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變回本體的瑪雅古實力完全解放,對天怒吼一聲,整個世界直接被毀滅。平行世界剎那間被毀滅,兩個世界的平衡被打破,瑪雅古沒有給馬里嘉以一點喘息的時間。

轟隆!

馬里嘉以從半空中被打下來,本來就已經殘破的人造大陸更加的殘破,四分五裂。 透視小相師 要不是有陣法勉強拉扯住,估計就好像玻璃杯一樣碎開來了。

九個頭顱對著地面噴射毀天滅地的龍息。一道就足以蒸海平山,九道甚至都可以直接把四系星打穿了。 「神術——古道箭。」

有些字,有些詞語是不能輕易說出口的,特別是修為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更加不能,因為這些修鍊者已經能夠感受到天地的存在,冥冥中的確是有一股力量在左右天下大勢,有一隻手在操控所有。

魔法本來就講究言語,雖然也有不需要吟唱就可以發動的魔法,但是吟唱的確是可以增強魔法的威力以及完成度。

神術。也被稱為十級的魔法。

眾所周知,修鍊等級一共就九級,反正九年修鍊教育是這麼寫的。而魔法等級當然也是對應著一到九級了,最弱的是一級,最強的是九級魔法,而禁術理論上是並沒有分等級的,因為禁術魔法是因為各種各樣,就算是一級的魔法也依舊可能是禁術。

但是人類就是一種勇往直前,打破層層困境的生物,擁有無限可能性的生物。曾經有一個人族的魔道天才,達到了九級巔峰的時候想再前進一步,他不相信世界就是這麼被固定死,他要打破這個不可能。

結果還真的讓他創造出超越九級魔法的第十級別的魔法。一種達到了神級的魔法,後來他沒有為自己的魔法命名,也沒有留下有第十級的傳說。

他之說了一句:此法,可傷神明。

後世人根據這一道魔法為界限,定下來神術這一個規定。

為什麼世人會說馬里嘉以是當世最偉大的魔法師。正是因為他肚子一人創造了兩道世界公認的神術。

一道是為了解救郭哲而創造的神術——生命共享。

效果也和名字一樣,就是共享雙方的壽命而已,一般講道理這樣的魔法雖然不是爛大街,但是也不是多罕見多難的才對。但是馬里嘉以的生命共享卻被人當之無愧的列入了神術行列。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個生命共享是連死人都能救活的終極生命奧義。

閻王要你三更死,不許留人到五更。人死不能復活這是天理,這是輪迴之理,就連神明都無法打破這個規定,但是他做到了,雖然代價很嚴重,因為壽命的轉化率甚至連萬分之一都沒有,不然以九級巔峰修為的大能者的壽命怎麼可能數千年就變得白髮蒼蒼,行將就木一般。此術也是馬里嘉以最引以為傲的。

而另一道神術並不是他達到九級巔峰時創造的,這是馬里嘉以用來證道用的魔法。

馬里嘉以在八級巔峰要突破九級修為終於要圓滿的時候向天證道創造出來的一道究竟攻擊系神術,以其妻子命名的神術——古道箭。

馬里嘉以身體周圍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頭頂懸浮著一支漆黑的弓箭,這漆黑的箭是由馬里嘉以的魔力凝聚而成,並且是他證道之箭,匯聚了他一生所學在裡面,匯聚了他一生所思所想,彙集了他最牽挂的東西在裡面。

一生所聚之箭啊。包含了以為魔道巔峰的人物的一生啊。不但有他一生的魔力還有他一生的重量。這一箭的重量,絕非一言一詞可以描繪的。

咔嚓!咔嚓!

整塊中心大陸早已經四分五裂。別說一塊人造的大陸了,就連大海都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擠壓得露出了一個深不可見底的大型海洞。在海洞中露出了一根粗大的鎖鏈,這根鎖鏈表面銹跡斑斑,就是一根平常沒什麼不一樣的生鏽鐵鏈。唯一讓人震撼的是它太太太巨大了。

因為這根鎖鏈是被藏在學院聯盟總部的人造大陸之下,所以平常是看不到,要不是現在被打得大陸崩潰,沒人知道在人工島下面居然有一個這樣的奇觀。

「鎖鏈!沒錯,果然封印就在學院聯盟總部之下!」

「這一根應該是玄大陸的封印鎖鏈。」

「多麼了不起的封印,凝聚一個大星的所有大地之力才匯聚出來的四根地鎖。這封印力,難以想象到底是什麼需要用一顆大星之力才能把他封印。」

要知道,這個世界一樣符合能量守恆定律。一顆大星可以培養出不止一個極強者,就好像馬里嘉以和瑪雅古就是出生在四系星,體內的力量大部分都是吸收四系星的天材地寶和天地靈氣的。那麼生產這些的四系星又會蘊含多強的力量?

「是啊,到底要強大到什麼程度才需要用到這樣的封印。而且,這地鎖都已經生鏽被腐蝕成這樣了。那個人還活著嗎?一手締造出獸災盟和獸災空間的那個人。」

瑪雅古兩人的戰鬥驚天動地,已經不是神盟其他人可以插手的了,其他人都站在巨鯤背上觀看,當他們看到那一條鎖鏈的時候都流出了驚訝之色。

因為他們都是知道一些內幕的人,甚至能在這裡的都是九級修為的巔峰修鍊者,實力見識都是一等一。神盟裡面各為其主,瑪雅古帶領的獸災盟從始到終都是為了解開某個封印,大概就是這個了。其他勢力是為了分食學院聯盟的資源寶貝。而趙漠至今都不清楚他的目的是什麼,不過應該也是與這個封印有關。

馬里嘉以低頭看了一眼,雙眼露出了一絲憂傷。最後他還是失敗了,因為這一箭之後他必死無疑,這已經是他生命中最後一戰了。

郭哲和瑪雅古十分了解馬里嘉以,知道如果單打獨鬥是不可能獲勝的,甚至二打一都很難講,再加上學院聯盟真的很強,掌控一個大星的勢力能不強嗎?所以才會有偷襲一幕出現。因為不這樣做的話不但瑪雅古可能會死,甚至還會失敗。

現在馬里嘉以不但燃燒了最後的生命力來強行恢復傷勢,更是把一生所有匯聚成最後一擊。學院聯盟剩下的人根本不足以抵擋神盟和郭哲,敗局已經註定了。

瑪雅古從新變成人形,就連龍手,龍鱗都變成了普通皮膚。

世間萬獸最終進化的形態是什麼?

人形。這是瑪雅古給出的答案,她認為人形就是世間最強大的體質,人類就是世界上最強的種族,她是合成獸,但是這裡面並沒有人類的基因,但是她最後進化的終點卻是人。

不知道這是不是諷刺合成她的那些實驗人了。

轟!

無招勝有招。沒有一點花俏的動作,加速再加速,集中再集中。就一拳,就一拳!

馬里嘉以最強大的是匯聚了一生之中的箭矢,而她這是匯聚一生所學,所用,所遇,所練的肉體。她一生都是靠一雙拳頭走過來的。

咻!

無弓之箭。

轟隆!

天地崩塌,大海分離。

箭矢與拳頭的交鋒,賭上一生的交鋒,最後一次的交鋒。

是第一百場戰鬥的落幕。 曾經有一個惡魔和一個天使,他們同時喜歡一個女孩,,並且同時發誓一定要拼盡一切去守護她。

曾經,有一個女孩心懷偉大的理想,同時也有一個男孩也覺得實現女孩的理想而努力,他們都往同一個目標理想前進,並且同時發誓要拼盡所有去實現它,去達成這個共同的理想。

最後這個女孩化身災難。天使決定守護人民殺死這個女孩,而惡魔卻選擇殺死所有人誓死守護這個女孩。

而現實是女孩要實現她的的理想目標,需要千萬星球,億萬生命陪葬。而同樣的,女孩化身惡魔,不管一切的阻礙阻擋都要實現自己心中最最原始的目標,那個她一直堅定不移的目的。

而男孩卻和故事一樣,是一位天使,面對曾經的摯愛和至親依舊站在對立面,面對自己曾經發誓要守護的東西他也拔出來刀。

守護的東西不一定要是愛情,也有可能是最初的信念。 重生豪門記事 能堅定最初信念的人當然很帥啊,但是為了守護某些東西而放棄信念的人也偉大的。

或許是他變了把,不過這樣的人才能被稱作天使。

惡魔很帥,天使卻很偉大。

這片大海以撞擊點為中心,半徑一千八百千米的之內全部化為虛無(月球的半徑都沒有一千八百千米),不管是海水還是學海裡面的生物,妖獸通通變成渣,甚至是連渣都沒留下來一點。不過有一樣東西是保留下來了。

學院聯盟的總部居然在這場大碰撞中毫髮無損!

要知道這可是兩個半神級別的最強一擊,已經達到神級境界的力量碰撞居然還無法摧毀一座建築物?這簡直匪夷所思。

「果然,學院聯盟的總部整體就是第五道封印。為了加強地鎖封印額外加入的第五道封印,防止邪力外泄。」

「真不愧是學院聯盟啊,四系星的統治勢力從古代到現在不斷的加強不斷的鞏固的封印,這第五道封印雖然比不上地鎖封印的全部,但是其中一根鎖鏈的封印力估計都沒有它強。這是一道密閉的封印術,完全不外界隔絕,而且還把地鎖封印的關鍵開關都封印在裡面,不打破學院聯盟總部就連到達封印的地方都做不到。」

「嘖嘖嘖,連剛剛的碰撞都無法打破學院聯盟總部,看來強攻是不可能了。」

「唉,可惜了。」

雖然學院聯盟整個總部是沒有破損,但是不管是神盟的還是在外面偷看的大能者都不禁搖頭,學院聯盟的長老們更是面露悲色。因為一層十分淡的光膜,一層封印的光膜正在漸漸的瓦解。

世界很公平,想要巨大的收穫,那就需要巨大的付出。有一種封印術叫做生命聯結封印之法,把封印和施術者的生命聯結起來,這樣就可以大大的提升封印的力度,只要不超出施術者一個大等級的力量攻擊就不會被打破。

而如果是由九級巔峰修鍊者來施術的話也被稱作不能被強攻的封印之法。因為沒有可能會比九級巔峰還強大一個大等級的人在啊,公認是沒有的。

那就無解了?那當然不是了。

說明是聯結聯結,施術者死了,那不就可以了嗎。

強行破除封印術施術者死亡,施術者死亡封印術解除,風險很高,回報也很高,封印力比施術者的修為高出一大等級(一百倍的力度加強)。

滴答。滴答。

鮮血滴落,在一塊僅剩的小土地上好像有兩人在相擁一樣。

從一開始這一次對戰就是決定了的,在郭哲選擇背叛打傷馬里嘉以的時候就註定了馬里嘉以會輸。

不過瑪雅古也不是毫髮無損,她的右手前臂完全消失不見,,剩下一小節手臂刺穿了馬里嘉以的胸口,所以遠處看上去才會像在擁抱,或許真的就是在擁抱也說不定。

鮮血就是從這一小節斷臂滴落的,也不知道是誰的鮮血還是兩者混合在一起,已經無法分辨了。

「不是說好要盡全力的嗎。」

「抱歉啊,習慣了。」

箭矢消失了,拳頭也消失了。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並不是說他們兩人的實力多麼多麼的相近,而是這兩招,他們都是搭上自己的一生使出來的。

但是他們兩人的一生是有多少時間是重疊的?他們的前半生幾乎都在一起,而他們最強的,最真的,最重要的都在前半生。修為大成在前半生,幸福美滿在前半生,生離死別在前半生,他們兩人的重量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因為他們兩人是一同生活的伴侶,生命伴侶。

兩個相同重量的物體碰撞當然會同歸於盡了。其實從一開始瑪雅古就通過一些手段讓郭哲的生命可以再延續一段時間,而她自己是打算在這一戰中和馬里嘉以一同死去,因為她覺得這是最好的結果,只是萬萬沒想到的是,最後他還是騙了自己。

還是沒有盡全力。

每次都是這樣,不管瑪雅古怎麼叮囑怎麼嚴厲的警告,到最後分勝負的時候都是以她獲勝他故意輸掉結束。就算是這一次也一樣。

本來應該是兩兩同時死去,同時湮滅才對。現在卻變成了這樣子。

「你哭什麼,明明輸掉的是我啊。」

「你為什麼就不能贏我一次!!!」

馬里嘉以笑道:「習慣了。」

咔嚓!

蹦!!

咔嚓!咔嚓!!!

學院聯盟的封印結界消失,學院聯盟雖然沒有倒塌,但是土地卻四分五裂開來,從正中間的一座高台為中心裂開。本來是用來祭奠的高台變成了一個通往地下的通道。

雖然神盟中有不少人雙眼發光,因為這些人目的就是為了學院聯盟上上古積累到現在的財富已經四系星的統治權而已。不過他們貪婪歸貪婪,他們不蠢。知道現在這種時刻他們不應該搶先,不說學院聯盟裡面還有一些不懼死生的狠岔子。就是正在抱著愛人屍體痛哭的瑪雅古也不會允許這位守護天使一樣的男人屍骨未寒的時候去做這些事情。

———————————————–

「那啥。。。三弟啊」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二哥。」

「不過為了書友我還是要跟你說一遍,畢竟字數還是要湊啊。」

媽的智障?這種理由能拿出來?

「學院聯盟輸了,總部的封印已經被解開。你看。」

其實小白夜等人已經離得很近了,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他們的飛船下面的海域已經消失了,被剛剛的絕世一擊碰撞毀了。他們已經進入波及的範圍之內。

不過他們還是慢了一步。

雖然封印還沒有被完全解開,但是一股不祥的氣息已經衝天而起,整片天空變成紫黑色。

「有沒有搞錯啊,說好兩軍對壘呢,不應該能撐一些時間的嗎,我還沒到呢!!」 「郭副盟主,現在如何是好。」

除了郭哲之外,剛剛那場曠世大戰中其他人要不就遁入虛空隔絕所有戰鬥碰撞的餘波,要不就是稱作遠古巨鯤化作的天鵬飛出四系星,在四系星之外觀看這場絕世大戰。畢竟大家都是實力非凡的修鍊者,從外太空看一點問題都沒有。

郭哲在當初選擇繼續守護自己親姐姐的理想的時候就已經想清楚,心早已經化作惡魔,不管是誰擋在前路都會拔刀相向,也找已經做好了生離死別的心理。所以他情緒恢復的很快。

其實生離死別最悲傷的並不是發生的那一刻,而是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候,你想起那個人的時候才是你最悲傷的時候。

不知道是聽到神盟其他人因為自己的事情耽擱了進程的不滿,還是因為其他什麼。瑪雅古把馬里嘉以的屍體收起來后,隨意的換上了一件披風遮擋住神軀和斷手,只露出頭部。

瑪雅古對著學院聯盟說道:「離開吧。」

瑪雅古並沒有選擇趕盡殺絕,因為他知道自己就算想斬草除根也已經有心無力。

在場除了瑪雅古和郭哲之外其實人的實力其實並沒有厲害太多,神盟主要的優勢還是在量上,質的話其實雙方半斤八兩,沒有說誰強過誰,而現在瑪雅古身受重傷不易再戰,而且郭哲雖然沒有因為生命聯結的斷開而死去,但是想也明白,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

而且如果對方鐵了心想跑,同修為之下要追還真的追不上。本來大家戰力就五五開,現在你還要追殺人?怎麼可能,不被反殺就不錯了。

最重要還是瑪雅古和郭哲也不打算把自己曾經的同僚太過趕盡殺絕。

學院聯盟現在以為副院長郭哲已經背叛,院長也已經戰死,所以現在統籌的事情就落到墜天仙身上去了。

墜天仙依舊一神白色的素裙,只是她的臉頰比平時更加的蒼白,嘴唇也有一抹淡紫色,像是中毒了。

「走吧。」

墜天仙好像用了所有的力氣一般。

陳老反駁道:「院長剛剛戰死,如果我們就這樣走,怎麼對得起學院聯盟歷代的祖先!!怎麼對得起屍骨未寒的院長!」

「四系星已經完了。我們阻止不了她們解開封印。」

「那又怎麼樣,死有何懼!」

墜天仙淡淡的說道:「難道你要四系星億萬生靈陪葬嗎?瑪雅古放我們走只是不想四系星億萬生靈陪葬,四系星封印了什麼妖魔鬼怪只有歷代的院長知道,她也曾經做過院長,知道封印了什麼,連她和院長這樣實力的人都覺得四系星要玩完,世界會陷入黑暗,難道我們現在還要去送死?那麼四系星的生靈,我們的學生由誰去救?」

其實墜天仙天性涼薄,她不會在意這些所謂生靈的生命,但是她一手創辦的學院的學生她不能不管,因為有很多學生還留在四系星,留在他們的家族之中,她不能見死不救。

陳老其實也明白,只是心中的坎過不去而已。

「走來,老陳」唐老勸說道。

「唉,修鍊者,修鍊者,逆天而為,好一個逆天而我,搬山填海又如何,最後還不是落得一個無可奈何的下場。」

「救完人後,老夫就選擇歸隱吧」

翁!

傳送陣法發動。

學院聯盟殘留的人都在傳送法陣前面,就是為了隨時可以逃走,也是院長一開始的安排,不管你願不願意,只要學院聯盟總部的生命聯結封印被破,也就是他死亡傳送法陣就會開啟,把所有人傳送走。

神盟等人也沒有阻止,因為他們或多或少也是知道,有惡魔要出世了。不說其他,就因為學院聯盟總部的封印被打開,一股不尋常的邪氣衝天而起,他們神盟的人都不寒而慄。他們此等修為都被區區一點從地鎖封印泄露出來的氣息感到驚悚就知道被封印的東西是多麼可怕。

「cao!!那傢伙不肯拖延時間,認為我們必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