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雙系靈陣!」

侯輕語在一邊看著,驚嘆的說道。

其餘眾人,對於靈陣並不是很了解,侯輕語繼續解釋道。

「陣法威力主體還是依靠材料,通過陣法通過一定的運轉和分配,產生巨大的力量。」

「通常來說,單一的元素,比如水或者火,比較容易控制!而雙系,比如這個金加冰,就需要成倍的控制力!」

「也就是說能夠掌握雙系靈陣,靈陣的威力也就會更大!」

侯輕語說完,芙蓉有些擔心的看向小新。 可此時已經衝到魯大師面前的小新,已經沒有了回頭路。

徹骨的寒意瞬間就麻痹了小新的腳,而且隨著腳踝不斷的朝上涌去。

小新明明就在魯大師咫尺,可這一點距離,卻好似天涯那般遙遠。

魯大師獰笑著,「黃口小兒,今天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厲害!」

隨後,又一道冰雪從地面上浮起,那道藍色更加深刻,看起來威力也更加大!

小新鼓動起全身的靈氣,可就是化不開那寒冰。

血腥之氣化解一點冰,魯大師就會補充一點冰,結冰的痕迹就在小新的膝蓋處來回浮動。

「輕語姐,你懂陣法,此時的小新,情況是不是很不好!」芙蓉有些著急,畢竟小新也曾是她的救命恩人。

「情況很不好,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在比試靈氣,而且對於魯大師來說,催動寒冰顯然要更加費力一些。可魯大師身處陣法之中,本來的恢復速度很快。」

「而且關鍵的是,陣法之中,還有些靈石寶物,若是他真的肯下血本,就是十個小新,也白搭!在靈陣中,只要材料充足,可以說靈氣是無限的!」侯輕語緊湊的說道。

「靈氣是無限的?」芙蓉倒吸了一口氣。

「這怎麼可能!」芙蓉雖然家境優渥,可對於這些少見的東西,了解的並不多。對於侯輕語這種說法,是非常吃驚的。

天水也靠近了過來,「沒錯,雖然他實力不弱,可面對上實力更強的陣法大師,他毫無勝算。」

看著小新和魯大師在場中爭執不下,侯山終於開口了。

「魯大師,不過一個小輩而已。怎麼說也是我南武軍士,略施懲罰就好,莫要傷他性命!」

侯山也就只能這麼說了,畢竟小新失禮在先,單挑也是他主動發起的。

這場對決,沒有一個人看好小新,畢竟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

「小子,看你年紀不大,想必還沒有老婆和孩子吧!」魯大師突然發問。

小新只顧全身心的抵抗那股寒冰之氣,根本沒有功夫理會魯大師,自然也沒有回答那個問題。

「侯大人既然替你求情,我就大發慈悲的繞你一命,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那鄙人就審判你,今後做不得男人吧!」

說罷,魯大師低吼一聲,那湛藍色的寒冰之氣陡然上升,一下超過了膝蓋,直逼大腿而去。

「嘎吱嘎吱!」

小新看著寒冰之氣的上升,可毫辦法,腳踝以下已經毫無知覺,然而那寒冰之氣還在不斷的衝擊著。

「知道嗎,男人的那個東西,只要足夠冷,就能夠凍的你再也用不上它!」

赫然間,那寒冰之氣,已經漫過了小新的小腹。

「以後就安安心心的當個死太監吧!」魯大師已經徹底的撕破臉,整個人瘋狂的叫喊著,沒有一點大師的風範。

「小新!」侯輕語有些著急,她知道唐玉非常看好小新。可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技不如人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魯大師已經看在侯山的面子上,不傷他性命了。

畢竟,宗師不可辱。

「今天,就讓你知道,侮辱一個宗師的代價!」

雖然魯大師的水平,未必宗師,可他自己顯然已經把他自己當作了宗師!

寒冰之氣在小新的腿上瘋狂的蔓延著,此時的小新,已經感覺不到雙腿的存在了。

尤其是生兒育女的依仗,似乎也失去了反應。

「不行,我要去救小新!」 邪瞳狂妃亂天下 芙蓉抽出腰間的佩劍,就要衝上去。

天水一把攔住了芙蓉,「芙蓉,你不能去!那陣法威力奇大,你這樣上去,萬一受了傷,太不值得了!」

「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芙蓉掙扎著道

「不過是個紅色靈骨的小武士而已,就算是救了你的命,以你郡主萬金之軀來說,他的命,不及你一根頭髮珍貴!」天水很若有其事的說道。

此話一出,就連一邊的侯輕語,也皺起了眉頭,雖然在他們這些人眼裡,底下人的命,的確不是很值錢,可說的如此明白,未免也太寒別人的心了。

芙蓉同樣用異樣的眼神盯著天水,看著天水偽善的神情,芙蓉突然感覺一陣噁心。

「放開!」芙蓉冷喝一聲。

芙蓉見天水還沒有動作,直接掙開了天水的阻攔。

霎那間,芙蓉出手了,一道藍色的靈氣,直逼魯大師而去。

芙蓉雖然是個女孩子,可在王府長大的她,知道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區別是什麼。就是能夠有后,她雖然嬌縱,可比起她的哥哥,根本就差的太多!

所以,她知道男人生兒育女的重要性,她不能看著她的救命恩人落的這樣下場。

可魯大師的實力,又怎麼能被芙蓉這一擊命中呢?

另外一道寒冰之氣朝著芙蓉迅猛的襲來。

「魯大師,我乃是柴江王之女,你若傷我,別說在江州,就算是整個南武,都沒有你的容身之處了!」芙蓉當然知道,自己的最大底牌不是實力,而是身份。

這話一出,魯大師果然頓了頓。

「哼,就算是公主,直接攻擊我,我也要還手!」魯大師雖然話說的硬氣,可那道靈氣明顯的是弱了三分。

「住手,放了他!」芙蓉再度要求道。

「放了他?哼!」魯大師沒有再理會芙蓉,拒絕芙蓉的意思很明顯。

可芙蓉看了一眼已經有一般身子凍住的小新,咬了咬牙,再度運氣攻了上去。

一道寒冰再度襲來。

「郡主,我敬你三分,可你也不要太過分,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我若是不小心刮花了你的臉,只怕柴江王也不會要了我的命!」

魯大師這話,要挾的意味強烈而且明顯。

「嗖!」芙蓉感覺耳畔邊上一涼,一道細小的冰片飛過,扯下了幾根頭髮。

「這次是頭髮,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魯大師的意思很清楚,既然能夠割斷頭髮,劃在臉上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對於女人來說,容貌同樣是除開生命之外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芙蓉看著從耳畔掉落的秀髮,陷入了艱難的抉擇當中。 「芙蓉,為了那個人真的不值得,快回來!」天水在後面叫著。

本來還有些猶豫的芙蓉,聽到了天水的聲音之後,想起在孔鬆口時,小新捨命救人的樣子。

那種捨命的勇氣和偉大,根本沒有前提,只是為了救人。

可天水這種徹底的利己心理,卻讓芙蓉實實在在的反感。

本來是勸說芙蓉放棄的一句話,反而促使芙蓉堅定了救人的信心。

芙蓉後退半步,直接醞釀起武技來!

惹火天價妻 既然打定主意要救人,那就不如徹底一點!

「驚雷劍!」

芙蓉醞釀片刻,一道帶著淡藍色閃電的靈氣,附著在芙蓉的劍上,整個人猶如一道利箭,直接沖向了魯大師。

本來以為嚇住了芙蓉的魯大師,愕然發現芙蓉直接放了大招,倉促之間,運轉陣法防禦。

一大塊冰牆瞬間出現在了芙蓉面前,雖然芙蓉這一劍威力驚人,若是面對人體,傷害可怕。可面對上一塊大冰槍,這細小的一劍,就顯得有些無力了。

這個細劍已經完全刺入了冰牆之中,可距離著魯大師還有一米多,根本沒有效果!

「哼,既然如此不聽勸,休怪我下手無情了!」

魯大師冷哼一聲,數十道冰片飛出,直逼芙蓉的臉頰,若是這一堆冰片全部打中,只怕芙蓉一張俏生生的臉,就再也見不了人了!

芙蓉也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撒手鬆開寶劍,雙臂護在臉前。

頃刻間,雙臂已經滿是傷口,所幸臉上並沒有傷。

經過芙蓉跟魯大師的一番糾纏,小新身上的冰疙瘩,已經凍到了胸口,就剩下一個腦袋了!

「小子,要是你答應給我磕頭認錯,我現在就放你出來!不然……哼哼!」魯大師朝著小新走了一步,得意的笑著說道。

小新雙眼已經失去了神彩,整個人已經凍住,此時的他別說說話了,就連眨眨眼睛都困難。

魯大師當然知道小新的情況,他問話就是故意的。

「哼,到這個時候還嘴硬,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話音剛落,幾道金色的靈氣就朝著小新那塊冰疙瘩飛了過去。

金色的銳利瞬間刺破了寒冰,一道道血痕瞬間出現在小新身上。

魯大師這一手,心思可謂是異常的狠辣。

先用寒冰將小新冷凍,讓小新整個血液都凝結,然後再用金系利刃劃破小新的皮膚。之後若是一旦小新解凍,那就是一場非常恐怖的流血。

那將是一種進退兩難的選擇,解凍就要大出血,而不解凍會直接死掉!怎麼都是非常的難受!

可,意外發生了。

原本小新整個人已經僵化,除了眸子微微能夠動彈一下之外,別的地方已經完全被凍結。

而現在,小新臉前的那塊紅色靈骨,突然開始閃亮起光芒來,而且身上的傷口也發出淡淡紅芒。

「嘣嘣嘣!」

小新身上的冰塊突然開始碎裂,先是小腿,然後是胸前,緊接著腰部後面的冰塊也漸漸的開始掉落。

突然,小新扭了扭脖子,咯吱咯吱一陣亂響。

「武師?看來可以飽餐一頓了!」

小新突然說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可魯大師還沒來得及繼續用寒冰之氣凍住小新,小新已經身子一震,將所有的冰塊都甩落下去。

然後,整個人身上,都冒著紅色的靈氣,那靈氣猶如火焰一般,跳動著。

「冰封魔印!」魯大師不敢輕敵,直接動用了武技。

可武技總歸是需要時間醞釀和啟動。

而小新的動作,則是在一瞬間,就完成了。下一刻,小新的手已經到了魯大師身邊半米開外。

那猩紅的靈氣似乎已經能夠觸及到魯大師。

「啪!」

本來已經在魯大師身前快要凝結完成的一道魔符,憑空碎裂。

因為魯大師肩頭正在瘋狂的飆血!那血濺射出半米多高,血腥異常。

兇手當然是小新,而此時的小新,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雙眼滿是殘忍和血腥。

尤其是眸子深處的那一絲瘋狂,更是讓人看的膽寒。

此時的魯大師根本沒有意識到,他自己在跟一個什麼對手戰鬥。

「金尊護體!」

魯大師再次啟動陣法,淡淡的金芒將他渾身包裹起來。別看這金光淡,卻能夠阻擋幾乎一切武師以下的近身攻擊,尤其是兵器類的。

「噗!」

可這金光,在小新面前,毫無作用。

小新手中那道的猩紅之氣,猶如一把絕世無雙的匕首,鋒利無比。

超級私服 魯大師身上再度鮮血濺射!

「不可能!不可能!以你的實力,如何能夠在金尊護體之下傷到我!」魯大師吃痛,大喊道。

確實,一般的武士,根本沒有那個本事,就算是近了身,恐怕也在短時間裡奈何不了魯大師,結果就是被無盡的攻擊擊垮。

可小新又怎麼會是一般人呢?

肩頭鮮血的噴涌,讓魯大師似乎感受到了一絲死亡的恐懼。

現在的他,想要遠離這個恐怖的對手。

可這只是他的空想,小新根本不知道手下留情是什麼。

又是一刺,這一次直接洞穿了魯大師的心口。

「你……」魯大師胸口的鮮血瘋狂的噴涌著,整個人已經失去了生機,一個你字,成了他最後的遺言。

小新本來乾淨的衣衫上,再度沾滿了鮮血,可小新對此毫不在意,直接的伸手在魯大師的屍體上吞噬著他的靈氣。 風華天下之攝政狂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