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沖笑而不語,馬宏卻在一旁道:「放心吧翠花妹子,這小子的能力連我都看不透,既然他說了,就一定能拿出證據來的。」

「叮……宿主淡定裝逼成功,獲得2點裝逼值。」

沒有理會二人的交談,李沖淡淡道:「如何?」

惡婦眼珠轉了轉,咬牙道:「行,只要你拿出證據,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李衝心中冷哼,還嘴硬,一會你後悔都來不及。

「你將那錢拿出來放在地上,我有辦法讓這些錢自動回到它主人的手裡。」李沖自通道。

惡婦自然不相信李沖的大話,她還真不信有如此邪乎的事兒,只見她略顯猶豫的將一沓紙幣放在了地上,隨後對李大春和周圍人說道:「大夥見證,別讓這小子搶錢就跑了。」

李大春哈哈一樂,他現在對這小傢伙越來越感興趣了,不由開口笑道:「小夥子,你要是拿錢就跑了,可別怪大叔把你抓進去。」

李沖聳了聳肩。

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在場所有人都盯著地上的一萬塊錢,場面一度安靜。

「錢呀錢,現在可以回到你主人的手裡了。」李沖笑著道。

突然。

「卧曹,這…..」

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因為他們見到,地上的一沓百元大鈔,竟然凌空飄起,朝著牛翠花的方向飄去。

牛翠花也有些發懵,不過她多少知道李沖的能耐,也就沒多想說什麼。

至於周圍群眾則是傻了眼。

這是啥?變魔術?還是法術?也太神了吧。

李大春也有些目瞪口呆,做了大半輩子警察,這詭異的一幕還是頭一遭見到。

「妖術!他會妖術!!」惡婦見此情景,早就嚇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睜的大大的,一副驚恐相。

李衝上前蹲下身子,淡淡道:「這回你該相信了吧?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即使你想強行佔有,但自有上天來將它從你手中拿走。」

「遵守承諾,給我跪下,給這位小姑娘道歉!」李衝突然起身大喝,臉色異常發冷。

對付這種惡婦,李沖恨不得一巴掌拍過去,或者召喚五鬼出來將她嚇傻,但他終究沒那麼做,畢竟對方也沒做什麼大惡之事,這樣的懲罰已經足夠。

全場一片寂靜,就連售票窗口裡的工作人員都停止了工作,遠遠的看著。

惡婦此時沒有別的情緒,唯一只有恐懼。眼前的年輕人說話就好像聖旨一般,她不得不做。

「對,對不起。」惡婦跪在地上對著牛翠花低聲道。

「你啞巴?沒聽見再大點聲。」李沖喝道。

惡婦不由身體顫抖道:「對不起小姑娘,都是我不好,是我太貪心,見錢眼開,還惡人先告狀,求求你了,別抓我去警局好不好?大姐知道錯了,以後不會了。」

牛翠花一臉為難的看了看李沖,見李沖表情嚴肅,嘆了口氣道:「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呢?」說著,往後退了一步。

李沖暗自點頭,看來牛翠花遭遇這樣的經歷后也不算壞事兒。

「行了,案子也被這小兄弟破了,大傢伙兒該幹嘛幹嘛去吧,你,起來,跟我去派出所。」老警察李大春說道。

將惡婦銬起來,李大春走到李沖的身前:「小夥子不錯,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以你的年紀就有這般能力,前途無量啊。」

李沖謙虛道:「大叔謬讚,這隻不過是一些小把戲罷了,跟大叔比,小子還差的遠。」

李大春很喜歡這個年輕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在新城市第一刑偵大隊,今天過來是找老朋友的,沒想到卻看了一場好戲,坦白說,李叔喜歡你小夥子,沒事兒的時候過來找我,咱們喝點兒。」

李沖點了點頭道:「有時間自然去拜訪您。」

李大春大笑一聲,帶著惡婦離開了,李沖也覺得這警察大叔與眾不同,如果有機會接觸接觸也沒啥。

「沖子,今天不像你性格啊。」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 馬宏有些不太相通道。

李沖聳了聳肩。

雖然說哥是史上第一逼神,但裝逼,也看跟誰。

李沖的原則:你跟我裝逼,我裝死你。

好人。

至少在李衝心中認定的好人,他自然不會主動裝逼。

而且李沖也很慶幸,多虧收了五鬼作為鬼仆,否則今天這事還真有點麻煩。 掃視一眼,見美人們個個在等著羅陽說話。

羅陽只得說道:「安姐,桂花姐,你們跟我來,我跟你們說個事。」

於是安玉瑩和唐桂花跟羅陽出了房間,來到走廊。

兩位村花也有好多問題要問羅陽。

輕語交談幾句,安玉瑩和唐桂花大概得知來的這些美人都是要羅陽幫忙做事的。

換言之,來者不善。

「安姐,桂花姐,我先送你們回去。」羅陽說。

兩位村花知道幫不了羅陽,只得按他說的去做。

可是怎樣安排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則是個不小的問題。

又不知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什麼時候要再進行擂台賽,若屆時去了天江市才接到打擂台的通知,則又很麻煩。

畢竟每一次去天江市,去時容易回來難。

現今羅陽也難全身而退,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先幹掉骷髏堡堡主,順便問出第二把血煞子的下落和使用混沌球的方法。

其次找方法震懾八仙堂九陽殿和十生宮,尊嚴是爭取回來的,不是施捨的。

只一件,雖有了狂暴功功法和飛劍劍術,卻還沒有足夠的空閑來習學。

學會狂暴功,羅陽估計要一個星期左右。

至於飛劍劍術,則不知要多長時間才能領悟。

這要看血煞子是否願意幫忙,若血煞子配合,恐怕也不用多長時間就能學會飛劍劍術。

晚上或許又還要見那個堡主派來的新線眼,羅陽不想在宏運大隊跟她見面。

或許到天亮都不能睡覺。

發了信息給女記者徐慧敏,讓她打探擂台賽的具體時間,她可以比羅陽先獲得消息。

要回宏運大隊時,羅陽把水月和鏡花也叫出走廊,他進去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談一談。

關上門,白蕙輕嗔道:「你為什麼要逃避我們?」

羅陽咬著白蕙的耳朵,解釋道:「我只是回來辦一點事,辦完,會去找你們的。你們跟來多危險?」

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也是挺可憐的,羅陽不想看到她們被殺。

谷雪冷笑道:「噯!你借口挺多的!」

有時候羅陽真想向谷家三姐妹和白蕙說句心裡話,讓她們別再把他當成救星,那樣羅陽壓力很大。

若現今已是無敵,都還難以說百分百能幫到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更不要說打遍天下有敵手了。

霸情惡少:調教小逃妻 「雪妹,你們太著急了。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羅陽問。

他想保護她們都不容易。

「噯,你別想趕走我們!」谷雪冷道。

「我怎麼會趕走你們,那你們先休息一晚,明日我來跟你們談一件很重要的事。」羅陽說道。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要是沒有自保能力,那羅陽的壓力會更大。

「噯,你要是不來,我們就到你家裡去找你!」谷雪說道。

「明日一定會來。」羅陽說道。

辭別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羅陽還得走到隔壁房間去跟花襲伊聊兩句。

「花姐,明日我要跟你說一件事。」羅陽說道。

「呵呵,現在不說?」花襲伊和衣躺在床上。

其實羅陽想要花襲伊先看著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別讓她們出事。

花襲伊一般還會給點面子羅陽。

「花姐,幫我盯著隔壁的。」羅陽耳語道。

「呵呵!寶寶不是你的保鏢!」花襲伊冷道。

雖說花襲伊沒有明確表示要幫忙,但她會記得羅陽說過的話。

辭別了花襲伊,帶著4位美人回宏運大隊。

在路上,羅陽說道:「安姐,桂花姐,你們幫我找個地方給月姐和鏡姐住。」

唐桂花好奇道:「牛仔,你還要出去?」

那位堡主派來的人在下半夜應該會來到宏海縣,羅陽還得跟她見面。

大半夜的都不能睡個好覺,人在江湖,果然身不由己。

「桂花姐,我去跟朋友談點事情,很快回來的。」羅陽說道。

「牛仔,很深夜了呢,不要出去了呢。」安玉瑩勸道。

每次羅陽夜出不歸,安玉瑩都會提心弔膽,她膽子本來就比較小,一想到羅陽可能會出事,就很害怕。

羅陽握住兩位村花的手,說道:「安姐,桂花姐,我會保護好自己的。你們不用擔心。記得幫月姐和鏡姐找個地方住。」

車子回到宏運大隊,待4位美人下了車,羅陽駕車又出了村子。

還沒去到縣城,羅陽的手機鈴聲就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來一看,原來是秦飄打來的。

羅陽暗暗叫苦。

他曾向秦飄許過誓言,現今若要兌現起來,那很不簡單。

不接電話,屆時回到家始終還要見面。

不用問也知秦飄心裡想著什麼。

只因她得知羅陽獨自開車出去了,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時機。

平時在村子里,羅陽身邊美女如雲,秦飄想單獨跟羅陽聊幾句都辦不到。

此時又是三更半夜,若在外面跟羅陽相處,正好行事。

是以,羅陽也不敢隨便接秦飄的電話。

接通了,一旦秦飄要羅陽兌現諾言,羅陽都不知怎樣回答才好。

一直拖著也不是辦法。

可是又沒找到可行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想要處理好秦飄的問題,那還得安玉瑩和唐桂花兩位大美女協助。

可羅陽很清楚兩位村花絕對不會讓秦飄先給羅陽生寶寶的,這事不用談。

說了也是浪費口水。

可秦飄又急著想要寶寶,一秒鐘都不想再等下去了。

秦飄的情況,羅陽也是了解的。

講本心,他十分想幫她。

問題在於,有些事他也不能隨心所欲。

猶豫之間,鈴聲已響過二次了。

俗話說:事不過三。

以秦飄對羅陽的期待,若鈴聲響了三次都不接聽電話,她會絕望的。

想了想,待鈴聲又響了,羅陽只得接通電話。

羅陽問道:「飄姐,還沒睡?」

只聽電話那頭傳來秦飄溫柔的話音。

「牛仔,我睡不著!」秦飄嬌聲道。

一聽這話,羅陽就暗道不妙。

可是已接聽電話了,又不能立刻掛機。

羅陽說道:「飄姐,我現在正在做事,等忙完了,再打電話給你哈。」

結果秦飄冷笑道:「牛仔!大半夜的,在忙什麼呢?不會是在酒店的房間忙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