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隻四階魔獸,卻能夠吸到半株神葯的精血!

哪怕它只吸了一點蕭寒的精血,但是對它都有天大的好處。

如果全部煉化了,甚至可以讓它在極短的時間內,蛻變成四階中期的魔獸。

被一隻魔獸佔了便宜,蕭寒的心情多少有些不好受。

「也不知道被這條蛟龍吸了一點精血后,對我會不會有影響。」

蕭寒運轉玄氣檢查,發現他除了少了一點精血以外,也並沒有其它影響。

「如果我真的是半株神葯,為什麼我在體內卻檢查不出半分神葯成分?」

他低下頭想了很久。

「或許,這些神葯成分一直都在,只不過是我現在修為太低,根本就發覺不出來這些成分罷了。」

蕭寒點了點頭,覺得很有這種可能。

「既然我的本體是半株神葯,那這些神葯成分就是我的本命精氣,以後千萬不能隨隨便便讓這條四腳蛇佔了便宜。」

蕭寒在心中嘀咕,覺得以後對這隻四腳蛇應該得提防著點,千萬不要什麼時候就被它給咬了。

隨後,蕭寒也開始運功修鍊。

自從他煉化了極寒本源之後,蕭寒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又發生了質的突破,現在他吸納玄氣的速度又提升了不少。

「在不加快心率的情況下,也可以半天煉化出一滴玄液了!」

蕭寒點了點頭,這樣的速度也確實提升了不少。

之後這段時間,哪怕他在閉關中度過,也可以在短短兩三個月之內,突破到玄靈境初期巔峰。

為了照顧小萱,接下來的幾天蕭寒都沒有出去,連吃喝拉撒修鍊都在小萱的房間內。

如此兩天之後,眾人期盼已久的燭龍巨艦終於來了。

龐大的艦體遨遊於空,葉少陽等人激動得連眼淚水都快要流出來。

這一個星期里,時不時就有魔獸來雲霄巨艦周圍遊盪。

好在艦中有九位玄天境的長老,才守得他們安穩,不過儘管如此,這幾天也有十幾名艦員一時不備,被這些魔獸拖至叢林深處蠶食。

冥門蜜愛:戀上奇幻貴公子 甚至,其中還有一位灰袍長老在戰鬥中負了傷。

這樣無休止的等待,他們也不知道那一天,森林中就冒出一隻恐怖的東西,把他們所有人吃掉。

「轟!」

一聲巨大的碰撞聲,燭龍巨艦終於落地。

燭龍巨艦和雲霄巨艦大小相似,當燭龍巨艦停下來那一刻,幾名灰袍長老同時出現在甲板上。

當他們看到雲霄巨艦后,全都被震驚都目瞪口呆。

「天,雲霄巨艦到底是遇到了什麼,竟然被燒成這樣!」

燭龍巨艦上所有長老在震驚的同時,也深深的意識到這件事情非常不一般,此地可能存在有大風險。

於是,他們第一時間就放下了扶梯。

雲霄巨艦上的所有人,在幾名長老的指揮下,很快就登上了燭龍巨艦。

而燭龍巨艦接到人以後,也是片刻都不想在這裡停留,第一時間就起飛了。

燭龍巨艦上。

「齊長老,不知你們的雲霄巨艦到底遇到了什麼危機,雲霄巨艦近乎全毀?」一個燭龍巨艦上的灰袍長老問道。

「此時說來話長,我們一會兒再聊,現在我們還是先把雲霄巨艦上的人安排一下。」

……

另一旁,蕭寒等雲霄巨艦上的學員,在他們登上燭龍巨艦的那一刻,就有很多年輕人一直在盯著他們。

這些年輕人,基本都是洪武郡國的年輕俊傑。

洪武郡國身為八星級郡國,綜合國力也不知道比五星級的元祐郡國強大多少倍。

因此,燭龍巨艦上洪武郡國的年輕子弟非常之多。

光現在蕭寒他們看到的,就不下千餘人。

「滄州分院,你們聽說過嗎?」站在最前面幾名少年看到蕭寒他們服飾,不禁相互問了起來。

「我沒有聽說過,你聽說過嗎?」

「我也沒有!元祐郡國我只聽說過他們王城的天祐分院!」

洪武郡國的學員都搖頭,表示都沒有聽說過滄州分院。

「你看他們總共只有十三個學員,想必這這滄州分院應該一座最低級的分院吧!」

那些洪武郡國天才學員的目光,紛紛向蕭寒等人盯了過去,很多人都露出譏笑的神色。

「十三個人,這所分院得有多低級啊,恐怕過不了幾年,我們就看不到這所學院的存在了吧!」

「就是,我們洪武郡國最差的一所分院,都有六十個保舉名額,如果再加上那些頂尖級不用保舉名額的天才學員話,最差的分院都有近七十人。。」

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冷哼一聲,道:「燭龍巨艦專門來接我們這些洪武郡國的天才學員,卻為了這幾個土鱉耽誤回程,真是浪費時間。」

蕭寒他們都懶得理會這些人,在幾名艦員的帶領下,他們穿過一條條走廊,最後來到一座比較偏僻的閣樓。

黃字好房間!

盛世婚寵:老婆,不服來戰 這種最低級房間,不僅非常小,而且房間內也沒有鑲嵌任何玄石來提供玄氣。

在萬米高空之上,玄氣本身就異常稀薄,如果還沒有玄氣供應,那就基本等於沒法修鍊了。

葉少陽一看艦員竟然安排這種地方跟他們住,就氣打不從一出來。

「你們燭龍巨艦的人是什麼意思,依照我們的級別,難道還住黃字型大小房間。」

葉少陽一臉憤怒,按照級別,他已經突破了玄靈境,理應分到一間玄字型大小房間才對。

「各位抱歉,因為這艘燭龍巨艦本身就是專程去接洪武郡國的學員,返程得知雲霄巨艦出了意外,才臨時收拾了一些房間出來,供各位居住,多有不妥之處,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包涵?本公子憑什麼要包涵!」葉少陽鼻孔朝天的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滄州分院人少,就好欺負是吧?」

「整個燭龍巨艦足足有上萬間房間,我就不相信都住滿了。」

「各位,實在是抱歉,我們艦上確實有上萬間房間,但是所有天字型大小和地字型大小房間都騰出來給了長老和執事了,剩下就只有兩千多間玄字型大小,和七千多間黃字型大小房間。」

「而我們艦上,卻有四千多名洪武郡國的學員!」

「另外,因為雲霄巨艦墜艦的緣故,你們元祐郡國的天祐和聖景兩院加起來一千多學員,也都在我們艦上。」

「這麼多學員,我們一時也安排不過來,甚至,就連你們元祐郡國王城的那些天才學員,都只能被安排在黃字型大小房間中,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請各位理解。」

聽清楚情況以後,軍部調過來的五名少年也都點了點頭。

「黃字型大小就黃字型大小吧!有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畢竟這艘巨艦又不是專程來我我們的,還挑三揀四個啥!」韓雲瞥了葉少陽一眼,淡淡的說道。

軍部的五名少年率先向閣樓走去,蕭寒和蕭紫萱相互看了看,然後欣然的走了進去。

其他人也漸漸徐徐的走了進來。

最後只剩下一個葉少陽。

他對著幾名艦員冷哼了一聲,最後也只好轉身跟著走進去。

不過他沒走幾步,忽然是想到了什麼,轉身叫住幾名艦員,道:「等等,你們說王城天祐分院的學員,也在這艘艦上?」

「是的!」為首的艦員答道。

葉少陽聞言心中一喜。

而剛剛走到閣樓大門的沐小蝶,聽到葉少陽的話后,忽然停下腳步,皺起了眉頭。 別看陳群眼下說的好聽,可是當初說不定貝家鬧出這亂子時,陳家的人還在暗地裡看笑話。

在陳家人眼裡,只要未曾傷及整個家族的利益,沒有波及到他們陳家,就和陳家毫無關係,而身為陳家管事之人的陳群,就算是知曉此事也未必會替他做主。

這些事情貝柏心知肚明,也知道陳群今日這般說話,不過是為著他身後跟著的姜雲卿等人。

他們得罪不起上三宗,更得罪不起隱世大族之人。

貝柏知道陳群的話未必是心裡話,可他也沒給陳群難堪,畢竟他這次回來是解決心魔處置當年往事,而不是真的與拓跋族人翻臉的。

他當初離開家族時,其實對他們就早已經沒什麼牽挂。

等解決了這一樁事情之後,他再離開之後,將來也未必還會再回來,自然也就不計較陳群待他有沒有真心。

貝柏看了眼姜雲卿他們。

姜雲卿笑了笑:「還是陳前輩講道理,既然陳前輩這麼說了,那咱們就跟著前輩入城去坐坐,至於你們……」

她淡聲道:

「同去?」

貝金成臉色不好看,既然能與貝柏相交,眼前這些人年紀恐怕都不大,他還從來未曾被小輩這般逼迫過,可東聖之上本就是實力為尊。

先別說姜雲卿和君璟墨本就是破虛境強者,修為不輸給他。

更何況他們身邊還跟著凌秦等人。

貝家……

不,整個曦城的拓跋族血脈,都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了這些人。

貝金成不相信貝忠坪會陷害貝柏,只以為貝柏是尋到了靠山回來找事的,他怒聲道:「去就去,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說出個什麼來!」

貝忠坪臉色蒼白,他想要說不去,也不願意跟貝柏對峙。

如今的貝柏渾身站滿了煞氣,而且身邊還跟著這麼些人,雖說當年之事都已經死無對證,可萬一他們「仗勢欺人」,誰能保證家族裡不會為著各種緣由「捨棄」了他?

貝忠坪太過清楚人性,就像是當年他能仗著身份壓著貝柏,讓族中信了貝柏為惡一樣,如今貝柏自然也能仗著修為和這些靠山來壓著族中相信他。

更何況貝忠坪自己知道當年事情真假,他本就心虛,多說多錯,他又怎麼願意跟貝柏當著族中諸人的面前分辨?

只可惜。

在場沒有一個人會在意他的意見。

貝金成答應下來之後,就直接返回了城裡,而姜雲卿精神念力一直籠罩在貝忠坪的身上,眼見著他心生退意,甚至眼中滿是慌亂。

姜雲卿淡聲道:「焱陽,帶著這位貝柏的大伯一起入城,看好了他,他要是敢離開,不必客氣。」

焱陽笑眯眯的盯著貝忠坪,身形如同毫無重量似得,直接飄到了貝忠坪身旁,一身紅衣紅髮極為耀眼,對著貝忠坪道:「走吧,貝家……大伯?」

貝忠坪看著笑眯眯的焱陽,聽著他一聲「貝家大伯」,只覺得后脊發涼。

他強撐著臉上神色,冷聲道:「走就走,錯不在我,我還怕與他對峙不成?!」 葉少陽聽見王城的天祐分院,雙眼頓時就發起了亮光。

當初他就是攀上了王城一名貴女,所有才把沐小蝶甩了,這在滄州分院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而且,他攀上的那位高枝,不僅身份高貴,同時還是天祐分院的天才學員,如果不出意外,這一次她也會去楓翎總院。

這一刻,葉少陽的腦子中閃現出無數個想法。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並沒有跟著眾人走進這間黃字型大小閣樓,而是溜溜達達的轉過身,小聲向幾名艦員詢問天祐分院的學員被安排到什麼地方。

幾名艦員也沒有隱瞞。

隨後葉少陽便跟著這幾名艦員,一起離開了。

沐小蝶黛眉一皺,一雙粉紅的拳頭捏得咯吱咯吱響。

……

蕭寒和蕭紫萱走進這棟黃字型大小閣樓,選擇了一個有落地窗戶的房間。

小萱一進來,就坐在窗戶前,一臉興奮的看外面的艷陽和雲海。

而蕭寒則在老老實實的幫她鋪床。

「哥哥,你別弄了,來陪我一起看雲海吧!」

「雲海有什麼好看的!」蕭寒一遍鋪床一遍說道:「現在你身體弱,要多休息。」

「你這個人,就是一點情趣都不懂!」小萱嘟著小嘴不滿的說道,「難道你不覺得,兩個人一起看雲海很浪漫嗎?」

「浪漫?浪漫就能讓你快點好起來嗎?」蕭寒拍了拍手,道:「好了,床鋪好了,你過來試一試軟硬合不合適。」

看到蕭寒鋪好的床,小萱一臉興奮的跳下窗檯,蹦蹦跳跳的跳到床上。

「嗯,哥哥鋪的床就是軟和。」

「既然可以了,那你就休息了吧,我也回我的房間去了。」

小萱看到蕭寒要走,急忙從床上爬起來,「等一等,你不是說要和我寸步不離嗎?」

「難道你還要我住這裡啊?這麼小一個房間,兩個人怎麼住!」蕭寒沒有好聲氣的說道。

「可是……」

「好了!」蕭寒帶著幾分生氣的打斷道:「我就住你房間的隔壁,這黃字型大小房間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你躺在床上使勁拍拍牆我就能聽見。」

在臨走前,蕭寒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眯著眼睛盯著小萱,警告的說道,「還有!你晚上睡覺的時候不準磨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