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傑明法師,我怎麼覺得,這個地方怪滲人的。」

走在路上,國王倒是忽然發出了這樣的感嘆。

「陛下多慮了,這裡畢竟是地下非常深的洞穴,之前從來沒人來過。」本傑明不以為意地說,「我一直在探查。這裡似乎沒有什麼魔獸活動的跡象。」

說實話,他覺得值得擔心的並不是這個洞穴本身。

女王的法師一直都還活著,說明女王本身還沒死,可能也並沒有受到多麼嚴重的傷。而他們都走了這麼久,最後卻只發現了十幾個昏迷敵方法師。然而,女王帶進來的法師卻足足有好幾百個!

這可不是什麼好徵兆。

女王和她的大部隊很可能並沒有在元素暴動中受重創,此刻已經蘇醒,還帶著人開始了轉移,所以本傑明才找不到。

「小心一點吧,隨時準備戰鬥。女王那伙人可能會埋伏我們。」因此,他對著身後的隊伍這麼說道。

法師和士兵都露出警惕的神情,繼續往前走。

還好,這條地下隧道雖然有點長,但地形並不複雜,基本上是一條路走到底。本傑明也不用考慮分岔之類的存在,一個勁往前走行了。

很快,他們發現了一些新的東西。

「這是……屍體?」

幾隻差不多有狼狗那麼大的蝙蝠,此刻就倒在路邊。苔蘚發出的熒光映照著他們漆黑的翅膀和鋒利的獠牙,黑色的血已經乾涸,看上去有些嚇人。

那些作戰經驗豐富的法師也圍上來,辨認一番后說:「應該是魔獸沒錯,死了半個小時左右。不過,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魔獸。」

本傑明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肯定是女王那邊動的手。

不過,這種地下居然也有魔獸,這讓他還是有些驚訝。生活在這種幻境下,它們以什麼為生呢?吃微生物嗎?

這個世界的生態鏈真神奇。

「算了,我們……」

正當他準備揮手,指揮著隊伍繼續前進的時候,忽然,幾個黑色的影子從上方岩壁的縫隙飛出來,直奔隊伍末尾的幾個法師而去! 本傑明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有人襲擊?那為什麼水元素感應法掃過去的時候什麼東西都沒有發現?

來不及思考那麼多,他只能趕緊召喚出一道冰牆,擋在他們的頭頂。其他法師也紛紛念起咒語,準備抵擋這突如其來的進攻。

咚!咚!

兩聲悶響從冰牆上傳來,似乎是黑影撞在了上面,驟然彈開。冰牆沒有出現什麼裂痕,本傑明見狀,也鬆了一口氣。

還好,這東西不厲害。

仔細看過去,本傑明發現襲擊他們的奇怪物種和地下的蝙蝠屍體很像,有可能就是同一種魔獸。然而,令他感覺有點奇怪的是,他再用水元素感知法掃過去,蝙蝠所在的位置卻依舊空空如也。

這些蝙蝠……它們把水元素給騙了過去。

這就有些令人驚訝了。

想了想,他召喚出兩道冰刃,賦予了它們殺死蝙蝠的命令,便把冰刃放了出去。蝙蝠的飛行速度很快,但在全自動追蹤的冰刃之下,再快也沒什麼辦法。

本傑明倒是可以藉由這個過程,仔細觀察水元素感應法為什麼會失靈。

「等等……這東西是元素生物?」

然而,觀察了一會,他不由得挑了挑眉,有些訝異地喃喃自語道。可惜,他還沒來及收回魔法,兩隻蝙蝠就被冰刃一穿而過,落在地上,化作了和同類一樣的屍體。

本傑明也走上前來,朝著它們的屍體重新看去。

剛才沒看仔細,現在好好地感應了一下,他發現這些蝙蝠的屍體確實和一般的魔獸不一樣。各種複雜的元素交織在一起,構成了它的身軀和血液。從外在看來,它和一般生物沒什麼區別。可是系統分析之下,它們的血肉根本就不是實際的血肉,而是結構和魔法極為相似,但卻複雜百倍的元素集合體。

因此,水元素才無法感應到它們的形體……在元素眼中,它們只是一團和自己一樣的存在罷了。

這到底是什麼?真正意義上的召喚魔法?

原本只是無意間摔落的地下洞穴,在他眼中,忽然又變得神秘了起來。

「怎麼了?兩隻魔獸而已,用得著這麼重視嗎?」國王站在一旁,一頭霧水地看了兩眼屍體,這麼問道。

「這不是魔獸,應該是什麼元素生物之類的東西。」本傑明解釋道,「可以肯定的是,這東西應該不是自然形成的。」

國王悚然:「有人控制著它們襲擊我們?」

本傑明搖了搖頭,說:「應該沒有。我覺得它們可能處在一種無主的狀態……總之,這地方確實有點詭異,應該不是什麼簡單的地方,我們還是小心點。」

他把地上的蝙蝠屍體撿起來,準備出去后再慢慢研究。

然而,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奇怪的波動。那和魔力波動有些類似,但又混雜著一些元素失控的跡象。而在波動掃過蝙蝠屍體的時候,屍體忽然不受控制地振動了起來。

……這又是什麼情況?

本傑明眉頭緊皺。

就好像是為了呼應那道波動似的,屍體一邊共振,一邊開始了崩解。斑斕的光點從蝙蝠漆黑的屍體上逸散而出,消散在空氣中。很快,所有蝙蝠的屍體就化作元素,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國王也被這個景象驚到,連忙問道。

「不清楚,不過……」本傑明忽然抬起頭,望向前方奇怪波動傳來的方向,緩緩道,「我覺得,前面可能出了點情況,快過去看看!」

所有人都是一愣。而在他們發愣的時候,本傑明已經用出魔法,朝著前方飛去了。

「保護好陛下。我先趕過去,你們動作也快點!」甩下這麼一句話,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的洞穴之中。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有些無措。

「你……不會覺得這個地方就是真正的神棄之谷吧?」系統在本傑明的腦海中出聲,用懷疑的語氣說道。

「說不定呢?」本傑明的神情有些凝重,「地形奇特,又存在著那種聞所未聞的元素生物。況且那封寄來的信也說了,女王是為了尋找神棄之谷而來的。」

「那……你那個神棄之谷的鑰匙,它有反應嗎?」

本傑明一愣,也馬上想起自己在邊漠城得到的那個手環。

不是特別沉的東西,因此他也一直帶在身上。此刻,他馬上把那個銀色的手環拿出來,一邊飛行,一邊捧在手中,往裡面灌注精神力。

可惜,依舊什麼也沒有發生。

「你看吧,這裡肯定不是神棄之谷的。」

本傑明搖了搖頭,把手環收起來。

說實話,他也經歷過那麼多個可能是神棄之谷的地方了。從坎德拉山脈再到這裡,手環一直半點反應都沒有,讓他也不由得懷疑「鑰匙」這個說法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過……傳說里的事情,他能有什麼辦法?

眼前又傳來一次剛才的那種波動,本傑明回過神來,又加速往前飛去。

無論如何,這地方肯定不簡單。而這個波動,他覺得或許和女王那一方的行動有關係。這裡的一切實在太詭異,他得儘快趕過去,看清楚女王到底在搞什麼。

也因此,他只能撇下大部隊,誰讓他們的速度實在太慢呢?二十多個法師保護,應該也夠了。

大約兩分鐘后……

「陛、陛下,快出來!再這樣下去您會死的!」

飛快地穿梭在苔蘚的熒光之中,本傑明抬頭望去,發現前方終於出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光亮。與此同時,那樣一句慌張的話語也隱約傳了過來。

頓時,本傑明精神一振。

終於讓他給找到了!

利用水元素感應法,他遠遠地看清楚了前方的景象。

大概近百名法師,擠在狹窄的洞穴中,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慌亂的神情。而在他們的前方,似乎有一道無形的屏障,將所有法師都隔在了外面,還把本傑明的感應也給隔絕了。

因此,他感應不到屏障那邊的東西。而在屏障這邊,人群之中,他也沒有找到女王的身影。

女王……在屏障那邊嗎?

本傑明有些猶豫。他不想直接飛過去,那樣很可能會被法師給發現,但如果遠遠地躲著,光靠水元素也沒辦法把一切感應清楚。

但他也大概猜到,女王可能正在進行著什麼步驟。

又是一道奇怪的波動,從屏障之中散發出來。本傑明可以感受到,這股波動比之前都強了不少。不知為何,他甚至能從其中感受到一股決然的意味。

法師勸說的聲音也一直遠遠傳過來。

「陛下,伊科爾需要您啊!您可千萬別衝動!快回來!」

「快把這道屏障打破!帶陛下出來……」

從這些聲音里就能聽出來,此刻的法師極為慌亂。本傑明望著前方黑暗中閃爍的微光,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降落在地面。

他緩緩地走了過去。 本傑明貼著石壁,墊著腳尖,邁著他最小心的步子摸了過去。大概是那些法師都太過專註於屏障那頭的東西,暫時沒有發現悄悄靠過來的本傑明。

屏障內的景象,也終於映入他的眼帘。

燦爛的白光閃爍其中,像螢火蟲一樣圍繞著女王飛舞。女王此刻瞪大眼睛,臉上帶著幾分狂熱和期待。她站在一塊形似雕台的石塊上,雙手身處,輕輕地觸碰著一個拔地而起的奇怪物體。

至於她在接觸的那個物體,那是一個……雕塑?還是植物?本傑明一時間有點分不清。

看上去有點像那種乾枯的朽木,深褐色的軀幹以奇怪的角度扭曲著,分岔出一些尖銳的枝椏。在女王身邊飛舞的白光,似乎也是從那些枝椏當中緩緩逸散出來的。

「那是什麼東西?你能檢測到嗎?」本傑明對著系統問道。

「不行,那個屏障很奇怪,連我都被擋在了外面。」系統沉默片刻,答道,「不過,你可以試試攻擊這個屏障。」

「……」

本傑明也不會傻到在這麼多敵方法師面前出手。

他躲在一面牆壁的陰影邊上,悄悄地把附近的熒光苔蘚弄掉,然後暗中觀察著事態的變化。這些法師似乎對女王的舉動很不安,甚至有人出手,開始攻擊那道屏障。

數枚大火球撞上去,無形的屏障閃了閃。隨後,火球便就這樣消弭於無形。

法師們見狀,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更加著急。

「糟了,這東西根本打不破。陛下的心智已經被它給迷惑了,我們必須得把陛下救出來才行!」

不少人也相繼出手,火球、風刃……密密麻麻的攻擊打在無形的屏障上。這裡聚集了近百位法師,一同出手的威勢不容小覷,整個狹窄的洞穴都被那一瞬間的光芒照得通亮。

然而,屏障依舊只是閃了閃,便無聲無息地將所有攻擊盡數擋下。

而在屏障的那天,女王的雙手也緊緊抱住了那個朽木般的軀幹。越來越多的光點彙集在她身上,仔細看去,有些光點甚至融入到了她的身體之中,彷彿傳說中向神靈祭祀的聖女。

而女王整個人,也在這個過程中忽然顫抖了起來。

「陛下,快鬆開手。這股力量會把您害死的!」一個法師見狀,湊到屏障便,像拍打窗戶一樣用力拍打著屏障,這麼喊道。

然而,屏障內的女王就像什麼都沒聽到一樣。

「陛下……她可能連我們的聲音都聽不到。」另一個看上去比較年長的法師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說,「沒辦法了,我們阻止不了她。希望……書里記載的是真的吧。」

有人反駁道:「可即便是真的,萬一女王陛下承受不了該怎麼辦?」

「那我們也沒辦法。」年長法師閉上眼睛,像等待宣判犯人,「已經沒有人能阻止這一切了。」

法師們聞言,紛紛露出有些不甘的神情。

女王的性命和他們是相連的,更關係著伊科爾的命運。如果可以,他們希望能將一切危險都杜絕在視線之中,不讓女王又半點受傷的可能。但是……他們並不能做到這一點。

然而,就在這時。

「看起來,你們似乎很想把這道屏障打破?」

一個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這群法師紛紛轉身,卻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面孔,在熒光和白光的映照下露出微笑。

「是……是你!」

他們立刻把本傑明給認了出來。

「很驚訝嗎?我們也和你們一樣掉到了這個地方。」本傑明搖了搖頭,說,「先別急著動手,你們也不希望女王陛下在裡面發生什麼意外吧。」

「你能打破這道屏障?」年長法師沉默片刻,這麼問道。

「我當然能。」

年長法師聞言,精神一振,似乎想要開口說什麼。可就在這時,邊上的幾個法師卻立刻打斷他,用敵意的眼神瞪著本傑明。

「別相信這個人。」那幾個法師說,「無論死亡還是新生,這一切都是女王陛下的意思。我們不能阻止,更不能允許一個外人橫插一手。」

此言一出,竟有不少法師跟著點頭。

本傑明見狀,發出一聲冷哼。

這些法師……大概就是所謂的女王培養出來的死忠吧?

「那你們自便吧。」本傑明聳了聳肩,一臉無辜地說,「女王只要死在裡面,你們也會跟著一個個死去。不過你們可以放心,我們會把伊科爾接管下來,好好治理的。」

「你……」

這些法師顯然被本傑明的話給氣到了,但一時間又說不出什麼話來。

本傑明也只是微笑地看著他們。

無論女王在裡面做些什麼,直覺都告訴他,就好不要讓這個步驟完成。要麼女王失敗,死在裡面,連帶著大半個伊科爾的法師一起死。要麼女王成功,那麼本傑明他們可能就會遭殃。而不管是哪個結果,對他而言似乎都不是那麼的好。

因此,他只能用話激一激這些法師。

「夠了!」然而,年長的法師深吸一口氣,說,「這傢伙是我們的敵人,安的什麼心還用說嗎?把他拿下!他就一個人,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