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外面的很多傳說其實都是假的,沙漠的眼淚其實就是這沙漠之心綠洲最中心的一口泉水,我研究了祖先的典籍,因為這水裡面沒有什麼雜誌,又是地下水,所以長期飲用倒是有著一定強身健體的作用,但你說包治百病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神女你並沒有病…有病的是他們。」

老人說著,忽然將腦袋轉向了秦琛等人。

他們幾個也聽不懂老祭祀在說什麼,見老人看他們也治好都往前湊了湊。

「什麼?」

「我們有病?」

「老頭你是真瞎了吧!」

聽完嬈嬈的翻譯,白蕊心第一個站起來嚷嚷道。

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似的,老祭祀忽然又開口沖嬈嬈說了幾句。

很快,嬈嬈的臉色變得古怪起來。

尤其是看著秦俊成和秦琛,目光都變得極其詭異。

「有話就說!」

「還是算了,白教授不要臉,別人還要臉呢。」嬈嬈淡淡道,內心卻也是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不說別的,這老頭竟然告她白蕊心是個石女,也就是傳說中的陰陽人。

這樣的人別說生孩子,一般人都接受不了吧。

嬈嬈和秦琛的爺爺也有接觸,家學淵源他是個特別傳統特別喜歡男孩的,也特別注重那啥的,雖然說這兒子可能長大后比較叛逆,但是傳統概念上面他不可能一點都不受影響。

嬈嬈想過,白蕊心這麼長時間沒生孩子應該是生不出來或者二人一直在做什麼措施,可沒想到,這祭祀竟然告訴她這位年近50的白教授是個處?

這簡直也太天方夜譚了。

「玉嬈!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太過分了!」白蕊心臉都綠了。

「是啊,小琛,你也管管嬈嬈,這話說的是什麼。」秦俊成一面拽著親自,目光卻是落在了秦琛身上。

秦琛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

嬈嬈無奈的咧了咧唇:「相信我,你不會想現在就知道的。」

「哦…那我就不問了。」

秦琛點頭,又默默的抿起了嘴唇。

「小琛!」

「你…」

白蕊心氣得再度抽了過去,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秦俊成見狀,只得嘆了幾聲,也跟著出去了。

臨走時還給了秦琛一個失望的眼神。

他們夫人二人一出去,房間里的氣氛也跟著活躍了許多。

秦琛能忍住不問,冷斯諾卻是不想等。

「我的天啊!這是真的嗎?」

「這老和尚靠譜嗎?」

聽到嬈嬈的小道消息,冷斯諾吃驚的嚷嚷起來。

嬈嬈抬手沒好氣的在他腦門上拍了一下:「不知道,八九不離十吧,老祭司的醫術很高明的。」

安頓好了冷斯諾,嬈嬈再度和老祭司交談起來。

一來是她肚子的孩子。

二來便是秦琛早些年基因藥劑里的餘毒。

三么,還有黑網教父病。

「唉…你們來得有些晚了。」聽到嬈嬈的請求之後,老祭司嘆息道。

「你跟我來吧,不,你先生也跟我來吧,其餘人都在外面等著吧。」

老祭司說著,站起了身來。

嬈嬈見狀連忙將他的意思傳遞給其他人,Ben自是無所謂,但是好奇心重的斯諾弟弟卻是有些不開心。

不過也沒辦法,畢竟是人家的地盤。

嬈嬈和秦琛跟著老和尚從側門出來,卻沒有直接走進神廟的主殿,而是在院子里的石板上饒了起來。

起先嬈嬈還沒感覺,只當是簡單的機關。

然而走著走著,她感受到了一絲絲熟悉,這是很古老的八卦陣圖。

八卦陣圖其實並不稀奇,畢竟現在還是有很多玄學愛好者在使用,可這是非洲大沙漠啊…

竟然還能感受到東方的神秘力量,簡直是可怕!

既然有陣,那麼看不見的地方一定有著什麼機關。

當她們走完第七圈時,緊閉的大門自己開了。

撲面而來的潮濕氣息讓人產生了在海邊的錯覺。

走進殿堂。

入目的便是一座金色的神像。

是一個女人。

有些熟悉,但是卻找不到在哪本典籍里看過。

見老祭祀又跪下了,嬈嬈和秦琛便站在一邊等著。

三拜之後,祭祀站了起來,引著他們往後面走去。

原來。

在這主殿里竟還有一寸天地。

不同於外面的金光燦燦,神像後面是一汪小池塘,和一些葡萄架子。

「這便是沙漠的眼淚了。」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老和尚指著那口池塘。

待到嬈嬈靠近,他忽然出手,抓起嬈嬈的手動作之快讓秦琛都咩反應過來。

叮咚——

嬈嬈的手指被利器劃開,一抹鮮血低滴進池塘旁邊的一個小石像上。

還沒來得及反抗,老和尚已經鬆開了嬈嬈的手,順手從旁邊摘了片葉子遞給了嬈嬈。

嬈嬈一怔,認出了這是一種可以止血的草藥,便接了過來。

醫女素心在玉壺 正要開口問,整個地面忽然震動起來。

「地震了嗎?」

嬈嬈話音未落,身子已經被秦琛緊緊護在了懷裡。

「神女不要擔心,是你的血激活了這裡的機關…」

老祭司淡定的說著,默默的凝視著面前的池塘。

看著裡面的是不斷變少,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甚至還流下了兩行眼淚,可把嬈嬈和秦琛都給整暈了。

這老祭祀難道真的瘋了,怎麼這最重要的泉水沒了,他還高興呢?

。。。

南宮家。

「家主,今天又有三名嫡系子弟被死了。」

Boss不好惹:萌妻小祕書 南宮家的大廳里,氣氛陰沉的可怕。

自打半個月前魔鬼山下的值班弟子死亡之後,南宮家便像是中了詛咒一般,每天都會有弟子慘死。

哪怕是刑堂不斷加強人手排查,也無濟於事。

而且這些死去的人不僅僅有不被看重的外門弟子,甚至還有一位長老。

說來那位長老也是倒霉-,閉關了十來年都沒有出島,好不容易有所頓悟,想去是世俗界走走,可人剛走到山口,竟然被從天而降的一塊巨石給砸死了。

人到底不是鐵,那位長老當時就成了一灘肉餅。

更可怕的是,南宮家派出去求援的消息,遲遲也都沒有被答覆。

他們的信號似乎也被攔截了,不僅發不出去,還開始收到一堆莫名的信息,那些信息都是從已經死去的弟子手機或者電腦里發出來的。

一些膽子小的弟子收到信息時就已經把自己嚇傻了。

出不去,也看不到敵人在哪。

偏偏那人跟他們玩心理戰,還不是把人一鍋端了,而是一點點。

看不見的危險最為致命,看不見的敵人最為可怕。

就連從不過問事情的秦琛奶奶也作為族長被請到了議事廳一起討論。

因為南宮嫣然的事情,她幾乎沒有再和小琛聯繫過,畢竟那事做的的確不怎麼吼道。

但是…

如今家族有那,似乎還無解。

她應不應該把小琛和嬈嬈牽扯其中呢?

要知道,秦琛曾經給過他一個特殊的發射器,可以聯繫到龍魂總部,但是一旦用了,南宮家族的坐標也會徹底暴露在人前….

隱世家族,將不再隱世。 大概是見的次數太多了。

這會子見老祭祀又跪下了,嬈嬈便也不阻止和秦琛在一旁靜靜的等候著。

機關似乎似乎很久沒有啟動了,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地面才停止顫動。

池塘里升起了一個很有違和感的八卦圖。

在八卦圖的八個角上各有一個凹槽。

總裁爹地悠著點 起先嬈嬈還沒感覺,手摸了摸下凹槽,忽然靈光一乍現。

她從兜里摸出了那塊在假神廟裡撿來的石頭,然後將其放了進去。

果然,那石頭的形狀剛剛好卡在裡面,緊接著一汪泉水涌了上來,這次的顏色終於不正常了一把,變成了綠色。

「這是…」嬈嬈震驚的小口咧成了O型。

她這是走進科學打開了什麼上古遺迹嗎?

老祭司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怔怔的站著那裡發獃了許久,才開口大呼起來…

「先別跪…能不能說下這水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老祭司又要下跪,嬈嬈連忙伸出一隻手攔住了他。

老人身子顫了下,搖搖晃晃好幾下才堪堪穩住身形。

他雙手合十盤個蓮花手印,沉默了半響才開口說道。

「這裡本就是一個行天下之大運的陣盤,我們這個族從幾千年就守護在這裡,世世代代的都不會出去。」

「這上面邊角一共有五顆寶石,對應也是五行的屬性,可惜我們雖然不出世,卻不能阻止外面的人尋到這裡。」

「而這五顆寶石,平常也不是安放在這裡,而是在我們的神廟五顆柱子上鑲嵌著,也正是因為寶石在,陣法穩定,所以下面的水才能夠源源不斷的供給,可五十年錢,隨著最後一顆寶石被偷走,這裡的水源便越發減少,這次讓湯僧出去,便是為了尋找石頭…」

「祖先的手札里曾寫到,這舌頭非心善之人方能尋到,那些偷走石頭的人雖然一時可以擁有,便也會為此而付出代價…」

「所以…報紙上說,五十年前那個從這裡得了病治好的人,便是偷走最後一塊寶石的人?」嬈嬈說著,從兜里摸出了教父給的報紙,指著上面的人給老祭司看。

雖然隔得年代久遠,報紙上的照片也很模糊,但老和尚還是一眼認出了這上面的人,正是當年那個求醫的青年。

「不過他偷走的不是這塊,而是代表水屬性的藍寶石。」

「這塊綠色的是象徵著木,也就是生機,這位是你的先生吧,讓他脫了-衣服下去吧,這些水對於他身上那些暗傷很有效果,但是想要徹底根治,還需要找到其他的四塊五行石,另外神女你體內的血脈也只是被激活了一半,想要全部激活,也得需要這些…」

「大師你能看得出我身上的鳳凰血脈?」

老祭司神秘一笑:「看不出,但是感受的到,你們那裡是叫鳳凰血脈嗎?按照我們的古籍是叫神的血脈,不過到底都是人…只是基因排序和構成不同罷了…」

陽光透過神殿上方的樹枝洋洋洒洒的落了下來,為老祭司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他仰著頭,下陷的眼眶看起來都不是那麼異樣,渾身沐浴在金光下,透著濃濃的聖潔之意。

嬈嬈沒想到竟然還能在這裡聽到關於自己血脈的問題。

驚訝之餘也對老祭司的言論表示讚歎。

是啊,這世界上本就沒有什麼神明,不過是每個人的基因不同。

她有很多話想和老祭司交談,恨不得這裡有網路,能聯繫上玉祁來開個座談會。

不過當下,她還是轉過頭沖著秦琛一挑眉,兩隻手搭在了秦琛的肩膀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