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就是直接先內服一顆,然後又拿出一顆在水裡融化開用於洗臉,。

內服加外用竟然發生奇特的效果。

臉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進行了變化,看似五官變得不多,卻成了另外一種相貌,臉上的每一處都很精緻,但合在一起,卻有種極致的不協調之感,顯得非常平庸,面部水嫩光滑,這正是修仙界的女修臉部都有的特徵。

臉上升騰起淡淡的薄霧,若隱似現,讓人看不透裡面的真實面容,但又發現不了那種薄霧,讓人一見之下就會忘記。

夏初雪拿出一面鏡子照了照。

嗯,很好。真的是完全看不出以前的任何形態,一顰一笑間完全是另外一個人。

除非只有關係比較相熟的人才能從她走路的身形和氣質中看出此人似曾相識。

臉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進行了變化,看似五官變得不多,卻成了另外一種相貌,臉上的每一處都很精緻,但合在一起,卻有種極致的不協調之感,顯得非常平庸,面部水嫩光滑,這正是修仙界的女修臉部都有的特徵。

臉上升騰起淡淡的薄霧,若隱似現,讓人看不透裡面的真實面容,但又發現不了那種薄霧,讓人一見之下就會忘記。

夏初雪拿出一面鏡子照了照。 ?那小廝看夏初雪的衣著雖精明幹練,但也只是普通的布料做成,而且長相只是再普通不過了,哪怕渾身帶著一種『刻意』散發出來的高貴氣息,也掩飾不住身上低廉的裝束,所以那小廝難免對夏初雪有幾分輕視。

「對不起,我們管事非常忙,沒有時間見無關緊要的人,所以您有什麼事情就和我說吧,我一定儘力做到最好!」

嘴上說的很客氣,再配上那種語氣,就顯得很高傲了。

夏初雪聞言一愣,馬上就從面前這穿小廝衣服的中年人眼中看到了不屑,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

原來不管是在哪裡,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捧高踩低的存在。

還是無法真正脫俗!

「怎麼?我這裡有一樁大生意,難道你能接手?」

語氣也帶上了幾分不耐煩,突然眼光一亮,看見了管事從不遠處急匆匆而來,立馬將人給攔了下來。

「這位道友,您這是有什麼事嗎?」

管事顯然有什麼急事,但看夏初雪的表情卻沒有輕視,很顯然是常年呆在這個位置上特有的修養,不是小廝能夠比得上的。

「額!借一步不說話可以嗎?」

「這個…我現在有急事,道友要不然就和我們副管事說這件事吧,實在對不起,對不起了!」

管事連連道歉,然後將夏鶯鶯給叫了過來招待。

沒錯,夏鶯鶯就是築基期拍賣場台上的那個主持,她今天並沒有上台,而是在後台忙碌著。

夏初雪沒有想到主持拍賣夏鶯鶯的竟然是這裡的二把手,不過想想也是,實力沒有兩把刷子,怎麼能夠震得住下面那些世界各地而來的修士?

他們裡面不乏亡命之徒,而夏鶯鶯應付起來卻遊刃有餘。

「您好,我是這裡的副管事,有什麼能夠幫助到您的嗎?」聲音溫和,帶著公事公辦的表情。

夏初雪先是左右瞧了瞧,還沒有開口,就聽夏鶯鶯一笑,接著說道。

「我們這裡的所有人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絕對不會將任何隱秘泄露出去,所以道友但說無妨,如果實在不放心,也可以到那個房間去談!」

夏鶯鶯手指著另外一個房間,那裡恐怕就類似於她辦公的地方,夏初雪也沒有客氣,直接起身隨後跟了上去。

主要是靈液引起的轟動太大了,當然越能低調越好了。

進入夏鶯鶯辦公的房間,裡面的布設和剛才那個大廂房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四周甚至牆上都有帘子圍了起來,中間放著一個大木桌子和椅子,然後就是兩條長長的長椅,估計是給客人坐的。

夏初雪一屁股坐在長椅上,嚴肅的說道。

「我聽說貴拍賣行正在尋找拍賣靈液的主人,想要將自己買下是嗎?」

夏鶯鶯放在桌子上的手一頓,看著夏初雪的目光也變得鄭重起來,后露出一抹粲然的笑容,薄唇微啟。

「你…知道他在哪裡?」

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卻也差不多默認了。

夏初雪一笑,右手一攤,手心處就靜靜的躺著一個小木牌,頭輕微的點了點,夏鶯鶯立馬會意將小木牌從她手心處拿了起來,放在了一個不知是什麼玉料做成的凹槽里,然後光芒大盛,空中就彈出一道光幕。

光幕上面除了一行字之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而僅僅的那一行字卻讓夏鶯鶯激動了一把。

迅速的轉過頭看向夏初雪,眼神中都透露著急迫,只是瞬間又被隱藏起來。

到底是常年混跡在商場的人物,哪怕心中再激動也不會流露於表,這樣會增加他們談判的籌碼。

不過夏初雪的眼睛可是一直在盯著夏鶯鶯的,修士的眼力都是極好,哪怕那一瞬間連一秒都沒到,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

心中暗道,你跟我裝是嗎?根我玩心理戰術是嗎?那就玩吧!

良久,兩個人就這樣相對無言,誰都沒有說話,尤其是夏鶯鶯,眼觀鼻鼻觀心不知在那裡想著什麼,或許是在想如何你最便宜的方式將靈液給拿下吧?

房間里一時間陷入了詭異的寧靜,夏初雪慢條斯理的喝著小廝遞上來的茶水,並沒有顯現出一點著急的模樣。

反正拍賣行的想法她已經知道了,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著急的。

終於,夏鶯鶯開口了。

「靈液是非常稀缺的東西,尤其是對於煉丹師來說,哪怕在煉丹的時候增加一點稀釋后的靈液,成功率也會大大提升,而且好多高級丹方裡面都有加入靈液這一配藥,可是…」

話鋒一轉,她目光灼灼的看著夏初雪。

「這個地方你也知道的,鍊氣期修士歷練的秘境,不會有什麼高階大能的存在,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那些家族裡的築基期長老,而他們在家族裡雖地位高貴,但北方的家族而已,又能給藏了多少資源?他們身上的靈石絕對有限,更何況在拍賣會前兩天的時候已經購買了大量的東西,現在身上靈石多的修士恐怕真的少之又少!」

夏初雪眉毛一挑並沒有說話,而是用目光表示繼續說下去。

「所以我們拍賣行打算想要自行買下那一滴靈液,展望整片秘境外圍,根本沒有修士或者家族有這個實力和我們拍賣行想比較!您覺得呢?」

夏鶯鶯沒有問夏初雪之前的沈見肖哪裡去了,他們拍賣行是有規矩的,只認準手持令牌的修士,至於原本那個修士,用腦子想一下就會知道肯定是逃命去了。

而眼前這個修士得到這個令牌絕對是臨終授命,又或是搶到的,這些他們都不會深究。

夏初雪略微思索了一下說道。

「不知貴拍賣行打算出多少靈石?」

這也是夏初雪最想得到的方案,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東西賣給拍賣行,這樣也可以減少一些風險。

畢竟拍賣行不會大肆的宣揚靈液已經被自己收購,那樣,等到沈家收到訊息靈液已經賣出去的時候,她早就跑路了。

「這個…至於靈石的事情,我還要和管事商量一下,還沒有定奪,您能否在這裡等一下?」 ?夏初雪無聲點頭,素手一揮有繼續喝著手中的茶盞。

只見夏鶯鶯並沒有出去,而是叫來剛才那個小廝過來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就靜靜的坐在那裡。

二人都不說話,一時間空氣變得靜謐。

不多會兒,管事也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他今天一直在吩咐屬下尋找沈見肖,結果竟一點消息都沒有,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突然夏鶯鶯就派人過來說靈液的主人來到了,立馬火燒屁似的又重新折了回來。

一進來看到夏初雪的時候愣了幾秒,如果沒記錯的話靈液這主人應該是個男子,此女子又是何身份?難道剛才叫住自己就是想要說靈液的事情?

想到有這種可能,管事恨不得拍自己的腦袋一下,他剛才好像還對著小姑娘不耐煩來著。

到底是見慣了形形色色人的管事,只是瞬間就滿臉堆積著笑容,好像之前的不愉快,根本沒有發生過似的。

「您就是靈液的主人?」

他也不糾結先前靈液的主人是誰?反正誰手裡有小木牌,他們拍賣就認準誰。

眼睛朝著夏鶯鶯的方向看了一眼,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對待夏初雪便更加熱情了。

「呵呵呵…來來來,小馬趕緊將我們拍賣行最好的茶水你拿上來招待貴客!」

夏初雪立馬招手打斷。

「不用了,等你的這些時間我早已將茶水喝了個夠,現在滿肚子都是水。」

管事尷尬的笑了笑,又和夏鶯鶯對視一眼誰都沒有說話,空間又重新恢復了和剛才一樣的寧靜,只是多了一個人而已。

他們開口,夏初雪毅不說話,她知道這就是一種心理戰術,誰先開口,誰就落了下風,談判起來就必定被對方牽著。

可能是管事知道夏初雪現在的處境,所以他並不著急,反正這件事情不是自己求人,而是別人求己。

大不了就將靈液拿出去拍賣,他別的不敢說,若論財力,拍賣場下的任何修士都比不過拍賣行。

管事和夏鶯鶯這種氣定神閑的表情坐在那裡一聲不吭,夏初雪心中卻著急得不行。

儘管她深諳其道,也知先開口便是弱勢,但形勢比人強,自己到底處於心理危機的狀態,人家肯定是不怕等的,大不了將靈液拍賣出去,然後再找一個拍賣行內部的人員拿去競拍,這樣或許還能少付一些靈石。

因為下面哪怕是築基期修士,身上的靈石法器也十分有限,根本與拍賣行是不能相比。

而且既然財務有限,那麼價格就不會被提升的太高,賣出去也是一個很平常的價格,低於市場價百倍不止。

就這樣說來,拍賣行提前將靈液給買下,對於夏初雪來說還是最好的結果。

想通這些,她也就不再糾結,直接乾咳了幾聲首先開口道。

「聽說貴拍賣行有意收購我的靈液?知道會出什麼樣的價格收購?」

管事和夏鶯鶯聽到夏初雪終於開口說話,心中同時鬆了一口氣。

夏鶯鶯道

「道友,我們願意出1000萬下品靈石購買你的那一滴靈液,意下如何?」

夏初雪眼觀鼻,鼻觀心好像根本不為所動,但心中卻翻起了驚濤駭浪,差點尖叫出聲。

天哪,一滴靈液竟然這麼值錢,空間里這靈液可是多得很吶,一池塘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嘿嘿嘿,那便宜師傅果然給自己留下了滔天財富。

管事見她沒有說話,而是低眉垂眼不知在那裡想著什麼,繼而又開口道。

「怎麼?但又覺得這個價錢不合理嗎?你要知道,就算將這東西拿出去拍賣,也根本賣不出這個價格的,築基期修士的身家非常有限,哪怕三大家族想要將它拍賣下來,也要傾盡家底,但是他們一旦不願意這樣,你的靈液就會賣的非常不值!」

1000萬下品靈石就是100萬塊中品靈石,管事當然知道這個價格遠遠不足靈液本身珍貴价格的分之一,可誰讓這是小地方呢?能賣出這種今天的價格已實屬不易。

同時心中又感到疑惑不解,明明可以將這東西拿到中土去拍賣,那價格就會翻升十倍不止,為何要在這犄角旮旯的地方埋沒?

所以他得到的答案只有一個,要麼這靈液來歷不明,要麼靈液的主人沒有背景,到時候賣容易逃走難。

這麼一想,管事就將價格壓低到了1000萬塊下品靈石。

夏初雪到底涉世未深,不太會談生意,但她能夠肯定的是靈液絕對不止這個價格,所以裝作為難的樣子。

「如果拿出去拍賣,三大家族傾盡家底或許會比你出的價格更高呢?」

「那你想要多少?」夏鶯鶯問道。

「要不這樣吧,你們給我出個實惠價,但是呢,我不要靈石,我要你們拍賣行倉庫內儲存的相等價格的法寶交換,而且還附加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夏鶯鶯有些著急的問道,得到管事對他的一個瞪眼,這才有悻悻的坐了回去。

「我想你們應該也清楚沈家早已將拍賣行給圍住了,也明白我現在的處境,所以想請你們替我保密!」

管事和夏鶯鶯聽到這個附加條件頓時心中一松。

「這你放心,我們拍賣行是有絕對的規矩,顧客的一切事情都是機密,哪怕死也不能對外透露!」管事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夏初雪這才心中安定了一些。

她本來是想要尋求拍賣行保護的,但想想還是算了,他們又不熟,除非將靈液的價格壓到最低,夏初雪倒是不在乎那一滴靈液,但是缺法寶呀!總不能穿那一滴靈液送給人家之後,再從空間里拿出一滴靈液來?那樣也太招人眼球了。

最後,終於徹底的敲定價格。

「你也姓夏,我也姓夏,說不定咱們500年前還是一家呢,得,今天就賣你一個面子,6000萬下品靈石,一分不能多加了!」

夏鶯鶯得到了管事的示意出了這個價格,儘管這樣,他們拍賣行還是賺了的,而且賺的還不少。

只要轉手將東西拿到中土去拍賣,價格絕對會翻上一倍。 ?夏初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多說了幾句話而已,價格就上漲了六倍,看對方那樣子,靈液的真實價格恐怕還遠遠不止於此,自己那個空間裡面到底蘊藏著什麼樣的寶藏吶!

靈液在裡面只是最普通的,還有那天靈水,還有那紫金土地,更別說當鋪路石一樣存在的元素靈石了。

空間里的元素靈石和修仙界的下品靈石完全不一樣,不僅每一個顏色代表著一個屬性,而且更加純凈透徹,就像琉璃一樣清澈透明,清澈透明下還能讓人感受到澎湃的力量。

而外界的下品靈石則是統一的白色,通體也比較透亮,只是一面多了許多雜質,吸收起來沒有元素靈石那樣快而好。

夏初雪很快收回震驚的精神,他知道這一次交易儘管拍賣會佔了大便宜,但也算是沒有太欺負自己,就6000萬下品靈石這樣的價格,哪怕最後拿出去拍賣也不可能遇到。

這邊的地勢太偏僻了,最高也就築基期修士,就算三大家族的底蘊全部加在一起也不過如此吧?

「夏道友,以後有什麼好東西還請別忘了我們天地拍賣行!」

夏鶯鶯起身握手,她之所以出這麼高的價格,就是想要交夏初雪這個朋友,如果以後有好東西最好,要是沒有的話,就當結了個善緣。

不過她對自己的眼力有信心,眼前這個女孩子絕對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貧窮。6000萬下品靈石,別說是旁人了,就連見慣了靈石的夏鶯鶯也感覺燙手,而夏初雪卻沒有多大表情,好像見慣了這種事情一樣。

其實夏鶯鶯並不知道夏初雪根本就是新加入修仙界的菜鳥,對於靈石的定義還不太準確,再加上在外界一滴就能賣出天價的靈液,空間里要多少有多少,所以也就沒有太大的表情波動。

夏鶯鶯哪怕心中百轉千回猜測對方身份,中間路子錯的離譜,山路十八彎,而結果卻是陰差陽錯的蒙對了。

夏初雪真的不缺寶貝。

「好,以後我要是有拍賣的東西,絕對會拿到你們天地拍賣行來!」

夏初雪也回以真誠的微笑。

「天地拍賣行可是有好多分支,我們這可是分支的分支,每一個分支都是有競爭的,你可一定別走錯嘍!」

夏鶯鶯眨巴著眼睛調皮的說道,這一表情如曇花綻放美不勝收,哪怕是夏初雪一個女人都看得呆了。

這世上就有如此美麗的女子,或者修仙界就沒有醜人。

夏鶯鶯如凝脂的玉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