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了羅陽的解釋后,她們微微一笑。

「你敢做?」林喜欣激將道。

「大林姐,我不敢做。」羅陽笑道。

3人相視一笑。

當即,羅陽打電話給郎意鋒,讓他物色一個人,晚上到王家去潑紅漆。

聽了羅陽講電話的內容,林氏姐妹便知他是要行動了。

羅陽這麼做,也是讓王家明白一個道理。

就算王家在縣城很有勢力,羅陽一樣敢動他們。

這時林喜欣用手揉了揉上圍,輕聲道:「妹,你先出去,我要請牛仔幫我看病。」

林喜葭早就發覺姐姐跟羅陽的關係非同一般了。

「姐,你到底是什麼病嘛?」林喜葭問道。

「小病,你快出去。」林喜欣催道。

磨蹭了片刻,林喜葭只好到隔壁房間去了。

林喜欣連忙去將房門反鎖,以免妹妹突然闖進來。

回到床邊坐下,林喜欣才小聲道:「昨晚便有些脹,今天更痛了,好像又有些堵塞了。」

羅陽說道:「大林姐,可能是你心緒太緊張,導致奶又不通暢了。」

二人是相熟,無須多言。

待林喜欣撩起上衣后,羅陽便幫她按摩。

同時,還要用嘴幫她吮通一下。

弄了差不多10分鐘,才完事。

此時羅陽喝的有些兒飽,由衷感嘆林喜欣的營養真豐富。

見羅陽嘴角都還有白色的奶,林喜欣紅著臉道:「吃了也不抹嘴,讓別人瞧見了怎麼辦?」

羅陽伸舌頭一卷,便將嘴角的液體給弄乾凈了。

「你千萬別告訴我妹。」林喜欣叮囑道。

「喜羊羊,知道了。」羅陽笑道。

這喜羊羊的昵稱,一般是林喜欣的閨蜜才叫的。

現今羅陽也這樣稱呼她,她倒也受了。

以前剛這樣叫她時,她臉會紅。

如今她很坦然地接受了,也會戲謔地稱羅陽為灰太狼。 轟!

一面高達十米的巨大金色盾牌從天而落,砸擊在五女的面前,地面震動,塵土飛揚。

鏗鏗鏗!

爪芒落在盾牌上,爆射出密密麻麻的火花,但卻無法斬進分毫。

「這是?!」

金色盾牌的突然出現,讓競技場上的所有人都目光驟縮,但隨後他們像是想到了什麼,面色不敢置信地看向了入口處。

嗒嗒嗒!

清脆的腳步聲傳來,一個帶著白色笑臉面具的人影緩緩出現。

「還好,趕上了。」

人影聲音中鬆了一口氣。

嘩!

看到來人時,場上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白石!」

「居然是白石!」

「哈哈哈!他居然來了!」

「看來今天的門票錢不會浪費了!」

「白石哥哥!!!」

阿娜絲塔捂住了嘴,眼中淚水止不住地流出。

就在剛才,她本以為自己的人生將徹底變成灰色,成為辛格的玩物,她甚至萌生了死志,但易林的出現,卻像是一道光,撕裂了所有的黑暗。

此時此刻,在阿娜絲塔的眼中,易林便是那至高無上的光明神!

「抱歉,因為有些事,導致我來遲了。」

易林看向她們,目光微頓,他看得出阿娜絲塔等人的狀態,早已沒了以往的朝氣,甚至還有淡淡的死意在萌發。

「他便是白石?」

比斯曼說道。

「不錯,他居然真的來了,我本以為這個奇迹不會發生呢。」

安吉麗娜臉上湧起了一抹興奮。

「他來了又如何?我不覺得他能打得過下面那個戰士。」

羅德尼抱著雙臂,「辛格對於武技的理解很深,同層次下,一個光明魔法師再強,還能逆天不成?」

「拭目以待唄。」

安吉麗娜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像縮頭烏龜一樣,永遠不敢出來見天日了呢。」

辛格看到易林,非但沒有絲毫不悅,反而咧開了嘴角,大笑了起來,笑聲在場中回蕩。

他現在很高興,虐菜,而且是虐女人,不會給他帶來任何的好處,但白石不一樣,這是一個不一樣的天才魔法師,只要將白石踩在腳下,那麼自己將徹底被台上的那些大人物看重!

「你如此想我,我怎麼能不來呢。」

易林朝阿娜絲塔點點頭,緩緩走到五女的面前,揮手散去了殘餘的盾牌。

「你們先下去吧,接下來交給我吧。」

易林轉過頭,面具上的笑臉,讓五女心中一松,她們相互扶著,往邊緣走去。

「白石哥哥,小心。」

阿娜絲塔回頭,對易林喊道。

易林沒有回答,只是右手在背後豎了一個大拇指。

「需要我讓招嗎?」

即便面對易林,辛格也並不在意,這源於他對於自身實力的絕對自信!

「好啊。」

這種好事,易林怎麼會拒絕呢。

「那麼來吧。」

「那我來了。」

易林右手抬起,嘴裡開始念動咒語,一圈圈金色的光環,在其周身幻化而出,擴散出去三十米。

與此同時,空間中還有沉渾厚重的吟唱聲響起,一片片金色的光羽灑落。

「這是!」

在一旁休息的瑞伊瞳孔驟縮,倒吸一口涼氣。

「天使·審判!」

邁克爾刷的一下從座位上坐起,眼中有著濃濃的不可思議!

「需要兩人才能使用的光明魔法,他居然一人就使用出來?!」

比斯曼臉上也充滿了震驚。

他雖然是木系魔法師,但對於這道魔法也是有過了解的,正式級巔峰,但施展出來卻堪比初階魔法大師,甚至猶有過之。

而且這道魔法是光明系中少有的攻擊魔法,不僅對黑暗生物有用,對人也一樣,因為它已經不是一個純粹的光明系魔法,它與召喚系也搭上了邊。

正因為該魔法的威力強大,所以其使用條件也很苛刻,所需要的精神力,魔力,以及元素親和力,都遠超一個魔法師所具有的。

如果想要一個人施展出來,那麼這個魔法師的所有資質條件都必須是最頂級的!

所以說眼前這光明魔法師,就是一個超凡級的天才!

金色的六芒星陣在易林腳下出現,一個個咒印漂浮在半空,光芒閃耀之下,一道充滿神聖氣息的虛影漸漸幻化而出。

那是一個背生雙翼的白色生物,身影有些朦朧,但大致還是可以看清楚形態,白色甲胄,左手盾牌,右手長劍。

轟!

鎧甲生物落在地上,站在易林的身後。

國民的岳父 「雙翼天使,雖然只是最低階的,但也有銅環級初階的實力,以這個魔法師的魔力儲量,應該可以支撐十分鐘。」

自從易林使用出天使·審判這道魔法后,比斯曼等人對易林的看法便徹底改觀了,即便是羅德尼也變得不確定,因為這道魔法,著實強大,雖然會得人很多,但能施展出來的卻很少。

如今能看到,倒也算一飽眼福了。

「辛格如果不提升下修為,怕是無法應對了。」

蘭登說道。

不用他說,場中的辛格心中也已經是如此想法了。

「該死的!該死的!為何會有如此強大的魔法啊!」

辛格面容有些扭曲,內心更是咆哮嘶吼。

特別是看到那不知是召喚出來的,還是魔力凝成的白色生物,眼角都有些抽搐,他能感受到那生物體內蘊藏的力量,如果自己再壓抑著修為,絕對不會是那白石的對手!

可自己是堂堂銅環級巔峰的戰士啊!

而且之前都已經說過要壓制修為了,可不能在眾目睽睽下食言!

「瑪德!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一個區區光明魔法師怎麼能施展出這種威力的魔法!」

辛格現在只有這一個念頭。

幻化出五面盾牌圍繞在自己周圍,易林抬起手,朝著辛格狠狠揮下。

轟!

白色生物身高足足有五米,它這一動,頓時如同小山碾動,地面震裂,手中長劍掀起沉重的風聲,落向辛格的頭顱。

劍身未至,但那呼嘯的威壓卻是讓辛格肩膀一沉,腳邊的草更是死死地貼在了泥土上。

「獅王·震擊!」

辛格沒有躲避,也沒有使用防禦武技,因為這兩種選擇對於他而言,都是一種怯步,都代表著害怕。

他必須選擇硬剛,只有這樣,才能不墮自己的氣勢! 只有私底下,林喜欣才會稱呼羅陽為灰太狼。

二人的關係很親密。

見林喜欣在戴上那副大眼睛時,好像弄不好。

羅陽便伸手去幫她扶正。

弄好了,林喜欣含笑輕剜了羅陽一眼。

她那種嫵媚的味道很迷人,自成一家。

「喜羊羊,你臉上這是青春痘嗎?」羅陽湊近過去。

「在哪裡?」林喜欣焦急地問。

我怎么當上了皇帝 不待林喜欣反應過來,羅陽便在她的紅唇上輕啄了一下。

林喜欣輕咬著薄潤的下唇,揮舞著小粉拳就打羅陽。

跟以往相比,林喜欣沒那麼生氣了。

羅陽一把將她擁入懷裡,乾脆啄多幾下她的唇。

林喜欣反而笑了,偎在羅陽的懷裡,撒嬌似的掙扎了幾下。

二人坐在床上,林喜欣一動,床墊自然會咯吱咯吱地響。

幸好只是響了幾下便止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