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另外兩個F.S的成員也很慘,被趙雨橋盯上的一個人,甚至都沒有機會走下樓梯。此刻靠著牆慢慢癱在樓梯上,身前至少三四道細小的血印。

而飛燕則是直接把自己的對手從樓梯打下去,每一棍都照著臉打,每一下甩出去都帶出一片血霧。

張北羽在後面看著都疼,心想,這要是以後誰娶了這姑娘,可就倒霉了。

三個人轉眼間被撂倒,有幾個路過的學生看的都傻眼了,估計是沒想到這幫人會主動來1號教學樓打F.S的人。

張北羽快步走下來,來到常輝面前低頭看了一眼,「送你一句話,退F.S,保平安!」說完,一揮手,帶著人離開。

他可不想繼續待下去了,再磨嘰一會,估計岳向北、洛基就會帶著人趕過來了。

……

出了1號樓,張北羽簡單的交代了一下。

「沒有我的命令,不能主動去打F.S,但如果他們找上門來,馬上叫人!行了,都先回去吧。如果沒意外的話,中午繼續。」

一聲令下,二十多個人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班級。

走到樓下的時候,張北羽突然叫住了石志權,看著他笑笑道:「可以啊,進步很快。」

聽到誇獎,石志權只是低下頭露出個含蓄的笑容,「還行吧。之前在渤原路的時候,沒事我就去找如龍哥和十四爺請教。」

「嗯。不錯,知道請教別人就會有進步。」張北羽點點頭,對石志權的印象又好了幾分鐘。這個孩子絕對屬於干一行愛一行。

「我覺得吧,你的底子還不錯,就是太瘦了,還得練練。加油吧。」臨走前,張北羽又鼓勵了一句。

誇獎是必要的,但同時也需要指出不足,只有這樣,才能不斷前行。

尤其是在這條路上混,本身就是個逆水行舟的事,不進則退。只有不斷的前進,才能甩開身後的追逐者。

這個道理很多人都懂,哪怕是貴為F.S老大的江山,也從來沒有鬆懈過,時時刻刻督促著自己前進。

此刻,他正在不斷的「前進」。 又等了一會,便有張芸和劉子括過來接手環江會所,楊飛在剛到的時候就已經在意識里和小幽說過了,掙錢的生意,小丫頭最喜歡了。

而李蘇蘇也讓海天集團過來了個經理,以後就由博韻和海天共同經營環江。

「楊飛,這是咱公司的白艷,我今天把她帶過來就是準備讓她擔任環江會所的總經理!」張芸介紹道。

楊飛記得這個名子,而在開業典禮那天,白艷也是有突出的表現,想來也是做為博韻重點培養的,而且就氣質方面來說,也挺不錯的,擔任這裡的總經理也正合適。

「楊總好!」白艷恭敬的叫道,張芸是因為和楊飛相熟才叫的是楊飛的名子,而她只能用公司的稱謂。

楊飛點點頭,叫她先來這裡坐一下,等海天那邊的負責人過來以後再共同交待。

又等了不夠二十分鐘,海天集團的人便過來了,可見李蘇蘇他爸是該有多想掙錢呢?

「楊飛,這就是我們海天集團過來的負責人,叫做李甜!李甜,這是楊飛楊總!」李蘇蘇互相介紹道。

「楊總好!」

……

這人來全了以後,楊飛便交待了王艷和李甜幾句,她們便去熟悉環江運營結構去了。

又有誰能想到,博韻開業這才幾天,就已經是一路狂飆,直追天寧市那些根深蒂故的家族企業。

這些楊飛當然懶的管,還是張芸剛剛和他提起來的,這幾天不斷的接到合作的電話,而博韻現在的業務已經是各個行業都有了分支。

從一開始就來到博韻的員工們都已經去擔任各個項目的負責人了,這也算是對他們辛勞付出的回報,只要從博韻大門出來,幾乎都是中層領導。

再從社會上招聘人員已經成為了博韻目前最緊要的事,總部都沒人工作了。

劉子括也正式加入了博韻,不是他要離開許家的公司,而是他知道楊飛的部分計劃!反正博韻和許家終究也會是一家,在哪工作不一樣呢?

離下了他們在這裡繼續玩,楊飛便讓老三送他去許家,當然,這事可沒和李蘇蘇說,他可不想被李蘇蘇一口一個小三給煩死。

「老三,你和於坤說一聲,讓他下面所有的人都來環江工作!我和王艷她們已經打過招呼了。」

「嗯,那我以後來這裡玩的時候可不用花冤枉錢了。」

「那是自然,都是咱自家的,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那我等會和老大說!」老三開著車說道。

到了許家門口,楊飛直接讓老三接著回去和她們玩吧,自己還不知道到什麼時候了,再說了,許家還能不送自己一程嗎?

老三也是毫不客氣,直接就開著車走了,而楊飛之前就給許莜茜打過電話了,她和她爸現在都在家。

「你來了!快進來吧!」許莜茜開門說道。

楊飛也沒再寒喧什麼,直接就進去了,他爸正坐在沙發上。

「楊飛來了,快坐!」

「伯父,公司這幾天沒什麼事吧?」

「哎!」許林重重的嘆了口氣,接著說道:「據我們所知,公司的股份都已經被收購了,我現在最緊張的是,他們會重提董事長競選!而據你提供給我的資料,我的敗局似乎都已經定了。」

「這個已經不是問題了,其實我這次來,是問問你們有沒有興趣接管孫家的所有產業?」楊飛開門見山的說道。

「啊?楊飛你說什麼?」旁邊的許莜茜驚訝的問道。

楊飛朝許莜茜笑了一下,接著看向沉思中的許林說道:「實不相瞞,孫家現在遇到的危機都已經徹底解除,我要的就是他們重提董事長競選,到時候,你們孫家的那些叛徒總該跳出來了吧!」

「你是說……」

「對,收購孫家股份的那些人已經在我的掌握之中,而對於你們孫家的叛徒我想你也肯定不會手軟!」

許林點點頭,他並不是善心的人,他絕計不會留下他們的,雖然不至於殺了他們,但讓他們一無所有還是肯定的。

「而在你們這邊的董事會開完以後,緊接著就是孫家的董事會了!孫文博根本就不會知道,實際上,他已經在一天之內被我給架空了。所以這個局我們穩贏!」

主任,我知道你的祕密 「那你要怎麼對付他?」

「就讓他體會一下從高高在上跌落至平民的感覺吧!我想這比殺了他更來的痛快吧!」

許林依然有些猶豫,雖然楊飛說的天花亂墜,可是他總覺得這有些太難以置信了。

他也調查過那些收購自己家股份的那些人,都是省裡面下來的有背景的人,怎麼可能輕易被楊飛控制。

而楊飛當然看出了許林的心思,他便直接說道:「我知道許叔有點不信我說的,要不我現在讓他們過來和你見一面如何!我想孫文博就算是知道了,也肯定會以為他們是來落進下石的,他可是很自大的!而自大的人會死的更快!」

許林點點頭,這種事還是要驗證一下比較好。

楊飛沒有絲毫猶豫的就給娃娃傳了信,許莜茜是自己的女朋友,那麼對自己人,他會毫不隱瞞。

這也是他從來認定的道理,而對待敵人,他會毫不留情。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這些都是那些家族的家主直接前來,說起來,楊飛可直接控制了他們的生死,他們不敢不來。

許林也是大吃一驚,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些家族的家主,每個人跺跺腳可都是能讓天寧震蕩的。

而這些人的到來,直接就證明了楊飛剛才和他說的話,送走了這些家主,不禁又多看了楊飛幾眼!

怎麼一天比一天強了,看來自己對楊飛的了解還遠遠不夠。

「楊叔,我說過了,我不會讓許家受到一點的傷害,而許家,博韻,海天,我們三家從此後問鼎天寧!」

許林當然振奮,他從來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有取代孫家的一天。

與此同時,孫家那邊也迫不及待的開始行動了,他們已經決定在明天早上重提許家的董事會競選! 雙雁的教室配套非常專業且豐富,甚至在體育館里設有專門的拳館。

不過這個拳館,可不是什麼人想進就能進來的。只有F.S的高層,才有資格來這,也可以說,這個拳館就是為F.S設置的。

拳館並不是大,中央擺放了一個擂台,旁邊的空間倒是很闊綽,有兩排高高的鐵柜子,還有散落在周圍的椅子。

陽光從百葉窗照進來,顯得整個場地里有些昏暗。

擂台之上,帶著拳擊手套的江山,赤裸著上身,靠著圍繩上均勻的呼吸,汗水不斷流下來,代表他剛剛經歷了一場激戰,正在休息。

站在他對面的人,則是一身輕鬆的洛基。

這兩人之間自然不會真打,洛基不過是陪著江山活動活動,出出汗罷了,再順便指導一二。

「二爺,進步了。」洛基笑著說。

江山哼笑一聲,並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好像沒有接受這份讚賞。

坐在台下抱著漫畫書的七喜,放下了漫畫,突然開口道:「的確進步了,剛才那一記擺拳很漂亮。如果力量和速度能再提升的話,恐怕洛基就擋不住了,」

由於戴著一個大口罩,讓七喜說話的聲音變得有些沉悶,當仍然能聽出語氣中還是很放鬆。

江山笑了笑,仰頭看著天花板,嘆道:「人嘛,就得不停的往前走,不斷進步,否則,活著不就是浪費時間么。」

洛基看了看他,輕輕笑了一下,突然硬生生把話題給轉開,問道:「二爺,您準備怎麼對付北風?」

江山頓了一下,開始低頭解開拳擊手套,輕聲道:「別急,最近我在跟一位…一位朋友交流,我們在商量一個更大的計劃,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話音剛落,哐當一聲,拳館的大門被推開。

三人齊刷刷的轉頭看過去。其實不用看也能猜到是誰,剛使這麼大勁推開拳館的門,整個雙雁也就只有一個了。

氣勢洶洶的岳向北,快步走進來。

洛基跳下擂台,輕笑著走過去,「怎麼了向北,氣性這麼大,誰把你氣成這樣啊!」

岳向北走過來掃了一眼,沒有回他的話,將目光落在了江山的身上,虎著臉說:「二爺!張北羽帶人衝進周亮班裡去鬧,差點廢了他的手!出來之後又把常輝給打了!您要是再不下令,我就自己帶人去收拾他了!」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江山愣了一下,下意識的皺眉,「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洛基也瞬間收起笑容,在臉上表現出他的憤怒。

七喜更是從椅子上站起來,低聲道:「膽子真大…敢來1號樓…」說完,他也轉頭看向了江山,好像隨時待命,只等他一聲令下,現在就去找張北羽。

江山沉思片刻,突然嘆了一聲,雙手撐著圍繩,向前探了探,「我們好像…很就沒有遇到這樣的挑釁了吧?」

岳向北還是很激動,急吼吼的回了一句:「二爺,你就給句話,到底干不幹!你要是不動,我就自己去!」

「別急嘛。」江山輕聲說了一句,「再等兩天。」

岳向北皺了皺眉,顯然非常不滿,「二爺!您以前不是這樣的,不就是個張北羽么!現在怎麼畏手畏腳的!」

「向北!」七喜壓著喉嚨低沉的喊了一聲。這個聲音是在警告岳向北有些太過激動,最後那句話顯然是不尊重江山。

別說話,吻我 從這一點中可以看出來,七喜在F.S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凌駕在岳向北和洛基之上。

可以想象的到,假設岳向北或是洛基真對江山做出什麼具有威脅的事,他可以毫不留情的跟這兩人站在對立面。在七喜的眼中,沒有對錯好壞,只有江山。

岳向北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改口,「二爺,我沒有別的意思,沒有質疑您。我只是覺得,咱們再不動手就讓人家笑話了。您也說了,好久沒有人這麼挑釁過咱們,他張北羽就是在打F.S的臉!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江山一直淡淡的看著他,聽他說完之後哼笑了一聲,「你咽不下去的恐怕不是F.S的面子,是張北羽作為你情敵的身份吧?」

岳向北一愣,咬了咬牙,「二爺,我承認!我個人很討厭張北羽,可不管於公還是於私,他都是我的敵人!」

「好了好了。」江山笑了笑,對他輕輕招招手,「你這麼沉穩的人,怎麼就因為一個張北羽變得這麼衝動?我說了,再等兩天。」

「二爺,您到底要等什麼?」岳向北一臉的不解。

江山挺起腰,仰起頭,舒了口氣道:「我在跟我的一位朋友,商量一個更大的計劃。單單幹掉張北羽沒什麼意思,你不覺得…如果能把四方連根拔起,更有意思么?」

岳向北眼神中閃過一絲訝異,「朋友?哪位朋友?」

「這你就別管了。」江山隨口說了一句,走下擂台,「你們倆先回去吧,替我好好安慰安慰周亮和常輝,另外,再去醫院看看公子傑,跟他們說,這個仇一定會給他們報的。還有,暫時不要輕易動張北羽,等我的命令。」

這個結果,顯然不是岳向北想要的,他還是有些不滿意。本來還打算說點什麼,但是被洛基攔了一把,在他身邊小聲說:「向北,二爺都發話了,咱們就先回去。」

花好孕圓:少爺,偷偷預借你的種 岳向北咬了咬牙,一臉憤恨的嘆了一聲,轉身跟洛基離去。

……

毫無疑問,若對手不是張北羽,岳向北絕對不會如此暴躁。

在眼看著岳向北帶著憤恨離開之後,七喜拿了一條毛巾遞給江山,低聲道:「二爺,張北羽對向北的影響很大,自從他來了之後,向北整個人急躁了很多,這對他,對F.S,都不是件好事。要不要我…跟他談談?」

七喜口中這個所謂的「談談」,絕對不止是談談而已。那麼是什麼,可想而知。

江山微笑著搖搖頭,「用不著,向北這人有點軸,這事是雙刃劍,只要我能把他朝好的方向引導就行了。再說了,岳家實力不小,你還能動他不成?」

「呵呵。」七喜淡淡的一笑,低下頭,十分謙卑的說:「沒什麼能不能的,只要你一聲令下,沒人是我不敢動的。」

江山點點頭,大笑一聲,「哈哈,有你這句話,我還有什麼好怕的。」

「二爺,如果您的計劃能成,我有個請求。」七喜說。

江山繞有興緻的瞥了他一眼,「哦?你說說看。」

「我要跟立冬單挑。」請假一天,大家抱歉!

《超級智能女僕》今天有點事,請假一天! 儘管這個江湖之中,大部分人已經不再循規蹈矩,守著那些陳舊的老傳統了。但是,總有那麼一小撮人,有著自己不變的堅持。

強者,是不懼怕任何挑戰的,同樣,也是嚮往著真正的公平對決的。七喜就是這樣的人。

立冬之名,已經到了無人不知的地步,而相比之下,七喜卻是默默無聞。沒有幾個人能做到真正的不在乎名聲,他當然也想堂堂正正的擊敗立冬,為自己正名。

江山看著他沉默兩秒,低聲道:「立冬很強,你有多少把握?」

「六成!」七喜非常堅定的說出了這個數字。

超過一半的把握,這個數字,說明在他心裡是認定了自己比立冬強的,哪怕可能只強了那麼一點點。

江山聞言微微一笑,點著頭說:「好啊,機會一定會有的!到時候,我會為你清除所有障礙。怎麼,你這麼低調的人,也想出名了?哈哈!」

七喜搖搖頭,「沒這個心思,出不出名對我無所謂,我只是你的…影子。只是…想試試自己的極限在哪。咱們這一輩人里,能打的也就這幾個人。如果能贏立冬,我會考慮去挑戰九龍。」

……

寂靜的走廊里,岳向北和洛基並肩而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