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九幽想到那玉帝與宙斯懊惱的樣子不由得要笑了。這兩個該死的東西,以後非要將它們的天界與天庭給掀個底朝天才解恨。

九幽一邊想,一邊冥想恢復實力。半天過去后,他的實力又恢復了一層。

夏洛奇則陷入了奇妙的冥想,他在想那宙斯的雷陣,怎麼總覺得裡面有某種東西跟他有密切關係,但就是想不出來。

腦海中轟隆隆的翻滾著宙斯的天雷,那紫色的閃電與球狀的奔雷,那濃郁的化都化不開的時空封鎖,還有那最後穿透次元空間的吼聲,這裡到底有什麼呢?

為什麼有一種像是啟示般的東西在自己內心深處一動一動的,可方向卻模糊不清,但肯定與自己有關係。

那雷陣就這麼一遍一遍的在腦海中翻滾,終於,一縷光線從眉心透亮,深入腦海金光意念世界,是的,這雷陣中的電與雷與我的光明火焰一定有關係。

這下找到了突破口,夏洛奇不禁興奮起來,思維電轉,不斷推理演繹,對啊,雷、電能形成領域,封鎖時空,那我的光明與火焰難道不是也能這樣么?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夏洛奇興奮的直想跳,一跳老高的那種跳,還要再翻一個跟頭。

「嘿嘿……」夏洛奇樂得出了聲,九幽王聽到了,不禁眉頭一皺,心想這傻小子就是傻小子,這種情景居然一點也不著急,還有工夫開心樂。

暗暗搖搖頭,反正九幽覺得自己的聰明要勝過夏洛奇一百倍都不止。

夏洛奇已經開始嘗試構建他的光明火焰領域,那種封鎖、結界、攻擊、防禦等等。雷與電的領域肯定是與火相關,那火元素怎麼樣才能形成界域呢?

夏洛奇想到了《無影》刀法中的凝字訣,對啊,壓縮、狠命的壓縮,直至火元素成為固體,再壓縮,火元素由固體成為氣體,再壓縮,由氣體成為能量體,再壓縮,將能量體轉化為時空界域。

就是這條路!

領域原來是這樣的!

夏洛奇在戰靈境二階中級的水平開始深入研究領域了。這也算是三界中一個奇葩中的奇葩了。

領域的形成是自然而然的,夏洛奇並不知道這一點,那是元力到達一定程度后所附帶的能力,調動天地元力自然就形成了領域。

比如說龍域,那時戰神級別層次附帶的吐息凝固能量聯結時空,形成界域。

再如說玉帝的風域與劍域,都是實力到了那層次后自然形成了風能量轉化為時空界域,劍意與劍氣轉化為時空界域。

再說九幽王的紫月領域是他的隱匿狀態將能量模擬結合周圍時空,形成領域,在此領域中九幽對於別人來說是不存在的,他已經與周圍的時空融為一體了。

玉帝、宙斯等人為何懼怕九幽,因為九幽出手是無聲無息,沒有任何徵兆的。

一擊必殺,一擊必中。每次九幽出手,玉帝與宙斯都要受傷,就是因為他們的能量層次相當,可九幽的隱匿實在是太要命了。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九幽就是三界中最厲害的刺客。

夏洛奇怎麼會明白這一點呢?由於目前他的實力所限,眼光自然達不到那種水平,可是架不住他的悟性高啊。

在戰靈境研究領域,這是三界內破天荒的第一人。夏洛奇已經開始將體內的光明、火焰元素嘗試著濃縮了。

九幽王在默默恢復實力,夏洛奇在悄悄嘗試領域,在次元空間中,一切都顯得那麼壓抑。

平兒的屍體躺在那裡,九幽王顧不上了,夏洛奇沒能力管,他知道必須提高實力,以後才不會如此被動,儘管他一點都不喜歡平仙公主,但事實上她就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不管怎樣,他都忘不了兩人合體后的那種感覺,簡直了。

又是半天過去,九幽王又恢復了一層實力,如今已經有了四五分實力了。

夏洛奇第一次將光明元素壓縮到能量體,可如何將能量體轉化為時空界域,這讓夏洛奇犯難了。

空間或許對於夏洛奇來說不太陌生,可時間能量卻讓他一籌莫展。

忽然他想到了龍族藏寶地里光明神族《光明咒語》、《時間原力》、《空間摺疊》等秘籍,頓時如饑似渴的開始翻看研究。

《光明咒語》中多是魔法類的技能,其中最厲害的就是屬於大魔導師的禁咒了,「光明普照」、「光明降臨」、「光明重生」等禁咒當真能夠毀天滅地啊!

那時看見「主的榮耀」就覺得太恐怖,無法抵擋,現在看見這《光明咒語》,夏洛奇覺得掌握這些光明魔法,要比那西方天界的禁咒要厲害得多。

畢竟這是遠古光明神族悠久的傳承。

西方天界賜給下界的魔法都是邊角旮旯的小類型魔法。像西方眾神那樣自私的傢伙,好東西才捨不得賜給下界呢,要不是信仰力能夠輔助眾神滋養元力,下界就是他們豢養的寵物。

所以西方眾神閑極無聊,就會到下界幹些肆意妄為的事情,比如發動一場戰爭,談一場奇怪的愛情,或者設置一個困局,在做一些低智商的遊戲等等。

而光明神族自古就有著崇高的信仰,所流傳給後人的都是心血結晶。

夏洛奇一看《光明咒語》,都差點忘了《時間原力》,幸好,他發現魔法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學成的。

不過,這也動了去西方學習魔法的念頭,至少魔法基礎還是西方學校與教會比較深厚與全面。

《時間原力》則是從光明的角度來闡釋時間能量與時間掌控,特別是對於時間的理解與運用,這讓夏洛奇像一個小孩掉進了充滿興趣的海洋與森林。

滿天都是靈感的小星星啊! 很多時候,很多人對於時間的感覺只是感覺而已,或許時間這個東西本來就是一個虛無的概念,並不是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體。

可恰恰這個虛無的難以捉摸的概念,讓美麗的紅顏變得衰老,讓英俊的少年變成了大叔。這是凡人世界中最為普遍的一個現象,於是,人們將這種歲月滄桑的變化稱之為「時間」。

她是一條線,直線、還是曲線?她是一個點,是極點還是散布的多點?她是一個位面,是陰陽對應的位面,還是樓閣重疊的迷宮?

時間,就在每一個人的心裡留下了她的足跡,或快,或慢,或停止,或永生。

對於玄幻修鍊的三界眾生,時間成了一門極其重要的技能。可瞬發、可延遲、甚至還可以倒流,顛覆生命與空間,重生往事與靈魂。

在《時間原力》中,光明神族的這位大能以充滿情感與思辨的哲學筆觸娓娓道來關於時間的描述。

第一層,時間歸位。

按照可以理解的凡人世界的現象,就是時間清零。一切從頭開始。修鍊時間奧義的第一步,就是要從頭開始。

這個源頭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有的從幸福快樂走來,有的從悲傷痛苦絕望中走來。時間對於誰都是公正的,但每一個個體卻感覺不同。

這個起點稱之為「創世」時間。每一個人的創世起點需要自己去尋找。

夏洛奇開始了深思,是啊,自己是從何開始的,什麼時候對時間有了明確的感覺,那個時刻自己是什麼狀態,往回往回,倒車倒車,不斷的倒車。

萬千星辰散落于思維的夜空,每一個點都是記憶,關於那一日、那一時、那一刻的時間描述。夏洛奇內心演繹,觀自在宇宙萬星璀璨,觀過往平靜、激動、浩瀚、渺小的每一個自我。

究竟自己的原點在哪裡呢?夏洛奇陷入了時間的沉思,陷入了清理自我記憶與重新排列的過程。

模糊的孩提時代,悲慘的孤兒生活,零星的感動與熱淚,吹盪心扉的關懷與友誼……

青年時代刻苦的訓練、參悟、榮耀、奇遇……

這些現在都要集中過來,指向一個原點。

夏洛奇在如雲煙般渺茫的記憶星辰中終於看見了一雙凝視的眼睛,父的眼睛,那種期待、無奈、但又無比豪邁與堅定、信任的眼睛。 傲月天章 之後就是漆黑的夜空,不再有任何光亮。

之前之後的一切都開始向那雙眼睛快速聚攏,向箭雨般集中向一個記憶的原點。夏洛奇的腦袋裡凝聚出一雙時間注目的眼睛,那是稱之為「時間之父」的眼睛。

夏洛奇並不知道,這時間之父的投影並不是所有參悟時間原力的人都會有的,好多人凝聚的可能是其他事物,比如快樂的人有可能會凝聚一片大海,或者一朵鮮花。

稱之為時間海洋,或者時間之花。還有比較悲觀的人可能會凝聚一滴眼淚,凝聚一片殘刃。時間之淚或者時間之刃都屬於走時間變慢路線的修鍊者。

樂觀的人修習《時間原力》,一般都喜歡時間加速,最厲害的能夠進行時間跳躍,在未來攻擊對手,影響結局。若是在實戰中,招數加速,身法加速,時間差異的一端——變快非常難以對付。

悲觀的時間操控者往往習慣走時間遲滯路線,讓時間變慢,厲害的時間大能可能由此引發時間倒流,回到過去,在過去察看宿命的起因,還能進行修改,這和時間加快到未來的大能同屬於宇宙神級別的時間系高手。

在實戰中,時間線的差異會產生錯覺,明明很慢,但實際很快,比如夏洛奇自我修習混元后所掌控的三秒延遲就屬於時間遲滯路線中的一個逆天技能。

夏洛奇誕生的時間原點竟然是時間之眼,聯繫其本身對應於父親的注視。這無所謂樂觀或悲觀,它是一種客觀關切。是由於原點處有能夠籠罩那原點的強大力量存在,導致夏洛奇的原點擁有了雙向發展的可能。

這與那強大力量的關懷有密切的聯繫。那注視的力量使得夏洛奇的時間原點帶有一種使命感,一種極其強烈的使命感。

後來,宇宙眾神研習夏洛奇的時間路線后得出結論,時間原力的使命感是一種神啟天賦,是他本身所具有的血脈決定的。

夏洛奇現在並不知道這些,他看見了那雙眼睛,然後一切開始清零,從此開始,夏洛奇對於時間的感覺就是一種深切的關照與悲憫。俯視眾生的角度,或者是攬括浩瀚宇宙的胸懷。

這讓夏洛奇的《時間原力》的修鍊起點高到了罕見的地步。

九幽王並不知道,這次元空間困局中誕生的靈感在若干年後需要他仰望才能企及。

現在,九幽王的實力又恢復了一層。

夏洛奇已經開始研究時間線了,第二層,入門后的時間線掌控。

由點及線,再由線成面,最後由面成立體,時間的最後歸宿居然是空間。

看完《時間原力》,夏洛奇的感觸實在太深了,至少他知道了時間的本質、時間的方向、時間的歸宿、時間的掌控與流變。

線意味著速度,這是第二層的奧義。速度或快或慢,由元力、意念、精神、靈魂、神識來決定。分為好幾個層級,每一個層級所修鍊的內容都不一樣。

比如元力附加於時間,需要尋找切入口,能量顫動的切入口,時間歸屬與能量場,無論是實體層面,還是意念層面,與作用者本身發生關係時是由元力為基礎的。

夏洛奇導出丹田中元力,忽然發現自己丹田中竟然沒有元力了,這是怎麼回事?夏洛奇大吃一驚。內觀丹田,明顯元力十分充沛啊怎麼會一點元力都沒有了呢?

再細觀,夏洛奇發現了原因,那是自己的光明、火焰元力與平仙公主的戰神級別的純陰元力在相互克制與抵消。

夏洛奇趕緊運轉內在的光明與火焰不去與那九幽純陰元力對沖,可這些元力根本不聽他的,依然在那死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純陽與純陰並沒有交融,而是對抗與殺伐。 九幽王在恢復六層功力后隨即開始救治平仙公主,儘管會消耗他的三層功力,但越早救治對平仙公主的傷害就越少。

九幽王敞開紫月,從丹田中飄出一輪月牙,有點詭異,但卻渾厚無匹,那是九幽的本命宿尊。

圍繞這紫月,九幽王雙手宛如撈沙一般在次元空間中一遍一遍的撈取,精力外放,毫無保留,全身紫氣蒸騰,頭頂一縷粗壯之極的元氣繚繞著紫月本尊。

慢慢地,次元空間中開始聚攏過來那些靈光,一點一點,開始很少,好像很悲傷很無助,逐漸那流沙聚攏過來的速度變快了,終於形成了一張臉龐,那是平兒的臉龐。

九幽王細長的雙眼含著淚光,再然後是肩膀、胸脯、小腹、胯下、四肢,聚攏成了一個完整的平兒流沙圖。

可是九幽王還在努力,他全部的功力都在向次元空間的深層撈取,召喚。

終於,飄蕩在幽怨空間中的一顆細沙聚攏而成的跳動的心飄了過來,來到九幽王的面前,還有一些疑惑,有一些痛苦,有一些委屈。

可在九幽王的強大意志作用下,那顆心終於還是慢慢的慢慢的飄向那流沙聚攏的平兒身體。

但就在要融入時,那顆心突然停了下來,那流沙般的平兒掉頭看向盤膝而坐的夏洛奇。

平兒歪著腦袋,那顆心似乎有了些怨懟,慢慢的,平兒大大的眼睛滴下了淚水,好像在問,為什麼不理我?為什麼?你難道真的是一點都不在乎我么?

九幽王的六層功力這時快要用盡了,但那顆心就是不肯回到平兒流沙般的身體里。

在外面跳動著,悲傷的跳動著,然後緩緩離開了平兒的身體,來到夏洛奇的面前,停在那兒,一跳一跳一跳一跳的等待著。

九幽王此時根本不能說話,連真氣都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泄露,否則將前功盡棄,平兒將永不能復活。

九幽王的汗水滴答滴答的開始掉落,在次元空間中異常響亮,也異常緊張。

夏洛奇依然沉浸在時間原力的參悟中,他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

那種忘我,忘世,心中只有時間的點與線,短促的線從原點射出,細長的線可以產生彎曲,分枝椏的線產生多向,怒放的線產生毀滅與重生等等。

「喂,臭小子,醒醒啦,不然你岳父大人要跟你拚命啦!」右腦小窗聊天模式開啟,大餅臉的莫邪略有些著急的喊夏洛奇回家吃飯了。

「啊,怎麼回事?」 影帝的圈寵喵妻 夏洛奇疑問。

「快睜眼看看吧,傻小子,哎,真是孽障啊!」說完,莫邪閃人掛機了。

夏洛奇睜眼一看,看見那顆赤LUO跳動的心,無邪跳動的心在自己的面前緩緩地跳動,似乎在問,你真的一點都不關心我么?一點都不么?

夏洛奇再看旁邊,九幽王快杯具了。那腦門上的汗如水一樣往下流,額頭上青筋暴起,一條一條宛如小蛇。

再看九幽王面前的那流沙般的平兒,眼神幽怨哀傷,似乎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這種狀態下的平兒輕易就能看懂一個人的內心。

她之所以絕望傷心沒有眷戀,甚至連自己的老父親都不再有重聚的願望,正是因為她看到了夏洛奇的內心中一點自己的影子都沒有。她怎麼能不傷心呢?

她可是把自己的身體交給這個男人的啊,怎麼可能在他的心中竟然是這樣的地位。

平兒不願再回到這個世界,她努力想消散掉,現在完全是九幽王以超強的毅力在支撐著,努力維持平兒的靈魂不消散。

夏洛奇讀懂了平兒的傷心,可自己沒有辦法勉強自己,他只好將平兒的屍體抱過來,跪在地上,請求平兒的靈魂趕緊回歸。

夏洛奇看著平兒,然後又讓平兒看看她的父親。平兒終於嘆了一口氣,那顆漂浮著的心瞬間回到了流沙靈魂的體內,再飄向平兒的肉身。

頓時,夏洛奇懷抱中的平兒一聲長吸,眼睛緩慢的睜了開來,夏洛奇用手摸了摸她的心,發現心開始了跳動。只是那跳動中帶有一抹無名的悲傷。

九幽王轟然倒地,紫月隱沒,召喚靈魂大法終於結束。九幽王現在就像一個廢人一樣,躺在地上陷入深層次的昏迷。

平兒也閉著眼睛,躺在夏洛奇的懷中,安然的睡著了。夏洛奇抱著這平仙公主,心中暗自嘲諷自己,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這是命運么?我怎麼對得起綺羅軒,即便不是綺羅軒,那也得問問那黛莉斯與趙欣才對吧,怎麼平仙公主倒先上位了?

現在只能在心裡犯嘀咕,可他不知道,九幽族的女人一旦成了男人的,是能夠讀到他的心的。

夏洛奇的每一個想法,平仙公主都會暗自傷心,這就是為什麼九幽族的女人不能改嫁,只能對一個男人從一而終的原因。

平仙公主躺在夏洛奇的懷中,洞悉著夏洛奇的內心想法,悲傷到不能自已,還不如死了算。但看著父親九幽花費巨大元力將她召喚回來,她真的還是不忍心的。

好在危機已然解除,夏洛奇繼續陷入對《時間原力》狂熱的研究中。

混元三秒如今至少能夠達到四秒了,而且不是以前那樣呆笨的四秒,是有變化的,快慢強弱都可以精微調控的。

這樣的時間線差異若是再碰見像古爾德那樣的魔獸機甲,夏洛奇不會贏得那麼艱難了。

「不錯嘛,小子,這麼短的時間你就入門啦?我看你的天賦只能用四個字來概括啦,那就是牛逼!牛逼!」莫邪又跳出來羨慕夏洛奇。

「哦,是嘛,我感覺一般般啊,還有很多需要逐步來修習的。」夏洛奇從研習中暫時切換進來。

「好啦,慢慢來,什麼東西入了門就好辦了,剩下的只需要努力就行了,很多人是花費了很多時間去入門,沒有入門再努力都是白搭的。」莫邪道。

「看來有你這樣見多識廣的人在身邊果然不錯啊。」夏洛奇的聊天水平在被平兒吸食腦髓後下降得實在太厲害。

若是夏洛奇知道自己那樣被平兒干過,估計他都有重新讓她死的心。

可現在平兒已經成了他事實上的妻子,這點夏洛奇就算再不愛她,但也學過婚姻法,知道事實夫妻是怎麼回事。

九幽終於醒了過來,看見平兒安好,夏洛奇還是那副老神在在的盤膝而坐的樣子,關鍵是這臭小子還知道抱著平兒,這讓九幽心裡大為開心,心想,傻小子還算是有良心。

盤膝而坐,重新來過,九幽王只要不死,諸神就得避讓,那是他強橫的實力與境界所決定的。因此,九幽王重新滿血復活指日可待,而宙斯與玉帝的好日子也就要到頭了。 九幽王知道夏洛奇為什麼在那盤膝打坐,他查看過夏洛奇的丹田,平兒與他合體后,全部的純陰九幽元力都被這小子給吸取了。

關鍵是如何融合這些元力,戰神初階巔峰戰力的元力若是全部轉化成夏洛奇自身的元力,那夏洛奇可真的是走大運了。

但夏洛奇目前根本沒有辦法來轉化這筆寶貴的「財富」,還被這些元力不斷削弱原來辛辛苦苦修練來的光明、火焰元力。

師父大人又被師娘揍了 九幽目前太需要信得過的人才了,他知道外面的局勢肯定已經陷於混亂,九幽府由於八幽突然謀反篡位,所準備的那些動亂勢力肯定在四處煽風點火,渾水摸魚。

誰也不能太信任,連自己的親兄弟都能設局陷害自己。九幽王內心想不到還能真正信任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