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慕晨翊沒想到一條魚就把她嚇成這樣,伸手要拉她站起來。

在他彎腰一刻,庄珞然臉上露出得逞的神色讓他知道自己被她故意裝出的示弱表情給騙了,不過,他不想躲開……

見慕晨翊比她濕得還厲害,她更開心了。

後來,本是單純的玩水,變成了你來我往的嬉水,慕晨翊打算在河邊來頓燒烤晚餐的安排也取消了,因為兩個人的衣服沒幾處是乾的。

庄珞然意猶未盡的被他拉回車裡。

慕晨翊蹙眉看了看她還附著泥沙的襯衣,指了指車後座上搭著的一件白色襯衫:「去後面,換掉。」

庄珞然身形瘦小,不用下車,一個蚯蚓扭就到了後座。

慕晨翊開著車,目光不時看看後視鏡。

庄珞然剛剛解開一顆紐扣,停住了手。

後視鏡里,男人英挺的鼻樑,如星河燦爛的墨眸,映入她的眼帘。

庄珞然伸手拍拍他的椅背:「鏡子,掰一掰,太不自覺了。」

慕晨翊不可見的嘆息一聲,抬手把後視鏡翻了上去。

後面傳來一陣窸窸梭梭的聲音,引得聽力不錯的他頓覺口乾得很。

庄珞然看著換來的一堆,皺了皺眉:「這一時半會兒也幹不了,我怎麼回去?」

慕晨翊收到她換好衣服的信號,翻下後視鏡:「你不是在我那邊留了備用的嗎?」

庄珞然咬唇而笑,沒有鑽回副駕駛位置的想法,畢竟她現在的穿著不好見人。

不過,她把雙手伸到了前面,放在他的肩膀上,輕呼了一聲:「翊翊……」

慕晨翊虎軀一顫,冷冷說道:「有事說事!」

庄珞然偷笑一聲,按了按他的肩膀:「你自己還濕著,卻把乾淨的衣服讓給我,你真好。」

慕晨翊的直覺,庄珞然就是仗著他在開車,不能把她怎麼樣,她才用這種話逗他。

見他沒有反應,庄珞然感覺自己的表達謝意的語言是不是太蒼白了,令他無發相信自己的真誠,於是她往前探了過去,以掩耳不及之勢與他擦臉而過,又迅速坐回了後座。

有那麼幾秒,慕晨翊腦中一片空白,確定自己沒有做夢后,他乾咳一聲,用沙啞得不行的聲音提醒她:「坐後面就老實點!」

庄珞然搓著自己紅紅的臉,不接他的話。

今天他帶給她太多愉悅和感動,她找不到任何一個恰當的詞表明自己心中所想,於是……方才有點激動,但卻是今天很想做的事。

她不出聲,慕晨翊也不說話了,靜謐的空間,似有一種「相顧無言」的情愫在縈繞。

到了御公館,慕晨翊直接把車開到了後院,又給了她一件外套。

庄珞然裹緊了外套才從後座里鑽出來,也不用和誰客氣,一刻也不耽誤的去了某人房間。 準備引路的鄭軾看到一個人影從自己眼前閃過,他立刻就覺得自己多餘了。

慕晨翊漫不經心的看著她急切上樓的背影,向鄭軾吩咐道:「準備晚餐。」

庄珞然輕車熟路到了慕晨翊房間,從衣櫥里拿出自己的東西,又一溜煙跑進了浴室。

慕晨翊進到房間時,只留給他一道鎖門聲。

他紳士的找了衣服去別的房間更換。

等到兩個人都弄得好時,晚餐也好了。

對於庄珞然來說,這是非常愉快的一天。

用過晚餐,慕晨翊考慮到她勞累,便親自把她送回庄公館。

庄珞然向車內的人甜甜的道了聲再見,然後哼著歌回自己的住處去。

這個時間,她的住處安靜得一個人影也看不到也算正常,只是客廳的燈光比平時暗了一些,她掃視一圈沒有異樣后,安心上樓。

只是進到自己卧室的那一刻,她聞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氣味。

她的房間向來乾淨,但凡有一點點男人的汗味她都聞得出。

察覺到危險的她開門要往外走,哪知從旁邊閃出一個壯碩的身影擋住她的出去路。

而身後的危險更是不用說。

三個身形彪悍的練家子,一個堵住她的去路,兩個在她房間里等她。

站在門口的人,陰森森的說道:「然少爺,你安靜一點,我下手准一點,保證你沒有痛苦,但如果你不老實,我們有幾百種方法讓你在痛苦中離開,請配合我們。」

庄珞然第一次見到有人要她命的還這麼客氣,於是,她也很好說話的點點頭。

驀地,她「砰」的大力關上門。

這麼巨大的關門聲,應該能喚來洳茵替她呼救。

對付弱小的她竟然啟用三個身形健碩的專業人士,看來對方是很想一次解決她。

庄珞然力氣上不佔優勢,但身手靈敏,用躲避拖延時間也是好的。

門外的人當然不會甘心留在外面,「嗙」的一聲踢開門后,加入了同夥的戰鬥中。

洳茵確實被樓上的動靜給驚動了,她小心翼翼的走上來,沒到門邊就聽到裡面的打鬥聲,她半側在門旁往少爺沒有開燈的房間里望了望。

有人發現了她,停下襲擊庄珞然的動作,說道:「大哥,門外有人。」

獨寵小嬌妻+番外 庄珞然趁他們把目光看向洳茵,拿出自己的手機向洳茵扔了去,並還是用純凈的男聲說道:「你快走,替我打電話給慕晨翊。」

兩人分開沒多久,慕晨翊這會兒應該在半路上。

被稱為大哥的人,扭頭看向庄珞然,對兩個兄弟說道:「不管她,我們的目標在這裡,速戰速決。」

手機準確的掉到了洳茵面前,但她沒有接,而是任由手機落在門口的地上。

洳茵急切說道:「少爺,我去幫你叫人。」

說完這句話,她也沒有撿起地上的手機,直接跑開了。

庄珞然在這一刻不想去思考她會不會去找人,但洳茵不接她扔過去的手機,已經說明了一些問題。

沒有時間多想的她迎接著三個人的挑戰。

她身手敏捷,雖小有觸碰,但一次又一次幸運躲過大的傷害。

有人不耐煩了,抽出小腿上的匕首,說道:「大哥,就在這裡解決吧,時間不夠了。」 旁邊一個聲音答道:「也好。」

於是都拿出了同樣的裝備。

庄珞然擦了擦嘴角的血,眸色鎮定,飛速運轉的大腦在思索著各種逃脫方案。

突然,她想起慕晨翊送手機給她時說過的話。

趁著三個人一擁而上的時機,她藉助牆面的力道,騰空越過三人,卻不想被其中一種抓住了腳而半空摔了下來。

但這樣,她與門口地面上手機的距離也近了幾分。

不確定是否在話筒接受範圍,她在一邊躲避紮下的刀片時,一邊用力的「喵」了幾聲。

三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動作頓了頓,其中一個人勝利在望的說道:「看到沒,莊家少爺心智混亂得學貓叫了,抓住機會!」

為什麼要把呼救暗號設置成喵叫?!

庄珞然推了推眼鏡,在心中把慕晨翊罵了一遍,繼續躲閃。

而此時,正悠然把車開回御公館的翊先生車速只有五六十邁,所謂談戀愛的情侶,也就是他們今天的樣子吧。

手機急切的警報聲打斷了他怡悅的心境……一個快速的迴轉后,車以魔鬼的速度往庄公館方向駛去。

三個人攻勢不減,庄珞然體力消耗得厲害,漸漸有些招架不住,她想跳窗,但他們也不給她機會。

三個人整了隊形,同時從上中下三路襲向被逼到牆角的她。

庄珞然占著自己瘦,從人牆的縫隙中勉強鑽過,但付出的代價是脖子上被劃出了一道小口。

畢竟,她只有兩隻手。

她摸了摸有些濕潤的脖子,假喉結因為這道小口,已經不在。

她有些喘。

而其中一個人卻笑道:「兄弟們,庄大少爺體力不支了,咱們速戰速決。」

話落,默契三人組又一擁而上。

庄珞然再次使出渾身招數避開。

樓下小院內,傳出刺耳的剎車聲,意識到庄珞然可能又救兵,其中一人抱怨道:「不讓帶槍就是麻煩。」

幕後主使不讓用槍的理由很簡單,槍聲在夜裡太招搖,在庄公館響起,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庄珞然敏捷地與襲來的人擦身而過,終還是因為力氣不夠的問題,她感覺自己避不開前面兩束白光了。

感到馬上要得手的兩人,全神貫注的向庄珞然撲了過去,眼看還有二十公分距離的時候,他們竟同時被人抓住了腳。

身後的力氣不小,一個后拉力,兩人就被扯摔了去。

庄珞然有救兵他們已知道,但是從剎車聲響起到這個人出現,最多也就十秒的時間,這人是飛上來的嗎?

庄珞然見到救兵后,一個彎腰,身後再次襲擊他的人慣性向慕晨翊沖了過去。

慕晨翊打掉了他手上鋒利的匕首,連人也給按在了地上,隨著「嚓」的一聲響,被按在地上人痛呼:「手斷了。」

慕晨翊懶得理他,招呼後面襲上來的兩位。

庄珞然得到空隙,捂著脖子,跌跌撞撞走到床邊開了燈。

光線立刻充滿了整個房間。

屋內已經不能用狼藉來形容,而剛才痛呼手斷的人,其實他的手還是連在胳膊上的,只是有一節……感覺無骨…… 一對三在慕晨翊這裡從來都是輕易的事,打小愛去父親的私人基地,他曾經挑戰過一對十。

幾個人在他手裡瞬間失去戰鬥力。

庄珞然見他這麼厲害,放心的去到浴室拿毛巾壓住自己脖子上劃出的傷口。

醜聞 手上的血是來不及洗了,任何正常的思維方式,她都應該馬上離開這裡。

慕晨翊看她用紅紅的手拿著毛巾捂住脖子走出來,眸色更加陰寒。

她皮膚上的染色劑還未褪去,所以就算臉色慘白也看不出來。

慕晨翊簡單的翻了翻三個人身上,然後站了起來,走向庄珞然。

沒有等她說話,便把人抱起。

庄珞然確實已經不太能站穩了,她靠近他耳邊,沒有再使用男聲,小聲說道:「傷口應該不深。別管他們,他們活不了。」

任務失敗,他們豈會有活路。

高度緊張之後的她說話也有些顫抖。

話雖短,但慕晨翊明白她所想。

這時候讓莊家的人秉公處置了這三個人又這麼樣?對方敢這麼做自然也盤算好了脫身辦法。

「我帶你走。」

慕晨翊一邊說一邊把人抱下樓。

他的車就停在樓下。

把庄珞然放在副駕駛座位上,她手軟腳軟,身體還不由自主的打顫。

慕晨翊拿了一條小毯子給她蓋上,然後迅速把車使離庄公館。

快出大門時,洳茵帶著幾個老實巴交的傭人出現在路上,方向是她的住處。

庄珞然沒有什麼焦距的目光落在洳茵身上,沒有要開窗對她說幾句話的想法。

慕晨翊看她一眼,車速絲毫未減。

路過這一行人後,庄珞然摘掉了眼鏡,好在她的鏡架比較緊,否則在打鬥時掉落,她可能沒機會等到他。

慕晨翊的車窗,外面看不見裡面,但是出現在庄公館,不用說也知道和是庄珞然有關係。

洳茵看不見車內情況,也知道慕晨翊把庄珞然帶走了。

看了看臨時找到的幾個傭人,個個老實巴交的帶跟棍子,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根本不是那三個人的對手。

正要招呼他們不用去時,庄呰帶著莊家大隊人馬回來了。

見到洳茵身後的人都拿著棍子,他故意關切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洳茵如實答道:「少爺在住處被幾個不明身份的人襲擊。我找遍了庄公館,也沒見到咱們的護院,只能先叫上這個幾個去看看了。」

芯片的戰爭 庄呰緊張起來:「今晚他們實戰考核,所以沒有人。你離開多久了?少爺還好?」

洳茵看向大門口:「可能狀況不太好,讓御公館的車給接走了。」

她猜想著,如果庄珞然醒著,見到她,一定會停下車吩咐幾句的。

庄呰聽到這個消息,心情特別好。

向旁邊的一個心腹使了使眼色,阿蟾配合的站了出來,大聲說道:「呰哥,我先帶幾個兄弟去少爺的住處看看,免得讓無辜的家人受傷。」

庄呰點點頭對洳茵說道:「你暫時別回少爺的小院了,找個要好的姐妹,去她那裡湊合一晚上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