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別說,苗鬼眼裝起鬼的聲音來是有板有眼的,要不是我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估計我也得被這聲音給下個夠嗆。

苗鬼眼這聲聲鬼吼般的索命叫喊響徹了整個趙六家的上空,傳播在了趙六家上下的每一個角落。幾乎在這一瞬間,趙六家裏所有的人都忘記了呼吸,一切顯得是極爲的平靜……

可是這股平靜的氣氛只是維持了那麼了少許。等所有人都回過神來的時候,頃刻間,趙六家裏的所有人如鳥驚四散,嗚呼嘶喊聲不絕於耳。

“鬼啊!快跑啊!”

“救命啊~!救命啊!”

“鬧鬼了!閻王來要老大的命了!快跑啊!”

……

這樣的情形,我估計他們這輩子可能是第一次看到過。我發現他們一個個都嚇得是臉色慘白,他們玩了命的向着院外跑去,生怕自己被殃及了一般。

那之前還在會客廳外賠笑趙六的一些小嘍羅們見到了這樣的情景,哪還有什麼囂張的銳氣,一個個是嚇得嗷嗷大叫,拼了命的四處逃竄,恨不得現在能多生處兩隻腳來。

(本章完) 別人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可是我發現那個張煥生卻並沒有表現出那麼的的狼狽。雖然他看上去也是嚇得不輕,冷汗直流。但是他並沒有盲目的跟風般逃走,好像是有什麼依仗一般,而是鼓足了勇氣,擡起了頭,仔細的望向了上空之中的那團另衆人見而喪膽的苗鬼眼。

可這個張煥生不看還好,他這瞪大了眼珠桌子仔細一看,我發現他嚇得的腿兒都哆嗦了。

其實他看到苗鬼眼害怕那是難免的,因爲此刻我看到,苗鬼眼所幻化的夜叉鬼物看上去更加的嚇人了。他青面獠牙,兩耳倒數,渾身上下飄忽這一團團紫黑色怪氣。更可怕的是,苗鬼眼手臂上所幻化的手掌,其中一隻手那分明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黑色力爪,比之真正的夜叉看上去更加的驚人。就衝着爪子的賣相,估計這一爪下去,就算不能山崩地裂,怕也是能毀身破膽,這樣的力爪,想想都覺的瘮得慌……

此時此刻,他張煥生在我看來想要逃跑,可他那兩腿卻被嚇的發起了軟來,到最後乾脆直接跪了下來,似乎已經失去了撂起腿腳逃跑的勇氣。

我看到苗鬼眼此刻在上空之中按照自己的想法喊着趙六的名字。他對着下面說着索命趙六的話。

正在苗鬼眼裝模作樣喊話之時,苗鬼眼像是發現了沒有逃走的張煥生,看到張煥生之後,我看到苗鬼眼眼珠子一轉,然後他竟然就向着張煥生的方向落了下去。

張煥生可能是本就被苗鬼眼變化的的樣貌給嚇得挪不動步子了,這會兒見苗鬼眼向着他自己飄了過來,我看到他嚇的眼睛都直了。而且我還看到這會兒張煥生褲子居然有些溼了,好像是嚇得尿了褲子……

張煥生被嚇得驚慌失措,磕頭哭喊的對着向他飄來的苗鬼眼哀求道

“大仙饒命,大仙饒命!我不是趙六,我是個大大的良民。你找趙六索命,趙六他就在這處房子裏!就在這處房子裏啊!你可別找我啊!我是個好人啊!”

張煥生現在的表現,就跟一個小丑一樣,沒有了往日欺負老百姓的那種威風。

見張煥生這樣,我看到苗鬼眼似乎有心要捉弄他一般,於是他輕輕落在了張煥生的近前,故意發出那刺耳難聽的聲音道

“我乃地府差役,奉閻王之命,前來索命趙六。只因趙遠山壞事做盡,欺壓百姓,違背天良,所以我纔會出現。至於其他人等,我不會打擾。但是你也是壞事兒做盡,要是還如此下去,有一天,我也必將索你性命的。”苗鬼眼有板有眼的對張煥生說道,就跟好像真是那麼回事兒似的。

我發現張煥生聽到苗鬼眼這樣的一席話,看上去多多少少好像安心了不少。跟着他緊了緊身子,然後一臉恭敬的道:“大仙明鑑,這趙六臭名昭著,打家劫舍是無惡不作。我也是在他威逼之下,受盡了他的折磨纔跟他做事兒的。求大仙趕忙將他帶走,還人世間一

個清淨。我從今以後也會洗心革面,做個好人,我保證!我保證重新做人!哦!對..對了!趙六就在我身…身邊的這間房子裏,此刻還在房間裏欺…欺凌被…被他拐來的小妹妹呢!”

“是嗎?你確定房間裏的女孩不是你拐來的嗎?”

“啊?不…不…….”聽苗鬼眼這麼一問,張煥生不了半天也沒不出個啥來。

“算了,你好自爲之吧!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相信你以後會懂的!我今天就是單純的來找趙六,跟別人沒有關係,你可以走了!”苗鬼眼裝出一副不把張煥生放在眼裏的神態。

張煥生聽到了苗鬼眼這樣的一席話是如蒙大赦,哪還有停留的意思,這會兒也有力氣站起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是撒腿就跑。直到他跑出了趙家大院兒,跑了很遠很遠……

看到張煥生跑開了,我衝着苗鬼眼伸出了一個大拇指,意思是在告訴苗鬼眼,真能忽悠人。而苗鬼眼也對我回以了一個狡詐的微笑。

這邊,苗鬼眼見張煥生走了後,他就略施手段,一股陰風吹襲而過,會客廳門窗猛的大開,發出了哐當哐當的聲響,讓這本就陰森的夜晚顯得更是致命的詭異。不得不承認,苗鬼眼製造恐怖的氣氛還是相當到位的……

等房門大開了之後,苗鬼眼邁着步子便慢悠悠的走了進去。

等他走進去之後,我也在苗鬼眼的暗自控制下,身體也落了下來,跟着跟隨苗鬼眼一起走了進去。之前苗鬼眼告訴我,我被他施了障眼法,所以外人是看不到我,我也不擔心被趙六看到。

等我們到了這個房間裏的大廳的正中央後,我們看到一妙齡女子衣衫不整的躺在了地面上。看她臉色煞白,也不知道是被幻化成夜叉鬼物的苗鬼眼嚇的,還是被趙六那個色痞子給嚇壞了,此刻已經是昏死了過去。

我發現,在大廳的正前方的一個紅木椅子後面,一個長的肥頭大耳油光滿面的胖子渾身顫抖的在那躲藏着身子,這個胖子就是趙六。而在他的胯下,流出了一些不知名的水漬,並伴着一股子尿臊氣。很顯然,他跟之前的那個張煥生一樣沒出息……

“你可是趙六?”苗鬼眼聲音雖然聽上去很難聽,但給人的感覺卻非常的有氣勢,震耳欲聾的冰寒之語震得整個大廳是煙塵飛抖。

可以肯定的是,躲在那裏的趙六就在剛剛,早就應該聽到看到了外面所發生的一切。不過當我們走進來之後,在苗鬼眼問了他的話之後,在如此近的距離看清了苗鬼眼驚悚的樣貌之後,我發現,趙六直翻白眼,險些沒嚇死過去……

“大…大仙饒我一命吧!小人上有八十老人要照顧,下有一羣沒斷奶的孩子。小人自知罪孽深重,爲禍一方,但求大仙給我…給我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我再…再也不敢了!求大仙…饒…饒了我

吧!”

趙六顫顫巍巍的挪着身子爬了出來,而後狠命的磕頭大哭大喊着,生怕眼前的苗鬼眼要了他的性命一般。

聽趙六這麼怕他,苗鬼眼眼珠子一轉,跟着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般道。

“想活命?可以,用黃白之物買命吧!沒聽說過有錢能使鬼推磨嗎?我們鬼差也是很喜歡錢的!”苗鬼眼口中所謂的黃白之物指的自然是錢財了。

“啊?”

我發現苗鬼眼這麼一說,倒是把趙六給整迷糊了。可能他以爲自己這次是死定了,但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命還能用錢給買回去。

看趙六那傻愣的樣子,我心裏在暗暗猜想,此刻趙六一定心裏在這樣想着:

就這麼容易?現在索命的鬼差也實行受賄了?有錢還真能使鬼推磨了?

……

不過趙六在我們的面前就是那麼愣了一小下,而後就立刻回過神來。下一秒鐘,他連忙像狗一樣,向苗鬼眼那兒邊爬去,邊大喊道

“只要大仙饒了小的一命,小的願意將所有的家財全都給你,並且保證以後爲大仙立牌燒香,多獻功德。那欺壓百姓的事兒,犯罪的事兒,我再也不做了!”

見趙六這這麼容易的答應了苗鬼眼,苗鬼眼無奈的搖了搖頭,就好像覺得玩的沒意思似的。不過最終他還是裝作有些急切的對趙六說道

“那還愣着幹什麼?還不速速取來那黃白之物?”

趙六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是是是,小人這就去給大仙去取,這就去給大仙取!”慌慌張張的說完這些話,這趙六就連滾帶爬的似逃一般的跑出了這個房間,也不知道去哪裏取錢了。

見趙六去給苗鬼眼取錢了,在百無聊懶之際,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便自作主張,踱着步子來到了那昏死過去的少女身邊。而後很是稀奇的看了看這少女後,便伸出了自己手,推動起了那少女,想要將她推醒了。

“美女,你沒事兒吧?醒醒~!”

“醒醒!”

還別說,在我大力的推動下,這貌美的少女真就動了一動,而後竟緩緩的睜開了雙眸。

可是,讓我和苗鬼眼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個少女睜開眼睛之後,她竟然能看見我!而且她還對着我笑了!

她笑的很詭異,笑的讓我覺得有點不大對勁兒!

等她衝着我笑夠了之後,她又看了一眼化成夜叉模樣的苗鬼眼,跟着她居然對着苗鬼眼笑呵呵的說道

“一道殘魂而已,居然魂力這麼強橫,裝扮成夜叉的模樣還裝的挺像的嘛!本來想在這裏奪幾個生魂,到頭來全被你們給破壞了,這樣我可是很不高興啊!不過也好,既然你們主動送上門來,那我可就要照單全收了!”

在跟我和苗鬼眼說完這些話後,下一秒鐘,我們看到了一個驚人的畫面!

(本章完) 我看到,我面前的這個漂亮的少女突然身體發生了驚人的改變!

他的身體在一點點的變形,在一點點的變黑,到了最後,她居然……

他居然變成了夜叉!

見到我眼前的這個少女突然就變成了夜叉,我簡直是被嚇的目瞪口呆。而與此同時,我聽到苗鬼眼在背後對我道:“這傢伙可不是跟我一樣是個冒牌貨,他是真正的夜叉!”

聽苗鬼眼說他是真正的夜叉,我嚇得趕忙向後猛的退出了好幾步。一直等到我退到了苗鬼眼的身邊後,我指着我面前的這個夜叉對苗鬼眼問道

“苗爺爺,你是說他是真正的夜叉?怎麼可能!夜叉他明明已經自燃而消失了,怎麼還可能存在?!再說了,要是他是夜叉,那他的身上應該帶有陰邪鬼氣的,你不可能在之前感知不到的!”

聽我這麼問,苗鬼眼此刻也不在裝成夜叉的模樣,而是恢復了自己原本苗鬼眼的形象,跟着他對我道:“換做是以前,我定能感知到他是人是鬼。但是現在我處於靈魂的狀態,已經無法判斷這個少女是否是夜叉變化而成的。至於你說的夜叉不存在一說,我之前就想告訴你們,只是怕你們不能接受,一時間沒說出口,其實,夜叉一直都存在,只是……”

“只是什麼?苗爺爺,到這會兒就別賣關子了。”我有些急了。

“只是,跟咱們爲敵的夜叉可不只是一個,而是多個!”

“什…什麼?!照你這麼說,咱們之前所見到的夜叉並不是同一個的存在,有可能都是不同的個體?!”

“沒錯!”苗鬼眼衝着我點了點頭。

聽到苗鬼眼說出了這麼一個答案,我簡直是太驚訝了!

難怪那個在我們面前自燃消亡的夜叉最後說什麼我們會贏的,而不是說我會贏的,他之所以說“我們”,現在看來,就是因爲除了他之外,還有好幾個同類的存在!”

看到我面前的這個夜叉,我剛開始是顯得非常的緊張害怕,可是馬上我就想到了之前在破廟對我們採取手段的那個夜叉,那個夜叉除了能控制百年屍魁之外,好像沒有特別強大的本事,那麼同理而論的話,是不是我眼前的這個夜叉也就不足爲懼?

想到這裏,我就微微鎮定了一些。跟着,我不停的在內心深處告誡自己要保持鎮定,讓自己儘量放鬆。

就在我和苗鬼眼跟面前的這個由少女變化而來的夜叉對峙的時候,從門外匆匆忙忙的跑進來了一個人,而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那肥頭大耳無惡不作的趙六。

當趙六提着一箱子的錢走到了房間裏之後,還沒等趙六要做什麼動作,突然之間,我面前的這個夜叉動了。

只見夜叉突然閃電般的突襲到趙六的身前,還沒等趙六反應過來,他那黝黑的利爪直接就貫穿了趙六的腦袋。

跟着……

只聽“嘭”的一聲,趙六的腦袋瞬間被他的利爪抓的爆裂,裏面的紅白之物是噴的到處都是,就連我的褲腿之上都特麼被噴到了……

夜叉的突然之舉讓我們苗鬼眼都嚇了一大跳,同時也讓我深深的明白了,這個夜叉和我們之前所對付的那個夜叉完全不能同理而論,這個夜叉看起來非常具有攻擊性!絕對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主兒。再說了,他要是那麼好對付,也不可能當着我的面兒顯出真身。他敢當着我的面兒顯出真身,就說明他知道自己不怕我,或者說我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我明白了這個道理的時候,更可怕更血腥的一幕發生了。

在抓碎了趙六的腦袋之後,夜叉突然將自己的腦袋探進了趙六那被抓碎的腦殼子裏面,然後貪婪的吸允了起來裏面的東西……

“苗…苗爺爺,他在幹什麼?”看到夜叉如此瘋狂的舉動,我嚇得是汗毛倒立。

“要是我沒看錯的話,這個夜叉在吞魂!”

“吞魂?什麼意思?”我沒有理解苗鬼眼的話。

見我聽不明白,苗鬼眼又對我道:“簡單來說,就是在生食活人的魂魄!”

苗鬼眼剛對我說完之後,那個把腦袋探進趙六腦殼子裏的夜叉鬼物終於把腦袋縮了出來。等他縮出了自己的腦袋之後,我看到夜叉的嘴巴上全是鮮血。

我看到夜叉鬼物先是當着我們的面兒伸出了舌頭,居然很是享受的舔了一下嘴角的鮮血,跟着他一臉陰笑的對我道:“我最喜歡生吞活人的魂魄了,這些生魂在人類死亡的第一時間可還是活的,是新鮮的,美味的很呢!這些魂魄不僅能給我們做實驗,還能增強我自身的實力,可是美妙的急了!”

聽夜叉鬼物說出這麼噁心的話,我也不知道是怕的還是恨得,感覺渾身都在發抖。

跟着,我對着夜叉鬼物問道:“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爲什麼這麼殘忍?還有,你們到底一共有幾個夜叉?”

見我這麼問,我面前的這個夜叉對我回道:“爲什麼這麼做?嘿嘿!相信你以後會知道的,至於我們爲什麼這麼殘忍嘛,要是我說,是因爲命運不公成就了現在的我們,你會信嗎?至於我們一共有幾個夜叉,嘿嘿!很多的,很多很多的!多到你都沒辦法想象的哦!”

聽夜叉鬼物根本沒有想要回答我的意思,我知道,今晚肯定要跟他有一波鬥爭了。不過問題是,我現在手上可沒有任何使的上的法器,沒有法器在手,我也使不出什麼道法對付他啊!站在這裏只能是給他送菜!更何況,我現在身邊還帶着個處於靈魂狀態的苗鬼眼,而我面前的這個夜叉又最喜歡吞魂,萬一苗鬼眼被他吞了……

想到這裏,我第一時間拿出了我懷裏帶着的鬼見愁葫蘆,然後趁着我面前的這個夜叉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把苗鬼眼給匆忙收進了葫蘆裏。

等苗鬼眼被

我給收進了葫蘆裏之後,我這才微微有些放心。等我把葫蘆放進懷裏的時候,我聽到對面來自那個夜叉的鼓掌聲響。

“嘿嘿!反應還挺快的嘛!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呢!不過沒用,雖然我們所有的夜叉說過不傷害你十一王的,留着最後在讓你見證一場我們偉大且浩瀚的工程。 錯入名門:嬌妻狠狠愛 不過,你既然滅掉了悔者,那我也就不能按照規矩來辦事兒了,畢竟悔者可是我的兄弟,如此一來,只能是先讓你享受一下我的懲戒了!等你受到了我的懲戒之後,我會吞掉你的那個魂力相當強大的苗爺爺的。既然悔者沒能讓他的靈魂和百年屍魁完全的融合到一起,變成我們強大的武器工具,那就由我來繼續進行着他未完的心血吧!桀桀!”

說完最後,我面前的這個夜叉瘋狂的笑了起來,那笑聲聽上去簡直是讓人頭皮發麻。

看到夜叉狂笑,我知道這傢伙是準備要對我動手了,不過雖然我沒有法器護身,但是我卻不能束手就擒,我已經想好了對策,實在不行,我就拿出老奶奶給我的那大五帝銅錢。老奶奶說過,只要我在緊急關頭保身,拿出這個就能護我一次。指不定這個東西就跟茅山掌教令牌一樣,有着召喚出強大能者的能力。

就在我做出了這樣決定的時候,夜叉鬼物發動了。我本以爲他會直接上前對我進行暴力襲擊,就跟對付趙六的方法一樣。但是我錯了,夜叉在對付我的時候,卻採用了不一樣的方式。

“嘿嘿!我可不想讓十一王的身體受到傷害,到最後被大哥埋怨可就不好了。對付十一王,就要用一些特殊的方法纔對!”

對我說完這話之後,只見夜叉鬼物活動活動了脖子,然後他突然張開了自己的嘴巴,跟着,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夜叉張開的嘴巴弧度跟張嘴獵殺大型動物的巨蟒都的一拼,那嘴巴大的出奇,大的簡直是喪心病狂。

等他張開了自己的這種極爲誇張的大嘴巴之後,我看到,從夜叉鬼物的嘴巴里,突然向外涌現出了無數個黑色的氣團,當這些氣團出現之後,我發現,所有的氣團都幻化成了類似一個人頭的模樣,這些人頭模樣的氣團如同幽靈一般在夜叉的身前排列着。

直到在夜叉鬼物身上出現了近百個這樣的人頭幽靈的氣團之後,夜叉鬼物才閉上了嘴巴,跟着他一臉奸笑的對我道。

“就讓十一王嘗試一下被百道生魂鑽入身體之中的那種要死不活兒的舒爽勁兒吧!這種折磨人的手段跟地府的百鬼噬身差不多,一定會讓你刻骨銘心的!”

夜叉話音剛落,我就看到那數百道如幽魂一般的人頭氣團向着我慢悠悠的漂浮了過來,還不等我做出防備,這些幽靈氣團就順着我的口鼻耳中鑽了進去。跟着我就感覺身體裏被各種氣流不停的衝撞着,而且慢慢的,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像是被蟲蟻給撕咬了一般,疼的我是撕心裂肺的……

……

(本章完) 非常的痛苦,真的非常的痛苦,感受着身體裏被各種氣流橫衝直撞,被各種蟲蟻撕咬着,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疼的蜷縮在地上,身體不住的抖動着,抽搐着。此刻,我想要從懷裏掏出那大五帝銅錢,可即便這樣,在疼痛的作用下,我居然沒有辦法使用力氣從懷裏掏出銅錢。

就在我陷入無比痛苦中的時候,我對面的夜叉又開口說話了。

“十一王,感受到了嗎?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滋味嗎?你可知道,我們夜叉都是被這麼折磨而存在下來的!我現在只是讓你享受一下我們曾經的痛苦,被痛苦所折磨的洗禮,這種感覺是否很美妙?桀桀!”

看着我面前這個夜叉那陰陽怪氣的臉,看着他那刺耳難聽的怪笑,我真恨不得此刻能爬起來然後一巴掌掄死他!

可是我做不到,在無邊的痛苦面前,我連把手伸進懷裏的能力都沒有,更別說站起來要對人家做什麼了……

我感覺到無比的絕望,我知道自己這次真的栽了。不過我並擔心我,真的不擔心我自己,因爲我覺着,這些夜叉也不知道是怕我還是怎麼樣,看上去並不會對我動殺招。我現在最怕的是現在這個夜叉從我懷中把鬼見愁拿走,然後把苗鬼眼的靈魂給生吞了。到最後在找到一個具百年屍魁的屍體,再跟苗鬼眼的靈魂結合,等兩者融合到了一定的程度,我在想要救出苗鬼眼的靈魂,那可真就來不及了。

到了那一天,苗鬼眼成了夜叉手底下的殺器,甚至與我們爲敵,即便是我們有能力斗的過這樣的他,可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下得去手……

看着夜叉一臉陰笑的向着我走來,我想要掙扎,想要站起來,可是我做不到,身體裏面像是要被搗壞了一般,簡直讓我忍無可忍。

就在我幾乎快要絕望的時候,突然之間,我的身上被一團金光所包裹着,緊跟着,鑽入我身體裏的那些生魂像是受到了威脅一般,順着我的口鼻蜂擁而出,向着夜叉所在的位置瘋狂涌了過去。

等這些該死的生魂從我的身體裏出來之後,我身體裏的那種疼痛感頓時消散於無形,隨着身體一輕,這讓我忍不住的狠狠的粗喘了一口氣。

等我再次擡頭看向夜叉的時候,我發現那些生魂竟然都鑽到了夜叉的身體裏,最終消失在我的面前。

等這些生魂都鑽回到了夜叉的身體裏之後,夜叉衝着我的身後發出了那難聽的笑聲。

“桀桀,沒想到你的救兵來的還挺及時呢!只是讓你受到如此短暫的折磨,我還真是有點不甘心呢!”

見夜叉看着我身後說出這樣的話,我忍不住的回頭看了一眼,等我回頭看了一眼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張虎和貓女已經是出現在了我的身後。此刻張虎手裏拿着一個半舊不新的八卦鏡子,正虎視眈眈的看着夜叉,而我身上剛纔的那道金光,想必就是從張

虎手中的八卦鏡子裏所釋放出來的。

在我看到張虎和貓女之後,貓女也第一時間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後把我扶了起來,跟着一臉關切的對我道:“你沒事兒吧?”

見貓女這麼關心我,我美滋滋的回道:“還是我家貓女關心我,嘿嘿!”

可還沒等我美上幾秒鐘,下一刻,貓女突然就冷不丁的在我的小腹生踹了一腳,直接就給我踹的有些反胃了。

“我…我靠!你搞毛啊?”被貓女這麼生踹了一腳,我有些懵了!

“貓姐踹的好!誰讓你沒事自己偷摸跑出去的?要不是我倆發現不對勁兒,貓女順着你身上的味道追過來,指不定我們還能不能見面了,貓姐踹你一腳都是輕的了!”我身後的張虎沒好氣兒的對我道。

聽張虎這小子這麼說,我沒好氣道:“你懂個屁啊!我本來是要跟苗爺爺到這兒嚇唬嚇唬趙六那個龜孫子的,誰知道能在在這裏遇到夜叉了?艹!”

在我跟張虎說完這些的時候,張虎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跟着張虎看着夜叉,然後點這頭對我問道:“薛晨大哥,夜叉不是當着咱們的面消失了嗎?怎麼這裏又冒出來了?”

“你懂個屁!之前在咱們面前消失的那個夜叉是這傢伙的兄弟,實際上,跟咱們作對的不只是一個夜叉,而是好多個!具體多少,我特麼也不知道!”

“啊?!”

聽我這麼跟張虎一說,張虎是滿臉的警惕神色。

就在我們說着話的時候,我們對面的這個夜叉開口了。

“呵呵!看起來你們的人多了,又是道士又是貓妖的,只憑借我的一些小把戲可就真沒辦法對付了。畢竟我只是鬼界最低等級夜叉,是最低等最無能的那一種呢,怎麼可能對付的了你們呢?嘿嘿!那今天就這樣吧!我相信過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對了,在我臨走之前我可要好好提醒提醒你們,保護好你們苗爺爺的靈魂,一個大意疏忽,你們的苗爺爺也就要跟你們爲敵了哦!要知道,他的魂力對我們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哦!”

當跟我們說完這些話之後,我發現我們面前的這個夜叉的身體慢慢開始融化,最終變成了一攤黑水滲入到了地下,然後消失不見了。

看到夜叉消失了,我的心裏多少感覺放鬆了很多,話說我還真怕這個夜叉有什麼了不得的手段,到最後我們一起搭進去。

等夜叉走後,張虎對着我道:“薛晨大哥,夜叉跑了,接下來我們是走是留?”

聽張虎這麼說,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廢話,當然是走了!你沒看見趙六那孫子都特麼死了嗎?要是咱留在這裏,指不定要被髒到,然後被叫到局子裏吃點苦頭,一個搞不好,在做了三五年的牢,那特麼可就太虧了!”

聽我這麼一說,張虎這才注意到死在一邊兒的趙六。不過與此同時,他也留意到了趙

六箱子裏錢。看到那麼多的錢,張虎這眼睛就開始冒小星星了。

“薛晨大哥,咋這麼多錢啊?要不然咱們把這些錢帶走?反正留下來也是留着。你說……”

還沒等張虎繼續說下去,我就打斷了他:“你小子歇歇吧!只怕你有命拿沒命花!人家趙六都死了,你跑去拿走他的錢,這不是擺明着引火燒人嗎?行了!咱們現在可沒心思搞錢,而是想辦法如何保命,如何對付那些夜叉,別滿腦子的錢錢錢的!你累不累啊!”

教訓完了張虎之後,我就匆忙帶着張虎和貓女離開了趙六的家裏。

等我們回到了家裏後,我父母似乎並沒有察覺,然後我們就趕緊上炕睡覺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