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清歡趴在姜雲卿懷裡,將娘親說的話全部記在了心上,這才重重點頭:「娘親,我知道了。」

「乖。」

姜雲卿揉揉她的腦袋,對著她道:「過幾天你爹爹就要帶兵出征,我可能要到皇莊那邊去,你是想要留在宮裡和安安一起,還是跟我去皇莊?」

清歡睜大了眼:「爹爹又要出征呀?」

姜雲卿嗯了聲:「這次去不了多久,最多半年就回來。」

清歡腦袋枕在姜雲卿腿上,嘟囔道:「那娘親去皇莊還回宮嗎?」

姜雲卿:「當然回,你也可以隨時來皇莊找我。」

清歡想了想,便說道:「那我在宮裡陪安安吧。」

「爹爹走了,娘親又去了皇莊,安安一個人在宮裡會孤單的。」

「舅爺爺可嚴厲了,歡歡不陪著他,安安會哭。」

姜雲卿聞言失笑,她那個兒子早熟的有些過頭。

孟少寧待他嚴厲她是信的,可偷偷摸摸掉眼淚的事情姜雲卿卻不怎麼相信。

畢竟那天卿安在她面前說著他喜歡朝政之事,喜歡高高在上,想要當皇帝的時候,那眼神亮晶晶的模樣還猶在眼前。

姜雲卿估計是清歡怕去了皇莊之後約束,而留在宮裡頭安安寵著,孟少寧和穗兒他們又處處讓著,所以她不想去,她也沒戳破小傢伙的話,點點頭道:

「那好吧,到時候你留在宮裡陪安安,要是想我了,就和安安來皇莊找我。」

「好!」

清歡和姜雲卿說定之後,就擱在她腿上撒嬌打滾兒,嘴裡問道:「那娘親,爹爹什麼時候走呀……」

「過幾日吧。」

「那曾外公會去嗎?」

「會,曾外公,幾個舅爺爺,還有表舅舅都要去……」

「歡歡也想去。」

「你還小,現在去了殺不了敵,等你長大了能騎馬了,讓爹爹帶著你去。」

……

「娘親……」

「嗯?」

「海林朗輸給我的玉如意,我能不能不還回去啊?」

「不想還?」

「嗯!是我贏回來的,我都讓安安幫我包好了,準備送給舅奶奶做生辰禮物…」

「那就不還了。」

「真的?」

「真的,誰問你要,你就讓他來找娘親。」

「耶……娘親最好了!!」

徽羽坐在車轅上,聽著身後馬車裡傳來姜雲卿和君清歡母女兩低低淺淺說話的聲音,臉上不由也染了笑意。 第一百九十一章三人匯合

吼!

最後一聲凄厲慘叫咆哮聲下,被分成了無數塊。

對此,紅玲香白嫩的小手,對著虛空一晃,一個光點,飛快的沒入其手中的令牌之中。

隨後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身前雷鳴之地的深處而去。

緊接著不久,出現在一處雷電亂竄彈射的雷之漩渦之前。

「破!」

看了那雷之漩渦一眼,就是一聲破滅聲。

然後一道道紅色靈蔓,再次瘋狂的涌竄而出。

但是這一次,那紅色靈蔓上面,有一道道紅色的雷電。

雖然那雷之漩渦威力巨大,但是在紅色靈蔓瘋狂的攻擊下,寸寸爆裂開來。

而在爆裂的瞬間,四周雷電一個彈射凝聚,現出一個嬰兒拳頭小的藍色珠子。

在那珠子裡面,有一道藍白色的雷電。

「果然這裡有雷魄珠!」

見到這藍色珠子,紅玲香臉色一喜,說話間,連忙手一招,將那藍色珠子緊握在手中。

接著再看了一眼,就收了起來,向著秘境的更深處而去。

而在這時,另一邊一處岩石群地界。

兩道身影,在其中激烈的對戰。

其中一道,身上凶煞之氣,瘋狂的湧出,在周身凝聚出一隻窮奇的巨大身影。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拓跋無我。

至於在他的身前,是一個身穿藏藍袍的青年,手持森冷長刀。

整個臉有點方形,但雙頰卻異常的凌厲,如刀削一般。

身上霸道蒼穹的刀勢,與拓跋無我身上凶煞之力,相互對抗,沒有絲毫的弱勢。

境界同樣也是化元境後期,一道道強大的攻擊,與拓跋無我對碰在半空之中。

掀起的強大颶風衝擊,將四周的岩石柱,全部粉碎開來。

「拓跋無我,沒想到你有些實力,再接我一招,刀滅無痕!」藏藍袍青年見自己的攻擊全部被抵擋下來,對著拓跋無我大叫了一聲,就直接將手中的森冷長刀劈斬而出。

刀起刀落,整個虛空,好像籠罩一股強大的刀勢之下,然後一道巨大的森白刀光,出現在拓跋無我的頭頂之上。

「哼,窮奇凶力,給我破!」

看著頭頂上的森白刀光,拓跋無我冷哼一聲,就同樣一聲暴喝。

但是在這時,一股更加之心悚的凶煞之力,咆哮凝聚在其上的拳頭之上。

然後一拳,將那森白刀光給轟爆了開來。

「拓跋無我你的實力不錯,我奈何不了你,但你也奈何不了我!就此停手,或許我們可以聯手!」藏藍袍青年見自己的森白刀光再次被抵擋,沒有再施展出攻擊,而是對著拓跋無我聯手著說道。

「哼,我需要跟你聯手嗎?還有你覺得我拓跋無我真的打不過你嗎?」拓跋無我聽此,雙眼神色一厲,再次冷哼一聲道。

「拓跋無我,你的天賦實力,在蒼南地界或許是最頂尖強大的,但我們天北地界的天才,比你們蒼南更加的強大,以我現在的天賦實力,連前三都排不進去。何況還有雲西和吳東地界的。到時候你覺得,以你一個人能對付他們所有人。」藏藍袍青年察覺到拓跋無我語氣之中的輕蔑,嘴角有些無知一笑,開口說道。

「還是你以為我冷寒刀的實力,就是剛才如此!如果你覺得是的話,我不介意和你斗個兩敗俱傷!」

「哼!」

拓跋無我聽著藏藍袍青年的話,神色陰寒凶厲到極點,隨之又一聲冷哼,響徹而出。

「聯手就聯手!」

接著思慮了一下,直接同意道。

不是說他怕了這冷寒刀,而是他也知道其他三個地界的強者不少,以他一個人的實力,根本爭奪不過他們。

至於他為什麼不像當時紅玲香聯手羅無生和空烔,是因為他覺得,他才是蒼南地界最強大的,所以才沒有去聯手。

但是眼前的冷寒刀,讓他感覺到一絲壓迫,實力不在他之下。在他的眼裡,只有強者跟強者才會聯手。

「既然這樣,我們早點去秘境深處,恐怕他們已經去了!」冷寒刀見拓跋無我同意,收起手中的刀,再次開口一聲。

然後身形一動,向著秘境的深處而去。

拓跋無我見此,也同樣快速的前去。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而在他們前進的時候,空烔滅殺了一隻三頭巨狼。

將光點收起的瞬間,身形出現在三頭巨狼身後的一處颶風撕裂裂縫之前。

「魂風破滅!」

接著看去的下一秒,就是一聲暴喝。

聲落,空烔的灰眼,一股強大的魂力爆發下,變成了兩個灰色漩渦。

而那颶風撕裂的裂縫,湧現出大量的灰色罡風,與那颶風轟擊在一起。

同時那灰色罡風上,層層毀滅之力,從中爆發而出。然後力量一個涌動,那颶風直接崩潰在虛空之中。

至於這毀滅之力,不是羅無生那毀滅武道,算是本身的一股力量。

而那颶風在崩潰的瞬間,一個個力量向著中間一個回收凝聚,現出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青色珠子,裡面有一道颶風在撕裂。

「風魄珠!」

空烔臉色一喜的叫了一聲,就收起來,向著秘境深處而去。

至於羅無生這邊,兩人突然一喜。

因為在他們手中感應珠,突然閃耀出一道白光,然後第三個明亮色光點,出現在其中。

見到這,羅無生兩人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這第三個明亮色光點方向而去。

而他們兩個,在變色蜥蜴后,又碰到一個其他地界的考核弟子。

境界達到天府境中期巔峰,想要殺羅無生兩人,但被羅無生直接秒殺,送出了秘境。

這樣一來,江無塵此時的積分,達到了一千四百分,只剩下六百。

至於羅無生兩人一喜的時候,那隱藏等待的宮凌宇,臉上也欣喜無比。

他其實內心生怕羅無生不來找他,這樣一來,他就只能成為別人的積分,又或者等待考核結束淘汰。

三十里的路不算遠,沒有多少個呼吸,羅無生兩人出現在宮凌宇所隱藏的山脈之中。

宮凌宇在同時,同樣身形一動,從隱藏的地方出來,向著羅無生兩人而去。

最後三人,在一處三頭碰頭。

「羅兄,多謝了!」

碰頭的下一秒,宮凌宇對著羅無生感謝一聲。

「既然這樣,我們直接向著秘境深處而出!」

羅無生點點頭,然後開口說了一聲。

秘境外部範圍大,尋找其他的妖獸和考核弟子麻煩,還是深入一點更容易找到。 馬車經過一處小吃攤時,望著攤子上冒著熱氣的炒栗子,徽羽笑著道:

「公主,要不要吃炒栗子?」

裡頭清歡眼睛都亮了,連忙高聲道:「要,徽羽姑姑多買點,我給安安帶回去!」

……

姜雲卿接回了清歡后,她和君璟墨便忙了起來。

姜雲卿忙著看摺子,和孟少寧一起重新接管朝務,而君璟墨則是帶著孟家幾人和朝中幾個大將,接連幾日出入軍營,忙著準備出征之事。

等夜裡回宮兩人閑暇下來時,便被清歡、卿安纏著玩鬧。

六月初十這日,失蹤三年方才回朝不久的燕帝突然下令,出兵赤邯及周邊幾個小國。

聖旨下后,震驚朝野。

清穿之皇貴妃 那些早有準備的武將還好,對此興奮異常,而那些保守派的文臣卻都是個個心驚。

哪怕再蠢的人也看出來了燕帝的野心,更有甚者,朝中之人都有種等了三年,終於來了的感覺。

三年多年,大燕伐梁,大軍壓境之時,若非燕帝燕后突然失蹤,恐怕當時南梁之後便是赤邯。

如今三年過去,燕帝果然依舊野心於天下。

所有人都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六月十五,整頓了一月有餘的三軍開拔出京。

燕帝君璟墨率左將軍葉三,驃騎將軍唐恆,率八萬大軍直奔西北。

宣威將軍孟淮、少武將軍孟祈帶領六萬大軍直奔西南。

定國將軍孟天碩、寧遠將軍齊豫,並副將孟文峰率領十五萬大軍一路南下,與安俞關、南郡駐軍匯合,陳兵赤邯永臨關外。

朝中的政事全部交還給了攝政王和皇后,而皇后臨朝不過數日便開始深居簡出,朝政上的事情幾乎有大半都是攝政王帶著年幼的太子在朝處理。

七月中旬,永臨關破城,孟天碩等人率軍直奔赤邯皇城。

七月二十三,大燕大軍兵臨赤邯皇城之下,赤邯皇室僵持三日,開城門投向。

八月上旬,燕帝帶兵接連收服納宜,西燕兩國,將其納入大燕版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