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羅小冬擺擺手,說道:「別這麼說,秦虹,你接下來以後有什麼打算?」

秦虹說道:「走一步算一步吧,隨遇而安。」

羅小冬說道:「隨遇而安好啊。」

這時候,劉福打來電話,羅小冬奇道:「這個點兒,打什麼電話?」

劉福說道:「你最近怎麼樣了?」

羅小冬說道:「還好,怎麼了?有事嗎?」

劉福說道:「我在省城,都看到你的廣告了,想起你來。」

的確,省城電視台,可以看到黃金時段,天氣預報前面,就有羅小冬的海參品牌的廣告。

關老闆曾經說過,要做大品牌,必定必須,要捨得廣告投入,所以,這次羅小冬投資的廣告費用,達到了五千萬人民幣。

但是在關老闆看來,這一切似乎順理成章,並且五千萬的廣告費,還是小意思呢。

關老闆的網店,打廣告,爭取在網站的頭條位置,以及找槍手寫軟文,等等,花了一個多億,今年!

這才六月份啊!

劉福說道:「沒其他事,就是找你閑聊,不過你現在是大忙人,又有三四位美女環繞,應該是沒什麼空閑時間吧?」

羅小冬笑道:「沒啥,就是瞎忙活,做生意嘛!」

六月十八號,羅小冬去了廠房視察,看到工人很辛苦,的確,現在的流水線工人,沒有不辛苦的。

每個位置上,如一個螺絲釘一樣的扎在那,一天干十幾個小時,連個上廁所的時間都沒。

甚至不敢喝太多水,因為你上廁所,會影響其他的人的工作進度,是不允許的。

工作枯燥而乏味,比如說某機箱廠家,某工人的工作,就是往這個機箱上安裝一個螺絲,每天,夜以繼日的就這麼干這個活,沒任何技術含量,但是卻也靠這個活兒,磨時間,來養家糊口。

生活就這樣,繼續著,時間就好似過路的風景,在這些人的腦海中,日復一日的不斷後退,人就這樣慢慢從青年,變成壯年,變成老年,佛家講求個成住敗空,就是如此過著一生,然後空空如也。

羅小冬面前的流水線工人,就是如此。

他們就這麼干著活。

羅小冬忍不住,想給他們加工資,但是想到了之前的承諾,就是對鐵明通和蘇炳昌說的,說追求一年的利潤,看看這利潤能達到多少,當然,從五月的表現來看,利潤已經非常高了。

海參一斤,是三千塊錢,每天,都能銷售很多包,打快遞,去往全國各地。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蘇炳昌建議,趁熱打鐵,在全國,在京都和滬市電視台,都打上羅小冬海參的廣告。

成王敗寇,現在的蘇炳昌牛氣了,在六月底,手下小弟已經是六百多人。

當然,這些人不是整天打架,都被蘇炳昌編製好了,去干正經工作,蘇炳昌手下,有一個搬家公司,搬家的工作人員,幹活利索,一露出袖口子,滿身刺青,但是幹活十分的利落乾脆,這都是轉正行的小弟們。

小弟轉了正行,都是受蘇炳昌的引導,當然了,在地下勢力里,在江湖上,也不能吃白食啊,所以要幹活,不能僅僅依靠打架,對小弟的要求,是要需要打架的時候打架,不需要打架的時候也要幹活。

當然了,待遇要比普通人要好一些。

等君許我婚嫁 鐵明通手下,也有兩百多人,人數稍微少一點。

當然了,兩個人也不是完全不做非法灰色生意的。

但是對於一些危險的比如殺人越貨什麼的,兩個人都是敬而遠之。

蘇炳昌很聰明,鐵明通是個直腸子,兩個人,都有一腔豪氣,但是呢,也都是一種稍微有點唯利是圖的意思,比如這海參品牌吧,蘇炳昌管人事,他把底薪就壓的很低。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利潤驚人了,但是羅小冬並不在意這些。

應該說,羅小冬對事情,有著一種獨特的視角,看法。

羅小冬看到百姓受苦,有一種想流淚的衝動,但是羅小冬也是一個很理智的人,他知道自己不能挽救那麼多的受苦大眾,還是要靠一個組織上的政策了。

追夢,不管是美利堅國的夢想,還是我們的夢,都是美好的,但是這其中,不僅僅是要付出辛苦的勞動和汗水,還有一個體制的問題。

的確,改革開放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但是先富起來的這部分人,把後來的那部分人壓制住了。

這就是血淋淋的現實啊。

羅小冬視察完畢,出了工廠,在外面,看到一個老人家,在賣草莓。

羅小冬問道:「老人家,您這賣草莓,多少錢一斤啊?」

老人說道:「十塊錢三斤,買點不?」

鐵明通說道:「羅兄弟,你想吃的話,我派人送你一些。大的新鮮的。」

羅小冬奇道:「怎麼?你也有?」

鐵明通摸了摸腦袋,說道:「不瞞你說,我現在研究大棚草莓,有些日子了,今年收穫,至少三十萬斤!」

羅小冬驚愕了一下,說道:「你包的土地?」

鐵明通說道:「是啊,咱們農民出身的兄弟,有一些人,他們的父母,跟著我的小弟的父母,他們只能幹農活,我要為他們從土地里尋求生路啊!」

羅小冬說道:「哦,好。」

那老人說道:「嘗嘗我的吧,我們自家種的。」

羅小冬說道:「那來十塊錢的吧,也不貴。」

老人很高興,稱給羅小冬。

羅小冬拿過來,去工廠的廚房裡,洗乾淨,然後吃。

很快,到了中午飯點兒,公司的吳傑吳經理,和張經理,聽說羅總來視察,都提前準備了,中午餐很豐富。每個人一個雞腿,還有其他的肉和素菜。

羅小冬說道:「廚房的預算再加一下吧,爭取每周,一頓排骨,怎麼樣?」

群眾歡呼起來,員工們很高興。

蘇炳昌小聲說道:「排骨很貴的,一個人能吃掉十五塊錢的排骨啊。」

羅小冬說道:「每周一頓把,就這麼決定了。讓財務撥款,張經理找周若男撥款。」

蘇炳昌無奈只好同意。

羅小冬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就這麼在員工食堂吃了一頓飯,然後就出來了。

在吃飯的時候,看到一個員工,很小,問道:「你多大了?」

原來那員工十九歲了。初中畢業,就來幹活了。

問道:「你家裡幾口人?」

小夥子回答:「我家裡還有兩個妹妹。」

羅小冬點頭。問道:「是自己沒考上高中,還是說?」

小夥子說道:「我不愛念書。早點下學掙錢。」

羅小冬說道:「嗯,好。」

然後,怔怔出神。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一天,是趕大集的日子。羅小冬帶著白珊珊,夏璇,歐陽小西,陳阿彩,去趕大集,一個人帶著四個美女,雖然四個美女,除了白珊珊,其他三個都戴了墨鏡,依然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不用穿著太好的衣服,就可以吸引人的目光,再加上歐陽小西酷愛香水,所以塗抹很濃的香水味道。

一下子,香氣撲鼻,引來不少的人回頭。

應該說,回頭率很高。

五個人就這麼,在集市上漫步,買了一點小吃,山楂糕,給大家吃。

山楂糕很酸,吃了開胃。

陳阿彩忽然感動落淚,說道:「這種感覺久違了。」

白珊珊理解,說道:「你很久沒過正常女人的日子了吧?」

陳阿彩點頭。

羅小冬感嘆一聲,說道:「對了,秦虹呢?」

秦虹和羅小冬同住一個屋檐下,已經月余了。但是羅小冬始終沒和秦虹發生關係。

秦虹曾說,自己這輩子可能追不上羅小冬了。

羅小冬笑道:「你早晚有屬於自己的愛情,可以再找到類似吳昊軒的人,精英中的精英。」

秦虹苦笑。

這個月,六月底,開了一個人事部召開的會議,吳傑經理,張經理,保安部吳經理,柳茹,周若男,何倩,李麗香,都在。黃鶯也在,黃鶯現在調派去兼顧著海參,是海參部門的質檢部門經理了。

花開花落,少年子弟江湖老,羅小冬覺得自己彷彿又長了一歲,因為剛過生日。

羅小冬本身對生日,是不感什麼興趣的,但是無奈,白珊珊說一定要慶祝一番,因為羅小冬翻身崛起,已經四年了,應該說,這四年來,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羅小冬自己也從一個苦命農民小孤兒,變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並且,還有了四個美女相伴,而且,秦虹也在。

雖然羅小冬沒有承認秦虹是他的女人,但是基本上平時會一起吃飯,沒事幹的時候,也會一起看看電視新聞什麼的。

會議上,蘇炳昌報告了五六兩個月的財務情況,結果,大出意外,盈利十分的好,海參品牌,凈賺是三千多萬! 都市透視醫聖 蘇炳昌說道:「我們再加大一些規模,應該說,再擴大一倍,目前鳳和市那邊,投資的廠房建設的差不多了,馬上就有一部分,可以投入使用,羅小冬,你就等著數錢吧!」

羅小冬說道:「看來,這利潤是有提升。」

鐵明通手舞足蹈,說道:「那當然了,現在,鳳和市的廠房給我們了,鳳和市所有的廠房,加起來,規模是我們的四五倍啊,如果都建設起來的話。」

要知道,當時,鳳和市那邊,楚秀的廠房,是規劃和找建築隊建設的,而羅小冬這邊,是直接改造的一個電子配件廠。

而電子配件廠,就在平安鎮上。

是一家以前生產手機按鍵的廠家。

所以這兩者是不同的。

羅小冬看著利潤表,愣了一下。

蘇炳昌拍拍羅小冬的肩膀,說道:「所以說,資本家和工人,永遠是對立的,你聖母心嚴重啊,老是想把利潤讓給流水線工人,這個想法是錯誤的。」

羅小冬說道:「我真的錯了嗎?」眼神中透露出迷茫。會議上,鐵明通說道:「到今年的八月底吧,秋季海參還沒開始撈之前,所有的廠房,就能完全準備完畢,到時候,我們就是省內第一品牌的海參了。」

羅小冬點頭。

由於本省豐富的海岸線,所以海參產量其實是很高的,也不止羅小冬海參這麼一家出產海參的,所以,競爭其實也有,但是好在,這東西本來就是供不應求的,價格也維持在三千塊錢一斤海參的價格上下波動,所以,不存在嚴重的競爭。

另外,就看雙方的廣告投入了。

開完會,羅小冬繼續自己的生活,這些日子以來,也就是打敗了金老太爺南蘇北陳也都死掉以後,羅小冬變得深居簡出了。

應該說,這些日子以來,羅小冬過的好像是一種隱居的生活,日子。

閑暇的時候,還會聽聽歌什麼的。

羅小冬喜歡聽老歌,不喜歡聽新歌,好似,是一個十分守舊的人,不喜歡迎接新事物。

這一天,羅小冬把一首歌,在電腦上單曲循環,白珊珊笑道:「現在真是方便,不用倒帶。」

羅小冬說道:「是啊,記得小時候,班級上的錄音機,放的是那種卡帶,磁帶,每放完一首歌,就要倒帶。現在的年輕一代,可能連倒帶是什麼都不知道。」

白珊珊說道:「他們也有他們的幸福和快樂,別說收音機了,連MP3都被淘汰了,現在都是智能手機,用智能手機集成了聽歌的功能。」

這時候,秦虹過來了,說道:「羅小冬,晚上去看電影不?」

羅小冬說道:「我其實很少去電影院看電影的。」

秦虹說道:「那好吧。我也不去了。」

白珊珊說道:「你最近太宅了,我看吶,你可以去。當散散心吧。」

羅小冬說道:「那,那,你定了幾個人的票啊?」

秦虹說道:「六個人,我們一起去,坐一排。」

羅小冬說道:「那,啥電影呢?」

秦虹笑道:「這重要嗎?」

羅小冬說道:「看電影,看電影,電影是啥,自然是重要了。」

秦虹說道:「哎,的確,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年輕人,尤其是學生黨們,他們看電影,都不在意看的啥,都是成雙成對的,在電影院里拉拉小手,甚至親吻。」

羅小冬說道:「我都是在網上看,也不太看太新出的電影。」

秦虹說道:「那你去不去?」

羅小冬說道:「去吧。」

然後,問道:「那,你們呢?」

夏璇說道:「我當然隨你了,也沒什麼事幹嘛!」

白珊珊和歐陽小西,也都點頭,表示可以去,陳阿彩也說道:「那好熱鬧,我們一路可以有的聊了。 他說我最珍貴 看愛情片嗎?」

秦虹笑道:「最近有一個外國的靈異電影,我定的票是靈異的票,你們如果不喜歡,我們可以再買其他的,現在買,明天看,也來得及。」

羅小冬說道:「算了,就靈異的吧!」

秦虹說道:「膽子小的,可要被嚇哭哦?」大家哈哈大笑。

在路上,羅小冬奇道:「你怎麼會想到買一個靈異電影的票的?」

秦虹說道:「沒什麼,就是想讓自己緊張一把,自己嚇一回自己,沒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