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的思維還停留在自己被雷影一刀梟首的那一幕。

然後下一瞬間,他睜開眼,就發現自己還好好地隱藏在樹中,身體毫髮無傷。

春野櫻彎著眼睛,盈盈地笑了起來。

她赤著腳走了過去,踩著腳下嬌嫩而冰涼的草地。

路過靜音和其他人「死去」的位置,她也不停頓半分,就這樣徑直走到佐井面前。

果然,還是活著的佐井比較可愛一些。

「佐井,」少女微微歪頭,調侃地說道,「你該不會在值班的時候睡著了吧!」

另一邊,院子中突然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尖叫,接著便是一陣忙亂的腳步聲。

「小櫻!」

靜音驚懼地大喊。不多時,她便領著使節團的其他人急匆匆地沖了出來,找到了春野櫻。

「我們好像集體中了幻術!」師姐臉色難看,額頭上滿是冷汗,抓著少女的手急忙說道,「是雲忍!雲忍他們要跟我們翻臉!」

「冷靜點,師姐。」

春野櫻淡淡一笑,反手握住女人冰涼的手,袖口擦去她額上的冷汗,溫和地笑道:「我們確實中了幻術,但是這跟雲忍無關,他們沒有打算跟我們翻臉。」

「是另外的人……曉的人在做手腳。」

「總之,別擔心,有我在!」

春野櫻拍著胸膛說道。

少女臉上自信的微笑和刻意散發出來的厚重氣勢,鎮住了大家。好一會兒,靜音和使節團其他人的情緒終於冷靜了下來。

幻術中的世界,實在太過真實。

那過分真切的痛楚和經歷,給他們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陰影。

尤其是靜音。

該不會這輩子都沒法結婚生子了吧……

三十歲還嫁不出的女人,這輩子可能都難嫁了。

春野櫻表情古怪,悄悄望了師姐一眼。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若是由此而產生什麼奇怪的心理後遺症,春野櫻是一點都不會奇怪。

出了這種意外,使節團的人都沒了睡意,大家乾脆通宵度過在雲忍村的最後一晚。

春野櫻重新安排好值班人員,增加暗哨。

「有人來了。」春野櫻正說著值班的安排,犬冢家的一個姑娘突然一驚,猛地站起來,說道,「是雷影他們!」

所有人頓時全站了起來。

「別慌……」

春野櫻鎮定地擺擺手,帶頭走出了房間。

「你們站在我身後就行。」

她想了想,召喚出蛞蝓,進入了仙人模式。

淡紫色的眼影和華麗的仙紋霎時間浮現出來。

【今天就這一更,剩下的時間寫不完一章也不肝了。昨晚四點才睡太累了,今天一個白天都沒精神,欠的第二更明天早上(12點之前)發出來。】 「木葉使節團的各位!」四代雷影人還沒到,粗豪的聲音先傳了過來。

砰的一聲,庭院外圍的磚牆被撞開一個大洞。

春野櫻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到一個魁梧的漢子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

「你們……」艾帶著滿身灰塵在院子中停下來,望著進入了仙人模式嚴陣以待的春野櫻,愣了一下。

「……你們沒事吧?」

木葉使節團的人都站在春野櫻身後,表情或肅然或平靜,身上沒有戰鬥過的跡象,看起來並無大恙。

只是望著他的眼神,卻十分的怪異。

「看起來是沒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

被木葉的人用這種失禮的眼神盯著,雷影禁不住皺了皺眉頭,按住心中淡淡的不快,沉聲說道。

「四代雷影大人。」春野櫻前出一步,正要說話,突然止住話頭,望向艾身後。

又有人來了。

「四代大人,」幾個身影推開圍牆的豁口旁邊的門走進來,抱怨的聲音從中響起,「您就不能好好的走門進去嗎?」

「是你!」靜音身子猛地一激,脫口而出。

走進庭院的中的正是奇拉比和希等人。

來的人不多,但是雲忍忍者個個生得人高馬大,魁梧壯碩,就這樣擠在院子中,黑壓壓的很有幾分氣勢。

巧合的是……他們望過來的眼神也頗為詭異。

其中大部分視線,都落在少女昳麗的臉上——彷彿是在看什麼洪水猛獸似的。

春野櫻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

享受到剛才雷影的待遇,被雲忍們一番目光洗禮之後,她頓時渾身都不自在起來。

兩群人雖說不是不懷好意,但是各自站到一邊,互相用怪誕的眼神對視,庭院里蔓延的氣氛霎時間有幾分古怪。

「咳咳。」少女故作姿態地咳嗽兩聲,說道,「雷影大人,事實上……」

「我們確實是遇到了一場襲擊。」

雲忍們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意外。

「襲擊?」

雷影粗短的眉毛一揚,說道:「你們果然也遭遇了那個神出鬼沒的面具男人?」

這個「也」字,用得很好。

少女秀眉一挑,有點意外,也有點理所當然。

「看起來,你們也遇到了那個男人。難怪你們會出現在這裡。」春野櫻一笑,淡淡地說道,接著描述起她在走廊上遇到的那個面具男人的特徵。

衣服、體形尤其是使用的術和查克拉的感覺,都跟雷影記憶中一致。

「顯然,我們是被同一個人襲擊了……」櫻總結道。

「哼。」雷影冷哼一聲,「藏頭露尾的,肯定是曉的人!」

那個神秘的男人雖然沒能進入雲忍的最核心區域,也沒有破解掉雲忍的大結界,但是能摸到他身邊,這已經非常可怕了。

艾情不自禁摸了摸肩膀。

若不是他反應和速度都是忍界一等一的迅捷,只怕早被那個詭異的時空間忍術完全吞噬進去了。

而接著在追擊的時候,他被那人用眼睛一瞪,居然就陷入了幻術的世界當中……

「你們該不會也被一個奇怪的超級幻術命中,被拉進一個相當真實的世界里去了吧?」春野櫻心中一動,眨眨眼睛,突然意識到了一些事情。

雷影點點頭。

「你們也是?」

他神色一動,也想到了什麼。

想著自己在幻術世界中遇到的人和事,再看看雲忍們望著她時詭異的眼神,春野櫻頓時乾笑兩聲:「呵呵……你們在幻術中的世界,遇到的我……」

「該不會……性情大變了吧?」

她撓了撓臉頰,有點尷尬。

「你還好意思說!」雲忍這邊,卡魯伊一個激靈,跳出來指著春野櫻大聲說道,「你在那邊簡直是個惡魔!我——」

「行了,卡魯伊!」奇拉比走過來,按住激動的卡魯伊,把她拉了回去,「那是幻術世界中發生的事情,不是真的!」

春野櫻認得那人。

櫻跟她有幾面之緣。

前幾天在雷影樓上,衝動出手的就是她。

而就在剛才,在幻術世界中,這個胸比櫻還平的女人為師父奇拉比報仇,結果被水遁少女一招秒掉。不過幻術世界中,她居然變得波濤洶湧,非常不科學——沒理由性格變了,身材也跟著往反方向發展啊!

「沒關係,說說看吧。」春野櫻冷靜地說道,「那個幻術中的我都做了些什麼?」

婚婚欲醉:總裁的獨家影后 卡魯伊掙脫師父的大手,盯了春野櫻好久,才哼了一聲說了起來。

「你在幻術世界中,毫無理由就突然出手偷襲,將村子里的人都屠殺光了……」

她說起了幻術中發生的事情。

幻術世界中的春野櫻,性格跟真實世界的完全相當,冷酷無情,殘忍狠辣,以虐殺和折磨別人為樂趣。

所以他們經歷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春野櫻在雲忍村中大開殺戒、殘虐村民。

卡魯伊之所以特別激動,是因為一上來她就被櫻用水刀術削成人棍,然後少女還很好心地用醫療忍術幫她止了血,強迫動彈不得的她眼睜睜地看著雲忍的其他忍者被打敗、施虐!

果然是這樣……

少女心中忍不住想翻一個白眼。

等她說完,春野櫻才耐心地解釋道:「幻術中的那個春野櫻,性格跟真實的我是完全相反的……所以,你不比為此而介懷。」

「哼!誰知道!」卡魯伊雙手抱胸,柳眉豎起,哼了一聲說道,「你又不能把心剖出來給我們看,誰知道你們這些木葉忍者是怎麼想的?誰能保證你們就不會像幻術里那樣行事?」

春野櫻皺了皺眉頭。

卡魯伊說的其實不無道理。

那個面具男施展出來的幻術,不僅僅是模型真實而已。裡面的人物雖然性格相反,但是做事是有邏輯的。甚至可以說,除去那扭曲的性格,裡面發生的一切,未必不是未來的一種可能。

誰能保證雷影就沒有動過歪腦筋?

春野櫻就算再相信艾是光明磊落的,她不也還是進入了仙人模式,對雲忍產生了提防心態嗎?

相對的,雷影就算再信任木葉的人品,不也還是帶隊過來這邊探查了一番嗎?

是關心木葉受了襲擊,還是擔憂木葉真的會像幻術世界里那樣暗中偷襲雲忍村,過來確認一下?

信任是非常脆弱的。

尤其是兩個村子之間,本來關係就不是很好。

春野櫻嘆了一口氣。

【第一更,補昨天晚上的更新,兩章連發,還有第二更。】 聽著卡魯伊的述說,兩邊的人臉色都很難看。

卡魯伊還在那裡碎碎嘴:「知人口面不知心!誰知道你們的春野櫻表面溫和可親,裝成個細皮嫩肉的可愛模樣,背地裡又會不會在準備些什麼惡毒的計劃!」

春野櫻臉皮頓時抽了抽。

長得耐看點,總比長得雷影那個一臉橫肉的糙漢子模樣好吧?

她不說話,木葉這邊卻有人忍不住了:「住嘴!混賬傢伙,你憑什麼污衊春野櫻大人!」

少女轉頭望過去,說話的是戰鬥組的那個上忍,名為不知火兼一,算是以前見過幾面的熟人。

這傢伙在使節團當路人甲好多章了,這下總算有了台詞,就稍微介紹一下吧:他是玄間的堂弟,約莫十八九歲的樣子,身材高挑精悍,喜歡梳一個誇張的掃帚頭髮型。春野櫻跟井野和鹿丸丁次去吃烤串時,在不知火玄間的烤肉店裡見過他幾次。

「別光說我們了,你們雲忍不也是一樣嗎?」兼一激動地說道,「在我們陷入的幻術裡面,你們做的事情也同樣可惡!」

說著,木葉的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加入了進來。

兩邊的忍者激憤之下,頓時就當面大吵了起來。

萌妻難養:閃婚老公太霸道 「行了,兼一你們幾個!」

看著群情洶湧的木葉忍者,春野櫻冷著臉喝止道:「別說了,幻術裡面虛假的東西有什麼好吵的?」

春野櫻這時可是還沒退出仙人模式的,她得查克拉稍微泄露一點,滔天的氣勢就溢了出來,非常嚇人。

少女只是轉頭眼睛瞪了一下木葉忍者,霎時間就連雲忍那邊的忍者都嚇得偃旗息鼓了。

雷影卻是神色一動,若有所思地問道:「看起來,我們兩邊陷入的不是同一個幻術世界?」

「你們也說說吧,你們那邊遭遇的幻術是怎麼回事?」

他的眼睛在夜色中也炯炯有神,冷靜地望向春野櫻。

「好吧,」少女嘆了一口氣,給兼一使了個眼色,「既然雷影想知道,兼一你就說說看吧。」

兼一臉色還有點憤憤不平,只是看在春野櫻的份上,才板著臉點了點頭。

接著便將幻術世界里,他們在睡夢遭遇雲忍暗部突襲,然後被殘忍虐待的事情一一道來。

後面他們死後發生的事情由春野櫻補上,這部分她就不細說了,只說跟雷影他們大戰了一場,然後突然幻術就解除了。

「幻術被破解,應該是跟我用的一個秘術有關吧。」

春野櫻這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