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韓冰只當沒聽到青伶的話,右手向著下方虛空一握,噬魂杖快速回到手中。韓冰雙手持杖,身形扭動間在身前畫出一個奇異的符號,隨後,杖尖猛地朝著天空一指。

杖尖前端十丈外,泛著雪白火焰的冰盾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數息后,第十八道天劫帶著暴烈的能量轟擊而至。

轟的一聲,地動山搖,巨大的能量衝擊波以天劫落點為中心,猶如颶風一般橫掃四周。韓冰好不容易才組織起來的防護盾在僅僅堅持了不到一息之後,轟然瓦解。

冰盾破碎,閃電速度不減,瞬間便衝上噬魂杖的杖尖頭骨之上,韓冰立刻感覺全身一麻,在巨大的衝擊力下,其腳下的冰層也震出裂紋,裂紋剛一出現便如蛛網般向四周蔓延。

在韓冰身邊,青伶身體上沖幾步后,身形一抖,嘭地一聲化作寶劍真身,劍尖之處,立刻便有電光閃爍,天劫之力,成功地被她吸引。

韓冰雙目黯淡,極短時間的交鋒,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消耗大半,就連冰火領域,在這一道天劫之力的面前,能夠起到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

噬魂杖身上,發出耀眼的綠光,噗的一聲,韓冰噴出一大口鮮血,再也抓不住噬魂杖,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落下,只留下噬魂杖在閃電的衝擊之下動蕩搖擺。

韓冰還在下墜中,柳月已經飛身上前,一把將他接住。

暴風城的王玲等眾位長老,此刻也紛紛飛起,加入到分擔天劫之力的行列,一時間,場面亂成一團。

柳月查探韓冰的傷勢,臉上更加凝重,回頭看了一眼戰圈,略一猶豫,帶著韓冰來到山頂的一間閣樓,扶他到床鋪上休息。

韓冰盤膝坐在床鋪上,雙目緊閉,臉色蒼白,柳月從納戒中取出一枚丹藥喂他服下后,便靜靜地坐在一旁。

韓冰神識受損,體內靈力空虛,此刻正在竭力壓制體內冰魂,外面的打鬥,根本就顧及不上。

幾個時辰后,外面的聲音停歇了下來,透過窗戶射到屋內的光線也明亮了許多。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少傾,一個人影出現在門口。

柳月看到來人,連忙站起身,略一猶豫后,回頭看了韓冰一眼,轉身走出房門。

來人是青伶,抗過了天劫,此時她氣色恢復了許多,一股化尊的威壓瀰漫四周。

韓冰感受到這股威壓,緩緩睜開雙眼,看到青伶后,微微一愣,隨後目光便有些獃滯地放到她的臉上。

青伶抬腳走上幾步,來到房內,看了韓冰一眼,問道:「還好吧?」

韓冰的目光帶著一絲異色,點了點頭。

「我來只是想告訴你,你其實根本沒必要這樣做,既然沒事了,就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吧。」青伶語氣平淡,「你的眼睛?」她看到韓冰眼中的一抹血紅,疑惑道。

她的話音落下,只見韓冰的眼白之處,血色迅速瀰漫,轉眼間,變得血紅,同時,從他的身上,傳出一股怪異的氣息,這氣息使得青伶一驚,在韓冰下床向自己走來的瞬間,愣在原地。

「青伶!」韓冰呼吸急促。

「幹什麼?」青伶下意識地後退幾步,韓冰身上的氣息令她感覺非常不舒服。

韓冰腳步踉蹌中,追上幾步,伸開手臂就撲過去,青伶再退,韓冰撲了個空。

「放肆!」青伶大驚,臉上爬上一抹紅暈。當韓冰再次向她走近之時,她猛地拍出一掌,結結實實地印在韓冰胸膛,她的掌力中,帶著化尊的修為,一掌之下,韓冰悶哼一聲,身體倒飛而出,重重地摔在牆上。

青伶擊退韓冰,轉身便出了房門。

「師尊,你怎麼樣?」柳月慌忙跑進來,一把將韓冰從地上扶起,看到韓冰蒼白的臉色和血紅的目光后,略一猶豫,將自己整個身體貼近韓冰,內心嘭嘭直跳。

韓冰感覺懷裡一暖,下意識地就抱緊了柳月,柳月發出一聲輕吟,一股幽香傳入韓冰鼻孔。 陰陽天師 他順勢就將柳月壓在身下,

青伶出了房門,走出很遠后,這才回頭,探出神識,當她察覺到屋內的情景后,面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一抬頭,看到眾人也均都都面色古怪地望向那間閣樓。

「看什麼看,都回去。」青伶大喝一聲,瞪了眾人一眼。

大伙兒不敢逗留,全都識趣地躲進自己的閣樓內,不過,依然還是有人偷偷地散開神識,秘密打探。

「真是個不要臉的人。」不遠處的一間閣樓內,雅然大叫道,她的臉側向門外,從遠處,依稀能夠聽到一些聲音。

「把門窗都關上,布置隔音陣法。」雅婷站起身,催促道。

「我要去殺了那對男女。」雅然嘩地一聲抽出隨身長劍,就要衝出門去,剛剛走到門口,大門卻是突然被一股大力關上,眼前一花,姐姐雅婷已經一臉陰沉地站在門前。

「你冷靜一點,這種事不是你我能管的,你也管不了,母親自己會有決斷,再說了,我們以後與他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你又何必把自己捲入漩渦之中呢?」雅婷紅著臉,說道。

雅然渾身顫抖,許久之後才平息下來,「我要出去走走。」

「我陪你去。」說完,兩姐妹一起出了門,雅婷拉著雅然飛身而起,向著山下疾馳而去。

繼兩姐妹之後,其他人也陸續離開了山峰,漸漸的,整個山頂,除了韓冰所在的那間屋子以外,再無他人。

幾天後,等到眾人返回山頂,發現那間屋子大門緊鎖,就連神識都難以探查。

屋內,韓冰和柳月均都陷入沉默,柳月臉上有些許淚痕,而韓冰的雙目則早已恢復清明之色。

這幾天以來,發生了哪些事,韓冰都能夠清晰的回憶起來,他坐在床榻上,雙手微微顫抖,滿地的衣裙碎片更加刺激著他的神經。

「把衣服穿好吧。」韓冰眼角的餘光瞟了柳月一眼,輕聲說道。

「師尊……」柳月聲音溫柔。

韓冰雙手緊握,這個稱呼,他現在聽起來感覺相當刺耳。

「師尊,我就是看青伶不順眼,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怕她了,她不要你,我要你。我們離開她,可以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單獨生活。或者,把星際羅盤給她,我們就留在這啟明星也未嘗不可。」柳月靠過來,從後面抱住韓冰的腰,說道。

韓冰內心一顫,不敢直接拒絕柳月的話,許久后輕嘆一聲道:「至少,月神界,我還是要回去的。」

「既然你想回去,那麼我也陪你,她不是還有一隻星羅盤嗎?我們分開走就可以了,總之,我不想再見到她。」柳月語氣有些堅定地說道。

韓冰再次沉默,內心掙扎,自己此時都不敢走出這間屋子,更不用說去面對青伶,跟她談判了。

柳月看到韓冰沉默,如水般無骨的身子貼得更緊,韓冰眉頭微皺,下意識地就想要推開她。

「你的心裡只有青伶,」柳月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自嘲道,「或許,我在你心裡,連慕青鶯的地位都趕不上吧?」雖然韓冰沒有真的推開她,但女人的感覺還是很敏銳的。

「不是的,你不要多想。」韓冰望向柳月,滿臉尷尬,略一遲疑,伸出手臂,將她抱緊,雙手觸摸她那滑嫩的肌膚,呼吸漸漸變得粗重。

房屋,已經被他施加了結界,此刻這間屋子,算得上是與世隔絕。 相比于山頂上的清靜,山腳下的平原則是一片熱鬧,管氏兄妹回家處理事務,見到了許多平日的夥伴,當大家看到他們兄妹二人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修為達到開靈期,震撼之餘,心中拜師的慾望更是瘋漲。

一時之間,消息大泛圍傳開,數不清的年輕男女都慕名而來,聚積在山峰四周,想要碰碰運氣。劉闖已經下達了命令,並派出大量修士在山下站崗維持秩序,沒有他的同意,任何人不得私自上山打擾。

在他們足足守了長達數月之後,依然沒有任何結果,韓冰和柳月二人始終沒有露面。

管氏兄妹也回到山頂,來到韓冰為他們設置的聚靈陣法中繼續修鍊,至於那間始終大門緊閉的閣樓,沒有人前往打擾。

這一天,韓冰正在房中打坐,突然一道神念傳到他的腦中,是青伶在召喚自己。這座閣樓的結界,也就只有青伶一人可以突破。

青伶在閣樓上等了大約一柱香的時間,大門被從裡面推開,韓冰從門內走出,在他身後,跟著柳月。

青伶冷冷地掃了二人一眼,輕哼道:「終於有臉出來了。」

柳月一聽,正欲發作,韓冰攔住了她,他看了青伶一眼,移開目光,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他不想去作任何多餘的解釋,因為知道根本就解釋不通,青伶也不會聽。

「我們要走了,如果你們倆不願意離開的話,我們就分開走吧。」青伶面色冷淡。

「分開就分開,你走你的,我們走我們的。」柳月上前一步,直視著青伶,大聲說道。在遠處,管氏兄妹二人從陣法中走出,遠遠的望向這邊,看到氣氛不對,不敢上前。

至尊獸卡 青伶目光移向柳月,目中帶著強烈的威壓,柳月被這道目光驚出一身冷汗,不過,她並沒有退縮,咬牙堅持著瞪了回去。

「呵呵,」青伶笑了,「柳月啊,我以前還挺看好你的,只是如今……」她沒有往下說,只是淡淡地搖了搖頭。沒有打算與柳月計較,她再次轉向韓冰,說道:

「如此甚好,剛好我這裡也有一隻羅盤,只是小了一點,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們換換?」

韓冰低下頭,輕嘆一聲,有些猶豫地從納戒中取出星羅盤,一甩之下,拋向對面,星羅盤被青伶接住。

青伶接了韓冰的羅盤后,又從自己的納戒中取出另一隻羅盤,放在地上。

「告辭。」她說完,再次掃了二人一眼,轉身離去。

青伶一直走到遠處幾間緊挨的閣樓前,從樓內,暴風城的長老們相繼走出,幾人交談一番后,飛身而起,化作長虹,向著高空飛去。

韓冰獃獃地望著快速遠去的眾人,許久后,走上前去,撿起青伶留下的羅盤,靈力催動之下,羅盤迅速變大,化作本體的樣子。

這星羅盤太小,只有兩間密室和一個大廳。

一直站在遠處的金長老三人這時才來到韓冰身邊,望著星羅盤,緩緩說道:「宗主,老朽三人已經年邁,不如就停留在這啟明星度過餘生,不知宗主是否答應?」

韓冰聽了金長老的話,深吸口氣,閉上雙目陷入沉思。

「隨你們吧。」韓冰輕嘆一聲,他不想去追問三人是因為什麼原因不願意再追隨自己。

「謝宗主。」三人行禮后,轉身離去。以三人的實力,在這啟明星上,絕對可以混得風生水起,這一點,韓冰並不擔心。

待三人走遠后,柳月也來到韓冰身前,她的目光從三人的背影上收回。

「都走了也好。」柳月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失落。

「突然有一種眾叛親離的感覺。」韓冰目光獃滯地望著天邊,即便是雅婷和雅然兩姐妹,在臨走的時候,甚至都沒有多看自己一眼。

「有我陪著你。」柳月輕聲道,目光柔和地望著韓冰。

山頂邊上,劉闖一路小路,來到韓冰和柳月身前,恭敬抱拳道:

「兩位恩人,有什麼需要老朽去辦的,儘管言語。」

「近來,啟明星可還太平?」韓冰問道。

「一切都好,靈石礦坑也在順利開挖,估計不出半年,就可以開採。」劉闖滿臉堆笑道。

「那就好。」韓冰點頭道。

「上仙,其他的人……」劉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比劃著天邊的方向。

「他們先走一步了。」韓冰說道,隨後望著劉闖,「劉佬還有事嗎?」

「是這樣的,現在山下聚集了上千少年男女,都想求見二位上仙,上仙是否需要前往查探,說不定還能找到一些好苗子呢。」劉闖略一猶豫,說道。

韓冰搖了搖頭,道:「劉佬費心了,韓某暫時還不想再收弟子,而且,我們的星際羅盤也裝不下再多的人了。」

劉闖一愣,望向一邊的星際羅盤,抱拳道:「既是如此,老朽明白了,打擾二位上仙休息,老朽真是罪過。」

「無妨。」韓冰並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劉闖離開后,柳月轉身向著遠處的管氏兄妹一招手,二人立刻前來。

「弟子拜見師尊,師祖。」管慕黑和管慕白恭敬下跪。

「家裡的事情都料理完了嗎?」柳月問道。

「回師尊,已經料理完了,隨時可以離開。」哥哥管慕黑連忙說道。

柳月點點頭,轉身望向韓冰,「我們也走吧?」

韓冰看了三人一眼,收了星際羅盤,大袖一掃,卷著三人快速升空。

山峰下,大量的本土修士望著韓冰等人離去的身影,眼中流露出不舍,在一處小山包上,金堂主三人同樣抬頭望向天空,輕嘆出聲。

韓冰一路飛馳,在即將飛出星球的時候,拋出星羅盤,帶著三人進入后,星際羅盤化作流光,瞬間沖入星球邊界的罡風亂流之中。

兩間密室,一間給了柳月,另外一間則給了管氏兄妹二人。韓冰一人坐在駕駛艙內,小羅盤也有小羅盤的好處,靈石的消耗量明顯比之前的大羅盤要慢了許多。

僅僅是一枚上品靈石,只要罡風不太劇烈,都可以維持半天之久,而一枚極品靈石,則可以輕鬆的支持一個月。

而且,這一隻星際羅盤,卻是有多達五個能量孔,可以同時塞入五塊極品靈石,這樣一來,羅盤可以自主的飛行長達五個月,這一點,韓冰頗為滿意。

韓冰右手按在控制板上,調整了羅盤的速度,裝上極品靈石之後,這艘羅盤比之前的大羅盤在速度上要快上不少。

趁著空閑時間,韓冰在大廳和兩間密室內,都設置了6品的聚靈陣法。柳月並沒有一直待在自己的密室中,她每隔幾天便會出來,走進駕駛艙,坐在韓冰旁邊。更多的時候,二人都是沉默,獃獃地望著前面的星空。

「怎麼不回去修鍊?」韓冰問道。

「我想在這裡陪你。」柳月望著韓冰的側臉,柔聲說道。

「我一個人挺好。」韓冰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說道。

柳月略一猶豫,輕聲道:「我好像是有了……」

「有了什麼?」韓冰身軀一震,連忙站起身,瞪著柳月,「不是讓你吃了那些丹藥嗎?」

柳月獃獃地望著韓冰,半晌后苦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逗你的,瞧把你嚇的。」

韓冰臉色露出尷尬,輕咳幾聲,老臉微紅,訕笑道:「以後,還是不要開這種玩笑吧。」

柳月不再說什麼,扭頭望向前方的星空,許久之後,默默站起身,走出了駕駛艙。韓冰目送著柳月走進自己的密室,這才輕嘆一聲,他知道自己剛才的表現,對於柳月來說,是一種殘忍的傷害。

只是,他依然無法徹底地接受兩人的關係,幾個月以來,柳月好像是刻意地在壓制內心的情緒,也沒有再叫過自己一聲師尊,在她每次望向自己的時候,目光中似乎少了一些什麼,又多了一些什麼。

星際羅盤已經行駛數月時間,在這一路上,韓冰並沒有發現青伶的羅盤,這一點,他並不驚訝,諾大的星際空間,即使兩艘羅盤的方向是一致的,但千萬條航線,事先沒有交流的話,想要在這裡相遇,幾乎是不可能。

韓冰召喚出星圖,目光在一顆顆星球上掃過,這些星球,都是他們途中將要遇到的,他在猜測,青伶是否會在這些星球上落腳,自己又將會在哪裡做短暫的停留。

自從上一次韓冰與柳月的談話之後,時間已經過去半年,這半年,柳月再也沒有走出密室,韓冰的目光,會不時的瞟向那間密室,幾次都強忍下了想要走過去的衝動。

這裡的密室並沒有太強的封印陣法,韓冰的神識可以自由地探入。他能夠感覺到柳月盤坐其中,一動不動。

另一間密室內,管氏兄妹一直沉浸在靈力吐納中,他們的修為,一天一個變化,韓冰觀察二人,看到他們心性如此堅定,內心頗為滿意。

一年後,韓冰走出駕駛艙,來到柳月的密室門前,門並沒有鎖住,他推門便走了進去。

柳月眼皮微動,從打坐中睜開雙眼,望向韓著,眼中露出一絲期待。

「我讓你學習的煉丹術,學得怎麼樣了?」韓冰問道。

「師……,那兩枚玉簡,已經掌握得差不多了。」柳月站起身,說道。

韓冰看了柳月一眼,點點頭,並沒有在意她那隻叫了一半的稱謂,「我這個人不太會說話,如果有什麼地方說錯了,還望你不要往心裡去。」

柳月聽了韓冰的話,抬頭望著他,點了點頭,她的臉上爬上一抹緋紅。 韓冰從納戒中取出一隻方形玉盒,遞給柳月,說道:「這裡面,是一顆對抗火毒的丹藥,你將它服下,我來幫你傳授幽冥焰。」

柳月接過玉盒,驚喜中帶著疑惑問道:「不是說要等到我化元後期以後才能傳授幽冥焰嗎?」

韓冰微笑道:「你現在的修為,已經穩固在了化元中期,加上我在一旁輔助,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那,現在就開始嗎?」柳月點點頭,問道。

「開始吧。」韓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