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傑明也微笑著點了點頭。

就這樣,艾倫收下了訂金,開始準備要賣給本傑明的配方。本傑明雖然沒能買到好一點的煉藥工具,但卻意外收穫了更加珍貴的魔葯配方,以及一個法師的人脈。

對他而言,這絕對是賺大了。

當然,看對方那落魄的樣子,本傑明也想過要不要邀請對方加入。不過,看艾倫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不會同意,他們才剛認識,彼此也不了解,提出這種邀請還是過於唐突。

離開艾倫的家,本傑明還轉道去了一趟鐵匠鋪,訂了一個鐵鍋,讓隊伍里兩位藥劑法師可以湊活著用,別只能搶一口鍋。

隨後,他便回到了新家。

看著被法師們打理得有模有樣的大房子,本傑明欣慰地點了點頭。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終於,他也可以緩口氣,好好休息一會了。

因此,他回到房間,開始自己的冥想功課。

吃過午飯,他又跑去找艾倫。沒想到艾倫幾乎把入門級的魔葯配方都給他寫了一邊:初級魔力增幅藥劑、初級力量藥劑、初級耐力藥劑、初級火抗藥劑、初級縮小藥劑……本傑明有些驚奇地發現,艾倫就像是一本魔葯大全,會的配方簡直數不勝數。

本傑明也不由得感嘆,知道這麼多東西,怎麼還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買下這些配方,幾乎花光了本傑明身上所有的現金,給出的價格還是本傑明比較佔便宜的那種。他看著自己迅速乾癟的口袋,有些肉疼地想著,培養一個法師團隊,還真是一件燒錢的事情。

不過,他也相信,這些配方能給他們帶來的利潤,一定會更多。

「先就這樣吧,別的配方就不用寫了,有需要我會再來找你的。」把手中昂貴的紙張釘在一起,本傑明拍了拍艾倫的肩膀,笑著道,「你要是遇到了什麼困難,也可以來找我,有條件的話我一定會幫忙的。」

艾倫看在堆在桌上的金幣小山,一臉獃滯,但還是點了點頭。

就這樣,把新家的地址留給艾倫之後,本傑明帶著滿滿的收穫回了家。

在特別布置好的煉藥房中,他把安迪和漢娜兩位藥劑法師叫過來,把這一沓厚厚的紙交給了二人。

「這是……」兩人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你們要的魔葯配方,拿去吧。」本傑明露出微笑,「好好學,別辜負了我的錢包。把它們學會,我們都能自己開一家店了。」

頓時,兩人對視一眼,露出異常驚喜的神情。

「謝謝本傑明老師!」他們端著手裡那沓字跡繚亂的紙,兩眼放光,跟考生拿到了自己的錄取通知書似的。 ?四天後。

「閣下您好,請出示您的請柬。」

「給,是這個吧。」本傑明難得收拾得這麼精神,西服革履,頭髮也梳得整整齊齊,彷彿時光倒流,回到了他從前的貴族生活,參加那一次的王室酒會。

他面帶微笑,從胸前的口袋拿出請柬,遞到門童的手中。

在新家安定下來之後,他們終於沒再撞上什麼意外。每個人都跌跌撞撞來到這裡,好不容易有個安穩的環境,自然要定下心來冥想,穩定發育。再加上某教派被黑幫襲擊的事情,弄得萊利城挺不安生的,他們就更不好去趟這一趟渾水了。

因此,接下來這幾天,他們幾乎都沒怎麼出門

就這樣,四天的時間轉瞬即逝,而本傑明那張請柬上寫著的集會日子,也終於在這一天來臨了。

畢竟是結識其他法師的重要場合,他不能頂著一頭雞窩,衣衫不整地去參加機會。因此,把當貴族的那段記憶拿出來,他收拾得乾乾淨淨,在團隊里幾個女法師「原來老師你長這樣啊」的驚奇目光下,邁開步子,走出了大門。

見狀,本傑明也只能無奈地笑了笑,與他們揮手告別。

集會的地點,請柬上說得很清楚——萊利城郊的一棟私人別墅,應該是屬於那位聲名遠播的芬奇法師沒錯。而在本傑明漸漸靠近那裡的過程中,他也遇到了不少法師,跟他的方向相同,顯然也是去參加這次集會的。

本傑明也不由得感嘆,這個芬奇法師的影響力不小啊。

他也感覺出幾個好像比較厲害的法師,試圖上去搭話,結果這幫人全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還沒有10086熱情。除了幾句不疼不癢的「你好」「嗯」「哦」「呵呵」,本傑明什麼都沒撈著。

搞得本傑明也是有點挫敗。

弗瑞登法師獨來獨往的習慣,似乎還真是有些難以應對。不過,本傑明也覺得,可能是因為大家都趕著去集會,所以不願意在路上多聊,浪費時間。

等進了集會場所,情況就會有所好轉吧。不然,所有人都不說話,那這集會辦得也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最終,本傑明乾脆放棄了步行,升到空中,一路疾飛,提前十多分鐘到達了集會的會場。

看著眼前的別墅,他也不由得感嘆,這位召開集會的法師真有錢。雖然別墅的面積不比他們家大,但是看別墅上的裝潢、兩邊的花草和水池、乾淨得和新的一樣的地板,這裡的價格絕對不是一般有錢人符合得起的。

懷著有些期待的心情,他降落在別墅的門口,在門童禮貌性的詢問下,把請柬遞給門童,便有了剛剛那一幕。

門童接過請柬,看了兩眼,便微笑著把請柬還給了本傑明,讓到一邊,深深鞠躬。

「請進吧,法師閣下,非常感謝您來參加這一次的集會。」

本傑明點了點頭,走了進去。

在走廊中僕人的接引下,本傑明來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好幾盞水晶燈的照耀下,他可以看到,大廳的布置和之前海汶萊特的酒會頗為相似,數十張圓桌子錯落有致,僕人在這裡跑來跑去,忙著把菜肴端到桌子上,供客人品嘗。

雖然還沒有正式開始的時間,大廳內也開始有一些提前到來的法師。他們大多三三兩兩的,站在邊角位,也沒有什麼聊天的聲音,而是探出各異的目光,在整個大廳來回掃視。

天桐神女 見狀,本傑明也不好上去搭話,只能走到大廳的角落裡,隨手拿了杯喝的,耐心等待著集會的開始。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前來參加集會的法師也越來越多。大概數了數,本傑明發現,這裡的法師數量已經上了百,再等下去,好幾百人都有可能。

人數變多,整個場子也終於慢慢地熱了起來。

聽著周圍法師相互間的交談,本傑明也漸漸了解到了更多弗瑞登法師圈子的事情。像「法師共濟會」,算是這裡的焦點了,本傑明偶然聽到,好幾撥不同的人都提到了這個詞。

從他們的話來看,這是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組織,在一些大城市內都設有據點,幫助過不少法師在自己的道路上更進一步。更重要的是,法師共濟會和弗瑞登的官方政府沒有聯繫,也從來不要求法師做什麼。

豪門灰姑娘:惡魔奶爸找上門 聽上去,像是個一心為法師謀福利的組織。

本傑明也不敢肯定,但他還是記下周圍人所說的——法師共濟會在萊利城的據點,準備有空過去看一眼。

除了法師共濟會,法師們討論的東西也就是魔法、煉藥、讚美集會的舉辦者。本傑明感覺,自己應該聽不到什麼新鮮的秘密了,於是,他找了一撥看上去比較外向的法師,帶著友善的微笑,上前搭話。

「你們好,我叫本傑明,是最近才新來的法師,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那幾個法師聞言,也轉過頭,微笑著點了點頭。為首的那個開口,道:「本傑明法師,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傑克,我們是『蝮蛇』傭兵團的法師,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傭兵團的法師?

本傑明不由得挑了挑眉。

不過,法師為傭兵團效力,或者乾脆自己組一個團,這種事情似乎也不少。畢竟論戰鬥力,法師還是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獵殺魔獸也不困難。

想了想,他乾脆把這個當話頭,帶著好奇的表情問道:「你們是自己組的傭兵團嗎?我看,似乎很多法師都不願意跟著一般的傭兵一起廝混。」

傑克與他的同伴們對視一眼,笑了笑,說:「算是吧,我們團里都是法師,也有法師會為了錢,加入其它的傭兵團。不過說到底,還是只有法師可以理解法師,沒有裝備和魔葯,那些頭腦簡單的傭兵只是一群普通人,不是嗎?」

雖然並不能理解這種優越感,但為了套近乎,本傑明也只好違心地點了點頭。

「那你們是怎麼想到要組一個傭兵團的?」他又隨口問道。

「為了錢啊。」傑克笑了笑,理所當然地答道,「新的咒語、更好的冥想法則、元素結晶……法師修鍊還是比較花錢的。況且,傭兵協會一直希望有更多的法師加入,很歡迎我們。一個法師成為傭兵,他們還會給你提供非常多的福利,進行的任務的時候也各種優待。總之,我認識的比較厲害的戰鬥法師,基本上都會加個傭兵團。」

聞言,本傑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既然有很多的好處的話,那……不然他們也去建一個?

買下魔葯配方之後,他們的經濟也確實拮据了不少,只能等新一批的魔葯煉出來,他們才有進賬,可那樣未免有點太慢了。

況且,大部分法師也快冥想到一個新地步了。中級魔法的咒語,這可能是比入門魔葯配方更花錢的東西。

就這樣,本傑明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還不錯。

正當他準備開口,多問幾句傭兵團的相關事宜事,忽然,人群中一陣騷動。法師們一起回頭,伴隨著各式各樣的竊竊私語,露出期待或者欣喜的表情。

「太好了,芬奇法師大人終於來了。」 ?穿過仰望的重重人群,本傑明也終於見到了那位聲名遠播的法師。

帶著爽朗的笑容,一個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緩緩地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朝著人群揮手,微妙地有種「同志們辛苦了」的既視感。周圍原本各干各的法師也都聚過來,帶著仰慕的神情,依次與中年男子寒暄。

本傑明不由得挑了挑眉。

這群法師的高冷程度,他也是見過的。能讓這麼多法師像追星一樣地圍上來,這人的影響力有點大啊。

「非常感謝大家願意參加我這個晚宴。」芬奇看著周圍的法師們,頻頻點頭,「希望今天晚上,大家能夠盡興。待會散會的時候,每位法師都可以到門童那裡,領五十枚金幣,當作是我給大家的一點心意。」

頓時,人群中發出一陣歡呼。

本傑明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汗。怪不得大家都那麼追捧他,從天而降一個財神,誰能忍得住不去拜上一拜?

他到底是有多有錢啊?每人五十個金幣,在場的法師上百人,那就是近萬的一筆花銷,他卻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撒出去了。這已經不是土豪了,這是神豪吧?

富可敵國,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驚神時代 「芬奇法師出手,一向都是這麼闊綽的嗎?」他忍不住對著身邊的傑克問道。

傑克點了點頭,說:「那是自然。不僅僅只是作為一個法師,整個弗瑞登的魔藥行業,芬奇法師就是站在最頂峰的那個人。全國有一半的魔藥店鋪都是他開的,這點錢對於他來說,本來不算什麼。」

好吧……原來不止是法師,還是老總。怪不得一出來,就一副過年了給大家發紅包的架勢。

雖然有些汗顏,但拿人手短,平白無故地被發了五十金幣,本傑明也不好再吐槽,還是安然接受了這個設定。

而在他與傑克交流的過程中,芬奇也端著一杯香檳,走入人群之中,與一撥又一撥的法師攀談,整個場面一下子變得熱鬧非凡。

很快,他就攀談到了本傑明和「蝮蛇」傭兵團這裡。

「好久不見,聽說你們又完成了不少大任務,名聲也越來越大了,不容易啊!」他舉著酒杯,走過來,一邊這麼說道,一邊與幾人依次乾杯,一口飲下。

「都是靠大人的接濟,不然我們哪會有今天。」傑克笑著說道。

芬奇搖搖頭,拍了拍傑克的肩膀,隨後,又把目光轉移到了本傑明的身上。

「這位閣下有些面生,是你們傭兵團新招的法師嗎?」他這麼問道。

頓時,本傑明也擺出標準的社交笑容,伸出手,說:「您好,我叫本傑明,是新來萊利城的法師,很高興認識您。」

芬奇挑了挑眉,也伸出手,與本傑明握了握:「原來是新來的朋友,歡迎你來到萊利城。如果遇到了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能幫到的忙我一定會幫。」

聞言,本傑明又笑了笑,說:「多謝您的好意,我才剛來這裡,很多東西都不熟悉,還在慢慢摸索。如果有需要,我一定會去找您的。」

面對這位渾身冒金光的「財神」先生,本傑明並不是很想向他求助。

他是需要錢和咒語沒錯,但是他有手有腳,又不是掙不來。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這位芬奇法師更像是高高在上的一個象徵,不是真實世界里的人。哪怕有問題,本傑明向邊上的傑克多問一句,感覺也更靠譜些。

而在這樣一番寒暄之後,芬奇這樣一個大忙人,肯定也不會多停留,端著酒杯走開,與其他法師繼續攀談去了。

於是,大家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自身。本傑明轉頭,看著「蝮蛇」傭兵團的幾個人,聳肩笑了笑。

「芬奇法師真是個熱心的人。」為了不顯示出異樣,他有些違心地感嘆道。

傑克則點了點頭,說:「是啊。」說得很真,也看不出來到底是真心實意的,還是只是像本傑明一樣,裝裝場面。

「對了,你不是說,可以用錢買到咒語和冥想法則嗎?」本傑明把剛才的事情拋到腦後,馬上又問道,「我要在哪才可以買到啊?」

傑克聳了聳肩,說:「各種各樣吧。法師之間的交換,這種可能就要看運氣了。像萊利城法師共濟會的據點,也有一些咒語,價格也比較便宜,但他們那裡的咒語是真的很少,就彆強求什麼了。」

聞言,本傑明皺了皺眉,道:「就是說,想要弄到咒語,其實還是得看運氣嗎?」

「高級魔法的咒語是這樣,禁咒法師共濟會那邊倒是有不少,但我建議你別去買,都是擺那裝裝樣子的,根本沒人能用得出來。」傑克有些無奈地解釋道,「低級魔法和中級魔法的話,其實傭兵協會一直都有在收集。一般法師加入傭兵協會,就會贈送不少低級魔法的咒語,更好的,就要靠完成任務去換了。」

……又是傭兵協會嗎?

這個組織雖然一直不顯山不漏水的,但畢竟是這片大陸上相當古老的存在,一代代傳下來,積累了不少底蘊啊。

「法師去當傭兵,有什麼限制嗎?」 情動無風你自來 想到這裡,本傑明開口問道。

「怎麼,你也心動了?要不要來我們傭兵團試試?」傑克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看你挺有意思的,集會結束之後,我們可以去比試一下。如果你水平不錯的,就可以加入我們。」

本傑明啞然失笑。

「不了……我還有一些同來的法師朋友,想著或許可以自己建一個傭兵團,就不打算再給你們添麻煩了。」他這麼答道。

「這樣啊。」傑克也笑著搖了搖頭,轉而道,「建立傭兵團倒不怎麼難,你們只要證明你們有完成任務的能力就可以了。說實話,只要把任務相關的事情處理好,不要接了個任務就無故失蹤,傭兵協會一般也都懶得管你,重要的是你自己怎麼運營下去。當然,如果你只是為了換取咒語,你大可以換到手之後拍拍屁股走人,也不會有人阻攔你的。」

一邊聽著,本傑明也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傭兵協會的自由,他也是早有耳聞的。看那些圍在協會外面流浪漢一樣的傭兵就知道,協會基本上都是不管事的。加入傭兵協會,並不會對他們產生限制。

因此,想到這裡,他露出一個笑容,對著傑克說:「多謝你的指點。」

「你決定要去建個團了?」傑克問道。

「是啊。」本傑明點了點頭。

「那這樣的話,幫我個忙。」傑克趕忙道,「你建團的時候,告訴協會的人是我們介紹你進來的。」

本傑明不解:「為什麼?」

傑克答道:「有獎勵啊。介紹哪怕一個法師加入協會,介紹人都能得到一點好處的。你看我講了這麼多,你也就幫我這個幫唄。」

聞言,本傑明也只能發出一聲苦笑,無奈地點了點頭。

「放心吧,我肯定報你們的名字。」

一邊說著,他一邊也忍不住感嘆。怪不得能長盛不衰,傭兵協會的營銷做得真好,還帶拉人進來吃回扣的。都做到這份上了,能不一直興盛下去嗎? ?跟這邊聊得差不多了,於是,本傑明也微笑著離開,試著結識聚會上的其他法師。

大概是他在這邊實在沒什麼名氣,也不好直說自己就是誰誰誰。因此,並不是所有法師都像傑克和「蝮蛇」傭兵團這樣健談,本傑明還是感到了些許困難。

逛了一圈,他發現,戰鬥法師比藥劑法師要好聊很多。大概是那些人每天縮在小屋裡煉藥,久而久之,也懶得跟別人說話了吧。

不過,憑藉著厚著臉皮的精神,在人群中來來去去,萊利城的法師圈子,他也總算是混了個眼熟。大部分人都知道,城裡新來了些法師,為首的那個叫本傑明。

——這就是擁有自己影響力的第一步。

而這整個法師集會,也並不是大家過來吃吃喝喝聊聊天就要結束的,很快,本傑明也意識到,在酒足飯飽之後,芬奇法師也準備了不少活動。

「不知道大家今晚過得是否盡興。」他走到樓梯上,對著大廳眾人道,「現在,還是每年的那句老話,我們正在招募藥劑法師,歡迎你們的加入。只要你能夠熟練掌握大部分初級魔葯的煉製,我們這裡的待遇絕對是最好的。」

伴隨著他的話,一些法師臉上也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本傑明倒是明白了芬奇法師為什麼這麼願意花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算是一場廣告會與招聘會的二合一吧?通過這種方式,他才能一直維持自己極高的名氣,讓自己的魔藥店鋪興盛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