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霞雲閣,玫琳公主的居所。

一個侍女皺著眉頭,指著藍妮手中的織錦說:「不對不對,你又弄錯了,那個針法不是這樣的。」

「那是怎樣的?」藍妮嘟著嘴巴,把織錦扔到一旁,負氣的嘟囔著:「就知道說不對,我就那麼笨嗎?」

侍女心裡暗自無奈,賠笑道:「藍妮小姐,您又讓我嚴格要求,我只是按照您的指示做的。可是」

「藍妮!藍妮啊!快!快」

尖叫聲遠遠傳來,玫琳轉眼間沖了進來,一把拉住藍妮,不清不楚地半天沒說清楚。

藍妮傻傻地看著她,摸了摸她的額頭,喃喃道:「玫琳,你是不是生病了?」

「你才生病了呢!」玫琳拍開她的手,又輕輕地拂了幾下胸口,這才順過氣來:「快換衣服,嵐風回來了,肖克也回來了,父王正準備出城去迎接他們呢!」

「啊!」

藍妮大驚,一張小臉馬上變地通紅起來,緊張地握著小拳頭,一時之間好象根本不知道幹什麼好了。

三年啊,對於她和玫琳這種年齡的女孩子,對於她們和嵐風、肖克的感情來說,這三年的等待簡直是一種煎熬。三年來,兩人心裡都揣著一個人,放不下,揮不去,就連夢中都會浮現著那個身影。女人的心思遠遠比男人要細得多,無論是溫柔可人的藍妮,還是刁蠻可愛的玫琳,對於心愛男人的思念都無休止的縈繞著。

過了好一會,還是侍女出聲提醒,兩人這才跑向衣櫥,挑選起衣服來。三年的思念,她們要把自己最美麗的一面,展示在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前。

類似的情況在很多地方發生著。天行傭兵團駐守在帝都的成員一聽到團長回歸,一個個就像吃了興奮劑似的,瘋狂地衝出駐地。

親王府中,隆斯帶著兒子、兒媳婦、孫子、孫女直接使用鬥氣,化作一道流光向東門馳去。

東門,用以迎接凱旋者歸來的城門,當嵐風等人歸來的消息以魔法裝置傳遍整個帝都之後,無數的平民、貴族自發的湧向這裡。

成千上萬的士兵把鮮紅地地毯從城門口一直鋪到十里開外,馬德陛下等人騎著戰馬,身披鎧甲,以騎士的禮儀靜靜地等待著。穿著亮麗衣裙的玫琳和藍妮翹首張望,滿臉焦急,而以隆斯親王為首的莫切爾一家,和兩個中年男女站在一處,這兩位正是肖克的父母。

數以百計的宮女手中拿著花籃,裡面裝著剛剛臨時採摘下來的百合花。在薩恩帝國,百合的意義不只是象徵著純潔,更是象徵著榮耀和勝利。

爭相湧來的民眾越來越多,整個東門外在短短地兩個小時內,人數竟達到了五十萬之巨,人頭攢動,蔚為壯觀。

艦隊從中洲開拔時,正值春季,可是越過大洋來到星羅灣時,已是仲夏時節。當空的太陽加上人群的擁擠,這對於修鍊鬥氣和魔法的人來說還好一點,不少平民在酷暑中已經搖搖欲墜,甚至中暑昏迷。

於是乎,用以迎接兩位親王殿下回歸的軍隊,不得不分出一部分魔法師施展冰系禁咒降溫。

就這樣從日中等到霞光滿天,太陽都快落山了,終於,低沉的轟鳴聲和一隻銀色的大鳥從雲層中探出頭來,呼嘯著緩緩降落。在數十萬人驚訝地目光下,完全由金屬打造而成的,按道理來說根本不可能飛起來的東西,在東城門外平整的官道上落下,滑行了千餘米方才慢慢停止。

一道門戶從側翼打開,升降梯落下,以嵐風為首的一群人走了下來。

歡呼聲,震耳欲聾。

被水系魔法加持過,一直保持新鮮的百合花被拋向天空,雪白的花瓣紛紛揚揚的落下,就在這漫天花雨中,馬德陛下迎了上去。

可是,還沒等他策馬上前,玫琳和藍妮已經先他一步飛也似的跑了過去。藍妮乳燕投林般鑽進肖克的懷裡,而玫琳,卻是楞住了。

眼前這個男人她不會認錯,相貌和腦海深處的一模一樣,可是身形高了幾分,膚色也有些不同,最為不同的還是他的頭髮和眸子,竟然都是黑色的!

「嵐風?」玫琳有點不確定地問道。

慢慢地走了過去,在無數人的目光之中,嵐風把她摟在了懷裡:「這樣的嵐風,你還會喜歡么?」

淚水滾滾而下,玫琳緊緊地回擁著他,喃喃著:「喜歡,喜歡,無論變成什麼樣,都喜歡」

三年的相思化作無聲的擁抱,低聲的喜極而泣讓兩個大男人心裡一陣感動,他們的智慧早已飛出九霄雲外。懷中的可人兒,那就是他們此刻最大的牽挂,緊緊地擁抱著,深怕她們會飛走似的。

良久,玫琳從嵐風的懷裡抬起頭,兩人的嘴唇印在了一起,而隨著嵐風的一聲慘叫之後捂著被咬地生痛的嘴唇,玫琳這才嬌笑著躲到一旁。另一邊的藍妮像個害羞的小女孩一般,嵐風的慘叫聲讓她有點驚惶地脫出肖克的懷抱,低著頭,滿臉緋紅地拉著肖克不言不語。

「妮兒,有了肖克連師父都忘了么?」

玄龍的聲音飄了過來,藍妮更顯得羞澀難當,一溜煙的跑到玄龍旁邊,挽著他的手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嵐風拉著肖克走向馬德陛下,躬身行禮,馬德陛下親自翻下馬背,面帶微笑著一一見禮。能讓一國之君下馬迎接,這種禮遇讓群臣羨煞,只是,他們能說什麼呢?

「爺爺,爸爸,叔叔!」嵐風深深地彎腰行禮,想了想,解釋道:「由於修鍊之中出現異變,所以我的外型有點」

隆斯哈哈大笑著把他拉到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妨事,不妨事,就算你再怎麼變,爺爺還會認不出自己的孫子嗎?」

現在還不是閑聊家常的時候,與肖克的父母見禮之後,嵐風指著霍德華向馬德陛下做了介紹。同樣是一個的領袖,馬德陛下倒沒有上位者的身份和他對話,而是以平等的地位互相見禮。

一番國主見面的禮節過後,伴隨則宮廷樂隊嘹亮的音樂,一行人向皇宮走去。

這是一個喜慶的日子,分開數千年的同胞聚會,為人類再添一股不可低估的力量,三界之戰中定然多了一分依仗。

整個奇洛城響起了勝利的歌聲,歡聲笑語在每一個角落裡回蕩著,皇宮中更是張燈結綵,熱鬧非凡。美味珍饈流水般送來,陳年的酒香在空氣中肆意飄散,絢麗的焰火綻放出五顏六色的光芒,載歌載舞,一片喜氣昂然。

霍德華與馬德陛下並肩而坐,不卑不亢的回答著他的問題,而事實上,他一直處於震驚之中。

這麼一個國家,社會體制和科技最多也就相當於中洲千年前的水平,可是他們卻擁有著強大的個人實力,同樣的人類,他們甚至能夠以一人之力抵擋核彈的攻擊。即便如此,在所謂的三界之戰中,他們依然處於最為弱勢的一方,那麼,神魔兩界的實力到底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思前想後,霍德華忍不住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陛下,作為神魔二界最先降臨的地方,源勢必成為戰爭的焦點地帶。我們的科技需要很多硬體設施的配合,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覆蓋全國的網路設備,以及足夠寬敞的道路。因此,以我之見,貴國務必要在這兩方面達到相關的要求,我國擁有技術,人力方面就需要貴國出力了。」

對於這些東西馬德陛下根本不懂,疑惑地看了看嵐風,嵐風回以一抹微笑,轉向霍德華:「總指揮官,對於科技方面我了解的並不多,但是我很清楚相關基礎設施的重要性。這方面儘管放心,只要貴方給出相應的計劃,本國會全力配合。這關係到整個人類的將來,我相信,任何一方都會不遺餘力。」

鄭重地點了點頭,霍德華沉聲道:「不錯!中洲不會藏私,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勘探整個源的地形,把所有藍圖構思完善。當然,您曾經說過的神魔二界的通道,那裡還需要給予足夠的資料,作為通道,那裡將成為第一個戰略打擊目標!」

「沒問題!」嵐風應完,思索了片刻,說道:「神尊山的情況玄龍前輩都很清楚,這方面的問題您可以找他們。公路藍圖,網路規劃,還有戰略核彈部署等等方面,您只要計劃清楚之後,我國會派出相應的人手按照您的計劃實施。」

霍德華舉起酒杯:「那麼,希望我們兩方聯手能夠為人類帶來一線生機!」

眾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馬德陛下笑道:「嵐風,那些科技我是不懂,以後這方面的事情就由你決定吧。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嵐風?莫切爾將肩負起薩恩帝國的安全,能做到么?」

嵐風站起身,神色極為嚴肅的一字一頓道:「嵐風不死,薩恩不滅!」

「好!好一個嵐風不死,薩恩不滅!」肖克大笑著站了起來,高聲道:「我,肖克?達爾同樣會為了自己的國家去拚命,天行所至,神魔退避!」

天行所至,神魔退避!

這正是他們初建傭兵團取天行為名的來由和宏願,那時只是一時的豪氣大發,年輕氣盛。然而,今天絕對不是信口雌黃,這將成為天行傭兵團的目標!

「天行所至,神魔退避!」

隸屬天行傭兵團參與宮廷宴會的所有人高聲齊呼,這些團內的高層神色肅穆,他們為自己是天行傭兵團的人而驕傲。

是的,他們足以感到驕傲,在嵐風和肖克的帶領下,他們所受到的禮遇,他們所創造的神話,哪裡還是一個傭兵團所能做到的?

恐怖地氣場從他們體內散發出來,空氣變地粘稠了,馬德陛下驚駭地發現,自己的鬥氣和魔力突然間全部停滯了。實難想象,他堂堂一個藍階後期高手,而且又是魔武雙修,竟然被別人的氣場禁錮了能量,這是紫階才能擁有的領域之力啊!

突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他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下面的數十人,喃喃道:「他們有人突破了紫階?」

「不!」肖克的否定剛讓馬德陛下鬆了口氣,緊接著,一番幾乎讓他窒息的話飄了出來:「他們全部達到了紫階後期,雖然這比不了神魔二界,可是我相信,嵐風可以做到!」

「團長萬歲!團長萬歲!!」數十名紫階高手大聲疾呼,神色間儘是崇拜和堅定。

紫階高手,神一般的存在,即使是藍階高手在他們眼裡也只是螻蟻。能夠讓紫階高手如此效忠的,毫無疑問,他的實力絕對超越了紫階!

在他們被赤心果強行提升之後,實力只有藍階的嵐風並不能讓他們打心眼裡認同。然而,在這個武力至上的世界里,當嵐風的實力提升到一種恐怖的境界時,當他們親眼看到他那一劍之威時,無論是天行傭兵團的原班人馬,還是由其他方面委派過來的高手,悉數臣服了。

紫階,不需要對國家的忠誠,可是面對這個實力堪比神靈一般的存在時,他們甘心情願的追隨左右。

如果說過去的馬德陛下對嵐風器重,是由於他的深厚背景,那麼,現在他是真正地對嵐風另眼相看了。沒有詢問,不過他很清楚,這些人能夠達到紫階和嵐風脫不了干係,而能夠讓一群紫階高手效忠,他的實力已經不再是三年前的水平了!

玄龍走了過來,意味深長的看了馬德陛下一眼,拍了拍嵐風的肩膀,若有所指的說道:「有史以來,人類中唯一一個超越紫階,甚至超越下位神靈的人,陛下,你應該感到驕傲,因為他是一個忠誠於薩恩帝國的年輕人。」

超越下位神靈!

一語出,整個大殿里響起了數十個酒杯落地的脆響聲,除了已經知道這件事的人之外,其他人全部傻了。

短短不到三年時間,從藍階提升到神靈般的實力,先不說神靈本身對於凡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單單是這種提升速度就讓人覺得恐怖。他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啊,一個人類,一個如此年輕的人類,他譜寫了一段讓整個源為之顫抖的詩篇!

不知道過了多久,人們才從這種好比世界末日的震撼中清醒過來,繼而,所有人看向嵐風的目光中都多了點什麼。被這種目光看著,嵐風頓時覺得渾身不自在起來,這並不是他喜歡的感覺,不過他明白玄龍此舉的意義。

當然,馬德陛下也知道,在場的人絕大多數都知道嵐風,將毫無疑問的成為源真正的至強者,無人可以撼動他的地位!

殿內,極靜,眾人思如潮湧。

突然,肖克單膝跪地,而他所跪向的人,竟是藍妮!

剛剛還在驚訝於嵐風的實力提升,他這麼一跪,所有人的神經馬上扭成了一團。藍妮驚惶地看著他,根本不知道他這是演哪齣戲。

「藍妮小姐,我,肖克?達爾鄭重地向你求婚,希望你能嫁給我,給我永遠陪伴你的機會。讓我們的名字刻在一起,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嘩!

眾人嘩然,哪裡能猜到他竟然會在這個場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求婚?不愧是縱橫五國戰無不勝的肖克大團長,屢屢做出出人意表的決定,就像現在。

藍妮愣住了,傻傻地看著肖克,手足無措。

反倒是玄龍走了過來,微笑著盯著他,伸出手:「小子,你的誠意,你的彩禮,我把妮兒養到這麼大,總不能就這麼便宜你了吧?」

「師父」

藍妮終於反應過來,一張小臉紅如綢布,那聲音怎麼聽怎麼嬌羞,又帶著一點對師父的埋怨。

玄龍哈哈大笑,撫摸著藍妮的小腦袋:「小丫頭長大了,自然不會幫著師父說話了。」

他著邊話還在說,肖克的空間戒指一閃之間,堆成小山似的火紅色晶石、寶石、美玉出現在殿內。澎湃地火元素讓人感到窒息,其純度更是達到了聞所未聞地步,甚至超越了晶石五品的劃分達到另一種層次!

「前輩,我只有這些東西,肖克知道,您對藍妮的付出不是金錢和寶物可以替代的,可是」

「可是什麼?既然你知道,還拿這些俗物做甚?」

玄龍淡淡一笑,把他拉了起來,又把藍妮的手交到他手裡,臉色頓時變得嚴肅起來:「肖克,我是妮兒的師父,同時我也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女兒。我知道,現在的肖克不再是我當初見到的,那個修為只有紅階的小子,實力強大了,勢力強大了,我玄龍也比不上你了。但是,如果你待薄了妮兒,我就算拼了老命不要,也要你好看!」

連忙又跪在了地上,肖克恭敬地說道:「前輩應該還記得,當年肖克一無是處,當您知道我和藍妮交往時,我本以為您會反對,甚至大加干涉。卻沒想到,您並沒有那樣做,也就是從那一刻起,我就把您當成了一個真正的長者。我對藍妮的愛也許沒有您傾注的那麼多,可是我敢保證,為了她我同樣會義無返顧的放棄自己的生命,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一把把他拉了起來,玄龍大笑道:「我玄龍這輩子的最後一個心愿,終於了了,你準備什麼時候迎娶妮兒?」

肖克想了想,正準備說話,突然,轉過身來看向嵐風,叫道:「嵐風,你在幹什麼?你這傢伙還站在那裡幹什麼?」

「我?」嵐風疑惑地看著他,好象一個犯錯的小孩子,無辜地嘟囔著:「我怎麼了?我哦,對對對!恭喜恭喜,恭喜你和弟妹大喜!」

肖克捂著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倒是辛格,一腳踢在嵐風的上,吼道:「笨蛋!打鐵趁熱,肖克都開了頭,還不快點向玫琳公主求婚?」

被踹了個趔趄,嵐風頓時明白過來,連忙說道:「我上次和陛下說過,三界之戰以後」

「什麼三界之戰?」隆斯走了過來,沉聲道:「眼前一片安寧,四海昇平,你不趁著現在給玫琳一個名分,難道真的要等戰爭之後?你確定,你真的能夠掌控三界大勢?」

霍然一驚,嵐風的臉色立刻變地一片煞白,他又豈會不明白爺爺的意思?

當年遠渡重洋前往中洲尋求聯盟,這一走就是兩年多。神魔二界通道的開啟時間是在五年之內,五年之內這個概念太模糊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三年,也就是說,通道隨時都有開啟的可能。

即便是自己提升到了如今的實力,即便有中洲的高科技相輔相成,即便有火元素神鼎力相助,自己這邊的力量也遠不如神魔二界。這場戰爭,人類依然是弱勢的一方,最多也就是拉近了過去的那種差距而已,憑自己現在的能力又如何掌控三界大勢?

戰爭的結局他根本不知道,也許明天就是大戰之期,也許大戰之後人類就會徹底滅絕,那他和玫琳之間的感情怎麼辦?難道連最基本的名分都沒有,就被戰爭掩埋在黃土之下么?

看著玫琳低垂著頭,神色間帶著絲絲的失落,心裡好象被人恨恨地揪了一下。

毫不猶豫地,單膝跪地,鄭重地說道:「玫琳小姐,嵐風?莫切爾請求你給予我照顧你的機會。無論明天怎樣,無論歲月如何變遷,無論生與死,相守相攜,不離不棄!你願意嗎?」

「我我」

玫琳支吾著說不出話來,這不正是自己一直盼望的時刻嗎?只是,當期盼已久的東西突然出現時,她反而有點不知所措了。

「我反對!」

一個聲音從人群中傳來,眾人紛紛側目,嵐風驚訝地發現,說話的竟然是芙迪絲!

芙迪絲滿臉失落,一直走到玫琳面前方才停下,在無數人不解的目光中,從包里取出一些紙片遞給玫琳:「你,不能和嵐風在一起,他是我的男人。」

頓時,就像一顆流星落入湖水中,整個大殿中一片驚嘩之聲。

恐怖地氣場憑空出現,天行傭兵團的數十紫階高手齊齊向前一步,冷冷地看著她,已然準備出手擊殺。對於天行傭兵團的人來說,玫琳是唯一有資格成為團長夫人的女子,其他人,不可能得到他們的承認!

喀嚓喀嚓的金鐵交鳴聲中,宮廷守衛們抽出了兵器,只要馬德陛下一聲號令,就會馬上撲上來將這個攪局者碎屍萬斷。

嵐風站起身,狠狠地一擺手,低喝道:「都給我退下!」

說完,看向芙迪絲,輕輕地搖了搖頭,又轉向玫琳,淡然道:「玫琳,她給你的是什麼,我並不知道,我說我和她之間什麼都沒有,你信不信?」

玫琳一張張的看著手中的紙片,起先是滿臉的憤怒,然後是淚水漣漪。可是,當她看到一半的時候,特別是聽到嵐風的話之後,抬起頭,抹去臉頰上的淚水,手掌中升騰起一大片火光,那些紙片頓時化為飛灰。

緊緊地盯著芙迪絲,一字一頓地說道:「不管你是誰,儘管這些東西讓人不得不相信,但是,我還是不信。你可以走了,這裡不歡迎你。」

芙迪絲顯得很驚訝,怒道:「你難道沒看見么?那些照片都是我和他在一起時拍的,我已經成了他的女人,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恥?」說完又轉向嵐風:「你不是薩恩帝國的親王殿下么?你自己做過的事怎麼可以不承認?你」

「夠了!」霍德華猛地站了起來,大喝道:「芙迪絲,你在為我們中洲丟臉你知道么?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 丹田中仙靈之氣鼓盪著,身體外迸發出千百道極細的青色罡氣,嵐風冷冷一笑:「原本,我完全可以使用移魂大法讓你說出真相,我們曾經是朋友,看在過去的那點朋友之誼上,我沒有那樣做。你認為我和玫琳之間的感情,我和她之間的信任,真的會那麼不堪一擊么?好了,你可以走了,不過從今天起,我們再也不是朋友。」

「你」

「我嵐風做事仰不愧天,俯不愧地,我,又怎麼了?請你立刻離開!」

嵐風的聲音像打雷般響起,狂暴地氣息從身體內散發出來,整個宮殿竟發出絲絲地顫抖,好象地震一般。

臉色一陣蒼白,芙迪絲何曾想到,她利用電腦合成技術做出的照片,費盡心思,看起來幾乎找不到一絲瑕疵,完全就是真實的再現。儘管如此,儘管放在玫琳手上,被她看地一清二楚,竟然她還是選擇了信任嵐風。

聰明反被聰明誤,為了得到心裡期盼的東西,她所用的手段就連自己都感到不齒。可結果依然是無效,除了騙得玫琳的幾滴淚水之外,什麼效果都沒有。

心裡彷彿打翻了五味瓶,芙迪絲那珍珠般的淚水滾滾而下,凄然叫道:「嵐風,你就真的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嗎?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我愛你!我愛你啊!我知道你是高高在上的人,可是我根本無法抑制心裡的感情,我這麼做僅僅是因為我愛你。就算就算我要不任何名分,你是親王,你可以三妻四妾,我只要默默地跟著你」

戲劇性的變化,不用所謂的移魂大法,她已經自己揭穿了謊言。眾人的眼神中儘是鄙夷,特別是那些朝中重臣,儘管他們見到過中洲的高科技,可是這種自身沒有絲毫能量的普通人還是被他們瞧不起。

且不說玫琳的公主身份,讓堂堂一字並肩王娶一個沒有絲毫能力的外族女子,這本身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當然,嵐風並沒有鄙夷,他不能接受芙迪絲的原因也不是因為她是普通人,僅僅是因為他的心裡再也容不下其他女子而已。

慢慢地走到芙迪絲面前,嵐風幽幽地嘆了口氣:「芙迪絲,我知道,你是一時失去了理智才這麼做的。你是一個好女人,從我認識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但是愛情是雙方面的,我的心裡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希望你能明白。 歡影 愛一個人並沒有錯,相信你能找到一個真正愛你,懂你,珍惜你的男人,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

芙迪絲慘然一笑:「就像你說的,我的心裡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深深地看了玫琳一眼,莫名其妙的嘆了口氣,帶著失落和無助,轉身離去。除了嵐風之外,沒有人注意她離去時的那個眼神代表著什麼那是說,能夠無條件的相信自己的男人,她,確實比不上玫琳,她認輸了。

嵐風的手心裡靜靜躺著九枚赤心果,遞給玫琳:「玫琳,服下它,就當是我的聘禮之一。」

沒有詢問這幾顆奇異果實的來歷,接過來放入口中吞下,僅僅是幾個呼吸之間,好象有一團火焰在腹中燃燒起來。汗水淋漓滾落,體外散發著一陣陣火熱的能量波動,玫琳馬上進入了冥想狀態。

就在這宴會之上,眾目睽睽之下,席地而坐,而後,在一眾人等驚訝地目光中,她的實力正以驚世駭俗的速度提升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