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謝謝你啦!」

冥落笑了笑,擺了擺手,消失在了谷氏姊妹的視線中……

……

走在喧嚷的街道上,冥落有些心不在焉。

周圍走過路過的人們都在張口閉口談論著黑白王宮一事,而他卻對此並沒有多大興趣。他現在滿腦子都在回憶著這一周里夜和他說過的這幾年間的經歷,以及其他的一些事情……

據夜所說,她在剛出生時就已經離開了御神殿。當時谷孞還沒坐上殿主的寶座,全殿上下都處於家族族人對殿主之位的爭奪中。那時,谷孞在家族中處於一種眾矢之的的情勢,夜的母親在生下她時便死去。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谷孞讓一名僕人帶著還在襁褓中的夜偷偷逃離了殿中,去了還算太平的北域以避權斗。過了五年,谷孞終於憑藉自己的實力與心計奪得了御神殿殿主的寶座,然後娶了另一名女子,生下了夜同父異母的妹妹:谷曦顏。但在這幾年間谷孞一直惦記著自己的大女兒谷曦月,更是派出親族長老去北域尋找當年帶走夜的那名僕人。但僕人不知是已死還是別的原因,一直沒被找到,夜自然也失去了行蹤。

而谷孞並沒有放棄,在這十幾年裡一直派人在北域全境暗中尋找著夜。直到幾年前兩位親族長老感應到了御神脈訣的氣息,由此跟蹤,終於找到了失蹤十幾年的御神殿大公主:谷曦月!

當時冥落聽完,不禁替夜的這悲苦的命運感到哀傷。不過,現在一切都已過去,夜終於見到了自己的生父,恢復了御神殿大公主的身份。他也替夜感到開心。

「你接下來是要去東域吧?」冥源的影子突然出現在旁邊,問道。

「沒錯。夢墜花落應該找我有事,我得去看看。」冥落回道。

「冰神的轉生者現在應該已經醒過來了,你不打算先去寒海一趟?」

冥落前進的腳步立馬頓住……

依兒醒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確實應該去一趟。雖然在那位寒海守護神的保護下蘇依沒有任何危險,但他已經忍不住想要立馬見到那個女孩了!

「啊,走吧,去寒海。」

冥落邁步向前走去……

「對了,冥源,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請說。」

「那天晚上彌罪他們與無心的戰鬥你應該都看到了吧?」

「是的。」

「那無心死後,那柄渡妖太刀去哪兒了?」

「回歸了虛無黑暗,等待著它的下一任主人。」冥源淡淡地說道。

「這樣啊……」

冥落微微點頭。

這樣的話他也就放心了。如果那等神刀再被像無心那種靈魂墮落之徒得到,怕又是一場災難!

這時,前面不遠處突然圍起了一圈人……

…… 她掐著他的脖子,手中簪子抵在喉嚨之間,帶著寒意道:「李廣延,在你出言挑釁我之前,你該記得,你的命如今還在我手上,我想要你的命,只需要動動手指頭。」

姜雲卿手中簪子一挑,李廣延瞬間疼的面上痙攣,只因為那簪子像是倒刺進了他下顎骨肉之中,疼得他滿頭大汗。

對面之前喊話那人厲聲道:「住手!!」

他一把抓住身邊那個滿臉兇狠的孩子,手中利刃抵在他頸間大聲道:「你若敢傷主子,我便殺了這些人!!」

姜雲卿聞言冷笑了一聲,看著船上那些人冷漠至極的說道:

「你若想殺,大可隨意,剛才在碼頭之上,人人目光之下,我自然要顧全孟家和君家名聲,可如今船已起航,離岸數十丈,誰能知道船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殺了這些人,大不了我殺了李廣延,告訴所有人你們出爾反爾,在擒獲我之後意欲滅口,到時候你們能奈我何?!」

「沒了孟家和君家的牽累,你以為我還在意這些人的生死。」

「就像你主子說的,我拿命救了他們,他們卻不知感恩,這種人死了與我有什麼關係?!」

那人臉色大變,猛的朝著岸邊看去。

那邊孟少寧雖然還帶人追逐,卻顧忌姜雲卿性命不敢下水追捕,離得遠了,連他們也只能看到岸邊那些人模糊的身影,更何況是那些人怎能看得到船板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些被救的人聽到姜雲卿冷漠至極的話,都是臉色慘白,就連那個原本恨意凜然的孩子也是僵住。

「不,你不能……你不能不救我們……」

「姜小姐……姜小姐我們錯了……」

「姜小姐救救我們……」

「我們再也不敢了……」

姜雲卿冷眼看著那些跪在地上祈憐之人,臉上卻沒有任何波動,她只是抬頭看著抓著那個孩子的那人說道:「這些人如果能夠活著,自然是最好,至少他們是我孟家和君家的功績。」

「可如果活不了,那也怨不得任何人,他們死了我自然會替他們報仇。」

「你們殺他們一人,我就砍斷你們主子一根指頭,殺十人,我斷他一條胳膊,若他們都死了,那你主子也去陪葬,算起來,也值了。」

「你!!」

那人臉色難看至極,他眼睛死死看著姜雲卿的眼睛,在那裡面看不到半點說謊的痕迹。

姜雲卿是真的不在意這些人的死活。

他萬萬沒有想到,他把姜雲卿困在船上之後,反倒是解開了她之前進退不得之境,將他們自己架了起來,姜雲卿不在意這些人死活,對他們可有可無,可他們卻在意李廣延。

如果李廣延沒了命,他們鬧這一出還有什麼用?!

李廣延被掐著脖子說不出話來,對面那人臉色難看道:「姜小姐,您不在意他們,總還在意自己。主子若死,您也休想活命。」

姜雲卿聞言低笑了一聲:「也是,就你主子這條賤命,怎值得我去相賠。」 姜雲卿抬頭看了眼船外,就見已經駛到了御河出口,這裡已經在京城境外,再往南便是一望無際的滄瀾江。

從這裡出去,分數道出口。

孟少寧他們再想要攔截便不可能,而李廣延他們大可順水之下,避開陽城駐軍,直往南梁。

姜雲卿看了眼蜷在地上的那些人,淡聲道:「你們想活命嗎?」

那些人拚命點頭,能活著誰願意去死?

姜雲卿淡聲道:「想活,就記得今日是誰救了你們,我姜雲卿從不幹白活,我要你們用你們至親之人起誓,若能活著,定記得今日救你們之情。」

「我不圖你們能夠知恩圖報感激於我,但是你們若是活著出去,誰若是敢提及半點對孟家、君家不利之言,你們至親之人活著天打雷劈,死後萬劫不復,永墜輪迴不得超脫。」

「你……」

「若是不願,那就直接死在這裡吧,反正你們死活,與我無關。」

姜雲卿見著那些人臉上露出想要爭辯之色,直接冷聲說道。

她話音落下之後,那些剛剛露出憤慨之色的人臉上神色瞬間僵住,下一瞬臉色慘白,沒等姜雲卿繼續,便紛紛開始起誓,或拿父母長輩,或拿兒孫至親。

等到他們紛紛起誓完后,姜雲卿才看著對面那人說道:「已到御河出口,放人吧。」

那人遲疑了片刻,姜雲卿手中一用力,那簪子再進半寸,李廣延疼的悶哼出聲,對面那人見狀根本不敢遲疑,直接說道:「姜小姐,這裡離岸邊那麼遠,如何放人?不如等下一個岸口無人追擊之時,我們再……」

「不必!」

姜雲卿冷聲道:「將他們扔進水裡,能不能活著,全靠他們造化。」

對面那人聞言臉上猛的一抽搐,他本想拖延時間,只要等到下一個岸口,與他們的人匯合,到時候這些人活不活,他們總能想辦法從姜雲卿手裡救下主子來。

可誰知道姜雲卿居然直接讓他們將人扔進水裡,半點不顧這裡面還有老人孩子,他臉色微沉,想要說話,就見姜雲卿臉色冷厲道:「不想放人?」

她手中做勢動作,那人頓時急聲道:「沒有,放!!」

李廣延如今已經被折騰的只剩下半條命,那簪子再進半寸就真的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

那人半點都不敢刺激姜雲卿,只能扭頭對著那些死士說道:「把他們全部扔下去!」

周圍那些人聽命不敢遲疑,完全不顧那些人的掙扎,抓著他們便朝著水裡面扔了進去,而岸邊上一直跟著船前行的孟少寧等人遠遠便見到那邊不斷有人入水。

孟少寧隱約猜到是姜雲卿做的,立刻開口道:「下水救人!!」

那些官兵將士齊齊放下手中刀劍,從岸邊跳下去,朝著那邊游過去,而船上所有人都扔了下去之後,對面那個人沉聲道:「姜小姐,我們已經放了這些人,現在你是不是該放了我們主子?」

姜雲卿眼底隱隱藏著鋒芒,眉眼舒展間低笑出聲:「好啊,我放了他。」 圍觀的人數並不少,顯然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冥落一向對這種街頭閑事沒什麼興趣,遂繞過圍觀的人群,打算直接離開……在路過人群時,他通過人頭間的縫隙向裡邊瞥了一眼,然後就欲離開……

還沒走出幾步,他邁出去的腳步突然頓住,然後收了回來,眼神略帶疑惑……他突然掉頭折了回去……

「麻煩讓一讓哈。」

異界之超炫魔法師 他強行從擁擠的人群中擠了進去,看清了裡邊的情形……

只見在人群中間,一個身著黑紗褶裙的小女孩倒在了骯髒的街道上。

小女孩的面部蒙著黑紗,使人看不清其樣貌。露出來的那雙美麗眼眸此刻微閉著,長長的烏絲也散亂地披在地上,沾滿了塵土。

「哎呦,這是誰家的孩子啊?怎麼倒在這兒了?」

「看這穿扮應該是有錢人家出生的,是不是出門不小心走丟了?」

「有可能。不過這種有錢人家的孩子出門一般都有僕人丫鬟跟著,周圍也沒見僕人模樣的人呀?」

「……」

人群眾說紛紜,都在低聲議論著這位倒地小女孩的身份。

在小女孩的面前便是一個包子鋪,門前的木桌上放著好幾蒸籠熱氣騰騰的包子。

包子鋪老闆是一個發福的光頭中年男人。見小女孩倒在自家店面前,遂走上前去詢問:

「小姑娘,你這是怎麼了?是和家裡人走丟了嗎?」

小女孩的樣子看起來極為虛弱。面對包子鋪老闆的詢問,小女孩一言不發,只是微張著有些乾裂的嘴唇,看著面前桌子上的那幾籠熱氣騰騰的包子,黯淡的眼眸中流露出幾分渴望。

包子鋪老闆見小女孩目不轉睛地看著桌上的包子,似是突然明白了什麼。

「孩子,你是餓了嗎?」

小女孩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微微點了點頭。

包子鋪老闆起身拿了一個冒著熱氣的肉包子,然後扶起小女孩,將包子遞給了她……

見到食物,小女孩的眸中似乎都是泛起了光芒,然後掀起面紗一角,張開櫻桃小嘴吃了起來……

即便如此飢餓,小女孩也並未狼吞虎咽,而是一小口一小口細細地咀嚼,姿態優雅至極。一個大包子小女孩很快便吃完了,顯然是已經餓到了極點。

「儘管吃,不夠還有。」

見小女孩還在看著桌上的包子,老闆又拿出一個遞給小女孩……

「可以……嗎?我……沒有錢……」

小女孩有些膽怯地看著老闆,又看了看老闆手中的包子,低聲說道。

「沒事,想吃的話儘管吃,不要錢。」

包子鋪老闆顯然是一個好心腸。

「謝……謝謝你。」

小女孩搶過老闆手中的包子,再次快速而又優雅地吃了起來……

「老孫,不要錢的話給我也來幾個,我正好也沒吃飯。」

人群中,一個男人朝著包子鋪老闆半開玩笑地大喊道。

「去你丫的,吃自個兒拉的去吧!」包子鋪老闆朝那人沒好氣地吼道。

旁邊人群一陣鬨笑。

老闆並未過多理會人群,視線再度落在還在埋頭吃包子的小女孩身上……

「唉,看你也不像是我們這種小老百姓家的孩子啊,怎麼會餓成這樣?」老闆嘆了口氣,顯然十分同情小女孩,「你家裡人呢?」

小女孩突然停下了吃包子的動作,嘴裡的包子還沒咽下去,眼淚便撲簌撲簌地從那雙美麗的眼眸中落了下來……

「老孫,看你把人小姑娘弄哭了,這下得再賠一籠包子吧。」

人群又是一陣鬨笑。

老闆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然後看向小女孩,「哎呀……這……好好好,叔叔不問了,來,咱坐下吃。」

老闆掇了條凳子,扶著小女孩進鋪子里坐了下來。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聚在這兒有什麼好看的。」

老闆朝人群揮了揮手,見狀,人們也都散了開去……

但冥落並未隨人群散去,而是在小女孩面前坐了下來……

「小兄弟是要買包子嗎?」

見冥落二話不說便坐了下來,老闆問道。

「這幾籠包子我都要了。」

冥落摸出一枚金幣,放在了桌上。

「哎呦,這也太多了,我給你找錢。」

「不用找了,這是你行此善舉應得的回報。」

冥落自坐下時便一直盯著對面吃包子的小女孩,視線沒有偏移過半刻。 這個丫頭要逆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