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胡迪尼心中冷嘲一聲,帶著自己的人守在了秘境之下。

都到了這個時候,哈比多克和瑪爾扎哈兩人對自己的那些齷齪之見已經無所謂了。

他在等待著計劃開始,等待著即將來的那些人。

五分鐘之後。

簌簌!簌簌!

在層層精銳兵士的把手之下,微弱的響動若有若無。

「這防守未免也太嚴密了一點,前進不了了。」艾克躲在披風之下,小聲道。

「前面有感應裝備,諾爾說過這披風隱藏不住。」阿爾薩帝的聲音從不遠處飄來。

愛莉則是不停掃描著,查看有何漏洞。

三人組與扎西他們分開之後便馬不停蹄的通過隱藏的空間節點跳躍到了秘境所在的位置。

然而外有軍團把手封鎖,內有禁衛巡視駐紮,如同一層層網,讓他們有些束手無策。

若不是諾爾準備的這披風他們恐怕連進來的機會都沒有。

「秘境打開只有半個小時,現在我們剛到,也不知道秘境打開了多久,每流逝一分鐘就少一分的機會!」艾克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他不想面對最壞的打算。

「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了。」阿爾薩帝輕輕擦拭著黑刀無言,眼中滿是冷意。

「管不了那麼多了!」艾克一咬牙,點了點頭。

三人心有靈犀一般,同一時間將披風收了起來。

「嗷嗚!!」

滴滴!滴滴!

幾乎在一瞬間,各道關隘口的檢測儀器與巡邏惡獸都有了反應。

「敵襲!敵襲!」

嗚嗚!!

戰鬥的號角吹響,敵人如潮水般涌了過來,組成一道道包圍圈,嚴絲合縫。

不愧是雲陸最精銳的兵士!

艾克心中一嘆,一顆心越發堅定起來。

傳世五星魔法·奧術紀元!

嗡!嗡!

淡藍色的奧術元素暴動了,在一道道公式的組合之下,一條封鎖的通道類領域隔絕了大部分兵士前進的步伐。

繁雜的公式如金字塔般存在,最頂端的就是一道殘缺的金色公式!

那是神之公式!艾克從神諭編年中領悟觀摩來的字元組合!

這是艾克膽敢暴露的最大原因之一,也是他繼灰敗界限與無道囚域之後創造的第三個五星魔法!

不同於前兩者走融合的路子,奧術紀元這個魔法完全由奧術元素構造,只是框架借鑒了神位魔法。

之所以它屬於亞神魔法那是因為艾克的神之公式還未完整,也就是說奧術紀元還未達到最頂峰的狀態。

艾克雖然創造出了三個五星魔法,可以稱得上近代以來最有天賦的一名學者,但終究還是用了取巧的方法。

無論是融合魔法還是神位魔法,都給艾克走了一條捷徑。

等艾克什麼時候能獨立創造出一個真正的五星魔法,那他也就能悟到屬於自己的賢者之路!

回過頭說說奧術紀元這個魔法,它屬於二段魔法,前一段可以開闢一個安全通道,而後一段則是徹底釋放能量!崩塌通道!

艾克正是借著第一段的安全通道性質直接勾連出一條通向秘境的大道!

轟!轟!轟!

迅速反應過來的兵士們全部甩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期望將這個安全區域似的通道給打破。

然而作為創造出五星魔法的主人,艾克得到的傳世黑光特性就是短時間內的不可摧毀屬性!這也是他敢於甩出奧術紀元的保證! 咻!咻!

穿梭於奧術紀元之中,艾克三人以極快的速度接近著秘境。

「哪來的小鬼!」哈比多克一臉陰沉,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巨大的聖劍,而在他頭頂懸浮的赫然是傳奇之章!

「是和那個孽種一起回來的吧,呵呵。」瑪爾扎哈腦中還有些印象,「沒想到最後還是混進來了,大天使說的不錯,這些傢伙都該殺!」

胡迪尼沉默著,他淡淡的望著艾克幾人,心中思索著。

「速戰速決,我們沒時間了。」艾克低喝一聲,直接沖向了秘境,渾不在意兩人攔路。

阿爾薩帝右手的繃帶再次破碎,黑刀無言泛著冷華,如同一塊冰魄。

愛莉則是默默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無月之華!霜!

四星兵術!大光明斬擊破!

哈比多克身上的鎧甲鼓動著,聖劍從天而降!

一道鬥氣噴薄,劍光連綿數丈,鋒銳徑直劈在了奧術紀元之上。

奧術紀元在接觸的一瞬間便開裂了,一息之後瘋狂崩塌!

「傳奇強者。」阿爾薩帝心中默念著,眼中浮現出一種名為渴望的意志。

陰影探戈!

啪!

精妙的步伐斗轉,阿爾薩帝的身形隱匿於陰影之中。

哈比多克大手一揮,金色的眸子頓時燃燒起奪目的聖火。

光線構造的網路一遍遍掃描著方圓周身,讓所有生物藏無可藏。

彼岸輪迴!傷別離!

阿爾薩帝出手便是一刀,角度煞是刁鑽,專攻哈比多克下三路。

三星魔法·聖羽之盾!

哈比多克低喝一聲,一片片純白的羽毛匯聚在他的前方,形成了一面堅實的大盾。

轟!

咔咔!

很快,轟擊聲震天響,聖羽之盾也承受不住薩帝的刀氣,潰散而亡。

「小鬼,你離我太近了,去死吧!」哈比多克獰笑著,背後的兩隻翅膀交叉於他胸前,好似一件外衣。

四星魔法·羽刃風暴!

後宮無妃 嗡!嗡!嗡!

狂風驟起,螺旋似的羽毛交錯如刀,閃著爍爍寒芒。

當羽毛融入風中,一個巨大的刀刃風暴就此形成,首當其衝的便是阿爾薩帝。

彼岸輪迴!終奧義!花葉不見!

輪迴奧義!義靈九變!

轟!

一柄大刀橫亘在羽刃風暴之前,飄零的彼岸花凄美而幽然,花開花謝,葉榮葉枯,兩不相見!

這絕然而悲愴的刀意衝擊著哈比多克的意識,讓他心中一陣駭然。

這個小鬼的刀法邪門的很!

叮叮噹噹!

兩種力量碰撞在了一塊,頓時生出無限的破壞力!伴隨著奧術紀元的崩塌,第二段破壞力也提前釋放出來,周圍的兵士還未等衝上前就被一股股能量擊飛了。

「刀法還行,但也到此為止了。」 序列玩家 哈比多克低聲笑著,頭頂的傳奇之章慢慢放出淡淡的光輝。

直到這一刻,他的傳奇力量才解封出來!

「就讓我看看現在自己能不能對付一個傳奇強者。」

面對哈比多克的強勢,阿爾薩帝的內心反而興奮起來,他的刀道一往無前。

「聖劍天使!」哈比多克無比虔誠道,另一股純潔的力量又將他包圍起來。

他是一個擁有特殊職稱的傢伙,職稱的名字便是聖劍天使!

他手中的獅子月就是一柄沾染過聖血的職稱傳承兵器!當初他正是依靠著這把兵器完成了轉職,從而一路晉陞為強者,直到被唐克所看重,執掌一軍大位。

四檔!十二瓣月瞳!

阿爾薩帝繼續發力,屬於月影修羅族的力量奔騰在他的體內,勾連著右臂的古神黑暗力量。

天使聖罰!定!

哈比多克拍打著羽翼,懸於半空中,大劍斜下一指,一股規則便從大地升起,將阿爾薩帝牢牢的鎖在原地。

「嗯?」阿爾薩帝厭惡的瞥了一眼被禁錮的雙腳,握刀的手更緊了。

天使聖罰!滅!

哈比多克雙手舉著獅子月,一聲聲威嚴如獄的獅吼衝天而起。

聖罰!

哈比多克俯衝直下,雲霧絲絲縷縷,纏繞在他的身上,共同勾勒出一個碩大的獅子頭。

威武的獅子咆哮著,張開的嘴巴中燃燒的是一團團聖焰。

罪人定當以聖火焚之!燒其皮骨血肉!灼其魂靈心志!

影木偶!

阿爾薩帝吟唱著,打算用替身換取了自己位置。

然而當魔法吟唱完畢,影木偶卻是施展失敗了,一股股反噬之力讓阿爾薩帝腹中如翻江倒海,十分難受。

「別掙扎了,被我的聖罰規則盯上,沒有人可以逃脫審判的。」哈比多克一臉的神聖,他修鍊的聖罰規則效果強至如斯。

吼!

獅子月划落下來,活似一顆流星撞地,阿爾薩帝眼眸中倒映的火焰越來越旺盛。

「薩帝?」艾克回頭望了一眼。

五檔!十六瓣月瞳!

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阿爾薩帝全身寒毛豎立,身體興奮度調整到了最巔峰。

「去死吧!」哈比多克猙獰的面孔在火焰的照射下十分可怖。

「卑微的生命,凜冬的殘酷,一夜隨來萬物滅暗。「阿爾薩帝沙啞的聲音極富韻律,他冰冷的面容也無變化,只是身上多處了一層朦朧的沙粒。

咻!!

噗呲!

都市最強捉妖系統 獅子月威壓下震,阿爾薩帝所在的地方整體下壓,形成了一個規則的坑洞。

而身處風暴中心的阿爾薩帝則是硬扛下了這致命的一刀。

刀鋒入肉,清脆的聲音飄起。

握著獅子月的哈比多克臉上並無喜悅,恰恰相反,他驚詫的望著面前的阿爾薩帝。

大劍入體,卻連一絲鮮血都未噴出?這是什麼鬼現象?

「咳咳,傳奇的力量果然強大。」阿爾薩帝面色難看到了極點,渾身冰涼如玉,而在左肩獅子月劈下的那一個傷口之上,一股來自於古神右臂的力量正在不斷繚繞著。

一夜如冬!殘燈燭滅!新春又到!一線生機!

這就是繼黑夜永暗之後阿爾薩帝又從古神右臂中領悟到的一招,這一招可以讓他保存一線生機!

這吊著的一線生機就是一夜如冬的奧秘所在! 古代魔法!靈魂之怨!仇恨之傷!苦恨之痛!

套環魔法!死神恩賜!

阿爾薩帝周身繚繞著一股股黑沙,他整個人如從地獄的無盡黑暗之中走出,境界亦是在一瞬間瘋狂飆升!

「這是什麼秘術!」哈比多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從他修鍊鬥氣魔法的那一日起,歷時近五十年,他從未見過如此奇葩的傢伙。

短短一息的功夫,阿爾薩帝便是破入七階,成就大劍師之職稱。

「就是這種感覺。」阿爾薩帝體會著真理世界中生生不息的鬥氣力量,整個人如沐春風。

一夜如冬的吊生機之法配合自己身上的數個魔法簡直就是一大利器。

「現在我有資格真正的面對你了。」阿爾薩帝的雙眸更冷了,他知道提升的時間有限,他需要為艾克爭取到時間。

「你這是什麼眼神!」哈比多克咬牙切齒的盯著阿爾薩帝,這個小鬼竟然敢看輕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