

只見一道流光從他指中射出,直接沒入孤老體內。

孤老猛地一抖,正閉眼等死時,突然發現自己依舊安然無恙,這時耳邊響起張凡淡漠的聲音:「回去告訴南宿老仙,就說記住這把飛刀主人的氣息,不久之後,魔君張凡將會送他去與弟子團聚。」

「你不殺我?」孤老猛地睜開雙眼,一臉錯愕。

「滾吧。」張凡搖搖頭說道,旋即轉身走向的何青青。

孤老見他轉身,立即朝外逃去。

「張先生?」羅霸道神色微變。

「他已經死了。」張凡淡淡的道:「你們保護好青青姐,她若受到一絲傷害,我必滅你們家族!」

「青青姐,明日我再幫你煉化體內邪氣!」

說罷沒等何青青回答,張凡的身影陡然消失不見。 來的那些人中,領頭的是個身材高瘦之人。

那人腰間掛著長刀,頭上帶著斗笠,舉著火把站在院外時,臉上消瘦的厲害,那雙有些倒三角的眼睛微微吊起,顯得十分刻薄。

他飛快的朝著惠恩身後打量了一眼,看到那些慌亂的人群,眼底閃過抹精光后迅速收回,然後沉聲開口:

「我乃京畿衛長尉胡鵬正,今天夜裡本是奉命前來接手從南域押解入京的朝廷重犯,誰知途徑山下之時卻被那賊人逃脫,我帶人一路追蹤至此,親眼見到那賊人躲入了寺中。」

「方才我等在外面聽到寺中喧嘩,有人大喊寺中有人殺人行兇,想必那賊人定然是躲入了這后廂之中,還望方丈行個方便,讓我等進去搜查賊人蹤跡,也好回去交差。」

惠恩聞言眉心一跳,看了眼身後那些因為有外人闖入,連忙退回去被各自丫環團團圍住的婦人,還有聽到消息從東廂趕過來的香客,直接皺眉道:

「不行,這后廂之中都是寺中香客,其中不乏各府女眷,你們若是入內定會有所衝撞。」

胡鵬正聽到惠恩拒絕,看著他身後站著的一眾武僧,忍不住心下微沉。

這落霞寺乃是大燕國寺,裡頭僧人身份貴重,更別說是主持惠恩,就連朝中那些貴人見到惠恩之時,也都會恭恭敬敬的叫一聲大師,不敢在寺中放肆,遑論是他?

更何況這落霞寺中香火鼎盛,來這寺中上香的貴人不知凡幾,這后廂之中還不知道住著什麼人,裡頭有沒有不能招惹的,如果貿然闖進去定會得罪了他們。

可是……

胡鵬正遲疑。

他今天夜裡帶人來此是奉了他人之命,而且剛才帶人闖寺之時,已經得罪寺中之人,眼下事情已經鬧成了這樣,根本由不得他退縮。

他想起那人給他的東西,還有許諾他的錦繡前程,頓時心中一定,撇開剛才那些雜思直接沉聲道:

「主持大師此言差矣,那逃走的犯人心狠手辣,且殺人如麻,我帶來的兄弟中就有許多人為他所傷,如果不儘快將他找出來,到時候傷及了寺中貴人,恐怕就連主持你也擔待不起!」

胡鵬正說完之後,就直接退後半步對著裡面大聲道:

「今夜京畿衛奉命捉拿朝廷要犯,為了各位的安全,還請裡面各位行個方便。若有得罪之處,還望各位貴人見諒。」

「來人,給我進去搜!」

重生香江1981 「誰若敢阻出手阻攔,視同幫凶,與那賊人一起抓起來。」

「那逃犯定然藏在這后廂之中,你們進去之後,裡頭任何一個角落都不許放過!!」

胡鵬正一聲令下,他身後那數十個京畿衛之人直接就一頭闖了進去。

落霞寺的那些武僧登時怒目圓睜,而戒律堂的永方和尚更是氣得臉色鐵青。

他想要帶人上前阻攔,卻被惠恩一把抓住,甚至於看著周圍的武僧不許他們動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官兵猶入無人之境,直接闖進了西廂之中,驚得裡頭的那些夫人小姐尖叫出聲,亂成一團。 「主持,他們簡直欺人太甚!」

「是啊師父,就算寺中真有賊人,也可由寺中僧人捉拿,他們怎能就這般闖進去?!」

永方和尚也是怒聲道:「惠恩,難道我們就這麼看著他們在寺中胡來?!」

惠恩緊緊皺著眉心,手中佛珠不斷捻動,心頭同樣積怒,可他卻隱隱覺得今天夜裡的事情有些不對。

他對著身旁那些戒律堂的人沉聲道:

「官府捉拿逃犯,是奉了朝廷的命令,我們若是強行阻攔就是跟官府作對,而且你們沒聽到剛才那人說的嗎,誰若是阻攔就等同賊匪一併拿下,到時候起了衝突只會把事情鬧的更大。」

「法隨,你們帶著所有弟子保護好裡面的香客,別與他們起衝突,但也別讓這些人傷了寺中之人。」

說完后他抬頭看著滿臉怒色的永方,聲音低了幾分開口道:

「永方師叔,今天晚上的事情有些不對勁,我總覺得這些官兵來這裡不像是拿賊的,你立刻去一趟瑾然院,請璟王和三皇子過來……」

「記得,要快!」

永方和尚愣了一下。

他雖然掌管戒律堂,脾氣暴躁,卻也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懂。

聽到惠恩主持的話,再想起剛才京畿衛那些人的神態,照理說以落霞寺在大燕的地位,那些人不敢這般放肆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