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爲什麼?這樣真的好嗎?你真的能夠快樂嗎?許悅,你醒醒好不好?這不是我眼中的那個許悅!”徐樂辰的猜測果然是真的,但是一旦真的聽到許悅親口說出他還是感覺有些接受不了。

“徐樂辰,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有些事一旦真的打破了人的底線那種不可能就會變成可能!所有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到了一旦在也忍受不了的時候,那麼這個時候她們做的就不是忍耐了,而是反抗!我現在正沿着報復的這條道路奔跑~~~這只不過是個開始,小小的熱身運動而已。”許悅堅定的說着,眼神裏充滿着殺氣。

“許悅,你如果把我當朋友就收手吧~~~現在真的還爲時不晚,等到了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在想收手都收不回來了!”徐樂辰勸說着許悅。

“徐樂辰,能夠認識你這樣的朋友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我很珍惜你這個朋友,爲了你我可以付出所有,但是唯獨這件事我不能聽你的,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必須要做的!你知道她們對我究竟有多殘忍嗎?我如果不反擊最後受傷甚至是失去生命的人就會是我!”許悅說着。

“許悅,你究竟又發生什麼事了?你告訴我,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可以嗎?至於你這個報復計劃咱們在重新記憶~~~”徐樂辰焦急的說。

“徐樂辰,經過這幾天的調查我終於發現了溫莎和劉玲榮的關係,正如你猜測的那樣,她們兩個真的是母女關係!”許悅說着。

“啊???你不是說劉玲榮沒有孩子嗎?”徐樂辰也被嚇到了。

“是啊,起初我也以爲她沒有孩子,但是在我跟蹤她的這幾天我發現原來是我爸爸爲了怕

我傷心,也怕將來劉玲榮的孩子進門跟我爭家產才讓劉玲榮隱瞞了她有孩子的這個事實!”許悅繼續說着“不但如此,溫莎和劉玲榮還計劃着謀殺着我爸爸的事情,還有你知道嗎?我每天吃飯裏面的那個特別的味道你知道是什麼嗎?呵呵~~~是慢性致幻藥。很可怕吧?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溫莎和劉玲榮的計謀,你說面對她們這樣的殘忍難道我還該容忍嗎?”

“可是你這樣你自己又能得到解脫嗎?許悅,不是所有事情都得用極端的辦法的!” 一寵成婚:薄先生,安分點 徐樂辰說着。

“我想不到最好的辦法,我感覺我這樣很好。起初,我相信愛情,我感覺這輩子能和代辰在一起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哪怕我受到傷害再多也無所謂,甚至是我改變回來還存在着能夠跟他重歸於好的想法,呵呵,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多麼的可笑!徐樂辰,你知道嗎?被人當狗耍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溫莎跟代辰很早的時候就是情侶,但是爲了獲取我的信任,爭奪我們家的財產代辰一次又一次的欺騙我的感情,不要說什麼真的愛上我了,難道他不知道溫莎是來陷害我的嗎?難道他不知道我吃的飯菜裏面有致幻藥嗎?呵呵,這一切夠了,真的夠了,到了我該反擊的時候了!”許悅眼神裏充滿着仇恨。

“許悅,我理解你,我知道你心裏的痛苦,可是你知道你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嗎?我可以幫助着你搜集證據,咱們可以讓法律來解決。”徐樂辰繼續說着。

“法律、?對於她們而言真的是太輕了,一點都不解氣!徐樂辰,我跟你說吧,所有的計劃我都準備好了,我要一步一步的讓他們走向死亡,所有傷害過我,得罪過我的人都得死!!!”許悅堅定的說。

“許悅~~~~”徐樂辰無奈的表情看着許悅,

“徐樂辰,我知道你都是爲我好,你放心吧,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你感覺事情都這樣了我還能收手嗎?你感覺她們都這樣欺負到我頭上了我還能坐以待斃嗎?不可能的,除非我是傻子!重要的是,危險正在向我的父親一步步走近,我不能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徐樂辰,你如果真的是爲了我好就放開手讓我去做吧~~~到我身心疲憊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給我個肩膀讓我依靠那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了~~~~你知道吃了致幻藥的那種感覺嗎?有時候我真的都分不清究竟什麼事情是真的,什麼事情是假的,我常常在想,是不是我以前看到的靈異現象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而是我自己的幻覺所致!”許悅無奈的說着。

“許悅,我那可憐的朋友,你真的是太讓人憐愛了,你怎麼就遭遇這麼多不該你這個年紀承受的事情哪?作爲朋友我又該說些什麼哪?許悅,無論什麼時候你都不要忘記了,你還有我這個朋友無時不刻的陪在你的身邊……”徐樂辰說完流下了眼淚。

他知道自己已經勸不了許悅,在許悅的心裏,那顆復仇的種子已經慢慢的長大,無法控制!

(本章完) “哎哎,你聽說了嗎?學校最近鬧鬼!”琪琪吞了吞口水,謹慎地看着四周,彷彿害怕四周突然出現什麼恐怖的東西。

“是嗎?學校不是說是別人惡作劇嘛?雖然那個惡作劇的人沒找到。你別在這兒嚇唬我們。”溫莎顯然不信。

“你可別不信,這學校爲了不引起恐慌故意這麼說的呢!他們都是唯物主義,哪裏會信這些神鬼之說?就算他們信這些,他們敢這麼大張旗鼓地說出來嗎?那以後還會有學生來這個學校嗎?學校這些老師們地飯碗不就丟了嘛。”琪琪自以爲是地說的頭頭是道。

“這麼說來也是,可是爲什麼以前沒有聽過這個學校有鬧鬼或是其他什麼靈異事件呢?”她覺得琪琪說的也有道理。女地都是這樣,好奇心重,但是真的遇上了卻又嚇得要死。

“嘁,只知道在這裏亂說,這世間哪裏有什麼鬼神?你讀的書都讀到哪兒去了?要是有這些東西,哪裏還會有我們地活路?那些人就是自己嚇唬自己,哪裏來那麼多鬼怪。要說鬼嘛,也不是沒有,那個許悅帶着那厚重的大眼鏡時的模樣,不就像鬼嘛,哈哈……”嬌嬌打扮地花枝招展對這些很是不屑。

“嬌嬌,你說的這麼不屑,到時候被你遇見了,按照你這大小姐地嬌氣性子,說不準會被直接給嚇死呢!”。美麗也插嘴說着。

“你…嬌嬌地女孩兒氣得臉蛋兒通紅,她最討厭別人說她膽子小,雖然她叫嬌嬌,可是膽子卻出奇的大,沒有半點兒嬌氣,反而像個女漢子。美麗就是知道嬌嬌這個特點故意氣她。

“行了,嬌嬌,你跟她們這些隨大衆,胸小無腦地傢伙置什麼氣啊?她們懂什麼?沒見過世面地傢伙!那麼封建迷信!哼!”

“溫莎,你…”那女孩氣得說不出話來,其實反駁了又能怎麼樣呢?這個美麗,最厲害的就是耍嘴皮子了,這所學校還沒有人能與她抗衡。可見其嘴毒是多麼驚天地泣鬼神。

就在這時,嬌嬌的手機裏莫名的收到了一個陌生電話號碼的短信。上面寫着今天晚上有人約她十一點在教學樓404教室見面有要事,而且是關於給自己的一個答案的問題,嬌嬌馬上想到代辰說答應自己了。其實,嬌嬌、美麗、琪琪都愛慕着學校的一個男生,而這個男的當然是抱着合樂而不爲的態度,和美女一起當然無所謂啦,雖然不能和她們走得太近。

我的存檔女友 而嬌嬌收到短信,當然很開心啦,想都不想就相信了,而至於是陌生號碼,她還以爲是怕美麗她們會看見,因爲美麗,琪琪和自己經常拿那代辰的手機和他一起自拍。

因爲現在是冬天,今天又是星期六,外面的天冷的刺骨,而到了晚上十點多,去教學樓的路上一個人都沒有。也是,這麼冷的天誰會沒事跑

到教學樓來挨凍呢,那麼大家都去外面開房了,要麼都在宿舍呢,雖然嬌嬌也想過這麼冷爲什麼一定要去教學樓,可是嬌嬌卻並沒有在意,管它在哪兒,反正能和學長在一起,那裏都是溫暖的,也許是學長怕出去外面被人家看見了也說不定。於是嬌嬌靠着自己手機微弱的亮光來到了教學樓,她慢慢的摸着上了四樓,頓時,一股下面都沒有的寒意迎面撲來。但嬌嬌心裏想到待會兒就可以和代辰在一起了,心裏又是一陣暖意。嬌嬌慢慢的來到了404教室,而404的教室門卻大開着,嬌嬌還以爲學長已經來了呢,特意給自己把門開着,嬌嬌現在教室門口,好像有一股令人靈魂都在發抖的寒意直席捲嬌嬌本來就是發抖的身體。嬌嬌叫了聲“代辰,你在哪兒啊?你快出來啊,我來了,我好冷啊。”可是迴應嬌嬌的確實一片寂靜。嬌嬌又叫着“學長你快點兒出來啊,你在不出來我回去了啊”。可是依舊沒有任何聲音,因爲太冷了,嬌嬌不打算在在這裏等學長了,她心裏開始抱怨學長,“幹嘛非要來這裏啊,這裏這麼冷,去外面開個房怎麼了嘛”。可是,正當她打算回去了時,教室裏似乎有一種什麼氣味吸引着她,讓她不自覺的走進了教室。

當她進門後,教室門突然“砰”的一聲關緊,而關門聲也驚醒了嬌嬌,好像把她從夢幻中拉了出來。這嬌嬌平時膽子大得要命可現在只有她一個人,此情此景,不禁想到前幾天那女孩說的鬧鬼地話,就算是膽子再大的嬌嬌這時有些害怕了,帶着哭腔對着門外試探性地問:“學長,是你嗎?你別嚇我了好不好,”她希望有人能回答他,告訴他這是個遊戲,惡作劇!可是除了剛纔的關門聲其它什麼聲音也沒有。

嬌嬌試着打開教室門,可她用盡全身力氣也打不開,就像門已經和牆融爲了一體,她本微弱的力氣又怎麼和一堵牆抗行呢,沒辦法,嬌嬌只能捲縮在教室門後面的角落裏,而教室外面好像有着一種強烈的存在感,壓迫這嬌嬌都快喘不過氣來了,嬌嬌的眼淚早已哭花了雙臉。嬌嬌看了一眼時間,無意間十二點整幾個數字映入了嬌嬌的雙眼,嬌嬌都快崩潰了,她後悔自己來這裏了,此時,外面安靜得可怕,安靜的令人窒息,她唯一能聽見的是自己小心翼翼地壓抑着的呼吸聲。而嬌嬌似乎感覺窗外面總有一雙眼睛在看着自己似的,嬌嬌往窗邊看了一眼,偶爾一陣陣寒風薛開窗簾,從窗外投進來片片慘淡的月光,頓時給教室蒙上了一層詭異的陰藍。嬌嬌忙移開視線,她不敢在看窗邊一眼了。

突然,“叩、叩、叩”一陣冰冷,毫無溫度的規則的敲門聲瞬間打破了這死了一樣的夜空,嬌嬌心裏幻想着是不是代辰來了,於是,她用盡全身的力氣站了起來,對着門外哭叫着大喊“代辰是你嗎?我在裏面,你快

把門打開,我不要在待在這裏了,我要離開這兒,我再也不要來這裏了”。可是門外傳來的卻還是隻有那規則的敲門聲,嬌嬌開始絕望了,身體好像也失去了力氣一樣瞬間軟了下來,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頭。

不知過了多久,敲門聲終於停了下來,確定門外沒有什麼聲音了,可是窗外卻傳來“嗚嗚嗚”的聲音,偶爾還有什麼影子飄過似的,嬌嬌不敢看窗外,如果她看的話,就會看到此時正有一個、、白衣女子,因爲是長頭髮,所以知道是女的,但看她走哭地樣子,嬌嬌快哭出來了,沒有電視劇裏寫的女鬼在地上爬,也沒有蒼白的臉以及死魚般地眼睛瞪着她,因爲這女鬼沒有臉,或者說是前後都是頭髮!走路卻不像人一般,上下起伏,而是平移,就像是腳底下有自動地滾輪。而此時,手機上的時間正好是兩點整。

突然,震耳欲聾的電話鈴聲猛然響起,嬌嬌頓時感覺腦袋要炸開一般地難受。不過看着手機,她覺得總算是有救了,嬌嬌廢了很大的勁站站競兢地哆嗦着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而電話號碼正是之前給自己發短信的那個陌生號碼,她不是笨蛋,她覺得應該是有人在故意整自己了!不過她又害怕,但她還是將手機移向了耳邊,她哽咽着“喂”了一聲,便立刻驚聲哭叫着將手機扔向了離自己最遠的地方,身體使勁向牆角靠去。只因爲剛纔那電話裏沒人說話,只有寒透人心的尖銳刺耳的悽清慘淡的笑聲。而此時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只是這次不再是規則的輕擊聲,而是那種如洪荒怪獸要破門而出用盡全力撞擊的巨響聲,嬌嬌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她絕望近瘋狂地哭叫着,“啊…你走開,不要過來,你走開啊”。可迴應她的卻是更加瘋狂的撞門聲,但如果你仔細聽的話,還會聽出好像另外還有一種很開心像是打敗了自己在喝彩的聲音。

此情此景,雖然嬌嬌膽子比一般人地大,但是也已經被嚇破了膽,不過精神還比較正常,她自己覺得,要是這該死的撞門聲一直這樣響着,時刻擔心這門被撞開,一晚上下來就算不被嚇死,估計自己就得精神崩潰了。突然,撞門聲和那奇怪的聲響沒了,四周靜得可怕!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門被撞開了,,,嬌嬌看着門口,“啊………………”慘叫一聲,便沒了動靜!四周又恢復了寂靜。

直到第二天,保安檢查時,看到嬌嬌眼睛瞪得特別大,蹲在教室牆角,雖然是白天可保安還是感覺到陰風陣陣,趕緊打電話通知了學校,這個保安第一時間竟然不是報警而是報給學校讓學校處理,真不知道這保安是怎麼想的,報給學校就會有解決地方法嗎?還不是需要報警,畢竟學校死人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警方必定會介入調查。就算校長想瞞下來,恐怕也地那麼簡單,於是就報了警。

(本章完) 因爲是出了人命,所以平時總是慢半拍的警察們這次到地卻很準時。不知道是不是平時作威作福慣了,一下車,警察甲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切,這種地方,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地兒,竟然還有學生死了,這學校也別開了算了!出事的地點在哪兒?帶我們去看看。”校長的臉色變了變,隨即又恢復正常,到底是校長,見過大世面的人對於這些勢利眼的小人,當然是可以面不改色地與之交談“噢,在教學樓,我帶你們去。”

“教學樓?”另一個警察皺了皺眉頭,這還能查處什麼嗎?線索肯定沒了!這還怎麼查?警察甲很是不耐煩“這個肯定沒法查了,線索都被這些學生給破壞了!讓我們怎麼查?”“這個請放心,因爲是放假,所以沒人到教學樓來,在保安發現以後就將這裏封鎖了,沒人來這兒!”校長很好心的提醒這個警察!讓他不要自以爲是!“切,你這麼說,那這個女孩兒怎麼來教學樓的?沒人來?哼!她總不可能自己把自己給嚇死了吧!”警察甲很不高興別人這麼反駁他,所以對這個校長也很是不客氣!“這個………………”這下輪到校長沒話說了。

“好了,到了,去看看!”警察乙走了進去。女孩兒四肢僵硬地保持着死前的模樣,“瞳孔放大,嘴巴張開,初步判定是被嚇人的!不過也要檢查有沒有其他情況,給屍體照相後,帶回警察局。”警察乙記錄着。然後仔細檢查教室,除了一部手機之外,沒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校長,這女孩兒平時有哪些朋友?出事之前跟哪些人有過接觸?麻煩校長帶我去見見這些人。”這個警察乙比那個警察甲要好很多,單從說話上面,這個警察甲就要落後很多!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你們就在我辦公室休息吧!”

“麻煩校長了。”警察乙微笑着說道。

“不麻煩,不麻煩,協助你們本來就是我們的義務嘛!再說學校出了這樣的事,我這個做校長的也職責難逃。”

校長做事的效率還是很快的,不一會兒,溫莎,美麗,琪琪,還有那天與嬌嬌爭論的幾個女生,都出現在了校長辦公室!

她們幾個被叫到辦公室,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她們,又都是女孩子,看到這麼凶神惡煞的警察自然會有些害怕,雖然沒什麼大的反應,不過手腳也會不受控制似的微微發抖。不過這些警察看到這些人的反應,心裏微微點頭,很是滿意她們的反應。這樣,問她們的問題,她們纔不敢有什麼隱瞞或是撒謊!平時看起來都很喜歡說話的女孩兒們,現在卻都不敢說出一句。

“別害怕,我們就只問幾個問題,你們老實回答過後,就可以回去了。可是要是你們敢撒謊的話…………哼哼!”警察甲很是牛逼地說着,手手指交叉用力一撇,噼裏啪啦響個不停。

女孩兒們艱難的吞了口口水,都點點頭。“好!我問你們,你們見嬌嬌最後後一面是什麼時候?”警察甲很滿意她們的反應。

“昨天在食堂!”所有的女孩兒都異口同聲得說道。

“那隻後有沒有人見過她?”

“沒有!”“警察叔叔,這嬌嬌是不是犯什麼事兒了啊?這可跟我沒什麼關係啊!雖然我們

是朋友,不過只是普通的那種,吶,她的好姐妹閨蜜美麗在這裏,她肯定比我們清楚嬌嬌的動向!”琪琪以爲是嬌嬌犯了什麼事兒,於是趕忙撇清關係。還象徵性得走了幾步,彷彿是要離美麗遠點兒,免得被她牽連。

警察也不管這些小朋友是否能接受得了,直接告訴她們“那個嬌嬌已經死了。”“什麼!死了?警察叔叔-,這可不是我乾的啊,我們還是個學生呢,怎麼可能好處這種事情嘛!而且昨天我們還在一起來着。”每個人都想撇清嫌疑,畢竟這個關係到自己的未來,她們被叫到辦公室她們就覺得警察是懷疑她們才讓她們來調查的。每個人都想解釋。剛剛還靜得連一根針掉下去都能聽見聲響的辦公室頓時熱鬧了起來。

“好了!停!我有說她是被你們幾個殺的嗎?這麼大反應,這麼心虛,難道真的是你們幾個搞的鬼?”警察乙覺得太吵了,爲了讓她們安靜下來,故意嚇唬嚇唬她們。果然,她們幾個不敢吭聲了。生怕自己的反應太大,讓警察以爲自己是嫌犯。

“那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幾天嬌嬌有什麼怪異的地方,或是與平常不一樣?誰的消息有用,我就放誰走!”

“不一樣?我想起來了,昨天,就是昨天,她很高興,不知道爲什麼,她看了手機,應該是信息吧!然後她就很開心,走路都是傻笑着,我們跟她開玩笑,她竟然沒有理我們,然後就一個人跑掉了,然後就沒見過她了。”爲了爭取自由,美麗使勁兒回憶,纔想起來,不過不知道有沒有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有總比沒有好吧!

“這個手機可是那個叫嬌嬌女孩兒的?”警察乙拿出塑料袋,裏面裝着一部手機,那正是嬌嬌的。“對對對,那個就是嬌嬌的手機。”琪琪也希望自己能快點兒離開這裏,這裏的空氣都是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這會不會是真的鬧鬼啊?”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不過你們不能出去亂說不然……以後有事會找你們!”警察瞪了那女孩兒一眼。

“不會的,我們不會亂說的。”幾人快速離開了這個讓人喘不過氣的地方,都是狠狠得吸了口氣,剛剛緊張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她們幾人才知道,手腳早已抖得不成樣了。走路都是軟軟的。

美麗她們膽戰心驚地過了幾天,幾天後,學校突然通知,嬌嬌是意外身亡,跟學校沒有任何關係。美麗幾人鬆了口氣,終於不用擔心被人懷疑,或是被警察抓去了。不過也在心裏鄙視學校,只要是威脅到利益的事情,他們總能撇清關係不負任何責任。她這樣想別人,可她卻忘了,幾天前,她也是這樣的,極力撇清。

學校用於正常開課了,但是嬌嬌死的那間教室,被封掉了。因爲沒人會喜歡在一個死過人的地方學習。

其實警察發出這麼個消息也是無奈之舉,因爲,現場沒有任何痕跡,而且門都是好好的,唯一混亂的地方,也都全是嬌嬌的指紋,除了她的,就沒有其他的,連動物的痕跡都沒有,也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在嬌嬌死前的模樣來看,屍檢過後,也證實,她的確是嚇死的,爲了不引起恐慌,只能說是意外死亡。

嬌嬌的事情發生後學校雖然說是意外死亡,可是嬌嬌的事情也有

許多中版本在學校裏傳來傳去,有人說是冤魂索命,還有的說是被惡鬼吃了魂,總之都是和鬼有關係的,學校所有的人都非常害怕,白天還好,到了晚上,夜幕降臨,所有的人就都睡了,沒人敢出去。當然,除了兩個人,那就是許悅跟溫莎,她們都不信這個真是鬼搞出來的,一個鬼跟一個活人有什麼深仇大恨,非要置人於死地。這是她們倆的說辭,至於心裏怎麼想的,只有她們自己才知道。

這一晚,寢室的幾個人都準備睡覺了,因爲這一到晚上她們就不敢有任何的動靜,連看書洗衣服都不敢了。熄燈過後,突然,寢室裏有個人說話:“現在還早,睡不着,我給你們兩個故事吧!這個故事叫兩姐妹,背靠背…………”寢室裏有人害怕得大叫,因爲這個聲音,不屬於在寢室的任何人的,正是死去的嬌嬌的聲音而聲音的源頭,正是從嬌嬌的牀上傳來的,耳尖的琪琪聽出來了,更是這樣,她才嚇得要死。“不要講了不要講了……………”有人已經受不了了,帶着哭腔祈求着。“嬌嬌,你死了就不要來嚇唬我們了,雖然你生前我們關係不怎麼樣,可是好歹也是同學吧,不要嚇唬我們…………”

可是那個聲音卻繼續講着,直到宿管阿姨來,她們又不敢說出去,害怕被當成神經病,只好說是在講鬼故事然後被人嚇着了。“你們幾個女生,大晚上不睡覺講什麼鬼故事。下次再這樣罰你們掃整棟樓。”宿管很是不高興,試想,誰被人吵醒能高興呢?

所有的人都不敢吭聲了。很自覺的睡覺,半晚上,琪琪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肚子疼得厲害,可是因爲本來就害怕的琪琪,因爲睡覺前聽到了嬌嬌的聲音,更加害怕了,所以一直忍着沒去。可是實在是忍不了了,“美麗,美麗…醒醒,我肚子疼,能不能陪我上廁所啊,求你了,美麗。”琪琪輕輕推着美麗,美麗其實是醒了,可是因爲害怕一直不敢應她,因爲害怕這時是琪琪的聲音,下一刻就變成了嬌嬌。想到這兒,美麗更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琪琪見美麗睡得這麼死,也沒辦法,在寢室自己只和美麗關係好點兒,美麗都不願幫自己,那其他人更不用說了,肚子很不爭氣得叫着,只好自己一個人去廁所了。美麗聽見沒聲響了,悄悄送了口氣。又繼續睡覺。

四周靜得恐怖,任何聲音都沒有,原本這女生宿舍就是老舊的房子,廁所還是那種老式的,四面牆體也有些裂痕了,而此刻又是半夜,再聯想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琪琪有種感覺,這個廁所就像是潛伏在黑暗裏的怪獸,正等着別人一頭栽進去。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害怕也像嬌嬌那樣,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給嚇死。於是琪琪想趕緊上完廁所趕緊走,畢竟之前學校發生的那些事情可不是鬧着玩的,萬一自己真的倒黴,那就完蛋了。可是越是緊張越是拉不出來,蹲了半天,也不見動靜,唯一不變的就是疼的要死的肚子了。

最後好不容易拉完,可是,肚子是輕鬆了,但是自己卻因爲着急忘帶紙巾了,不可能就這樣回去吧?再怎麼害怕,也不能光屁股回去啊。而且拿東西難受死了。女生,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比較愛乾淨的!“真倒黴,怎麼遇上了這種事情,怎麼辦?要是白天不亂吃東西就好了。”

(本章完) 正在犯難時,旁邊遞過來一張紙,琪琪趕忙接過“謝謝!”根本不管這東西的來路,也不管爲什麼剛在這個時候也會有人上廁所,可能跟自己一樣。而且她的想法就是管她這麼多呢!先解決了這個尷尬的事情再說,不可能讓自己就蹲在廁所,蹲一個晚上吧?要是那樣的話,萬一嬌嬌,或者其他的冤魂找上自己,那不就完了嘛。

“不客氣!”那人的聲音很是空靈。“啊……”琪琪卻害怕地大叫了起來。因爲這聲音不是別的,正是死去的嬌嬌的聲音。“嬌嬌,我跟你可沒什麼深仇大恨啊,我也沒的罪過你啊,而且你的死我都不知道啊,你要找也不該找我啊,你應該去找害死你的那個人啊…求求你,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啦!我不想這麼早死啊,”琪琪害怕的大叫,此時她很是後悔,爲什麼白天要亂吃東西,而且這纔想起,旁邊哪裏有什麼廁所啊,那是一堵牆啊!那紙巾是從哪裏來的呢?還有那隻手………琪琪只感覺頭非常大,頭皮發麻,腳也是喝醉酒般,痠軟無力,站不穩,“你知道嗎?這裏好冷啊……你來陪陪我好嗎?我也死的好慘啊……………”“啊………不要,走開……”琪琪很害怕,聽到嬌嬌這樣說更是怕得厲害,精神都差點兒崩潰了,身體使勁往牆角里靠,彷彿這樣能讓她鎮定點兒。

琪琪突然覺得此情此景有些相似,但是又有些不同,但是又想不起來哪裏不同,這種情況也不允許她想那麼多,因爲嬌嬌那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一直在說着,琪琪感覺自己動不了了,也叫不出聲音了,這讓她感到更加的恐懼了。她感覺得到,頭上有東西飛來飛去,就像是布料飛過去飛過來,輕輕飄動,帶着微微的風,不斷地輕撫着琪琪的頭髮,琪琪此時大腦一片空白,想着怎麼跑出去,離開這個鬼地方,可是奈何手腳不聽使喚,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手腳,站起來,努力不去聽那恐怖的聲音,還一邊告訴自己,這只不過是幻覺,都是假的。好讓自己減輕恐懼。果然,腳恢復了點點力氣,至少跑出去是沒問題的。

突然,嬌嬌面容猙獰地現在琪琪面前“你想走?你要留下陪我……”聲音非常嘶啞,就像是指甲劃在鋁製的板上一樣的難聽,還讓人心煩意亂,跟她本人的聲音有很大差距,如果不是那一張一合的嘴巴,琪琪恐怕是認爲這聲音不是從面前這不知道稱爲嬌嬌還是什麼的東西喉嚨裏發出來的呢!

“啊……”琪琪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一把推開前面的嬌嬌,直接跑了出去,琪琪推來嬌嬌時,嬌嬌身上的一塊布料被琪琪手上的手飾給掛下一塊,只是她現在神情已經變得恍惚,雙眼空洞,嘴裏不停說着什麼只是沒人能聽見,低聲嘀咕着什麼,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一會兒又變得很害怕,看着四周。迷茫着往黑夜裏走去。雖然沒有一個人出來,不過琪琪那一聲慘叫,卻是整個女生宿舍所有人都聽見了,學校本來就已經夠恐怖的的,現在又來這樣一出,哪裏會有人出來啊。黑暗中,一個人看着走向黑暗中的琪琪,嘴角微微上翹,心道“這便是你們的報應!你們以前一個個都看不起我,欺負我,這便是你們的下場!”看

着躺下的嬌嬌,這哪裏是什麼人嘛,就是個人偶而已,只是之前琪琪被嚇得不知所措了,失去了判斷,再加上最近學校傳出的消息,琪琪更加恐慌,各種因素讓看到一個簡單的人型布偶的琪琪嚇得精神失常。

那人收起人偶慢慢消失在黑暗,第二天,人們一醒,加上是白天,所以也不大害怕,坐在牀上嘰嘰喳喳地討論了起來“直到嗎?昨天晚上廁所那邊好恐怖!一直鬼叫,還在叫嬌嬌的名字,你們說是不是那些鬼也會爭地盤打架啊?”

“你說什麼呢!怎麼可能,我是聽見了有人叫,可是我聽到的卻是琪琪的聲音。她和那個死去的嬌嬌關係也還不錯,應該不是什麼鬼吧,恐怕是琪琪爲了祭奠嬌嬌,但是又怕她們老師們處分她,纔在半夜在廁所吧!”

“怎麼可能,要是按你這麼說的話那這個琪琪就是做賊心虛,肯定是這個琪琪害死了嬌嬌,不然她大晚上的,跑到廁所去,還鬼哭狼嚎的,這不嚇人嘛!”

“真搞不懂,這嬌嬌與琪琪有什麼恩怨,這琪琪害死嬌嬌,而琪琪晚上又去祭奠嬌嬌………不過我們可要離這個琪琪遠點兒,不然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得罪她,然後被她給害死。”

女生的想象力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可她們現在還不知道,琪琪已經精神失常了。不然她們恐怕會更加害怕。

不一會兒,出去晨跑的女孩兒回來,立即向寢室說着“你們昨天晚上有聽見鬼哭狼嚎的嘛?”“當然知道了,不就是琪琪嘛!真搞不懂琪琪這麼晚去怕不怕。”另一個女孩兒很是不滿,害的她一晚上都沒睡着,害怕一晚上。

“哎,美麗,你怎麼不說話啊,看你這個樣子,你心裏難道也有鬼?”看着魂不守舍的美麗,打趣道。不過美麗反應卻是很激動“怎麼可能,我只是有些擔心,琪琪到現在還沒回來呢!”美麗聽見昨晚上琪琪叫她了,可是害怕,所以裝睡沒理,沒想到真是琪琪。這纔有些慚愧,想想到琪琪到現在還沒回來,也有些擔心。

“也是哈,昨晚上聽到琪琪的慘叫,說不準真出了什麼事情了。”這些人這纔想到還有琪琪這個人。“不用找了,她就在外面操場。”那個晨跑的女孩兒神色古怪地說着。“是嘛!那就好了,不過好像她一晚上都還沒回來吧?只要人沒事兒就好。”畢竟是一個寢室的。

“人是沒事兒!只是受了什麼刺激有些精神失常了。不知道昨天晚上她看見了什麼,嚇成這個樣子。”

“嚇成什麼樣了?精神失常?那是不是瘋了呀?哎哎,瘋子是不是像電視機裏演的一樣的?”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女孩兒嘰嘰喳喳地問着。

“你有沒有同情心啊?人家都那樣了,你還樣?”晨跑女孩兒對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女孩很是不滿。“想知道的話,你自己去操場看!”

“好,我去了”那女孩像是沒看見那人的諷刺一般,很是高興的去看熱鬧了,而其他人也跑去了。畢竟是一個寢室,出了事情應該去看看。許悅也去看過,琪琪只是在操場一個人低頭說着,笑着,哭着,老師想要上前去,安慰琪琪,

可是隻要有人上前,琪琪就會發瘋似的大喊大叫,還到處跑。學校沒有辦法,只好打了120,之前一大早發現琪琪不對勁時,就第一時間通知了其父母。琪琪的媽媽看着這樣的女兒,眼淚就沒幹過。這可是她唯一的一個女兒啊!連她的爸爸都有些無奈,但是還沒有像琪琪媽媽那樣失去理智,他畢竟是家裏的頂樑柱,要是他也這樣的話,那這個家就算完了。

琪琪一直不讓別人近身老是說鬼啊什麼的,不然人近身,120只好用強制性的把琪琪帶走了。可是就算是警察來了,也查不出什麼東西,只好不了了之。可經過這麼一鬧,全校的學生基本上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了,想掩蓋也掩蓋不了。鬧的人心惶惶,每個人都更加的害怕了,還有的甚至退學了。這時候,學校的膽子比較大的學生們也坐不住了。

放學後,幾人坐在教室討論着這幾天自己的感覺。她們覺得這事情越來越像是有人故意的。徐樂辰也在這裏,當然還有那個曾經是許悅的好姐妹的溫莎也在。基本上所有覺得這事情有蹊蹺的人都在這兒。

“我覺得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故意爲之,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有什麼目的,不過,這樣被他幹下去,所有的人恐怕都會瘋掉。我暗中查了一下,嬌嬌死的那間教室的鑰匙,少了一把,因爲保安怕丟掉工作於是就沒有上報,後來,那丟掉的鑰匙又回來了,就在琪琪死後!所以這絕對是人爲的!”一人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這麼說來也就是了。琪琪瘋掉之前是呆在廁所的,至於在廁所裏看見了什麼,我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她手鍊上卻帶着一塊布,我想,這應該不會是她故意掛上去的吧?”許悅拿出一塊布,這正是琪琪在那娃娃上的那塊。所有人都看着這布。“這不會就是兇手身上穿的衣服吧!怎麼這麼爛?”一人很是疑惑。這兇手太窮了吧!許悅白了那人一眼,又繼續說道“這種布料不是我們身上穿的這種,而是布偶上的。”

“布偶?你是說………”徐樂辰很快就知道了,心裏直冒涼氣,這人必定是個神經病,深更半夜,拿布偶嚇人,硬生生把人給嚇瘋,這人跟這琪琪有什麼深仇大恨啊,竟然這樣嚇唬她。

“對,琪琪應該是被布偶嚇成這樣的!或許,找到這個布偶就能找到這個兇手,不過………就是不知道,嬌嬌的死,跟琪琪嚇瘋有沒有關係!如果有,那麼兇手肯定會是兩人都的罪過的人!”許悅這樣分析道!

她剛分析完,所有的人都神色古怪地看着她,他們可沒忘記,那嬌嬌,美麗還有琪琪曾經是怎麼欺負這個許悅的。

“你們都這麼看着我幹嘛啊?你們不會以爲我就是那個兇手吧?我承認,我曾經是被她們欺負,侮辱過,可是我像這麼兇殘的人?”許悅很是無辜得看着所有人。

“也是,像許悅這麼文靜的女孩子怎麼可能做那種事情!”一個男生看着如此楚楚可憐的許悅,心都快融化了。在場的所有男生都有這種感覺,當然還是有那種一旁看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的人。然後就是女生只會厭惡。畢竟女生都是善妒的。

(本章完) “別再那裏扮無辜了,知人知面不知心,除非,你讓我們檢查你所有的東西。不然,,,,哼!”溫莎看着眼前的許悅,心中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憑什麼她過得比自己好?哼,本來長的那麼醜,現在竟然惹地真的多男生保護她,何況自己的助手出了事除了許悅能有誰?

“溫莎,別太過分了,沒有證據之前你怎麼能胡亂冤枉同學?既然像你所說,那我們是不是都應該把自己的東西拿出來,讓大家看看,是否有什麼嫌疑?”

“哼!當然,現在每個人都不敢太相信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是情侶,也有可能反目成仇。更別說是我們了,在沒有排除嫌疑之前,又有幾個人能相信別人?我想,別人會把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吧!我說她有嫌疑,是因爲美麗,嬌嬌,琪琪三人曾經怎麼整許悅的,你們都還記得吧!現在就只剩下美麗了!如果不盡快抓住兇手,恐怕還會有更多的人受害!”溫莎冷笑着說道。在生命安全面前,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哪怕是親密無間的愛人,下一刻,都有可能稱爲仇敵。

那人臉色一變,沒再說話,後退了一步,這個動作很是明顯,許悅很是無辜地看着那人,但是那人卻低頭不敢看她,只是小聲說了句對不起。許悅臉色蒼白,心裏卻是冷笑連連。所有的人都是一個樣子,喜歡漂亮的女人,但是讓他們爲此付出生命,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拋棄女人,保住自己的性命!

“哼,小賤人,沒人保護你了吧?男人就是這樣,只要是威脅到自己利益的事,讓他們拋妻棄子都可以!你等着吧!到時候人贓並獲,看你還怎麼辦!這些人可不會袒護你這個殺人犯!”溫莎很是得意,她討厭死許悅了,恨不得她馬上就去死。

“溫莎,我記得所有的事情裏面你也是在場的吧?你之前也跟她們非常好吧?”徐樂辰說着。

許悅笑笑,沒有說話,心裏卻很是活躍:既然你這麼恨我,這麼想我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我可不是以前那個懦弱無比的許悅了,你和你媽想要害死我爸和我?然後你們就能得到我爸爸的所有財產,哼!既然你們要這樣逼我,那就別怪我!

檢查了所有人的東西,都沒找到那個什麼布偶,最後只剩下許悅的沒檢查了,這溫莎更是得意了,她認爲她想的應該沒錯,兇手應該就是許悅,到時候就算自己不動手,法律也會讓她付出代價!因爲許悅曾經被琪琪,嬌嬌還有美麗三人欺負得很慘。還有從鬧鬼開始,出問題的都是那些以前或多或少欺負過許悅的人,這不可能是巧合!

許悅的東西都翻完了,除了她自己的東西,沒有任何布偶娃娃的,“不可能,肯定是你把娃娃藏到哪兒?說!你藏到哪兒了?”溫莎有些沉不住氣了破口大罵!“你個小賤人,怎麼可能?肯定是你!你昨天晚上把錄着嬌嬌聲音的手機放到她牀上嚇唬我們,肯定是你!”

“神經病吧你,我怎麼可能很多無聊,大晚上的嚇唬別人,再說嬌嬌的下牀可是你,要說放手機也是你最近吧!不要把什麼事情都往我身上推!你憑什麼這麼說我!”許悅也是不甘示弱。現在大家都沒有證據,都可以胡謅八扯。

“你個賤人,你做過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裏清楚,就你那騷樣,那些好色的男生都給你獻殷勤,你怕是忘了以前吧!那些男生對你可不怎麼樣呢!”溫莎此時只想看許悅難受,難過,所以專挑許悅以前的事情說,什麼殺人的事情都不管了。

“好了!停!吵什麼吵?都安靜點兒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既然沒搜出來,那許悅的嫌疑算是沒了。那今天就先這樣吧!大家都去吃飯吧,然後明天再查!”徐天樂說完就走了。說實話其實每個人都都在懷疑許悅,畢竟琪琪她們太過分了,就算是輪到自己被人那樣對待,也指不定會作出什麼事情來。但是就算是搜查了許悅的東西,什麼可疑的東西都沒搜到,雖然嘴上說許悅沒了嫌疑,可是心裏怎麼想可就不知道了。



莎有些不死心,但又無可奈何,怨毒得盯着許悅,哼!走着瞧,我就不相信,你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等等,這是誰的手機啊?放這兒?”一起進來的同學在牆角撿起這個小巧的手機,心想怕是誰掉的吧?

“這個不是溫莎的手機嘛!”寢室一個女孩兒說道。

“現在還早,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吧………………”這個聲音從手機裏響起,寢室靜的連一個小小的珠子掉下去,都能聽的一清二楚。溫莎更是激動的搶過手機。“這不是我的,這個東西不是我的,我手機前幾天就丟了。怎麼可能,一定是我們寢室的人一定是的,許悅是不是你?”

“不要演戲了,溫莎,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你怎麼能嚇唬我們?我們當初是多麼對你好,你竟然能夠這樣對待我們!”

“好了,我們走吧!這部手機就暫時收起來。”

那些人是走了,可是同寢室的人卻看向溫莎的眼神中多了些什麼。而美麗則是很害怕的看着溫莎。害怕自己跟嬌嬌和琪琪一樣的事情。“那個,,,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是我不好你大人不計小人過,琪琪已經瘋了,嬌嬌也死了,你能不能放過我?我以後當牛做馬,一定報答你的大恩大德啊!只請你不要整我,我不想變成瘋子,也不想死啊,我還很年輕,還有很多事情沒辦呢!我還沒找到男朋友呢!嗚嗚嗚嗚…………”美麗不知道怎麼辦了,因爲以前自己以前的罪過溫莎,只求溫莎不要整自己就好,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求過溫莎,就是指望如果這兇手真是溫莎的話,那她就不敢再大張旗鼓的動手了。

“美麗,你別這樣,琪琪她們不是我害的,兇手也還沒抓住,而且手機裏的東西真的不是我的。你這樣,讓全校的人怎麼看我?雖然你們以前跟我作對,可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可是我們畢竟是同學,怎麼可能這麼狠心呢!”溫莎連忙拉起美麗,解釋道。被她們這麼一鬧,她們的懷疑對象一下子就由許悅變成了溫莎。

(本章完) 因爲有人闢謠,學校也沒那壓抑了,只不過每個人都對自己身邊的人有所懷疑,不再那麼信任別人了。

星期六晚上,美麗出去玩回到學校,這時已是九點多了,而她們學校十點鐘就會準時關門進不去了,所以她連晚飯都沒吃就回學校了,而當她回宿舍路過第三食堂時,居然看見裏面還有燈光,正好她出去玩了一上午都沒吃飯肚子早就空空的了,所以她就進去看看有什麼吃的。

以前她們都很少來這裏吃飯,因爲這裏的飯菜很難吃,而且吃了還會有種怪怪的感覺,讓人有些噁心,想吐,但是因爲現在第一,第二食堂早已經關門了,所以她只好拖着疲憊的身子進入了食堂,當她剛踏進食堂時,一陣陣涼意像她們襲來,而裏面也只有一處打飯處還亮着微弱的光,而且這燈光好像就想落日黃昏那樣,透露着一絲死意。

那燈光居然呈現出血紅色,就好像是誰在那燈泡上吐了幾口鮮血似的,而在那燈的下面坐着一個很瘦很蒼白的老爺爺,而美麗看見那殘羮剩飯也沒什麼胃口了,再加上那沒有一絲活氣的老爺爺,還有這讓人感覺渾身不舒服的地方,所以美麗她就隨便叫了一個西紅柿炒飯,想快點兒離開這裏,正當她走過來準備打

離開這裏回宿舍時,外面卻傳來了“噠、噠、噠”的腳步聲,這麼晚了誰

來這裏吃飯呢,等到走近了一看,原來是溫莎啊,溫莎看見了美麗,而美麗也看到是溫莎,就走過去問美麗,怎麼這麼晚了還來這裏吃飯啊?原來是和自己一樣剛從外面回來,怕學校關門了,進不去,所以連飯也沒吃,就急急忙忙的跑進來了,而路過這裏看見裏面還有燈光亮着,所以就進來了。

而因爲溫莎來了,所以美麗也不打算把飯帶回宿舍去吃了,於是她和溫莎就找了一個比較明亮的地方坐了下來一起吃飯,本來還感覺沒什麼,居然飯好像有點噁心和帶有一股腥味,但總算不是很難吃,相反還有點兒美味,所以美麗吃得很舒服,溫莎看見美麗吃得津津有味,就挑起了一塊肉給美麗,美麗接過來吃了一口,確實味道不錯,吃得美麗都想自己去打一份肉過來吃了,這時溫莎再次挑起一塊肉,對着美麗說:“美麗,你吃過人肉嗎?你看這肉吃起來這麼美味,像不像是人肉啊?”

“溫莎,你別嚇我了,這兩天膽子比較小,禁不住嚇的啊,”美麗嚇得臉色蒼白,覺得胃裏翻江倒海。

“噗…”溫莎看着臉色蒼白的美麗笑了起來“好了,跟你開玩笑的,快吃吧,我這兒還有呢!都給你!”

“溫莎,最近學校的事情傳的沸沸揚揚的,就連咱們的死黨也都死的死瘋的瘋的,我真挺害怕的,會不會下面就輪到咱們了?”美麗擔憂的說,

“美麗,你想什麼哪!這嬌嬌和琪琪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差,一天天的被自己的恐懼嚇死了!所以咱們要淡定~~~沒事的!反正我是不會怕的,什麼妖魔鬼怪的,儘管來吧!”溫莎堅定的說。

美麗見溫莎這樣,反而有些疑惑了,這溫莎還是溫莎嗎?“好了,別看了,吃完我們一起回去吧,現在晚上還是不怎麼安全,雖然我不害怕,不是還有你嗎!快吃吧,不要多想了。”

美麗突然想明白了,這溫莎是害怕了,讓自己陪她一起回去才這麼獻殷勤的呢!美麗放心地把所有的菜都吃了,這幾天折騰得都沒吃上一頓好吃的。突然吃上這麼一頓,自然吃的很乾淨。

美麗吃完過後,準備叫溫莎走,可是,美麗擡頭看見面前的人竟然不是溫莎,而是許悅,還對她邪惡地笑着,那聲音就像是地獄的魔鬼“怎麼樣?這人肉好吃吧!這可是我精心製作的呢!”

“你!許悅……你這個

惡魔!”美麗覺得自己的胃翻江倒海,像是馬上要出來一般。美麗一陣狂吐。

周圍的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只知道這個學生剛剛還好好的,現在卻一直在那裏吐。一臉擔憂的溫莎不知道美麗究竟是怎麼了,許悅在一旁靜靜的笑着,這是致幻劑的效果,她就是要讓美麗變成瘋子,然後再嫁禍給溫莎,呵呵許悅的這招偷天換日真的是太棒了。

美麗吐完一看給她拍背的人,嚇得倒退幾步,她看到的是死去的嬌嬌,當然,這人還是溫莎,美麗見‘嬌嬌’要過來扶她,她立馬跳起來“嬌嬌?你不是死了嗎?怎麼會…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兒是哪兒?啊……你們都是什麼人?”她看四周的人,全都是死氣沉沉,以爲自己來到的陰曹地府,這可把美麗嚇得不清。

“美麗,你到底怎麼了啊?趕緊清醒一下!美麗,你看下我,我是溫莎,這些都是同學,不是什麼陰曹地府,你趕緊看下。”溫莎着急的搖晃着美麗的身體,她知道美麗也將跟琪琪她們一樣。

“嬌嬌,你離我遠一點,不是我害死你的,你要找人索命去找別人!咱們以前那麼好,求求你就放過我吧!真的不是我!之前咱們做的那些壞事不都是溫莎指使我們做的嗎?你趕緊去找溫莎吧!”美麗已經神志不清、

“美麗!你不要胡說!你瘋了嗎?這裏沒有嬌嬌,你睜大眼睛看清楚!” 我是于振南 溫莎着急的喊着美麗、

誰承想溫莎越是提醒美麗的情緒越是激動,她立馬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大叫“鬼差來抓人啦!我還不想死,不要抓我!要抓去抓溫莎,許悅,不要抓我,我是好人……”美麗瘋狂的大喊着。

只聽這時砰的一聲,溫莎打暈了美麗,她怕在這樣瘋狂下去,美麗就會跟琪琪一樣完全失去理智。

美麗被溫莎打暈之後就被送去了學校的醫務室,全程都是有溫莎陪着的,其他同學在美麗暈倒後都心驚膽戰的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