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是他的勢力,也是他的意志觸手。

「大黑。」

吳澤輕輕叫著,一道身影跟著出現,站在他的身後。

「主人。」

吳澤轉身,看著他,「我需要收束整個無窮數宇宙,我需要掌控所有宇宙可能性,無限網開始無限瘋狂擴張吧!」

雖然之前無限網也是在擴張,無時無刻都有宇宙被無限網捕捉,但那也算是緩慢的,甚至可以說只是日常,而不是戰爭狀態。

真正的無限網開始擴展,每時每刻都能捕捉萬億宇宙,無限網的法則將侵蝕所有天道,大宇宙意志,宇宙概念,神化時空,科技蓋亞網路……

一切和網有關的東西,無論是抽象的精神還是實體的物質,都將被打上無限網的烙印,成為無限網的下屬區域網路。

一切主神空間、征服空間、掠奪空間、青銅神系、仙國法庭、魔法奧會、真理結社、維度帝國、時空神殿、跨維度商貿組織、天道匯聚體、智慧文明、宇宙脈絡群……

全部會被侵蝕,他們將化作無限網的下屬,被轉化為自己人,然後又入侵其他宇宙。

當然,一般情況下,億級及以下的宇宙,無限網本身就足以對付,只需要接觸,就能感染對方的宇宙法則。

無限網手下的強者們,最需要注意的,只有億級以上宇宙當中的強者及種族,以及飄蕩在黑暗虛無當中的主權者和勢力。

這是一場席捲無窮數宇宙的戰爭。

這是掌控所有可能性的方法,當然,無窮的黑暗虛無當中,宇宙無限,因此如果按部就班的進行感染,永遠也不可能掌控所有宇宙,吳澤只是在積累法則和知識,等到了一個臨界點,將直接打破可能性的存在,掌控無窮數宇宙。

無盡漫長的時間當中,也肯定有主權者勢力準備這樣做,他們也都是吳澤的敵人。

對於這些人,要麼加入自己,要麼毀滅,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這種掌控可能性的方法,是一種掌控無窮數宇宙的方法之一,如果能成功掌控自然好,如果失敗了,吳澤也不可惜,因為他有直覺,這種方法一個不是適合自己的道路。

對自己的直覺,吳澤相當信任。

「是的主人,我明白了。」

一向面無表情的大黑,在吳澤話語落下之後,眼瞳中閃過一抹情緒,那是激動和興奮。

站在頂端空間內,這裡是一片白色,在吳澤的一念而動下,整片空間化作火紅色,無窮量子火花閃耀,無數可能性爆炸,在現實當中也能具現看見。

吳澤背後一個王座出現,由無數法則進行交織構成,吳澤坐了上去,閉眼養神之後,驀然睜開。

…………

無限網,2007時間域,地球的某個大廈辦公室,這裡寬闊敞亮,巨大的落地窗覆蓋四周,站在這裡,可以看見整個城市所有的景色。

而辦公桌面前,坐著一個身穿黑色魔法袍的男人,他的服裝和周圍科技場景格格不入,卻又有一種矛盾美感。

黑色的魔法袍上,彷彿真如星空一般,鑲嵌著一顆顆星辰,遊走閃耀。

這是星耀魔法袍,擁有上百種輔助功能,哪怕是一個凡人穿上,也能硬懟神級魔法師。

而現在穿著這件衣服的,則是李文,作為地球穿越者大軍的一員,在參加了音樂會之後,他就很快獲得了登陸無限網的資格,遊盪在各個城市裡,李文開始了一場學習之旅,在他穿越的位面,也展開了魔法革命。

經過漫長的時間,穿越位面的魔法文明已經被開發到了極致,每一個人都是淵博的魔法師,哪怕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也能通過血脈當中的知識傳承,瞬間超越遠古魔法時代的大魔法師。

昌盛的魔法文明探索了虛空,征服一個個主物質位面,將之化作自己的殖民地。

李文也憑藉知識開始在無限網當中制定了不少計劃開始實施,從事娛樂行業,從一個創業的小魔法師,成長到現在。

目前,他所控制的群星娛樂遍布三億多個時間域,他的分公司以億萬計。

完全是每秒鐘百億無幣上下的人物了。

坐在自己舒適的老闆椅上,李文感覺自己這輩子就是個傳奇,雖然得到了這麼多,但依舊不滿足,想得帶更多。

就在他做完今天的公司事務之後,正想起身看看外界景色,卻忽然發現原本作為屏幕使用的落地窗在沒有人控制的情況下亮了起來。

一個看上去年輕的身影出現在上面。

李文先是一愣,跟著就想起了第一屆音樂大會上的主持人,也同時是無限網的主人。

…………

2016時間域,無限學校。

「此次的課堂實驗表明,你們的成績還不夠,只是一次變數錯誤,就讓整個體系開始傾斜,導致最後天地大勢逆反,被魔頭淹沒,這證明你們的計算力還不行,接下來我會給你們安排一些專門針對運算準確率的題目給你們的,希望你們認真做好,聽見沒有了?」

柔軟的聲音非常好聽,可惜話語里的內容,卻讓全班學生墮入深淵。

芸沒有絲毫動搖,靜靜的看著所有人。

她的身影嬌小,卻帶著一股靜謐的氣質,背後九條彩色尾巴環繞在身上,猶如一件彩色大衣。

「啊,老師,不要吧!」

「老師,都是因為我的錯,是我計算錯了,不要罰大家,罰我一個人就好了。」

…………

班上吵鬧起來,哀嚎一片。

「這只是你們的配合不到位才導致計算分心出錯,所以你們都有責任。」

芸壓根不領情,淡淡的說。

「好了,別叫了,題目已經通過無限網發給了你們,為了讓你們加強記憶,等你們完成題目之後,還要交上一篇五百字感言。」

芸終於露出一抹笑容,傾城絕世,「記住哦,不要抄襲,因為我看見相同的感言,可是會找你們麻煩的哦!」

眾學生、卒!

「就是這樣了,下課。」

芸說,而後走向教室外,可剛剛踏出一步,卻發現教室里環境一變,成為漆黑,一片火紅從深處浮現,藍白色的炫光在火紅背景上閃爍,

「什麼情況?」

「難道學校中病毒了?」

「不會吧,這可是超神級文明的產品,中病毒這樣的概率小到近乎忽略。」

「那這是怎麼回事?」

…………

所有學生討論了起來,卻沒有任何慌張,這裡是無限網學院,一切有無限網掌控,別說這可能是出了問題,哪怕真的爆炸了,幹掉所有人,無限網也能瞬間讓他們復活。

「等等,那是誰?」

在火紅的背景之下,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眼中,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下來。

「老師,你知道嗎?」

有人問芸,疑惑的看過去。

沉默良久,芸點頭,「我知道,當時,你們還沒有出生,他便是無限網的主人。」

此話一出,所有人愕然,他們雖然出生在無限網時代,身邊一切生活都有無限網的痕迹,但無限網的主人到底是誰,還真沒有多少人仔細去查看過。

就如同山溝里的小屁民,沒有那個興趣知道國家領導人的名字,國與國之間的局勢一樣,因為對屁民來說,沒什麼意義。

所有學生都是緊緊的盯著那道身影。

「無限網主人,他竟然這麼年輕?」

「我現在好奇的是,無限網主人是什麼種族,竟然能造出無限網這樣的東西。」

「哈哈哈,我也想知道。」

「老師知道嗎?」

所有學生們討論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

芸搖頭,「實際上,除了知道他是無限網主人之外,我不知道其他任何事。」

「第一次他出現在外面面前,是第一屆音樂大會的時候,那是一場盛況,現在他再次出現了,我有預感,肯定有事情要發生了。」

芸猜測,也不忙著離開了,靜靜等待吳澤的表演。

…………

無窮廣闊的虛擬空間,跨越了十億時間域,結成一場虛幻網路。

作為智能生命們的世界,在硬體方面,很是簡單,甚至是簡陋,就只有一個大型計算機,像是塔型。

他們在每一個時間域當中安放計算信標塔,每一個計算機塔,都是當前時間域所有智能生命的活動大廳,在這個虛擬空間當中,他們可以完成任何事情,在這裡,他們就是虛擬數據世界當中的神靈。

作為唯一跨越時間域的內網,使用者還是很多的,這些智能生命也就以此得到一部分流量費收入,而流量,不過是一串數據罷了,最多加上硬體能量損耗,簡直就是無本買賣,同時,由智能生命們監控整個內網,在網路上發布的一切科技技術,他們都會進行備份處理。

當然,也會有人察覺到智能生命們的行為,但是完全沒有辦法,有些東西,寧願使用內網,也不適應無限網傳送。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內網,其實也在無限網操控之下,在無限網內部,一切都沒有秘密。

此刻,所有智能生命面前,數據開始扭曲,分解,組合,形成紅色的賽博空間,和吳澤所在的頂端空間一摸一樣。

「受到不明干擾,數據世界遭到篡改……」

所有智能生命檢測到警告,正將這條信息上傳給智能聯合網路,卻發現所有智能生命都出現了這個情況。

他們無比愕然,想要改回正常的虛擬空間,但是完全無力,像是一個文盲搗鼓電腦,完全沒有任何辦法,也沒有任何理解。

大部分智能生命甚至一度認為是虛擬世界當中出現了恐怖的虛擬病毒,嚇了一大跳。

直到一些老人放出了消息,證明了虛擬當中主人的身份,就像是給所有智能生命身上潑了一身冷水,哪怕他們已經感覺不到冷了,也忍不住產生了興奮。

智能生命的信息交流都是轉眼間完成,包括了話語,語言,語氣,圖片,文字視頻等等消息。

「他想幹什麼?」

這是所有智能生命的唯一想法,然後靜靜的等待著。

…………

某個山峰,足有十萬光年之高,橫跨區域內一切時間,而就在這裡,卻有一間獨棟別墅坐落在這裡,看上去極其違和。

作為武道通神的存在,雲天已經在穿越宇宙無敵了,沒有任何人能夠對他造成威脅。

雲天是不喜歡待在無限網上的,因為那裡的穿越者大軍們都太NB,他混在裡面,總感覺很尷尬,對方開始聊天,他都完全聽不懂啊。

仔細的想了想,似乎自己的天賦點都點在修鍊身上了。

再加上,前期修鍊,大時多都擁有系統幫忙,有時候直接灌頂,在某些方面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暗地裡卻有瑕疵。

雲天雖然已經是武道宇宙的極致存在,但是也沒有就此放棄超脫的心思,而想要得到超脫,就必須修復根基,因為這樣才能超脫,永恆的活下去。

咔!

外界木門響起,通過聲音和腳步,雲天直接認出了青暖。

經過了一番艱難的追途,雲天成功撩到了青暖,直到現在,才慢慢接受了雲天,在這一個巨大無比的山峰上,兩人建造了一座別墅,安安靜靜的過日子。

一般情況下,雲天都蹲在家裡,不是研究武道就是研究武道,偶爾有閑暇還是研究武道。

而青暖則不同,她被之前的區域憋壞了,喜歡四處遊玩,雖然表面上平靜,沒有多說,但是還是很開心的。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天空忽然扭曲,然後出現一片火紅。

「這是?」

青暖驚詫的看著天空,不明所以。

雲天也是不解,但下一刻就收到了無限網的通知。

「這是無限網主人。」

雲天解釋,作為和自己最親密的人,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他沒有隱藏,也沒必要隱藏。

「那個讓你穿越的人?」

青暖哪怕再古井無波的心境都有些心顫,雖然她只是聽聞雲天述說過對方的事迹,但依舊感到敬佩,這是偉大的存在。

「沒錯,他現在應該是有話說。」

雲天猜測,「可能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

無限網某處,一片縱深無盡的空間,瀰漫著無數複雜猶如迷宮般的宮殿,它們懸浮在天空之上,閃耀著無量光明。

這裡正是,卧道尊者的地盤。

此刻主殿之中,卧道尊者正在和手下弟子打遊戲,作為一個老古董,他卻是不愛好實境遊戲,反倒對古老的平面遊戲情有獨鍾。

「誰?」

忽然正在興頭上的卧道尊者一驚,察覺到一絲不妥,剛剛扭頭看過去,就發現主殿天穹扭曲,出現一道場景畫面。

「這是,無限網主人。」

卧道尊者瞬間就認出了對方的存在,在他們登陸無限網的時候,對方還幫過他們的忙,當時還不知道對方身份,後來經過打聽才知道。

「師尊,你看,不止我們這裡出現了這幕影像,整個無限網所有人面前都出現了這幕影像。」

忽然,弟子陶微將聯絡無限網虛擬世界的討論屏幕伸了過來,上面正是無數的帖子,全部在討論一件事,那就是吳澤的這一幕場景。

「看來,有事情要發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