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更何況,如今在這名玩家的眼中,馬尤只是一個堆會說話的金幣,那可是三千大洋,管他想說什麼。

「嗖!」

那名玩家又射出一箭,同時繼續聯絡另一邊的隊友,讓他們儘快趕過來,否則遲了別人發現boss在這裡,肯定會開搶的。

「找死!」

馬尤徹底被那名玩家的行徑激怒了,抬手把射過來的箭拍掉,然後一個箭步沖向那名玩家。

那名玩家原本想往後退拉開距離繼續放箭,可是他少看了馬尤。

馬尤可是大將級的boss,等級至少在60以上,而那名玩家的等級卻只有34級,兩者之間相差太遠了。

「噗!」

馬尤連技能都沒用,一拳打在那名玩家的胸口,巨大的力度直接砸了他的上半身,剩下下半身被拳風刮到半空中再重重地摔下來。

掛掉了……

幹掉這個討厭的冒險者,馬尤還沒來得及出一口惡氣,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五名玩家突然趕到,那是剛才被馬尤殺掉的傢伙的隊友。

「boss在果然在這裡,大家快上!」

看見同伴被幹掉,這些人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得哇哇大叫,舉起武器上好狀態直接上了。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來吧,反正老子有氣沒處撒,今天就拿你們出氣!」

對於突然出現要來殺自己的玩家,馬尤沒有往深處想,反而因為怒氣積聚的關係,失去理性拿他們當成林岳來殺。

兩分鐘后,那五名玩家理所當然變成屍體躺在地上,不過馬尤面前卻又來了一群人,剛才激烈的戰鬥,把附近其他玩家引來了。

很快地,越來越多直奔懸賞賞金的玩家趕過來,他們前赴後繼,根本不管自己跟馬尤的差距,反正按照「境界ol」的掉落規則,boss的擊殺獎勵只屬於輸出最高的隊伍或者個人,他們現在要做的,只要不停地輸出就可以。 系統:世界頻道(冒險者工會):玩家小饞貓的土豪哥發布了s級賞金任務,所有玩家可以通過各大主城冒險者工會領取該任務,任務內容:前往彩虹原野擊殺馬尤(npc),懸賞賞金:3000金幣。

系統:世界頻道(冒險者工會):……

系統:世界頻道(冒險者工會):……

隨著連續三條信息出現在世界頻道上,全服的玩家又一次炸開了窩。

「卧槽!土豪哥又玩那出?殺個野外npc出s級懸賞?賞金居然高達3000金幣?他有錢也不用這樣任性吧?」

「3000金幣?尼瑪?換成華夏幣可是上百萬,土豪哥真的瘋了啦?」

「花上百萬殺一個npc,不會是很厲害的世界boss吧?」

「樓上的,就算再厲害的boss也扛不住軟妹幣的力量,大伙兒,咱們抄傢伙上了。」

……

一時間,各大主城的冒險者工會被收到消息的玩家擠爆了,沒辦法,這可是開服以來第一個s級懸賞,而且是賞金著實驚人,一般人很難不心動。

另一方面,剛剛發布完任務的林岳此時已經離開了獅子城,任務發布后,系統果然提供了馬尤的即時坐標,目前就在彩虹原野,本身距離獅子城並不遠。

若單挑,林岳自問要贏馬尤還是有手段的,除了神器能力外,林岳背包里還有大量來自滿級盜賊號的法寶。

諸如上次用過的a級稀有道具天使鑰匙,能夠召喚出93級的元帥級下位天使,林岳相信用它應該可以幹掉馬尤卓卓有餘。

只是這個道具的冷卻時間實在太長了,一旦用了需要等很長的時間才可以再用,遊戲平時打boss下副本自然不能隨隨便便用這種殺手鐧,因為林岳還需要留著它以備不時之需,譬如「諾亞」……

在林岳的心目中,相比起遊戲里的boss,別的神器持有者,像「諾亞」那種瘋子比馬尤要危險得多了。

被馬尤殺死,林岳頂天掉一些經驗,但是如果被別的神器持有者殺死,林岳可是真的會死,所以相比之下,林岳自然要保留一些必要的保命手段。

從滿級盜賊號哪裡轉移過來的珍貴道具可以說是用一件少一件,林岳現在可是寶貝不已,哪裡可能拿出來對付馬尤?

所以考慮再三,林岳決定採取一些迂迴的手段,那就是「雇兇殺人」。

之前去冒險者工會發布任務,林岳除了希望通過任務來確定馬尤的位置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通過懸賞召集玩家對付馬尤。

馬尤終究是一個npc,在野外時間長了,充其量就是一個比較厲害的世界boss,林岳想到這種方法的確夠絕,因為馬尤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扛得住無數玩家的圍剿。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林岳一下子放出3000金幣的賞金,所有知道這個懸賞的玩家都瘋了,一個個從冒險者工會接完任務后,立即趕往彩虹原野。

彩虹原野原本是獅子城外一塊低級練級地圖,公測期過了后,雖然仍然有很多剛進遊戲的玩家在哪裡練級,不過像今天這麼熱鬧倒是很少見了。

「找到了,boss在這邊!」人多力量大,很快有傢伙發現了馬尤。

此時馬尤就在小溪邊上一塊大石上打坐休息,自從上次讓林岳,達芙妮他們跑掉后,馬尤就在獅子城外等待機會。

他不是笨蛋,知道以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不足以大模大樣闖入城裡殺人,因此才會呆在彩虹原野的野外伺機而動。

可是馬尤萬萬沒想到,林岳竟然主動找他的麻煩。

「找到了,boss在這邊!」

耳邊傳來的聲音讓馬尤皺起了眉頭,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見一個人族的冒險者正朝他這邊大喊大吼,一邊叫,一邊還對身後的同伴揮手。

這些冒險者真討厭。

彤雲 馬尤冷哼一聲,正打算重新閉上眼睛繼續休息,可是對方似乎有心找茬,在距離馬尤不到5米的地方突然掏出一把弓箭對他射出一箭。

「嗖!」

箭就要射到馬尤的面門,不過被馬尤腦袋一偏避開了,馬尤接著大怒,站起來對攻擊他的那名玩家問道:「小鬼,你是找死?」

那名首先攻擊馬尤的玩家只看見馬尤的頭上飄起一個「miss」,對馬尤的提問根本無視,因為在玩家看來,去殺一名野外boss根本沒必要解釋那麼多。

更何況,如今在這名玩家的眼中,馬尤只是一個堆會說話的金幣,那可是三千大洋,管他想說什麼。

「嗖!」

那名玩家又射出一箭,同時繼續聯絡另一邊的隊友,讓他們儘快趕過來,否則遲了別人發現boss在這裡,肯定會開搶的。

「找死!」

馬尤徹底被那名玩家的行徑激怒了,抬手把射過來的箭拍掉,然後一個箭步沖向那名玩家。

那名玩家原本想往後退拉開距離繼續放箭,可是他少看了馬尤。

馬尤可是大將級的boss,等級至少在60以上,而那名玩家的等級卻只有34級,兩者之間相差太遠了。

「噗!」

馬尤連技能都沒用,一拳打在那名玩家的胸口,巨大的力度直接砸了他的上半身,剩下下半身被拳風刮到半空中再重重地摔下來。

掛掉了……

幹掉這個討厭的冒險者,馬尤還沒來得及出一口惡氣,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五名玩家突然趕到,那是剛才被馬尤殺掉的傢伙的隊友。

「boss在果然在這裡,大家快上!」

看見同伴被幹掉,這些人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得哇哇大叫,舉起武器上好狀態直接上了。

「來吧,反正老子有氣沒處撒,今天就拿你們出氣!」

對於突然出現要來殺自己的玩家,馬尤沒有往深處想,反而因為怒氣積聚的關係,失去理性拿他們當成林岳來殺。

兩分鐘后,那五名玩家理所當然變成屍體躺在地上,不過馬尤面前卻又來了一群人,剛才激烈的戰鬥,把附近其他玩家引來了。

很快地,越來越多直奔懸賞賞金的玩家趕過來,他們前赴後繼,根本不管自己跟馬尤的差距,反正按照「境界ol」的掉落規則,boss的擊殺獎勵只屬於輸出最高的隊伍或者個人,他們現在要做的,只要不停地輸出就可以。 靈山教主原本在彩虹原野附近做任務,當他的手下彙報土豪哥發布了一個價值3000金幣的懸賞任務后,頓時兩眼發光口水直流。

「我決定了,馬上召集公會在線的人去幹掉那個叫做馬尤的npc!」靈山教主虎軀一震,不可一世大聲宣佈道。

「老大,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您忘記那個土豪哥是您的仇人啦?如您給他做懸賞,不是等於幫了他嗎?」一個不是很機靈的小弟很不適時地道。

靈山教主狠狠地抽了那個小弟一巴掌,罵道:「你懂個毛線?給他做懸賞又如何?最重要他給得起錢,3000金幣頂得上老子半年的收入,你丫的能幫我賺這麼多的錢回來嗎?」

「不能……」那個小弟弱弱道。

馬尤的位置被其他玩家發現的消息很快跟著傳入靈山教主的耳朵,他知道后第一時間帶著自己公會的人浩浩蕩蕩出發。

抵達目的地,boss的樣子還沒看到,靈山教主就看到那些正在圍攻馬尤的玩家裡三層外三層的把地方站滿了,看來跟他一樣想法的人還是很多的。

靈山教主見狀頓時露出不滿之色,叫道:「為什麼會這麼多人?」

「很正常啊,剛才老大你不是說了嗎?這是s級懸賞,大家都打賞金的主意來的。」剛才那個很不懂事的小弟又道。

靈山教主一臉陰沉,忽然道:「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那個小弟以為自己的話得到了自家老大的肯定,沾沾自喜道:「回老大,我叫金槍不倒啊!」

靈山教主面無表情道:「這個月你的績效要扣1000元!」

金槍不倒一聽頓時傻了眼,問道:「為什麼老大?」他的工資原本就不到2000塊,其中績效就佔了大半,如果扣掉1000元,這個月工資還剩多少?

靈山教主冷冷一笑,道:「因為你長得太丑。」

金槍不倒:「……」

看見圍攻馬尤的玩家越來越多,站在外圍的靈山教主開始有點坐不住了,在他看來,這個boss非他們靈山公會拿下不可,絕對不能讓別人捷足先登。

「你,還有你,給我清場,這個boss我們靈山公會包了。」靈山教主十分霸氣的說,在他眼中,這個boss只屬於他靈山公會。

被點名的兩名小弟面面相覷,他們公會才來了十幾號人,怎樣清場?用嘴嗎?

靈山教主可不會管他們怎麼想,下達完命令后,帶著剩下的人往馬尤的方向衝過去,一邊沖一邊還大喊:「靈山公會萬歲!」

雖然靈山教主他們已經扯開了喉嚨,不過他們才十來個人的聲音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實在完全起不了作用,甚至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支「小隊伍」的到來。

自我感覺良好的靈山教主當然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微小,相反,衝出去的過程中他已經開始腦補自己幹掉boss,然後從林岳手中接過3000金幣的場面。

想到這,靈山教主又不住開懷大笑,更加起勁的往前擠,把那些當在他面前的玩家給擠開。

好不容易擠到前面,靈山教主立刻拿出前段時間花了不少代價才淘到的紫色武器給裝備上,準備對眼前的boss攻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馬尤突然大吼一聲,在一陣血色的光芒中魔化,變成了頭頂羊角,背負蝠翼的惡魔形態。

「奧義!天沖流星錘!」

魔化后的馬尤突然飛到半空中,魔力往雙拳灌注,雙手一抖,化作萬千的拳影朝下方所有圍攻他的玩家身上打出去。

原本還打算攻擊的靈山教主只覺得視線有那麼一瞬間被血色的光芒吞噬,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條系統信息刷新出來。

系統:你已經死了。

靈山教主愣了數秒,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變成靈魂的狀態漂浮在自己的屍體上,明白自己已經掛了,靈山教主瞬間有種罵娘的衝動。

「奶媽,奶媽,快把我拉起來!」雖然有些惱火,不過靈山教主很快想起自己公會的牧師。

牧師職業在等級到達35級的時候就能夠學習復活術,使用后能夠讓玩家原地復活,除了能夠免除跑屍的時間外,最重要還能夠減少死亡懲罰。

「老大,我也掛了。」

隊伍頻道裡面,一個聽上去很熟悉而又弱弱的聲音響起。

靈山教主罵道:「誰啊?」

那個聲音道:「是我啊老大,我是金槍不倒。」

靈山教主更加惱火,大罵:「誰叫你?我在叫牧師,讓他過來拉我一把,都沒有聽見嗎?」

金槍不倒委屈道:「老大,我就是那個牧師。「

靈山教主:「……」

金槍不倒見靈山教主不回話,又在隊伍頻道上叫了兩聲:「老大,您沒事吧?」

靈山教主沒好氣道:「別說廢話,馬上叫另外一個牧師來拉我!」

金槍不倒弱弱道:「公會就得我一個會復活術的牧師。」

靈山教主聞言感覺自己被徹底打敗了,氣急敗壞道:「既然只有你一個人會拉人,尼瑪你剛才怎麼走位?為什麼會跟著我一起死?」

金槍不倒覺得有些委屈,剛才boss突然放大招,靈山教主又帶著他們沖得那麼近,被boss秒了怪誰?

找不到發泄的渠道,靈山教主準備把隊伍里的小弟都罵一遍,結果隊伍頻道一打開便發現,這次帶來的人全部已經回城復活去了,地上躺著的屍體只剩下他和金槍不倒兩人。

原來,包括靈山教主本人在內,靈山公會這支十來人的隊伍早就在馬尤剛才使出的技能下團滅了,不僅如此,被團滅的玩家隊伍還有很多。

此時,靈魂狀態下的靈山教主才注意到,以馬尤為中心方圓百米的地方被夷為平地,像他一樣被幹掉的玩家的屍體推擠如山。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靈山教主獃獃道。

……

「噼啪!」

馬尤活動了一下脖子,全身的骨頭髮出骨頭碰撞的悶響,剛才一拳可是消耗了他不少的魔力。看著腳下推擠如山的玩家屍體,馬尤的心情卻一點都沒辦法好起來。

「這些冒險者有完沒完?」目睹遠處此時又跑來一大群剛剛復活的玩家,馬尤的心情變得更加糟糕。 靈山教主原本在彩虹原野附近做任務,當他的手下彙報土豪哥發布了一個價值3000金幣的懸賞任務后,頓時兩眼發光口水直流。

「我決定了,馬上召集公會在線的人去幹掉那個叫做馬尤的npc!」靈山教主虎軀一震,不可一世大聲宣佈道。

「老大,這樣做真的沒問題嗎?您忘記那個土豪哥是您的仇人啦?如您給他做懸賞,不是等於幫了他嗎?」一個不是很機靈的小弟很不適時地道。

靈山教主狠狠地抽了那個小弟一巴掌,罵道:「你懂個毛線?給他做懸賞又如何?最重要他給得起錢,3000金幣頂得上老子半年的收入,你丫的能幫我賺這麼多的錢回來嗎?」

「不能……」那個小弟弱弱道。

馬尤的位置被其他玩家發現的消息很快跟著傳入靈山教主的耳朵,他知道后第一時間帶著自己公會的人浩浩蕩蕩出發。

抵達目的地,boss的樣子還沒看到,靈山教主就看到那些正在圍攻馬尤的玩家裡三層外三層的把地方站滿了,看來跟他一樣想法的人還是很多的。

靈山教主見狀頓時露出不滿之色,叫道:「為什麼會這麼多人?」

「很正常啊,剛才老大你不是說了嗎? 崇禎八年 這是s級懸賞,大家都打賞金的主意來的。」剛才那個很不懂事的小弟又道。

靈山教主一臉陰沉,忽然道:「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