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路上,安玉瑩咬著羅陽的耳朵,輕語道:「牛仔,你將禮物拿給人家爸媽呢。」

她的話音不高,可是唐桂花卻聽見了。

「牛仔,應該怎樣做,你懂的。」唐桂花一面開車,一面說道。

早就猜到兩位村花又會有這種要求,羅陽腦袋都大了一圈。

就算讓他去面對一百個打手,他也不願意去跟唐媽媽坐在一起聊天。

羅陽呵呵而笑,見洪佳欣正用鄙夷的眼神望過來。

「班長,你代我送去就行了。」羅陽笑道。

「休想。」洪佳欣轉頭看車窗了。

這時安玉瑩又附耳要羅陽拿禮物親自交給她爸媽。

羅陽只得輕拍安玉瑩的臀,又啄她的唇,才暫時讓她別說話了。

回到宏運大隊,剛下車,兩位村花便一左一右夾住羅陽了。

秦飄等美人起先不清楚是什麼事,後來得知是兩位村花要羅陽去送禮物,都笑而不語。

轉眼間,唐桂花和安玉瑩已裹挾著羅陽走出幾十米。

羅陽便強行停下來,左手摟住安玉瑩的小蠻腰,右手則抱住唐桂花的柳腰。

先分別啄了她們的紅唇,然後說道:「安姐,桂花姐,我先去辦點事情,待會回來再送去哈。」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唐桂花不依道:「不行,現在就得給老娘送去。不然,老娘就將你……」

一聽她這樣說,便知是要說出羅陽進了女廁所的事。

羅陽連忙用嘴去堵住唐桂花的嘴,只有嗯嗯的鼻音飄出來。

「牛仔~」安玉瑩輕晃嬌軀表示抗議。

「安姐。」羅陽只得又啄安玉瑩的唇。

偶有過往的村民見了羅陽左擁右抱,羨慕到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唐桂花倒不在乎被村民看到,安玉瑩則很害羞。

「牛仔,有人看到了呢。」安玉瑩輕聲道。

「安姐,我知道。」羅陽笑道。

彼時已能聞到家家做晚飯的菜香。

羅陽接著道:「安姐,桂花姐,你們先做飯,等咱們吃了飯,我再把禮物送過去,不是更好?」

兩位村花聽了,覺得也有道理,便接受了羅陽的這個建議。

離婚再戀愛 「好,那就讓你再拖延一會。等吃了晚飯,再拖拖拉拉的,老娘可要將你的……」

不待唐桂花說完,羅陽又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嗯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需要交代什麼,就抓緊交代下去吧,畢竟這一次,很可能有去無回。」

易林來到院子的石桌邊坐下,他拿出被白布裹纏的魔刀,插在了身旁的地面里。

緩緩閉上眼,易林背對著他們,開始調整狀態,他需要讓自己的狀態徹底達到巔峰狀態,這樣才能在龍陵里活下來,以及成為最大的贏家。

邁克爾給他的資料捲軸,他全部都看了,帝都那所謂的四大天才,他一個都不放在眼裡,用他的話來說,一刀不能解決,那便兩刀。

倒是那個飄柔,他倒挺有興趣,畢竟同為遺人,同為煉體戰士,如果能打上一場,也是極為不錯的。

除此以外,便是鬱金香帝國以及聖錘帝國來的年輕強者。

精靈皇室,

九王子,普利斯里。

三公主,夕琳達。

前者是銅環級巔峰的鬥氣戰士,後者則是木系高階魔法大師。

配合之下,連銀環級的戰士,魔導士級的魔法師都抗衡一小會,實力很是強大。

不過最讓易林在意的並不是這兩人,而是聖錘帝國派出的那個矮人。

在這份資料,對這矮人的介紹,開頭便是兩個字,恐怖。

「雷頓·加爾文,銅環級巔峰鬥氣戰士,曾在銀環級初階的鬥氣戰士手下,戰成平手。」

易林心中回憶著雷頓的信息,他沒和銀環級的戰士打過,所以不清楚自己與銀環級之間的差距,但自己現在應該,

很強吧。

「主…人,這一戰結束后,你是否真會放了我們。」

黑走過來,說道。

易林睜開眼,鐵面下的眸光一片猩紅。

黑觸及到這目光,頓時下意識低下了頭。

「只要不搞小動作,我言出必踐。」

易林說道。

點點頭,黑縱躍著跳到了樹枝上,與白並肩齊坐,兩人晃悠著蔥白的小腿,眯著眼,嘴裡似乎在念著什麼,像是禱告。

「暗夜精靈。」

易林收回目光。

空氣里的濕度似乎在變高,在夜幕來臨的那一刻,天空終於開始下起了雨,起初,是小雨綿綿,漸漸變大,到最後已是暴雨,傾盆而下,砸擊在地面上,發出沉重的碰擊聲。

易林依舊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雨水墜落,順著他的斗笠邊緣滑下。

氣溫變得很低,普通人早已縮在了被窩裡,哪怕是獸人族的那些婦孺也是一樣。

「媽媽,他為何要淋雨?」

一個獸人小孩在窗口問道。

獸人母親聽到,面色頓變,連忙跑過來,捂住了小孩的嘴,關上了窗。

「白,我們為何也要這裡淋雨。」

黑問道,她們如易林一般也待在院子里,坐在那不粗不細的樹枝上。

「很久沒有淋雨了。」

白淺淺一笑,抬著頭,即便雨水淌進了她的眼眶裡,她也沒有眨眼。

雨還在下,淅淅瀝瀝,滴滴噠噠。

就這樣,一晚上過去了,在天空變明的那一剎那,易林睜開了眼,在有些昏暗的天色,他眼中的那抹猩紅卻是異常的明亮。

站起身,易林拔出了魔刀,背在身後。

踏踏!

黑白從樹枝上躍下,一晚上的淋雨,早已打濕了她們的衣物頭髮,不過畢竟是銅環級的強者,這些濕度可不會對身體產生影響。

見此,易林眸光微動,從戒指里,拿出兩個斗笠,蓋在了黑白的頭上。

黑白沒有反抗,而是將斗笠帶好,她們兩個不過一米五的身高,站在易林身旁,就像是兩個矮人族。

屋裡有獸人婦孺的哭聲,顯然她們也知道這一次,自家男人出去后,估計是凶多吉少了。

咔咔!

門開了,一個個帶著斗笠的獸人走了出來,還有一個籠罩在黑霧中的巫妖,他在所有人中的存在感是最低的,即便是易林都沒怎麼多關注他。

整整十個兩米高獸人,以凱里為首,背負戰斧,氣勢雄渾,站在易林的面前。

「走吧,諸位。」

易林轉身,推開院門,走了出去,黑白隨後跟上,緊接著是凱里十人。

根據未來的大陸通史記載,龍陵一行,是傭兵之王鐵面的成名之戰,也是惡魔傭兵團雛形的墊基。

路上,不僅僅是易林一行人,還有其他人,都是城裡的修鍊者,甚至還有普通人,他們各自都抱著僥倖的心理,想要在龍陵中大發橫財。

只是很可惜,運氣這東西或許有,但不是人人都有的,比如說一百人里,需要死九十九人才能讓最後那一個人得到。

「那是惡魔傭兵團鐵面!」

即便天色暗沉,但有人還是認出了易林,畢竟那標誌性的鐵面,以及那一雙紅眸,太惹眼了。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大國航空 「恩?」

剛走到城門口,易林便感受到了一絲絲殺意,周圍有不少傭兵團,雖然距離有些遠,但那眼神皆十分冰冷。

「有意思,準備好,」

易林微微拉低斗笠,面具下的嘴角揚起了一絲猙獰的弧度,「殺人。」

身後的黑白,凱里聽到,先是一愣,隨後開始進入戰鬥狀態。

城門打開,眾人如潮水涌了出去,大部分人都認為先到先得,最先到的人能拿到好東西,可事實往往都不是這樣的。

剛走出城門,將近百人朝著易林等人圍了過來。

「惡魔傭兵團么。」

安吉麗娜等人也出城了,他們不需斗笠,也不需雨傘什麼,屏障魔法施展出來,雨水被阻隔在外面了。

「銅環級的煉體戰士,倒是難得。」

比斯曼說道,野生遺人是很難修鍊的,一萬人里都未必有一個,如今能在佛羅倫薩里看到一個,著實難得。

「看樣子,他似乎有麻煩了。」

羅德尼說道,「要不要出手,如果能因此而拉攏他加入我們,倒也能增加一個不錯的戰力。」

「我覺得可以。」

蘭登點頭,然而下一刻的城門口發生的場景,卻讓他們止住了聲音。

「鐵面是吧,我是銅虎傭兵團的團長,銅環級初階的鬥氣戰士,賽斯,聽說你手裡有超凡元素,特來向你購買。」

賽斯臉上的表情很隨意,畢竟這次來了十個傭兵團,每個傭兵團的團長都是銅環級的強者,這鐵面再強也不可能以一敵十! 唐桂花晃著身子,扭了片刻,便軟下來了。

見了羅陽又用嘴去跟唐桂花交流,安玉瑩紅唇撅得老高。

「牛仔,人家不理你了呢。真的不理你了呢。」

一面說,一面原地扭腰枝。

可是又不見安玉瑩要抬步走人。

「安姐,理我吧。」

羅陽狡黠一笑,便又用嘴堵住了安玉瑩的嘴。

此時,唐桂花的掐功施展出來了。

羅陽只覺肋部一痛,便知是唐桂花在發功了。

他只得輕拍唐桂花的圓臀,示意她輕些。

眼看天色不早了,兩位村花才回秦飄的家幫忙弄晚飯。

眾美人在一起吃飯,飯倒不用煮多少,菜卻要做精緻。

美人們會做菜的都在一起出謀劃策,盡量每天做的菜式不一樣。

張靜,劉奶奶和小惠子都在秦飄的家。

平時,羅陽出去一般會帶洪佳欣在身邊。

現今他倒想假裝放鬆了警惕,要看看張靜等3人會怎樣做。

在回到村口時,羅陽便打了電話給左右護法,得知他們正在郎意鋒好兒教人散手。

郎意鋒房子後面的棚子正在擴建。

見羅陽來了,眾人都停了下來。

「師父,左右護法教了我們不少功夫。」郎意鋒興奮道。

以左右護法的能力,足以教郎意鋒。

「對了,還有件事忘了跟你說。你帶人搭建一個擂台,簡簡單單的就行了。幾個平方吧,離地面一米多高吧。看看村裡哪裡位置比較好,就在哪弄。」

隨後聽羅陽說要在村裡跟人比武,郎意鋒等人都很期待。

「師父,用木板和青竹搭建,行么?」郎意鋒問。

「可以,這是五千塊,你拿去買東西。別弄出豆腐渣。」羅陽叮囑道。

「師父,請你放心,今晚就能搭建一座讓你滿意的擂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