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咔多的身高雖然在多次使用強骨魔葯后又長高一些,但也只是勉強達到一米八,因此這套裝甲也是三套中體格最小的一套。

在裝甲的右手上持著一柄兩米有餘的黑色長槍,羅格在完成裝甲后還給他們每人配了一把武器,咔多和阿達都是選的盛花槍,或許是因為他們以前用的武器都是接近於槍的長矛。

「阿達,這是你的。」羅格又來到旁邊一具兩米左右的裝甲前。

「阿耐格。」最後,羅格來到最後那具身高達到兩米二的裝甲前。

阿耐格的體格很大,實力也是所有精血戰士中最強的,而他的裝甲同樣也是耗費骨質體最多,三套中最優的一套。

帝凰:邪帝的頑妃 阿耐格選擇的武器是『刃盾』。刃盾外形一種長棱形小型盾牌,在盾牌邊緣有『刃口』,而且因為是棱形,他還有兩個『尖口』。刃盾平時裝載兩隻手的前臂位置,在戰鬥的時候,最多能『滑』到使用者的手背上,尖口突出,給敵人造成貫穿傷。

因為還要具備強大的防禦功能,所以這兩面盾牌可以說是耗費了大量羅格大量精力。

兩面盾牌從裡到外都是用豬玀異獸身上的生物金屬『置換』了,而非只是像裝甲其他部位,真的只是『塗色』。

….

因為三人體內都有『骨質體』,所以都能和同材質的裝甲產生一種感應,阿耐格只是把手臂套進裝甲內,就能靈活的操控這隻手臂,負重感很低,這還是在他們脊椎上的神經連介面沒有與裝甲連接的情況下,徹底連接后,裝甲對他們來說近乎如臂使指。

最後,三人同時後退著站進裝甲內,身體往後一靠,腦袋後仰。

「咔咔…」裝甲上的連介面與穿戴者后脊的連介面連接在一起。

「咔咔咔….」三人的裝甲迅速合上。

因為三人沒有羅格與骨刺裝甲那麼強的聯繫,因此其實他們的眼部是一個弱點,而羅格想的辦法就是用透明的琥珀體與普通的骨質體進行『置換』,但這也一定程度降低骨質體的強度。

……

「實戰一下吧!」羅格看著三人已經著裝完畢,平靜的說道。

「是!」三人點點頭,聲音透過骨刺裝甲傳出來的聲音有些失真。

…….. 「嘭!嘭嘭!!!」修鍊場的中央,三道黑影急速移動著,不時碰撞在一起。

三人都沒學過什麼高級的搏擊技巧,但他們終日狩獵,加上部落中前輩言傳身教,他們的戰鬥技巧可以說也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而且未來的可塑性也會非常廣。

部落中的血脈戰士,可以說每一個都是天賦異稟的人才,在沒有呼吸法,沒有引導者的情況下走到這一步,他們缺的只是一個機會!

而一旦抓住這個機會,他們就能迎風騰飛!

「好!停下吧。」好一會兒后,羅格平靜的說道。

三人馬上停下,朝羅格這邊走來,臉上面罩打開,略顯敬畏的站在羅格面前。戰鬥力激增數倍,三人不但沒有減輕對羅格的敬畏,反而對羅格的敬畏更深了。

三人中,只有咔多是原來黑蛇部落的,因而只有他知道,現在這個『巫祭』不同,與他們歷代所有的巫祭都不同。

「感覺怎麼樣?」羅格淡淡的說道。

「很好,非常好。」阿耐格激動的說道,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這麼強大,對於一個追求強大戰鬥力的戰士來說,這簡直是致命的誘惑!

「好!接下來我要說的,對你們來說非常重要,與你們未來的成長也息息相關,而這些話我只會說一次。」羅格點點頭,然後直接開始正題。

聽到羅格的話,三人興奮的神色一下都收斂起來,專心的看著羅格。

「首先,你們的實驗還不算成功…..」接下來,羅格給他們講了他們現在還要面臨問題,這東西沒必要隱瞞,他們在同意實驗之前就應該已經有心裡準備,反倒是羅格隱瞞后,日後出了問題更有可能導致他們的逆反心理。

不過還是那句話,羅格要是讓一群原始人策反了,那隻能說他的上輩子都白活了,能力太差!

說了可能存在的隱患后,羅格還跟他們全面介紹了一下骨刺裝甲的能力、控制技巧、耗能原理以及未來的成長方向。

因為耗能的緣故,他們的骨刺裝甲將分為兩種狀態,第一是普通態,這種狀態下骨刺裝甲的耗能會被降到最低,作用也只是和普通盔甲差不多,裝甲的負重需要他們自己承受。

第二種就是戰鬥狀態,這種狀態就是他們剛才戰鬥時的狀態。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羅格將呼吸法交給了他們。

…..

「其他人由你們去傳授,暫時只允許教授給軍獵團的成員。」羅格說道。

「好了,下去吧。」羅格說道。

……

呼吸法不算什麼高深的技巧,但它對一個體魄側的超凡者來說卻無比重要,就像它的別稱——進化的階梯!

而教給部落族人『呼吸法』,只是羅格隨手下了一步閑棋罷了。

這東西雖然還沒普及到人盡皆知的程度,但大多數稍有一點傳承的體魄側超凡者應該都會有,至少,以後有資格站在羅格對立面的體魄側超凡者,不可能連呼吸法或者引導術都沒有。

因此,這對羅格來說幾乎是零投入,日後有多大收穫也無所謂。

……..

這件事了之後,羅格就真正的將重心放到『陰影之火』的煉製上了。

在開始煉製前,羅格最後一次來到部落中。

「在我下一次出現之前,除非是可能威脅部落的災難,不然任何事不要打擾我!」

「阿耐格,你負責部落安全!」羅格對著左手邊的阿耐格說道。

「是!」阿耐格微微點頭。

………

六天後。

一如第一次,陰影之火的煉製又來到最後一個關頭『聚變』,不過對比上一次,因為經驗和理解的緣故,羅格這次的狀態比上次好太多了。

『女神之吻』還剩下三瓶,倀鬼吸收的的月華能量還能讓他補充兩次精神力。

而且此時羅格並沒有進入『超我狀態』,離煉製結束還有十二個小時左右。

可以說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超我狀態!」下一刻,羅格心念一動,直接進入超我狀態,離煉製結束還剩下十二個小時,沒必要在保留。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中央魔法陣上懸浮的火苗靜靜的燃燒著,火焰的顏色在黑紅之間轉換,火焰灼燒的熱量也逐漸釋放出來,周遭的空氣膨脹,使羅格的視線產生一種扭曲感。

第七天。

沒有再出現什麼意外,一切就這麼水到渠成的,陰影之火,成!

羅格看著中央黑紅色靈動的火焰,眼中出現亮起神采,這就是陰影之火,他七天廢寢忘食所換來的成果。

羅格心念一動,中央的黑紅色變幻跳動的火苗緩緩向他飄來,隨著火焰離他越來越近,羅格甚至能聽到一種似有似無的『嘶嘶』聲,目光注視火焰久了,你甚至能在火焰中看到一條條黑紅色的蛇,蜿蜒著,吐著蛇信子。

陰影之火『獻祭』了一百八十八條赤鱗蛇,還有其他各種蛇類的蛇魂,這些蛇的蛇魂都被封印在陰影之火中,蛇魂,即是陰影之火的靈魂。

陰影之火除了有高強度的物理傷害之外,還同樣具備高強的精神傷害,而這種精神傷害的根源,就是那些封印在陰影之火中的蛇魂。

最終,陰影之火停在羅格身前半米的位置,高度就漂浮在羅格的胸口位置。

羅格緩緩抬起左手,在他左手的食指上,帶著一個黑色猙獰的『蛇吻指環』,這蛇吻指環是『黑蛇巫祭』的傳承物之一,黑蛇巫祭還有兩件裝備傳承物,黑蛇法杖和陰影之袍,不過這兩件傳承物被荒狼部落的巫祭奪走了。

黑蛇指環的作用是儲存能量,可以儲存魔力或相關的變種能量,包括陰影之火在內。因此,對於黑蛇巫祭來說,它的主要用途就是儲存陰影之火。

陰影之火是一種能量,而對於施法者來說,有兩種方法掌握它,第一種,一勞永逸,最根本的辦法,掌握陰影之火的『魔紋』。

到現在,羅格對『魔紋』這個詞也算有一點理解了,所謂的『魔紋』,你可以將它當做世界的法則,比如一般的火焰要燃燒-可燃物-燃點-適宜的外部環境(氧氣),三個條件環環相扣,最終形成更大的法則,這就是一種『魔紋』,一種法則!

因此,在此法則籠罩的世界中,達到了這條法則的條件,才會有火焰燃起。

法則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超凡者的一個目標,就是掌控法則、改變法則!

…… 「啊?小黑,你不要慌,聽我的口令,速速回到第三關卡那兒,就跟那兩個看守藏寶室的倭國老人這般這般說!」吳賴聞言,先是大大地吃了一驚,然後立即想起了應對方法!

小黑一聽,心中那個佩服啊,偶像啊,主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想出這麼一個陰損的主意,實在是太陰險了,他不敢怠慢,立即化成了勾市紀子的模樣,急速馳往第三關卡!

而吳賴這邊,老綠也是看著吳賴,由衷地贊道:「你這小子實在是太陰損了,不過老夫喜歡,也只有這樣以後才能對付那個虎魄大刀!」

「好了,咱們也不能閑著,也得行動起來!」吳賴又附在老綠耳邊,面授機宜。

再說小黑,啊,現在應該就坐勾市紀子,數分鐘之後,便到了第三關卡處,頭髮披散,花容失色,身上的衣服也有多處都撕破了,跌跌撞撞地朝著那兩名盤坐在地上的倭人老者沖了過去!

「兩位前輩,救命啊!」勾市紀子立即跪倒在那兩名倭國老人面前,哀聲慘呼道!

那兩名倭國老人頓時都站了起來,滿臉的疑惑之色。

勾市紀子急忙出言解釋道:「兩位前輩,會中有人謀反!」

帝寵之驚世凰妃 錯愛惡魔首席 「啊?你說什麼?」其中一名倭國老人驚呼一聲問道。

「我靠,這兩個老貨會說話啊,尼瑪,會說話平時偏要裝啞巴,這樣好玩嗎?」勾市紀子聽得這人竟然開口發問,不由一陣腹誹,不過表面還是裝作惶恐無比的樣子,急切地說道:「兩位前輩,會中有人聽說會長受了重傷,再加上會長的一些親信都派出去搜捕華夏的那個小子了,所以便心生反意,得知會長進了藏寶室,竟然糾結了高手殺將過來,想要乘著會長受傷之際,要將會長除去,奴婢得知之後,冒死趕來稟報,求二位前輩要搭救會長啊!」

那兩名倭人老者聞言,頓時相視了一眼,齊齊流露出憤怒的神色,其中一人沉聲吩咐道:「八嘎,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謀反,小姑娘你放心,有我們兄弟在這裡,誰也傷不了會長一根汗毛!」

「多謝兩位前輩!」勾市紀子頓時是喜極而泣,心中那個高興啊,媽了個巴子,不知道是主人的方法太損了,還是這兩個倭人老頭在地下呆的時間長了,腦子都銹住了,自己這麼簡單的一個謊言,竟然就將這兩個老傢伙給騙了,接下來就好辦了,就等著看櫻花會內部自相殘殺吧!

勾市紀子的話音剛一落,便聽得地道中一陣喧嘩,外面闖進來一眾櫻花會的成員,氣勢洶洶地闖到了近前,勾市紀子頓時臉色大變,指著來人對兩位倭國老人說道:「兩位前輩,就是他們!」

來人為首的是一個面色陰沉的中年人,他也是這櫻花會的長老之一,由於櫻花會的高手大部分都出去了,現在這個中年人除了會長之外,是地位最高、實力最強的人了,會長受傷閉關,所以當有人稟報說是藏寶室的地道中發現有人闖入的時候,頓時領著二十多個櫻花會的成員進來察看,而櫻花會會長已然負傷,正在閉關,所以這位長老沒有去稟報會長,反正他也知道,這藏寶室中有兩位櫻花會的元老,實力深不可測,不次於會長,所以很是放心!

可是當他領著人沖了過來的時候,卻見這兩位櫻花會的元老面色不善地盯著自己一眾人,而會長的那個貼身小妾卻是也站在這裡,櫻花會會長殺死勾市紀子的時候,這位長老並不在跟前,所以並不知道真正的勾市紀子已經死了,眼前這位是別人冒充的,不過他卻是知道這個勾市紀子是會長心愛的尤_物,所以微微一錯愕問道:「勾市紀子小姐,你怎麼在這裡呢?」

勾市紀子俏_臉一沉問道:「長老大人,會長受了傷,這件事情看來你也知道了?」

「知道啊,不然的話,我怎麼會自己帶人過來啊?」這名長老滿頭霧水地回答道。

勾市紀子卻是緊接著問道:「你是因為會長受了傷,這才自己來的嗎?」

這名長老更納悶了,這不是廢話嗎?會長如果沒受傷閉關的話,會長他老人家自然就親自來了,用得著我自己來嗎,你雖然是會長前的女人,但是論在櫻花會中的地位,跟我可是差多了,你這不住地盤問我,也太沒大沒小了!

想到這裡,這名長老沒好氣地回答道:「這不是廢話嗎?會長沒受傷的話,我能來嗎?」

勾市紀子聽到這裡,頓時一轉身對二位倭人老人說道:「二位前輩,您二位都聽清了,這位長老乘著會長受傷,便前來意圖謀反,現在都親口承認了!」

兩名倭人老者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出言說道:「既然是謀逆,那就該死,我就替會長除掉這幾個叛逆吧!」

那名長老聽得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這話里的意思好像自己是叛逆啊,正要開口解釋,卻見面前灰色的影子一閃,一名倭人老者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枯瘦的手掌宛若鷹爪一樣,緊緊地捏住了那名長老的脖子。

重生妃狂,御寵成凰 「哼!就憑你這點兒修為,也敢過來暗算會長,實話告訴你,就算是會長受了傷,你也不會是會長的對手,不過,現在會長在藏寶室裡面療傷,那老夫就替會長滅掉了你這個叛逆!」倭人老者目露凶光,一字一頓地罵道。

「咳咳!」那名長老頓時目露驚恐的神色,正要出言解釋,可是自己的脖子被對方捏住,根本就說不出話來,乾咳了幾聲,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那倭人老者卻是根本不準備聽他的解釋,手上一使力,便聽得「咔嚓」一聲,那位長老的脖子便被生生地掐斷了,登時氣絕!

只可惜這位長老到死也想不到,自己怎麼莫名其妙地成了叛逆,而且他死前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會長明明在總部大廳中的後院療傷,怎麼這個長老會說是在藏寶室呢?難道藏寶室中還有一個會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不過,這一切的問題隨著自己脖子的被拗斷,一切煙消雲散了,只剩下閉不上的雙目,無神地望著洞頂!

「跟隨叛逆者,全部都死!」另一名倭人老者,卻是身形連閃,沒用幾秒鐘的時間,那些跟著長老來的櫻花會成員,竟然全部都氣絕當場!

「勾市紀子」看得是大氣也不敢出,心中暗忖,媽了個巴子,這兩個老不死的不愧是櫻花會會長的師兄啊,這身手就連主人也是望塵莫及啊!

這些倭人全部被殺死之後,勾市紀子正要說話,櫻花會會長卻是從裡面走了出來,沉著臉問道:「呃?二位師兄,這是怎麼回事啊?還有你,勾市紀子,本會長不是讓你回總部大廳等消息嗎?你怎麼還在這裡啊?」

勾市紀子見櫻花會會長出來,趕緊翻身跪倒在地,泣聲說道:「會長,大事不好,這位長老大人聽說您受了傷,在地道中的藏寶室療傷,心生反意,帶人來追殺您,奴婢拚死逃到這裡,這才告知兩位前輩,兩位前輩出手將這些叛逆全部斬殺了!」

櫻花會會長心中暗贊,小黑這小鬼表演能力還不錯啊,這也太逼真了,不過表面卻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抬頭望了望那兩名倭人老者,那兩名老者並不說話,只是沖著櫻花會會長點了點頭,意思很明顯,就是勾市紀子說的話都是真的!

櫻花會會長這才長嘆一聲道:「原來如此,二位師兄,我不能繼續療傷了,必須出去一趟,徹底解決了這件事情!」

「呃?會長,這些叛逆這不是都被二位前輩給斬殺了嗎?」勾市紀子假裝一臉不解地問道,那兩名倭人老者也都是目光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那櫻花會會長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語氣說道:「兩位師兄有所不知啊,這位長老估計不是這次謀反的首腦,他的實力還不配,應該是另有其人,這個人就是我的替身,也是我的一位同父異母的兄弟!」

「啊?」這一次不僅僅是那勾市紀子驚呼出聲,連那兩名倭人老者也都是大大地吃了一驚!

櫻花會會長接著痛心疾首地說道:「事情是這樣的,其實二位師兄不知道,我有一位同父異母的兄弟,以前失散了,後來才找回來的,和我的外貌極為相似,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來,所以有時候我不方便的時候,就讓他代我出面管理櫻花會,可是沒有想到,這廝在我的教導下,功力一天天增強,野心也漸漸地膨_脹起來,現在竟然覬覦起我這個會長的位置了,所以我便開始疏遠他,卻是沒有想到他已經暗中買通了一部分長老,此番乘著我受傷,就要發難,估計這一次就是先派這個長老來試探了,所以我要出去將這個事情徹底解決了,唉!都怪本會長當時心軟,現在卻是成了養虎為患了啊!」

勾市紀子看著櫻花會會長唱作俱佳的表演,尤其是那最後一聲長嘆,眼角竟然也微微濕_潤,心中佩服的是五體投地,老綠前輩不愧是前輩啊,這表演比小黑我是強一百倍啊!

那兩名可憐的倭人老者,在這藏寶室下呆了幾十年之久,對外面的事情根本不知,被這兩人一唱一和,騙的是暈頭轉向,其中一人還說道:「會長,要不我們兄弟出去一人,跟著你平息叛亂,我們櫻花會立足倭國這麼多年,絕對不容許有叛亂的事情發生!」

櫻花會會長連連擺手,尼瑪,你跟著出去了,老子還怎麼跑啊,很是嚴肅地沉聲說道:「不用,不用,我那兄弟雖然實力不弱,但是一身所學都是我傳授的,又怎麼能夠是我的對手呢?這藏寶室非同小可,兩位師兄切莫輕易離開一步,尤其是萬一我那兄弟乘著我不在的時候,進來冒充我進來取走藏寶室的東西,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會長放心,只要我兄弟二人在此,饒是那叛逆長得再想你,也休想踏入藏寶室一步!」兩名倭人老者語氣堅決地說道。

櫻花會會長很是欣慰地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接著說道:「嗯,二位師兄對櫻花會忠心可嘉,本會長甚是欣慰,不過,那廝很是狡猾,為了避免二位師兄上當,我們還是約好一個口令,只要口令能夠對上,那就是我自己來了,不然的話,就是假冒的!」

「會長考慮周全,請會長示下!」兩名倭人老者深覺有理,既然那叛逆能夠給會長當替身,那就說明還真的相像,萬一自己二人沒認出來,豈不是有負會長所託?

櫻花會會長一臉嚴肅地說道:「本會長聽說華夏有一句話,很是不錯,就當做是口令吧,你們說第一句,天王蓋地虎,來人必須說出下一句,寶塔鎮河妖!如果對不上,那就是假的!」

「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好,我們兄弟記下了!」兩名倭人老者念叨了一遍,雖然感覺有些詭異,但依舊是恭聲答應道。

一旁的勾市紀子卻是轉過頭肩膀一聳一聳的,似乎在壓抑著什麼,只可惜兩位老者並沒有發現!

「好了,勾市紀子,隨我出去,本會長倒是要看看,都有哪些人敢追隨叛逆?」櫻花會會長沉聲說著,朝著外面大步流星地走去,勾市紀子不敢怠慢,趕緊邁著小碎步,緊緊地跟隨在其後,兩名倭人老者則是躬身送行!

等到二人一前一後快要走到第二個關卡的時候,黑煙和綠煙同時翻滾,老綠和小黑的身形同時顯現出來,而老綠則是一揮袖子,吳賴的身形也頓時出現在了洞壁之內!

「哈哈!主人的妙計實在是太厲害了!」小黑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老綠也是一旁莞爾!

「廢話少說,趕緊跟我先將第二關卡的人全部都斬殺掉,我要讓他們好好自相殘殺一番!」吳賴知道計策已經成功,卻是口中吩咐著,身子一掠,朝著第二關卡沖了過去! 第二種方法,就是像羅格現在這種,利用『鍊金術』將法則具現出來,並用某種方法將這種法則長時間保存,以使之成為煉製者手中的一件武器,一個工具,這也是鍊金術最強大的地方所在!

………

當所有的陰影之火都鑽入黑蛇指環中后,原本漆黑的指環變成了黑紅兩色,並且上面還多了一種黑亮的金屬光澤。

羅格摸了摸溫熱的指環,感受著其中活躍的巨大能量,嘴角劃過一絲弧度。

最後,羅格就地盤坐下來,解除『超我狀態』,開始消除身體負面狀態。

一如上次的,羅格抗過了『心魔爆發』之後,直接就進入深眠冥想中,冥想醒來又接著倒頭大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