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鍾令儀找到一面八卦形的鏡子揣進懷裡,見他直直盯著那「眼球」看,漫不經心說:「那個是我娘新煉出來的回天珠,裡面那團黑色是什麼混沌之氣,我娘一直不知道怎麼收服它,琢磨了好多年,終於給她想出了辦法。這個東西是為了我爹順利進階煉製的,聽說對元嬰真人有好處,咱們修為太低,根本用不著。好了,東西找到了,我們走吧。」

景白一邊驚嘆於雲容仙子的天縱奇才,一邊又對鍾令儀的不以為意痛心疾首,一臉正色說:「你知道對元嬰真人有好處的天地至寶,這意味著什麼嗎?」到了元嬰真人這個階段,尋常丹藥法寶等有助於修鍊的外物都已失效,若想繼續進階,唯有埋頭苦修,尋求突破。元嬰真人道法高強,有移山倒海通鬼神之能,如此逆天法術,帶來的後果亦十分可怕,許多元嬰真人的隕落並非是死於敵手,更多的是毀於走火入魔,自我瘋狂。而有助於元嬰真人進階的至寶,防止其修鍊過程走火入魔甚至隕落,鍾令儀卻如此輕描淡寫地說出來,景白懷疑她根本就不知其中輕重。

鍾令儀靜靜看著他,「這是我們太微宮的秘密,你會說出去嗎?」

景白渾身一震,萬萬沒想到阿如竟如此信任他,心上像是突然多了一把枷鎖,以手指天,一臉鄭重說:「我景白在此發誓,若是泄露半個字,來日定遭天遣,魂飛魄散——」

鍾令儀打斷他:「好了,這不就得了,你又不會說出去,帶你來又有什麼關係。」

景白搖頭不止,說她:「鍾阿如,你以後行事能不能穩重些,萬萬不可如此輕率——」

鍾令儀拽起他就走,回頭做了個鬼臉,「因為你是景小白,所以我才帶你來,別人我才不會那麼傻呢。」

※※※※※※※※※※※※※※※※※※※※

啊啊啊,看的人好少,寫的又好痛苦! 外界,屬於陳嫣兒的通道前,藍光格已經被點亮了五塊,甚至第六塊藍光格也在被緩緩點亮。

這一下,又引起了一連串的驚嘆,就連陳義的眼睛也微眯起來。眼下進程若是順利的話,那陳嫣兒應該沒問題了,回憶催眠並沒有難倒她。

「下一個……」

沒太多思考的時間,陳義就被耳邊一道清脆動人心弦的聲音所吸引。

抬頭望去,只見陳玉瞪著眼,白皙的臉上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什麼原因,變得有些紅潤。

她雖然語氣平靜,但那雙彷彿會噴火的眼睛,幾乎把對陳義的不滿寫在了臉上,這讓他有些好笑,但臉上卻沒露出絲毫異樣,就這樣向著通道走去。

「等等,你的名字……」

陳玉見此,連忙攔住了陳義,同時心中有些氣惱。因為她認為這傢伙就是故意的。

之前的族人們都會在她的提醒下或者自覺的通報姓名,可這個讓她現在有點生氣的小子卻直接往進走,看都不看她一眼,這不管怎麼想,都是在小瞧或者挑釁她啊!

「我叫陳義……」

陳義微微一笑,看了眼陳玉,隨即略微停頓一下后,又道:「陳玉小姐,如果你覺得我是一個討厭的人,那大可以不要理會我,但千萬別說我欺負你哦「

「因為,我不想背上人渣的罵名……」

……

陳玉望著陳義前往通道的背影,狠狠的咬了咬銀牙,他這麼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以為這樣他就成了什麼有禮貌的人,或者是紳士?

「陳義對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別只是看著厲害,實際卻是個紙老虎」

陳玉鼻息間哼了一聲,想起之前第一次看到陳義時,感覺他的深不可測,以及他之前聲討幾人時,對他的怒氣。

她的心中就期待了,這個陳義,到底是有什麼本事兒,還是裝模作樣?

進入通道后,和預料之中一樣,入眼處漆黑一片,藍色的點點星光順著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吸引,鑽進了陳義體內,越來越多。

伴隨著深入通道,陳義的周圍聚集成了藍色海流,將他包裹其中,沖刷著他的意志和身體。

但和其他人不同,陳義四周的藍色海流雖然沖刷著他,但總是被一些相同樣式的星光所干擾。以至於真正進入陳義體內的並不多。

這,就是他發動了以氣化精的功能。

「這麼下去,走到六塊藍光格的程度是沒問題,但想要達到七塊的話,就難了」陳義思索著,腳步則一頓不停的向著裡面走去。

根據陳義的估量,借住以氣化精,他應該可以走到六塊藍光格沒毛病。但若想達到七塊藍光格,恐怕得經歷一次回憶催眠,才可以。

「要想徹底楊我威名,六塊藍光格已然足夠,可嫣兒也差不多能達到同樣程度,這樣來看,效果就會下降不少,還是冒一次險吧,只是回憶催眠而已,對我應該造成不了太多影響」

陳義心中下了決定,往前走的速度更快了幾分。沒多久,他的頭腦也逐漸昏沉,開始被無量的藍色海流所包裹,陷入沉眠。

……

時間猶如白駒過隙,指間沙粒,不知覺中就緩緩流逝。

距離陳義認識陳嫣兒已經有三年多了,這三年中,陳嫣兒的天賦開始慢慢展現,受到了家族高層的器重,甚至成為了二長老一脈的種子人物。

陳義的生活卻越過越慘,起初幾年,他居住的環境雖然差了些,但好歹那個家主父親還給他留下了大量的食物,以至於不用他餓肚子,身體能跟得上成長。

但隨著年齡增長,那位父親大人,已經不在管他,雖然救濟糧還是給些,可相比於之前,被減少了很多。

因此,年僅八歲的陳義面色泛黃,身形消瘦的很,營養幾乎跟不上成長的速度。

不過好在,還有陳嫣兒的接濟,所以他還不至於到餓成乾的地步。

「哎,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到頭啊!」

小陳義抬了口氣,幼嫩的臉上滿是惆悵。

他胸懷大志,非常不願意接受陳嫣兒一個女孩子的救濟,也不想接受那個狠心父親的糧食救助,更加不甘心讓同齡人欺辱。

但,這一切都不可能。他的資質並不好,不管是質量還是數量,和同齡人都沒法比。就算去拚命反擊,也很難給對方造成傷勢。

他的年齡太小了,面對能者高高在上的家主,他就是公認的廢物,根本沒什麼可比性。

陳嫣兒是他幾年前就認識的玩伴,和他算的上是青梅竹馬,但她已經是被二長老一脈核心培養的人物,他卻是比三年前還要不如。

這種天差地別下,他不接受別人的救助,恐怕不死也得餓出一身的傷病。

所以,哪怕他有再大的志向,也如淺灘之龍,困水之魚,想要翻個身都難上加難。

「阿義哥哥,你在嗎?」

一道甜美的清脆聲音,從門外傳來,陳義心中瞭然,是陳嫣兒來了。

自從三年前,他替陳嫣兒攔下那頓打,陳嫣兒就對他格外親切,甚至叫他為哥哥。這個稱呼也是她主動要求的。

「可是,別說你根本不欠我,就算欠著,也早已還清了啊!」

陳義臉上露出苦笑,他對陳嫣兒的行為很感動,可感動之餘就是愧疚和自卑。陳嫣兒對他越好,他就更加自卑。

需要一個女孩子來養,還是對自己付出去真心的,這種折磨,是心理上的,要遠比被人挨揍來得讓人難受。

「嫣兒進來吧,我在呢」

「吱吱」

隨著陳義的應答,不堪重負的開門聲傳來,那割據般的雜音,使得這座房屋都像是朽木將枯的老人一樣。

陳嫣兒緊緻可愛的小腦袋進來,使整個人都看起來俏皮可愛,只見她一跳一蹦的來到了陳義面前,笑嘻嘻的從身後拿出一袋不知名食物,道:「阿義哥哥,看看我給你帶了什麼好吃的」

「哇,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甜年糕,只有在家族一些重要的大會上,才會出現的一種食品」

陳義滿臉驚嘆,看了看陳嫣兒手中的食品,又問道:「嫣兒,你去跟著那些家族高層們參加什麼會議了嗎?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嘻嘻,怎麼樣啊,嫣兒是不是很厲害」

陳嫣兒滿臉的開心和得意,彷彿很享受陳義的這種表情,對於他的問話,卻避而不答,這讓陳義心中微嘆了口氣。

因為他動動腦子,就知道事情的經過了。

雖然陳嫣兒是二長老一脈的核心培養的弟子,但畢竟只有八歲,怎麼會有人帶她一個小拖油瓶去參加會議?

可能的是,陳嫣兒強烈要求,或者那些高層自動去帶了些會議上的甜點回去,然後她又將那甜點給陳義送了過來,這是最好的解釋。

但知道歸一回事兒,陳嫣兒既然不說,自然是不想讓他知道,於是陳義也索性裝做不知,心中卻更加難受一分。

硬要說的話,聰明人也有聰明人的難處啊,明明知道,卻改變不了什麼,這才導致了陳義更加自卑的心理。

「但這也是一種幸福,起碼知道別人的付出,總比蒙在鼓裡傻兮兮的強」搖了搖頭,陳義嘴角露出笑容,誇獎了幾番陳嫣兒,把她哄的樂呵呵的。

……

「這個回憶催眠還真是差,居然回憶到半中間就給醒了,是因為我承載的記憶太過龐大,還是怎麼回事兒?」

漆黑的通道中,周圍的藍色海流已經散開不少,陳義從沉眠中醒來,環顧四周一圈后,就靜心思考起來。

之前他回憶的,是在第一次和陳嫣兒在墳墓見面后,過了三年後的某一段場景,可以說很普通。

那段記憶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按理說回憶催眠是將人最深處的回憶勾出,但相對陳義的經歷,那一段畫面實在太平凡了。

愛恨情仇,陳義經歷的太多,記憶也非常龐大,有著三百多年的修鍊以及生活經歷。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才使通道中的回憶催眠不得不擇弱而選,找一些小片段出來。

「這種猜想很有意思,但也不是當下該想的,如今當務之急,還是先將這段路走完啊!」

陳義雙眼微眯,向著通道深處望去,那裡幾乎成了一片藍晝,被藍色星光所淹沒。

只要達到那裡,他就算是點亮七塊藍光格了。

那個陳家歷史上無人能達到的程度,一鳴驚人,不在那麼麻煩,相對來說還是簡單。 第二十三章家賊難防(下)

從湖心島出來,兩人還是划船離開。鍾令儀拿出那面好不容易找到的鏡子,說:「這面鏡子叫八卦鏡,不過我都叫它窺視鏡,我娘成天泡在煉丹房,小時候沒工夫管我,便專門煉製了這個東西,拿它來監視我,看我有沒有好好修鍊,有沒有調皮搗蛋之類。以前我對它可謂是深惡痛絕,不過現在卻是如獲珍寶,用它來窺視別人,好玩得很。」她趁景白沒反應過來,眼疾手快取了他手上一滴血滴在鏡子上,然後默念口訣,催動靈動,鏡子忽然發出一團亮光,裡面出現景白坐在船上欣賞湖景的畫面。

鍾令儀看的掩嘴直笑,「看得好清楚啊,就跟照鏡子一樣,纖毫畢現,小白,我才發現,原來你眉毛這麼濃啊。」

景白臉色不悅,掐了個手印,一道紫光向著八卦鏡激射而去,鏡面頓時一暗。

鍾令儀叫道:「哎呀,你幹嗎,就我這點靈力,船還沒有靠岸,八卦鏡就要支撐不住,你著什麼急嘛!」

景白黑著臉說:「不許拿它捉弄我。」頓了頓又加了一句,「也不許窺視別人。」

「哎呀,你想哪兒去了,這個是用來看住顯兒的,他最喜歡躲貓貓了,省的大家一天到晚到處找他。」鍾令儀口裡這麼說,心裡卻想我不捉弄人,費這麼大的勁兒找這個東西出來幹嘛。

景白聞言放下心來。

兩人剛回到太微宮,何蘊便迎了上來,見鍾令儀手裡提著一網兜的藜草,笑道:「重光道友,阿如,你們這是去遊船了?怎麼也不叫上我啊?丟下我一人在此,著實無聊。」

鍾令儀哼道:「你既然這麼無聊,怎麼還不回極意觀啊?」邀帖早就送到了,不知道他還賴在這兒幹嘛。

「阿如,你這是在趕我走嗎?」

「我哪有,是你自己說我們太微宮無聊。」

「有阿如在,自然就不無聊了。」

面對何蘊時不時的調戲,還是少女的鐘令儀既羞惱又無奈,狠狠瞪了他一眼。

何蘊不以為意,反覺得她生氣勃勃不同於那些循規蹈矩的世家女子,沖景白說:「重光道友,剛剛收到消息,貴師叔潘子立道長已經到了中州,下榻在晉原城中,明天你可要隨我一起去極意觀?」

景白沒想到潘布來的這麼快,一時沉吟不語。

鍾令儀見景白似有意動,忙說:「你要走自己走,小白和我們一起,離張真人的結嬰大典還有好些天呢,晉原城挨著上鄴城,抬腳就到,那麼早去幹什麼。」

景白猶豫道:「潘師叔那邊,不知有沒有什麼吩咐——」

鍾令儀急的沖他使眼色,「小白,你在上鄴城做的東西還沒送來,你忘了嗎?」

景白見她如此,只好對何蘊表示抱歉,說自己還要在此耽擱兩天。

何蘊看著言語親密配合默契的兩人,眼睛眯起來,本來就小的一雙丹鳳眼頓時眯成了一條縫,心裡不知在想什麼。

這時鐘會走來,「怎麼大家都在外面站著?」

鍾令儀忙跑過去,「哥哥,何道友剛才還說我們太微宮無聊呢。」

鍾會說:「是我招待不周,茂先道友,你我對弈一局如何?數年不見,不知茂先道友棋藝比起以前是否有所精進啊?」

何蘊素喜棋道,技藝高超,鍾會這提議可謂是投其所好,當即說:「那就有請士超道友賜教了。」

兩人在菩提樹下擺開棋盤,廝殺起來。

鍾令儀拉住景白,竊竊私語:「別看何蘊眼睛小,鬼心眼可多了,你少理他。」

景白看了眼她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有些不自在,說:「我先回房了。」抽身離開。鍾令儀追在後面,「你一個人關在房裡幹嘛,無不無聊!我跟你說,我剛才忽然想到一個好主意——你想不想吃藜草餡兒的餃子啊?」

景白一臉無奈。

最後是笙歌解救了他,只見她一陣風似的跑來,氣喘吁吁說:「姑娘,夫人回來了,正到處找你。」

鍾令儀知道偷闖鍊丹房的事被發現了,忙把藜草往笙歌手裡一塞,「小白,我先走了,你們可別說見過我。」

鍾令儀剛跑出太微宮,就被舒羽賓堵個正著,揪著她耳朵關進了祠堂閉門思過。

景白知道后難免擔憂,此事跟他多少有些關係,卻又不好擅入鍾氏祠堂,頗有幾分坐立不安。傍晚時分,伺候的小廝送來飯菜,兩葷一素一湯,另有一壺酒。那小廝又特別端出一碟精心烹制的藜草炒火腿,介紹說:「這是我們太微宮的特色菜,不知公子是否吃得慣。」景白嘗了一口,炒熟后的藜草嫩莖氣味沒有那麼沖,大概是吸收了火腿的肉香,散發出一股獨特的食材的香味,味道竟然很不錯,想著好歹是鍾令儀親手撈上來的,很給面子的把一碟子藜草炒火腿都吃了。

一時飯畢,那小廝又問景白是否要沐浴,帶他到專用的浴池。景白在溟劍宗習慣了泡溫泉,太微宮的浴池雖然不是溫泉,不過泡在溫熱的池水裡,倒也不比溫泉差多少。洗漱完出來,只見月華如水,波紋似練,庭中栽種了一片木芙蓉,繁花似錦,層層疊疊,開的正熱鬧,越發顯得此處清幽寧靜。

景白本要回房,走到門口,忽又停住,轉身往鍾氏祠堂而來。他以為鍾令儀被罰跪祠堂,就算沒有唉聲嘆氣,也定然愁眉苦臉,哪知到了祠堂,大門倒是緊閉,可是通過門縫往裡一看,鍾令儀盤腿坐在墊子上,一手持杯一手拿箸,對著地上的碗碟,正吃的高興呢。

鍾令儀察覺到外面有人,渾不在意,還問:「是笙歌嗎?我要的藜草餡兒餃子這麼快就好了?」

景白推門進來。

鍾令儀忙招呼他:「是小白你啊,來來來,一起喝兩杯。」

景白看著牆上掛著的鐘氏歷代祖先的畫像,搖頭說:「你在這裡大吃大喝,對祖先是不是有些不敬啊?」

「我們鍾氏祖先才不是那般食古不化的人呢,沒看見地上擺著的一壺酒嗎,就是我請列祖列宗喝的,我們都老熟了,估計大家巴不得我常來呢。」顯然是常跪祠堂,早就不以為意。

景白見她沒事,轉身欲走。

鍾令儀忙拉住他,「別啊,小白,我一個人好無聊,大家都不好明目張胆進來,你就陪我說說話嘛。」說著踢了一個蒲團過來,請他坐下,又遞了雙筷子給他。

景白盤膝坐下,卻沒拿筷子,在祠堂里大吃大喝,實在是讓他有點難以接受。

鍾令儀收回筷子,小聲嘟囔:「又怎麼了,剛才不是挺喜歡吃藜草炒火腿的嘛,那你喝酒吧——」從食盒裡找了一隻酒杯出來。

景白聞言色變,直直盯著她看,「鍾阿如,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藜草炒火腿?」

鍾令儀驚得立馬捂住嘴。

景白想到剛才沐浴的情景,臉漲得通紅,氣急敗壞道:「你是不是用八卦鏡偷窺我了?」

鍾令儀連連搖頭,「沒有,沒有,我是聽笙歌說的,笙歌是聽廚房的人說的,你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廚房的人只要看收回的碗碟就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