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最讓小新感到驚奇的是,那淡藍色的光膜,似乎是吸收掉了岩漿中的不少能量,正在逐漸的變大!

從最先開始的只能夠覆蓋唐玉周邊,到慢慢的能夠覆蓋唐玉周圍一丈地方!

不過一個時辰,唐玉周圍淡藍色光膜覆蓋的範圍,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十丈方圓!

要知道,雖然領悟領域能力,是武將能坐到的。

但卻是大多數武將都無法掌握,更加難以精通!

就像是神劍山的江靈,也算是天賦卓絕,悟性也奇高。可她,不懂空間領域!

再比如雲夢閣的雲嵐,她乃是雲夢閣同輩弟子中的翹楚,可她也只是略懂皮毛,距離掌握領域,還差的很遠!

而真真正正掌握領域之力的,乃是那前西林的國師,甘龍!

那是真真正正的領域,劇毒領域!

整個王宮大殿前千丈空地,全都被領域所覆蓋!

可隨著唐玉身邊領域的範圍不斷的擴大,它誇張的速度卻變得慢了下來。

最終停止在了十丈出頭的面積。

而唐玉的領域空間之中,卻充滿了炙熱的岩漿,那些岩漿看似溫潤,可小新敢保證,尋常的武官只要被燒上,必定是傷!

而武師以下的人沾染上那種火,那便是死路一條!

若不是掌握了整個火山的秘密,小新也無法保證自己不被這岩漿傷害到!

「這火山之中的火焰,可是熔核之火啊!就這麼被這個傢伙據為己有了?真是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小新看著好運到極致的唐玉,不由的發出一聲嘆息!

的確,唐玉能夠在這種地方強行療傷、突破也就算了,居然直接領悟了武將巔峰才能夠領悟的領域之力!而且還將熔核之火收入囊中,不但可以增強領域的攻擊手段,更是比起一般的領域多了一重功效!

簡直霸道!

就在藍色光膜停止擴張的不多時后,唐玉身上的毛髮也開始生長了。

直到頭髮長到一尺長的時候,唐玉徐徐睜開了眼睛。

睜眼就看到了小新,唐玉開口便問道:「小新,我們這是到了地府之中了嗎?看著煉獄景象,怕是十八層吧!」

「別開玩笑了,我們都沒事,不僅沒事,還突破了不少!」小新看著唐玉輕鬆無比的進步,再對比自己在那密室之中十天的拚死搏殺!

心情一些變得不開心了起來。

而唐玉,聽見突破二字,立馬查探起自己的修為來。

那個夏天有點冷 不查不知道,一查,唐玉立馬嚇了一大跳。

「武將! 藥香狂妃:王爺碗裏來 我是武將了!?」

小新無奈的點點頭,唐玉此時此刻,的確已經是武將境界!而且還是那種已經領悟了領域力量的武將,甚至都能夠算作武將裡頭的高手了!

「這不是在做夢吧!睡了一覺,直接從武官變成了武將!天吶,這世界也太神奇了吧!」

唐玉難以相信,這樣的好事,居然再一次的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雖然我很想打你,可你說的沒錯,這世界,就是這麼神奇!」

其實二人都沒有發現的是,在小新通過考驗,以及唐玉吸收了大量的岩漿能量之後,整個火山之中的溫度,都降低了不少。

「現在,是出去好好教訓那兩個逼我們跳崖的人了!」唐玉淡淡一笑,臉上全是自信! 「不,我就要去。他們在山林里不熟悉,我以前經常在山林里轉悠,我知道路怎麼走。」阿彩很堅決。

「你知道路,怎麼幾個月都沒有回來?」

「寨主,阿彩要是真的願意去,也是好事,我們這些大男人有時候有不方便做的事情,阿彩可以出面做。你放心,路上我會照顧好她的。」東鼎說道。

東鼎給阿彩說話,老寨主氣呼呼的不再堅持,這個東鼎,最近不斷的衝撞自己,他不好意識再撥他的顏面。

一路上,賀豐收很少說話,只是偶爾的打開地圖看看,確認一下方位。東鼎不斷的給阿彩獻殷勤,可是阿彩對東鼎冷冰冰的,總是借故給賀豐收說話。他知道這些人信不過自己,就默默的趕路。

經過兩天兩夜的奔走,終於到了那個山洞,在蝙蝠進出的洞口上綁了繩子,一個個滑入洞中。賀豐收真的後悔前幾天把那個存放屍骸的洞口炸塌,好在炸藥的威力不大,經過半天的清理,幾個人進入洞中,找到一些炸藥和一些子彈,還有一些手雷手榴彈。子彈有黃油包裹,還是亮晶晶的。

那個將軍依然端坐在石桌旁,賀豐收抽出他手裡的寶劍,敬軍依然巋然不動。賀豐收真的驚異了,這是一個真正的軍人,一直坐了半個多世紀。將軍死不瞑目啊!

各自背上撿到的精良的武器,從原路返回。

穿梭在密林中,忽然,走在前面的幾個兵勇停住了腳步。然後示意後面的人趴下。

賀豐收仔細看了,見前面十幾個裝備精良的男人正圍著一堆火在烤肉。顯然他們也是經過了長途的跋涉。

「繞過去。」東鼎說道。

「我看不如把他們幹掉。」賀豐收覺得從人數上自己這一方佔優勢,但是對方的武器精良。硬碰硬的戰鬥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就和阿彩耳語一陣,然後把人員分開。

山林里忽然一聲叫,一個長發少女從那伙人不遠處跑了過去。

負責警衛的一個毒販叫了一聲,馬上拉響了槍栓。

「姑娘,小姑娘。抓獲的,老子早就滿意開葷,今天弟兄們樂呵樂呵。」旋即,幾個毒販往阿彩消失的方向追去。

阿彩跑了一陣,故意弄出一些動靜,然後裝作摔倒的樣子隱藏在山溝里。

幾個毒販以為就要得手,壞笑著追了過來。

正是出手的好時候,只見從樹梢上,石頭後面,忽然的飛出十幾把彎刀,這些刀子帶著輕微的呼嘯聲,直擊幾個毒販的要害部位。瞬間,幾個傢伙麻袋一樣無聲無息的癱倒在地。

幾個寨勇跑過去,在屍體身上補了幾刀,拿起他們手裡的槍支,然後把=屍體拉到山溝里,有荒草蓋住。

其餘幾個毒販不見剛才跑出去的幾個人回來,以為他們幾個已經得手,正在逍遙,就罵罵咧咧的起身,想過來蹭一些騷氣。不想沒有走出多遠,槍聲大作。這些毫無防備的傢伙立即斃命。

整個戰鬥不到十分鐘,乾淨利索。打掃戰場,收繳戰利品,然後把十幾具屍體在一個隱蔽處掩埋,山林里恢復了平靜,只有高高的樹梢上幾隻猴子吃驚的望著這一切。

回到山寨,老寨主坤倉又驚又喜,想不到帶回來這麼多的武器彈藥。驚的是這一次是主動出擊,荊沙要是知道了,肯定會血洗寨子。

賀豐收看出了老寨主的心事,就說道:「和那幫毒販幾十年的恩怨該了結了。要麼生要麼死,只有魚死網破。我看,下一步,一是要把寨上的男性青年組織起來,進行軍事訓練。二是在寨子周圍布下崗哨,這一次幸虧我們和他們遭遇,要是這一支小分隊突然的殺進來,東鼎我們幾個不在,寨上肯定要吃虧。三是對進出寨子的人要嚴加盤查,防止有毒販溜進來,裡應外合。最後就是我們這一次斬殺十幾個毒販的事情要保密,他們失蹤了十幾個人,肯定會尋找,暫時保密,可以給我們爭取準備打硬仗的時間。」

「你說的很對。只是我年紀已經大了,要靠你和東鼎多費心了。」

「放心吧,寨主,我的想法是早一天打進他們的老巢,把我表哥救出來。」

「但願你的願望早日實現。我這就召集大家開會,就按照你的意見做好準備,一會兒你參加會議。」

「我剛來的一個外人,參加會議不合適吧?」賀豐收推遲到。

「你已經立了大功,這一次弄回來這麼多的槍支彈藥。不過,你暫時不參加會議也行,我徵求一下他們的意見,提前知會一下。」

「我就告辭了,老寨主。」賀豐收站起來。

「慢著。」老寨主忽然叫住已經走到門口的賀豐收。

「老寨主還有事?」

「你身上背的是什麼?拿來我看看。」

賀豐收從身上把那支寶劍取下,遞給老寨主。

老寨主坤倉凝視著這柄寒光閃閃的寶劍,忽然站起,對著寶劍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淚眼模糊,嘴裡喃喃的說:「老首長,你在哪裡?我找你找的好苦。」老寨主忽然象一個年輕人一樣嚶嚶的哭了。

賀豐收連忙上前,扶住老寨主,說道:「您老這是怎麼了?」

「你是從那裡弄來的這把寶劍?」

「是在那個毒販的山洞裡。」

「胡說,那一帶大大小小的山洞我全部都找遍了,根本就不見一個人的影子。」

「我們被困到裡面,仔細的找了,偶然發現的,當時那個洞口是堵著的。裡面有很多屍骨。」賀豐收如實的回答。

「那就對了,那是我的好兄弟,是將軍帶領的一支部隊,有一千餘人。」

「老寨主,您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說來,這已經幾十年過去了,那一年將軍帶領著我們兩千餘人,悄悄的越過邊境,來到這片叢林,經過殊死的搏殺,我們殲滅了小日本數千人,但是我們的部隊也是傷亡慘重,由剛入境時候的兩千多人剩餘了千把人,死傷過半,電台也被打壞了。這一天忽然和敵人的主力部隊遭遇。 幸孕蜜寵:妖孽Boss惹不起 硬拼是絕對不行的,我們的彈藥幾乎耗盡,還有很多傷病員,將軍決定先隱蔽起來,派我去找附近的地方武裝以及友軍。我就冒著大雨,連夜出發了。」 山頂之上。

血色神鷹發出陣陣鳴叫!

已經是到了生下幼鷹的關鍵時候。像如血色神鷹這樣的萬年凶獸,生產的時候這十多天,根本算不得什麼。

畢竟她懷胎就需要數十年!

血色神鷹的變化,讓黑叔和秀也全神貫注了起來。

畢竟,一隻血色幼鷹的價值,實在是太大太大。

要是能夠馴服成功,就等於凌雲閣從此往後,至少千年都有了一個實力高強的護閣神獸!

這凶獸不比人類,不管修為如何,壽命那是極長的!而且若是馴服的方法得當的話,比起人類的忠誠那是靠譜的多!

血色神鷹的鳴叫越來越痛苦,揮動翅膀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看起來已經到了產卵的邊緣!

「黑叔,隨時準備動手!」

黑叔點點頭,不急不慢的朝著血色神鷹靠了過去。

可是血色神鷹畢竟是萬年凶獸,其修為已經接近十萬年,可是正在生育期,巔峰實力下降了不少。

嗷!

一聲悲慘的嘶鳴之後。

血色神鷹的一邊翅膀猛烈的扇動了起來。

瞬間,不少羽毛想飛刀一般,攜裹著恐怖的靈氣,朝著黑叔和秀飛了過來。

霸道插班生:轉角遇到愛 血色神鷹活了好幾萬年,太明白眼前這兩個人類的意思了!

而它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那一刻,動手防禦是必然的!

可是,面對早有準備的黑叔和秀,修為大減的血色神鷹,卻沒有什麼好辦法!

此時的血色神鷹,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振翅高飛!

雖然人類的強者,能夠憑藉靈氣飛上高空!

可是無論是速度還是高度,都無法跟這樣的凶獸相比較。

但是同時,血色神鷹的蛋,可能就保不住了!

面對可能到來的死亡,和孩子的必死!

血色神鷹毫無疑問的選擇了保護孩子!

但是,做了完全準備的秀,自然不會讓這件事出現一點點意外,手中靈光一閃。

一張暗黑色的大網,出現了。

這張暗黑色的大網之上,還有暗紅色的紋路,有種無形的壓迫。

而一邊的黑叔也吃驚的說道:「夫人居然將這個寶貝拿了出來!看來……我們此行那是勢在必得啊!」

秀笑著說道。

「沒錯,這千錘百鍊網,乃是我娘親跟絕世高人所求,據說是用域外仙鐵經過數十年的鍛造而鑄就的!堅韌程度簡直超乎想象!即便是武王手持神兵利器,沒有個三五個時辰,根本斬不斷!」

「而且它帶有一陣陣法,一旦被它網住,靈氣的消耗會變得極大!原本能夠用十次的招數,一次就能夠將靈氣抽空!」

秀說起來,那俊俏的臉上全是得意!畢竟這樣的寶貝,即便是號稱收羅天下珍寶的凌雲閣也是不多見!

說罷,秀身上靈氣大起!

瞬間整個千錘百鍊網上也沾染了秀的靈氣!

霎那間,那張大網旋轉著飛了出去,而飛到半空之中,大網瞬間張開。

猶如一隻巨獸的嘴巴一樣,一口就要將血色神鷹吞噬掉!

可是血色神鷹此時正是產下幼鷹的最關鍵時候,根本不容分神!

於是,那張暗黑色的千錘百鍊網,準確無誤的圈住了血色神鷹!

雖然血色神鷹的翅膀極力扇動,想要掙脫,可絲毫不見成效。而那千錘百鍊網在秀的控制之下,開始猛烈的收縮!

很快,血色神鷹就連翅膀也不能隨便的扇動了。

雙翼張開足有十多米的血色神鷹,現在就被完全的束縛了起來。

而那張千錘百鍊網,卻是繼續緊縮著,到了血色神鷹的身體極限,肌肉透過網眼,被擠壓的都變了形。

那血色神鷹極力抵抗著,可是它的力量,現在全都集中在產下幼鷹上,根本不足以抵抗這千錘百鍊網的力量!

它只能悲哀的鳴叫著。

毫無辦法!

就在秀和黑叔要上去收穫成果的時候,突然間,火山再度爆發!

一股強烈的岩漿,衝出了山頂!

「嘿!瞧瞧!我看見了什麼!」

小新大笑著說道。

而唐玉和小新的身形,已經擋在了二人的面前!將秀和血色神鷹分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