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趙公子踹氣說著,「想不到跑得到是挺快。」

姜玉龍站直了身板,雙目楞得像是獵豹般銳利,不屑一笑,譏諷一番道。

「我不跑,難道等著被你們打啊,我才沒那麼傻。」

「哼——」趙公子不屑嗤鼻,並從腰間取出了一把匕首比劃道。「你發現了老大的秘密,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哼——」姜玉龍大義凜然,指著他們呵斥。「廢奴法頒布才三個月,居然敢在天子腳下做出這種有違王法之事。」

不過上官源一直躲在後方沒有現身出來,姜玉龍鄙夷呼道。

「上官源,自己敢做,還不敢承認嗎?」

「哈哈哈。」上官源大笑之後終於走到了前頭,他的模樣雖然英俊,但是一看就像個喜歡勾搭良家姑娘的下三濫子弟。

「阿龍啊,反正我也是瞞不過你了,那我就讓你死得明白也好。」

「你——」姜玉龍眼眸大驚,他雖然正直不屈,可是聽到這個人膽敢取他性命的言語,仍舊不免大大的一番震驚。

「你膽敢殺我?」

這個上官源是元帥上官雲鏈的三兒子,而上官家族是玉虛都里地位僅次於王族的大豪門望族。上官源很早就進入了玉虛學院修鍊,一年前又入了上官家族門下的宗派天羅門學習,據說他的實力在入天羅門前便已經是中級武者的靈武三重段位。

玉龍心裡尋思,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慌亂里,他趕緊深呼吸讓自己鎮定下來,心中想道。

打肯定是打不過靈武三重的傢伙,而且他們這麼多人,我一定要想個辦法盡量拖延,並要設法不戰而屈人之威。

「上官源,你好大的狗熊膽子啊,居然敢殺王子。你此舉跟謀反有什麼區別?」然後他憤怒指著那群嘍啰,威脅著大喊道:「你們敢同上官源一起造反殺王子,你們不怕株連九族嗎?」

玉龍年少的眼裡放射出一道盛氣凌人的閃電,他自信滿滿的表情里爆發出的王權霸道果然令這群嘍啰感到了無盡的后怕。

不過,這對於見慣了大場面的上官三少卻並不能見效。

上官源愣一眼身邊的十來個嘍啰,教訓道:「廢物,一個13歲出頭的小子就把你們嚇成這樣,我看你們都不想跟本少混了吧。」

屬下們哆哆嗦嗦,戰戰兢兢回復道:「源少,他畢竟是王子,咱們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啊。」

上官源被這群豬一樣的隊友氣得跺腳,當即給了面前兩個人一人一拳,然後怒斥道。

「混蛋,你們覺得他會放過你們嗎?而且,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算咱們把他做掉,又有誰會知道?」

姜玉龍大失所望,搖搖頭愁苦著雙目,然後指著上官源。

「上官源,你這傢伙真是個毒瘤啊。」

哈哈哈——

上官源顯得極其的猖狂,鄙視且叫囂道:「把你殺了,你以為王族會有什麼損失嗎?你母親月琴不過是個沒有權勢的普通妃子而已,而且你這個傢伙從來不受大王待見。少你一個王子,王族之中根本就沒有誰會在乎。而且,你要知道這座玉虛都從來都不是你們姜氏王族一家獨大。」

上官源揮袖得意,眼眸溜過一絲以下犯上的爽快。他領著嘍啰大步將玉龍bi向懸崖的邊上。

「你們大膽——」

「叫吧,叫吧,叫破喉嚨都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不過恰恰沒能隨他所願,死到臨頭的姜玉龍反而顯得十分的淡定,眼眸里從未對他們表示半點的妥協退步。

玉龍站在原地,穩如青松,捏緊了雙拳,手臂暴突青筋,只是無奈何他的實力太弱根本就戰勝不了靈武段位的武者。

「源少,你想讓他怎麼死?」趙公子擠眉弄眼請教道。

上官源想了片刻,竊喜說道:「一個連學院的初級班都沒進入的廢物。咱們乾脆玩點精彩的。」

「什麼精彩的?」這群不知死活的嘍啰紛紛湊了過去,像只哈巴狗似的望著上官源。

上官源得意大笑,又盯著姜玉龍,用故作可憐的表情羞辱他。

「用繩子把他勒死,然後找一個大樹掛起來。這樣的話,所有的人都為以為他是自卑看不到了人生的未來所以自盡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這個年僅13歲出頭的少年即將臨死了,反而目無畏懼的反嘲他們。

「你們作惡多端,而今以下犯上,草菅人命。我姜玉龍豈會向你們這群人妥協。」

玉龍鬆開手臂,閃電般的目光顯得釋然和輕鬆,他掃視一圈,笑如清風,指著他們怒道。

「若有來世,我必來找你們清算今日之賬。」

姜玉龍說罷之後縱身一躍,邁入了黑不溜秋不見谷底的懸崖。

上官源大失所望,大吃一驚——他甚至都沒有聽到姜玉龍一點兒害怕的叫聲。

旁人都誠惶誠恐,戰戰兢兢不敢往前。可是上官源仗著家世背景作威作福絲毫沒有畏懼之感。

旁人的生命在他的眼裡算得了什麼?即便這個人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王子那又如何?

就像他說的,姜玉龍不過是一位不受人待見的王子,而他背後的上官家族又是不弱於王族的豪門。 姜玉龍掉下了懸崖,身體一直在下墜,兩側的風極快,吹入了他雙耳,隆隆響聲澆灌他的心靈。

我肯定要死了,父王那裡我一點兒都不懷念。

可是母妃和哥哥,我實在割捨不下。他的心中不斷涌動著思緒。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這麼死掉。

剎那間,懸崖里的涼風狂躁起來——姜玉龍在恐懼和不甘里昏迷過去。

老婆你敢逃 奇怪的是姜玉龍並沒有掉落懸崖底部,而是漂浮在了漆黑幽暗的半空中。

懸崖中間突然飄出來幾縷煙霧,好似蜿蜒長蛇纏著他的身軀。

一剎那間,黝黑的空間里陡然撒下一抹銀色強光照著姜玉龍的身體。然後光芒的盡頭降落一位白衣飄飄的女子。

冷風凜冽,懸崖下方忽如地獄,那女子白凈如雪的衣裳,彷彿給世間籠罩了一場冰雪。

這個女子降落在了姜玉龍身旁,可是她居然只有曼妙阿羅的身姿和潔白如雪的衣裳——

她竟然沒有臉,漂浮的黑髮之下只是一片空洞虛緲的幻影。

那張臉讓人感到脊背陰森,臉上雖然沒有影像,但是幽暗裡卻發出了一劑嘲笑。

這女子彎曲著手臂,在玉龍的四周慵懶的移動著。

她的指尖飄出一束煙霧,然後姜玉龍整個身體抬升起來,眼睛頓也迷迷茫茫睜開。

姜玉龍恍恍惚惚的看著面前的跡象,感覺到了一個冰冷的人。

他迷糊問道:「你是誰?」

這個滲人的女子沒有說話,轉了一圈手指,於是姜玉龍的身體也不由自主也跟著轉了一圈。

「姜玉龍,你怕不怕死啊?」她空蕩的臉上傳出了這個輕視的話語。

玉龍神志不清跟著回復著,「我好怕,我不想死。」

那女子鄙夷一呵,再道:「果然是凡人啊,也就是貪生怕死之徒。」

怎料到,這話說罷之後,迷糊的姜玉龍居然又開口說了一句。

「我不怕死,但我不想死,我不甘心。」

這個女子指尖一晃,天際的強光頓時退開。然後只見姜玉龍的眉心驟地閃過一點亮光,突然間有一條周身閃耀著光明的黑龍從眉心遊走過。

這女子欣喜的盯著他額頭的黑龍,頓時言語間充斥著得意的慾望。

「雙眉藏黑龍,得之得天下,你哪能這麼輕易死掉。」

她陰暗笑著,揮手送姜玉龍抬升,然後又望著他的後背不屑自言了一句。

「不過,如今的你終究不是那個人了。」

姜玉龍就這樣回到岸上,然而那個女子卻不知去了何處?

姜玉龍額頭的黑龍又閃現了一回,再然後一束星光從夜空的盡頭悠的飄出來。

星光再次喚醒了姜玉龍,他揉了揉雙眼,跟隨著這串星光走到了懸崖邊上才停止。

他吃驚一怔,低頭看一眼足下的深淵,又掐了掐自己的身體,確定不是做夢之後,難以置信感慨道。

「我怎麼上來的?我居然沒死?」

就在這時候,這串星光散罷,然後黑夜裡出現了一個身穿銀白色鎧甲的戰士。

這個人不就是昨晚上的那個傷痕纍纍的戰士嗎?

玉龍驚得瞠目結舌,不過這個戰士沒有轉過身來,只是留給他一個背影而已。

「你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掉。」

「是你,你救了我?」

「不是我。」

姜玉龍驚喜連連,往前一步,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他本想詢問他點什麼,但是開口問了問他的傷情。

「你的傷好了嗎?」

「我已經死了。」

姜玉龍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居然給了這樣一個答案?

姜玉龍默默望著他的背影,終於發現他似乎真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不過姜玉龍一點都不害怕,反而還有些感激,他遲疑皺眉撈著腦袋瓜,再問道:「你能夠告訴我你是誰嗎?」

這個戰士的背影瀟洒一笑,掌心一閃金光,然後亮出了一把昨晚上那把金光耀耀的戰戟。

「我是你。」

姜玉龍險些驚到在地,趕緊退了幾步,然後再鼓起勇氣望向他。

那個人右手一晃戰戟,並指向了他,然後傲氣說道:「等你將來找到這把黃金龍戟,你便知道我是誰,你是誰。」

星光散開,那個人已經沒了跡象。姜玉龍年少的心中頓時有更多的不解和疑惑。

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是在囑咐我嗎?

他是我?他是誰?我是誰?

我居然沒死?是誰救了我?

他的心中越想越慌亂,他張望著四方天際,向著四下喊道。

「你是誰啊?你在哪裡?」

整個夜空里只有他的回聲飄在左右,然後他對此越想越害怕,額頭冷汗不斷四溢。

他以為自己撞邪了,突然,大叫了一聲有鬼,於是拼了命撒腿就逃跑。

三更天時他才跑回了王城,並從平常經常溜出宮的角落翻回王宮。

宮廷華燈總算驅趕掉剛才遭遇一切之後的害怕,他連忙對著明亮的燈柱平息內心的恐懼。然後拍拍身上的塵土,整理著亂糟糟的衣裳。

他緩緩走回了母妃的寢宮,但是整個宮殿靜悄悄一片。

見到這樣的場景之後,他心中頓時而生一股酸楚感,望了一眼靜謐的寢宮和花園,搖搖頭哀怨的嘆了一口氣。

「從我昨天生日到現在,難道就沒有一個人發現我失蹤了嗎。」

他即便夢想著變強,但畢竟只是個13歲的少年,悲傷難過自言自語,走了幾步之後回想起了上官源侮辱他的話語。

他發怒跑到了水塘邊,看了看自己狼藉的倒影,咬咬牙,捏著拳頭,再自言道。

「我不甘心,我絕不讓你們看不起我。上官源,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然後他又望向了父王王殿的方位,「父王,玉龍一定讓你重新正視我。」

太陽照屁股之時姜玉龍才在一處荒廢的宮殿里醒過來,不過整個晚上王宮都十分平靜,一位王子失蹤了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過,就連他心中摯愛著的母妃和王兄都沒有找過他。

寶窯 姜玉龍越想心中越氣憤,早飯都沒吃便去學院外邊逛了一圈,偷偷看著王室的兄弟們修行。 姜玉龍透過大門看見那些少年扎了半個時辰馬步,之後少年們一對一比劃著拳腳。這其中尤其是他的親哥哥姜雲燁最為優秀,姜玉龍的心中很癢恨不得自己也上場去展示。

只見一位飛天境的武者突然走到了大夥身邊,拍了拍手讓大家停下來,然後講授了一些對戰的要領,又說道:「三日之後的初級段位測試,陛下會帶著所有王族的長輩來觀摩。這也是對你們的第一次考核,合格之人升入正式班。」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有人興奮有人哀愁,然後許多人圍到了姜雲燁的身邊去恭維他。

「二王子是咱們當中最厲害的,三日之後你一定要好好表現啊,如果能夠順利通過初級武者考核並且升入靈躍境界的話——」

少男少女們全都瞠目啞口齊齊望著姜雲燁,然後羨慕地感慨著:「能夠在14歲便拿到靈躍境真是天才啊。」

姜雲燁雖是少年可是眼神如同熊熊烈火,身形雖然瘦弱神態卻仿似從天而降的一把天劍。

愛在左情在右 只不過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同樣都是王妃月琴所生的兒子,為何玉龍和雲燁的待遇天差地別?

玉龍瞧見哥哥姜雲燁活動著手腕,自信滿滿展露出霸氣的微笑,眼睛轉了一圈看著周圍的同齡人,得意說道:「我乃靈鏡國二王子,自然是天降的奇才,到時候本王子請你們去醉仙樓喝酒吃大餐如何。」

「哇——真的嗎——」

姜雲燁得意昂起頭,眉眼裡藏不住的驕傲和英俊全都湧出來。

「本王子說話算話。」

眾人驚喜相顧著,都議論起來。「咱們還從來沒有喝過酒呢,終於可以嘗鮮了。」

這時候,人群里唯一的一位女生,穿著粉紅色衣服的美少女推開了大夥擠到了姜雲燁的身邊來,仰起頭微微一笑。

「到時候你可一定要記得把阿龍哥也叫上啊。」

這個美少女名叫紅葉,是一位戰死將軍的女兒,從小便與兩位王子一起長大,也是姜玉龍現在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他聽到了紅葉說過這番話,心中不覺流露過一絲喜悅。再看一眼王兄。姜雲燁點頭說道。

「我肯定會叫上弟弟,而且我拿下靈躍境之後一定要讓父王達成我的一個願望。」 名門寵婚之大牌明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