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現在的年輕人,有點本事了,架子就大得不行,我們這些老人家特意登門拜訪,都要給我們臉色看,唉……」

慢悠悠的聲音,尖酸得甚至有些無辜,她一邊說著,一邊把斗篷的兜帽翻下去,露出一張蒼老貴氣的臉。

「……」

本傑明愣住了。

不知為何,整個房間里的氣氛都像凝固了一樣。法師傳承會的三人見狀,有些不解,彼此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也只有伊麗莎白站在門邊,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看上去一點都不意外。

凍結一般的沉默持續了大概有半分鐘。

「咳……院長閣下,您怎麼了?」另一個斗篷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乾咳一聲,才把本傑明終於從愣神之中叫回來。

然而,他們所不知道的是,這半分鐘里本傑明並不是在愣神,而是在心裡跟系統瘋狂交流著某些事情。

「是巧合嗎?我……我應該沒有看錯吧?」

「這個你要我怎麼說。我對照資料庫分析了一下,單論五官長相,確實是一模一樣的;再說性格做派,那就更是如出一轍。只是,一切皆有可能,這天底下說不定也有兩人長得完全一樣的人,我怎麼可能給你一個百分之百的答案?」

「不用百分之百,你給我個幾率。」

「那……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就是她。」

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時間剛好是乾咳把他從愣神中叫回來,他抬起頭,望著這位來自法師傳承會的老婦人,心中混雜著荒謬和難以置信,同時莫名地還多了一份緊張來。

居然……居然……

他哪怕到此刻都還是無法相信。

可是,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擺在他眼前,他也只能咽下一口唾沫,抓了抓後腦勺,一開始那種招賢納士的姿態通通拋到九霄雲外,遲疑地開口:

「……奶奶?」 房間內再次陷入靜止一般的沉默。

芳菲濃 法師傳承會的三人不約而同地愣了愣,那兩人面面相覷,露出古怪的神情。至於老夫人自己,則是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本傑明一番,臉上帶著一股難得的困惑。

「……你說什麼?」

她的語氣聽上去十分戒備,似乎並不是認識本傑明的樣子。本傑明見狀撓了撓頭,也感覺哪裡好像不太對勁。

認錯人了?

可是……怎麼可能?不管長相還是性格,明明都一模一樣!

本傑明的大腦本來就處於快要當機的狀態。失蹤已久的老夫人突然現身,還成了什麼法師傳承會裡的大佬法師,這一點已經夠嚇人了。如果再告訴他認錯了人,這房間里簡直要尷尬得站不下去。

實際上,他到目前為止都還在消化「老夫人是法師」這個事實。

作為一個法師,不但身處海汶萊特,還剛剛好待在教會的眼皮子底下,一待不知道多少年,這種事情和天方夜譚有什麼差別?就算她不被教會發現,每天看著教會把其他法師殺來殺去,她不會心裡有情緒嗎?

懷著複雜的心情,此時此刻,本傑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該希望認錯人還是沒認錯。

而到最後,是伊麗莎白忽然開口化解了尷尬。

「……老夫人失去了從前所有記憶。她不記得自己在王都待過,也不知道自己是曾經里瑟家族的家長。她只記得幾年前,自己受了很重的精神力創傷,喪失所有施法能力,從法師傳承會的秘密據點醒來,然後被這兩位法師前輩保護著……直到現在。」

本傑明聞言,倒是稍稍鬆了一口氣,自己並沒有認錯人。

只是……這劇情也未免有點太離奇了。

「真的是這樣?」他朝著另外兩位老法師看去。

兩人點了點頭,似乎也漸漸明白了眼下的情況。他們用異樣的眼神打量了本傑明一番,其中一個開口,說:「這麼說來,你就是她的另一個孫子?」

「……可以這麼說吧。」

「真是驚人。」老法師露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院長閣下,請原諒我們的失禮,我們沒有想到您竟然就是那個本傑明裡瑟。」

本傑明聞言,苦笑幾聲,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坐在椅子上的老夫人倒是皺了皺眉,又看了本傑明幾眼,忽然問道:「你就是我那另一個會魔法的孫子?」

「……是。」

「那個什麼魔法學院也是你建的?」

「對,是我建的。」

頓時,老夫人拍了拍桌子,慢悠悠地道:「趕緊把它給我關了。」

「……」

本傑明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多年不見的失散親人,好不容易見面之後,居然第一時間說的是這個,還真是……非常有老夫人的風格。

另外兩位老法師則是趕緊攔著老夫人,其中一個走過來勸道:「院長閣下別生氣,她失去了所有記憶,脾氣又不好,經常胡言亂語,你不要當真。」

本傑明露出苦笑:「我明白她的脾氣,不過……她的失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還有法師傳承會,她是其中的成員法師?她是一名法師?這……之前,包括整個裡瑟家族在內,似乎沒有一個人了解這件事。」

他腦子裡的問題實在太多了,不趁機問出一點,實在是憋不下去。

「我明白你的困惑,不過……這中間確實發生了太多事情。」老法師緩緩道,「沒錯,她是一名法師,實際上她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天賦的法師,孩童時期便被法師傳承會的前輩看重,收為學徒,而在二十多歲的時候達到了魔法的巔峰,被稱為靈魂烈焰,無人可以與她匹敵。」

「……」

本傑明又是一次大腦當機。

靈魂烈焰?

就是那個把自己一部分實力封存起來,然後跑去單挑教會,之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傳奇法師?就是那個留下珀爾湖底的遺藏,直接導致了米歇爾的死亡、滑稽系統的誕生,還差點把本傑明也給搞死的自大天才?

這也太……

此時此刻,本傑明已經找不到任何辭彙可以形容自己的心情。過多的信息量湧上來,他感覺自己其實並不認識這個奶奶。

單挑教會之後不但沒死,而且還成為了里瑟家族的女主人,王都裡面一過就是幾十年?真的,起點都不敢這麼寫。

「她……怎麼可能?」本傑明都不是刻意地在問,而是這話下意識就從嘴巴里跑了出來。

「我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就是她。」老法師也露出苦笑,「本來,老師將她選定為法師傳承會的下任首領,她卻完全不想當,擅自跑出去,還與教會發生了非常激烈的衝突。」

「最後,她殺死了圍剿她的在位教皇與在場所有法師,不過自己也因為動用禁術,法力盡失,不知所蹤。我們一直沒有聯繫到她,還以為她死了,直到十多年後,她再次回到我們的據點,我們才了解到當時發生的一切。」

「不過那個時候,她已經成為了里瑟家族的女主人,一直將自己的法師身份隱藏得很好,所以也不打算再回到法師傳承會,只是彼此偶爾聯繫。而再之後,就是幾年前,她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們據點中,失去了法力和記憶,顯然又是使用了禁術的結果。我們不知道怎麼回事,只好先把她保護起來,直到現在……我們與閣下見面,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了。」

而在對面,聽完整個故事,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臉上的表情早已不是吃驚可以形容得了的。

這還是人嗎?

他轉頭看向老夫人。此刻,她聽著老法師講完自己的故事,卻只是挑了挑眉,一臉理所當然,彷彿在出神想別的事情一樣。

……好吧,這麼一看,還真像是她能幹出來的事情。

本傑明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如果老夫人的經歷真的有那麼精彩,那自己這一路上走來的「豐功偉業」似乎也算不了什麼。

起碼,他還沒有在真正意義上幹掉過一任教皇。

說到教皇……

忽然,本傑明像是又想到了什麼,面色忽然變得凝重起來,開口道:「那……現任的教皇,格蘭特里瑟,你們也該知道關於他的事情了吧?」 聞言,老夫人想了想,說:「你是說我那個學神術的孫子?」

本傑明點點頭。

「他怎麼了?」

「里瑟家族的覆滅……完全就是他下的令。」本傑明壓低聲音,緩緩道,「我到現在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而關於克勞德的真正死因,他甚至都無法朝著老夫人說出口。

然而,老夫人聽到這裡,卻只是「哦」了一聲,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儘管知道她失去了從前的記憶,可本傑明見狀,還是感覺到了一陣錯愕。

「奶奶,您……不傷心嗎?」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老夫人歪著頭,表情平常得甚至有些無聊,「現在的年輕人都厲害得很,誰會管我們這些老人家在想什麼。」

「但你好歹也是他的長輩啊!如果他知道你還活著,而且身為一位法師,或許……現在的情況會有所改變。」

「不敢當,不敢當。」老夫人卻露出有些譏諷的神情,拉長語調說,「你也是我的孫子,我讓你關掉那個什麼魔法學院,你會關嗎?」

「……」

本傑明無言以對。

他又一次低估了與老夫人交涉的難度,而且更奇怪的是,她為什麼這麼討厭魔法學院,就因為登門拜訪的時候吃了閉門羹?

「院長閣下,她現在還處在精神力的恢復期中,說的話你不用太在意。」邊上的法師則是過來打圓場道,「再過幾年,等到禁術的反噬消退得差不多,她就會恢復正常,想起來從前發生過的所有事情。你不用擔心。」

「是嗎……」

本傑明聞言,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就現在這個情形,自己的兒子被孫子殺死,自己的兩個孫子也站到立場的兩極,要打個你死我活,或許老夫人什麼都不記得才是對她來說最好的。

老法師則是接著道:「另外,我們專程拜訪魔法學院,其實是有些事情想要與閣下交流的。」

本傑明回過神來,點了點頭:「您說。」

與老夫人的重逢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而同時,這三人作為法師傳承會的成員,專程找上門來肯定還有其他正事。

老法師卻微笑不語,朝著門邊伊麗莎白的方向瞟了一眼。伊麗莎白心領神會,朝著房內幾人微微一笑,打開門,轉身離開了這間酒館的暗廂。

房間里頓時只剩下本傑明和法師傳承會的三人。

「請允許我們好好地介紹一下自己。我是法師傳承會的現任領袖,你可以叫我亞爾曼法師。」那位承擔了所有交談的老法師將兜帽翻下去,露出一張和善正氣的臉,「那邊那位是巴頓法師,至於最後一位……我想也用不著介紹了吧。」

本傑明點點頭,與亞爾曼老法師握手,同時也向另一位法師點頭示意。那位巴頓老法師沒說什麼,翻下兜帽,露出一張兇巴巴的臉,哼了一聲算作回應。

「請問你們的來意是?」

「我們聽說,魔法學院一直在進行有關符文的研究。」亞爾曼法師緩緩開口,「使用一種名為符文防禦陣的東西,在洛克城抵禦住了霍里王國的雄獅,同時還研發出了利用符文進行冥想手段……我們想說的是,符文並不是那種可以輕易控制的東西。」

本傑明皺眉。

氣氛忽然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閣下想說什麼?」

「濫用符文會招來災禍,這是先祖留給我們的警示。」亞爾曼一臉鄭重地道,「你們現在的使用還沒有形成規模,所以一切都還很美好。可是一旦符文被大規模普及開,世界中的元素活動會發生非常可怕的改變。」

「……比如?」

「元素天災將會變得極為頻繁。天火、洪水、難以預知的大規模地震……你或許不了解,魔法發源之初,每個法師都能利用符文施法,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各式各樣的災難。元素的自然流動受到干擾,環境變得極為苛刻,人們不得不為了爭奪極少的資源而陷入戰爭,這就是為什麼曾經這片大陸上存在著那麼多戰事。」

聽到這裡,本傑明摸著下巴,倒是沒說什麼。

符文可能會導致元素天災嗎……這種事情,他們倒是沒有經歷過。本傑明自己倒是因為符文的緣故吃過不少苦頭,只是往往也就局限在他的意識空間內,波及不到現實。

很顯然,法師傳承會這次找上門來並不是有什麼好事。他們認為符文將會導致可怕的災禍,於是專程跑過來警告他。

只是……符文研究已經成為學院的重中之重,本傑明不可能就這樣放掉自己手裡最大的一張底牌。

亞爾曼見狀,又勸道:「我知道你或許很難相信,但是……法師是魔鬼的代言人,你知道這種說法是怎麼來的嗎?在大約兩千年前,符文的濫用和元素天災差點毀掉了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憎恨魔法,可又不得不依賴於它。因此,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之下,教會才會迅速壯大起來,聯合全人類一起打壓法師。」

「可……教會並沒有真的把法師打壓下去,佔據的地盤也只有霍里王國而已。」

「那是因為教會早就沒落了。」亞爾曼信誓旦旦地道,「現在活躍在我們霍里王國的聖光教會,其實只是前教會時代留下來的產物。最早的教會遍布整片大陸,中心思想也與膜拜神靈和追逐權力無關,只是為了平息元素的混亂而已。後來,伴隨著符文漸漸被封禁起來,元素天災消弭,其中一部分聖光膜拜者越來越狂熱,最終導致那個教會的分裂,形成了現在的聖光教會。」

本傑明還是抱著疑惑:「可是你說的這些,似乎連教會自己都沒有相關記載。他們把自己的起源歸在該隱和亞伯身上,歸在那個拔出了聖劍的第一代教皇身上。」

「那是因為他們已經走上了神祇崇拜的路,為了甩脫所謂神術和魔法之間的區別,不得不將自己關於前身的一切都清理乾淨。」亞爾曼答道,「至於……該隱和亞伯,他們是五千年前的人物,符文魔法的開創者。可是據記載,兄弟反目的原因跟神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單純的個人分歧和利益爭奪,聖光教會只是利用這個故事來粉飾自己的合理性。」

「那神棄之谷……」

「是兩兄弟帶領大批手下的決戰地點,原址位於現在海汶萊特的監獄遺址。據記載,那也是第一次太多法師聚集在一起,濫用符文所導致的元素天災。狂暴的元素撕裂時空,整片山谷連帶著人馬消失得無影無蹤。」

聽到這裡,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露出幾分慎重。 本傑明意外的點不在於對方話里的內容,神棄之谷什麼樣,他早都自己去過,當然沒什麼好驚訝的。他最意外的地方,還是法師傳承會這副無所不知的樣子。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神棄之谷的傳說一直是個謎,也幾乎沒多少人知道它在哪。可亞爾曼法師卻將一個個隱秘輕描淡寫地說出來,而本傑明親眼見證過,他說的都是對的。

這讓他立刻對法師傳承會燃起了極大的興趣。

「你們……怎麼知道這些東西的?」

「前人遺留的典籍中有記載。」亞爾曼法師緩緩道,「關於這些東西,我們已經傳承了三千年。我不敢說這些東西全都是正確的,但是與其他記載相比,我們一定和真實的歷史更加接近。」

「為什麼?」

「因為法師傳承會是一個隱世的組織,我們和外界不存在任何衝突,也從不參與任何歷史事件。我們和其他組織的利益關係最少,所以我們的記錄往往也是最客觀的。」

本傑明聞言,摸著下巴,也知道對方的話有幾分道理。

只是……

「你們現在做的,不也是一種對歷史進程的干涉嗎?」本傑明攤手,有些無奈地道,「如果法師傳承會真的什麼都不在乎,為什麼還要專程跑過來勸說我們放棄符文研究?」

「因為符文擁有可以毀掉這個世界的力量,我們就算再藏得再好,也不可能從中躲過去。不瞞閣下,法師傳承會曾經也是前代教會的一部分,不過我們一直專註於將有關符文魔法的一切信息封鎖起來,而當那些狂信徒越走越偏之後,我們便與他們分裂開來,自此再也沒有干涉過這片大陸上的一切。」

聽到這裡,本傑明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或許吧,或許你們的憂慮也有道理,可是符文難道就一定會導致世界陷入災禍?至少我所看到的,是符文拯救了伊科爾,也拯救了無數法師的性命。」

「那是因為你們才剛剛開始,符文還沒有達到大規模影響元素流動的程度。」亞爾曼卻還是不死心地勸道,「等到元素天災出現的那一刻,只會有更多人因此喪命。」

本傑明卻搖了搖頭,說:「如果真的等到元素天災出現,到那個時候,我相信我們已經擁有了與之對抗的能力。擁有力量本來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給孩童推山填海的能力,會導致巨大的災禍,可同樣的能力給一個有責任心的人,就能被用在正道上。」

「所以……你認為現在的人類和兩千年相比前,已經足夠成熟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