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請你把眼睛閉上,在數到十後睜開!”

“好的!”

心裏很清楚奧卡福對自己有感覺的克里斯汀娜,順着奧卡福的意思,閉上眼晴默數起來,倒要看看,這個在球場上威風十足,在球場下只鍾情於電子遊戲,有些傻呆呆的黑大個到底要做什麼?



十!

說到十後,克里斯汀娜睜開了雙眼,頓時發出一聲驚叫,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讓她異想不到的畫面。

只見原本燈火通明的夏洛特大學男生公寓樓,這時卻熄滅了很多房間的燈,唯留下一些房間的燈光還在黑夜中閃爍着,恰巧組成了並排的三個字符,分別是一個巨大的i,一個巨大的心,以及一個巨大的u!

一直在爲自己打氣的奧卡福,拼命按捺住緊張的心情,以最溫柔的聲音說道

“汀娜,其實從我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瘋狂地喜歡上了你,你是我這一生中,第一個喜歡的女孩,在次裏,我通過這巨大的iloveyou,向你宣告我的心意,想和你說一句,克里斯汀娜我喜歡你!”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大喊出來的奧卡福,喊完後,耳邊響起了雷鳴般的心跳聲,一動不動的站在克里斯汀娜的眼前。

很多經過兩人身邊的學生,看到眼前的狀觀畫片,以及聽到奧卡福的表白後,不禁鼓起掌,

心中一片感動的克里斯汀娜,在衆人的掌聲中,再也不沒有一絲冰美人的冰勁,滿臉通紅的抻手拉住有如身處夢中的奧卡福,快步走離了人前。

另一個角落裏,指着巨大燈光字符的張若寒,在江娜耳邊低語道;

“娜,這是我幫奧卡福準備的表達方式,但實際上,卻是我爲你準備的情人節禮物,本來是想在情人節的時候送給你,可那天晚上,我在打比賽,而且以後一直沒有好時機送給你,直到今夜才把它送到你的眼前,希望你會喜歡!”

“我喜歡,太喜歡了!”

收回驚歎目光江娜,聽到這是張若寒爲準備的情人節禮物後,再也無法按捺住心中的激動,一把撲進張若寒的懷中,緊緊抱住了自己最愛的男人。

而在這時,某個燈光無法照到的黑暗角落裏,卻傳來一個尖銳的女聲,“快點跟我說實話,這是誰幫你出的主意?”

一個怔了怔,然後開口狡辯道的男聲,叫道:“哎約,痛,沒人幫我想,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是爲了表達對你的心意!”

“好啊你,還在騙我,你要是能想出這樣的浪漫的事情,也就不是奧卡福了!”

“這。。。”

男聲止住了,雖然不知怎麼回答,但拒不坦白,於是,黑暗中恢了一片寧靜,唯有幾聲忍痛的呻吟還在輕輕的響着。

男生公寓樓上的巨大iloveyou,仍在吸引着無數驚歎的目光,可是,成功表達出心意的某個男主角,卻在接受着痛苦中的快樂。

也許愛的本身,就是在痛苦中快樂着。

ps:暈了,這幾天家裏的破鐵通,一到晚上就掉網,白天也時不時的掉線,不知咋了,害得小鬱要跑半天,在網吧裏等機着才能上傳,請大家見諒!還有小鬱把情節加快了一步,畢竟籃球書,不可能只寫主角一賽季的比賽,所以做了加快處理!

2005/12/16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號,nba所有常規賽季的比賽全部賽完。

夏特山貓隊在衆人的不懈努力下,終以四十五勝三十七負的百分之五十四點九的勝率,排在西部第五的位置上,破紀錄的第一次殺入了nba的季後賽階段比賽。

東部賽區八支參加季後賽的球隊分別是費城七六人隊,底特律活塞隊,夏洛特山貓隊,邁阿密熱火隊,印第安納步行者隊,克里蘭夫騎士隊,奧蘭多魔術隊,以及芝加哥公牛隊。

西部賽區參加季後賽的八支球隊分別是洛杉磯湖人隊,聖安東尼奧尼刺隊,休斯頓火箭隊,達拉斯小牛隊。洛杉磯快船隊,菲尼克斯太陽隊,明尼蘇達森林狼隊,以及孟菲斯菲熊隊。

其中費城七六人隊的阿倫艾弗森,以平場每場比賽得分高達三十一點五分的分數,當仁不讓的拿下了他在nba裏的第五個得分王。領先於排名第二的張若寒一點五分。同時還以每場比賽二點*個搶斷的成績,重新奪回了搶斷王的桂冠,成爲了本屆nba常規賽裏的最大贏家。

深受廣大學子喜愛的中國球員張若寒,雖在爭奪搶斷王和得分王的稱號之上,分別以微弱的差勢敗給了阿倫艾弗森,但卻毫無爭異的成爲了本年度的最佳新秀以及進步最快的球員。再加上他在本年度的全明星比賽裏,那光芒四射的搶眼表現,着實讓中國球迷萬分自豪了一把,同時讓全世界的籃球迷,看到了一顆正在飛快升起的籃球巨星。

就算張若寒在今後漫長的籃球生涯中,無法重現當年籃球之神邁克喬丹那無人可比的輝煌。但所有喜愛張若寒的球迷們,卻敢無比肯定的向身邊的人們說上一句,

總有一天。總有一次,這個世界的籃球要爲繞張若寒。爲繞中國球員而轉!

…….

爲了慶祝山貓隊第一次闖入季後賽,以及預祝山貓隊在明天晚上即將展開的季後賽裏取得更加優異的成績,夏洛特市市政府應廣大夏洛特市民們的要求,準備在今晚舉行一場盛大的宴會,用來犒勞這些爲夏洛特市臉面上增添光彩的山貓隊球員們。

惡魔校草吻上癮 於是,在山貓隊主教練伯尼的帶領下,山貓隊球隊員們興高采烈的登上了球隊的豪華大巴車。

……

“張,你今年的表現真的很不錯。很有我去年的風範,這下山貓隊可風光了,連續兩年的年度最佳新秀都來自於山貓,豈不預示着山貓隊總有一天會成nba最優秀,最強大的球隊嗎。 潛伏王妃 哈哈!”

奧卡福坐在球隊的大巴車上,非常得意的拍着張若寒的肩膀,大笑道。

“很有你去年時的風範?”坐在兩人身後的肖恩梅露出一種很疑惑的表情,向奧卡福問道:“你去年時有獲得過進步最快的球員稱號嗎?有資格參加全明星的比賽嗎,最後還把mvp搶了回來?我怎麼不知道啊?”

奧卡福瞪了肖恩梅一眼,這小子太不識相了。怎能這樣細數自己的去年的種種,於是譴責道:

“小屁孩子,你懂什麼。到一邊涼快去,沒看到兩名年度最佳新秀,未來的天皇巨星正在聊天嗎?哪有容你插嘴的地方?”

肖恩梅不屑的搖搖頭,滿是質疑的目光,時不時掃在奧卡福的臉上,那意思擺明在說“就就你還不未來的天皇巨星?打死我我也不信!”

“看什麼看,在看把你眼珠給挖掉!”奧卡福一臉兇相的向肖恩梅恐嚇道,原以爲這樣就能把肖恩梅嚇退,哪知肖恩梅看到奧卡福的恐嚇舉動後。第一反應就是轉過頭,向坐在最後一排座位上的克里斯汀娜喊道:

“汀娜姐。你過來一下,我找你有事!”

“好的。”

正在和山貓隊的女官員聊天的克里斯汀娜聞言後。立刻站起身,向前排走來。

“小子算你狠,晚上的慶功宴後,我請你出去喝酒,”奧卡福趴在椅背上,湊過頭在肖恩梅耳邊示弱道,

“這還差不多。“

肖恩梅揉了揉鼻子,答應了奧卡福,然後站起身,開口道;“汀娜姐,沒事了,你忙你的吧!”

“哦?”

克里斯汀娜疑惑的看了一眼滿臉微笑摟着的奧卡福,以及一臉得意的肖恩棋逢對手,不知道這幾人在搞些什麼鬼,於是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畢竟然奧卡福笑得很有紳士風度,算是達到了她對奧卡福的要求。

在奧卡福公開追窮克里斯汀娜,同時克里斯汀娜也沒有當場拒絕後,克里斯汀娜就開始爲奧卡福訂下了衆多必需遵守的條約,

其一就是一定要在任何場地保待紳士風度,絕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做起事來非常莽撞,近乎有些無理。

於是,以前一向在山貓隊裏經常說不過對方,就要恐嚇對方的奧卡福,再也無法耀武揚威。所有球員都會在奧卡福想恐嚇自己的時候,利用克里斯汀娜做擋箭牌,準能立馬讓奧卡福當場吃鱉,再也不敢繼續的張狂下去。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竟然連粗神輕,天不怕,地不怕的奧卡福,也會聽話的像是一隻可憐的小綿羊,呵,實在太有趣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張若寒,在心下暗自笑道,然後轉過頭,將目光向窗外投去,欣賞着路邊已有些微綠的樹木。

十幾分鍾後,山貓隊的大巴車駛達了此次舉辦慶功宴的梅加麗大酒店。

張若寒透過車窗向外看去,只見衆多的夏洛特市市民,聚集在梅加麗大酒店的門口。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興奮的笑容。

“滋~~~~~”一聲,大巴車的車門徐徐打開。

山貓隊的主教練伯尼第一個走出車門,接受在場所有夏洛特市民的歡呼。畢竟他是一隻球隊的主腦,同時也是第一個把山貓隊送進季後賽的主教練。理所當然應該接受這榮耀的第一聲歡呼!

就連那張老邁的臉龐在此刻這種巨大的榮耀下,竟也迸發出一種罕見的紅光。

“伯尼教練,我代表夏洛特市市政府歡迎你的到來!” 不良僞妻 夏洛特的市長理而森。站在紅地毯上,面帶微笑的看着伯尼。向伯尼伸出了右手。

“市長大人,謝謝您和市政府的厚愛,讓我深感恐慌,受之有愧。!”

面帶紅光的伯尼走到理而森的面前,和理而森握在一起。

“哪的話!”理而森平易近人的笑道。

這時,一陣如雷鳴般的掌聲,夾雜最狂熱的歡呼聲,猛然驚響在伯尼耳邊。震得伯尼一陣耳鳴,直比剛纔爲他發出的掌聲和歡呼還大上幾倍有餘。即使伯尼不回頭,也能清楚的知道,在山貓隊裏有誰能比他享受到更加狂熱的歡呼。

“張,過來一下”伯尼回頭的同時,向身後那名引起狂熱歡呼的球員喊道。在整個山貓隊裏,除了核心球員貓王張若寒以外,伯尼再也想不出還有誰能引起如此巨大的轟動。

果然,一臉隨意笑容,正和球迷們揮手致敬的張若寒。出現在伯尼眼中,快步向兩人走來。

“張,這位便是夏洛特市的市長大人理而森先生。”伯尼替張若寒介紹道。

“市長大人您好。久聞你的大名,很榮幸認識您!”張若寒表情真摯的伸出雙手,握住理而森的右手,示好道。

理查而森見如今風頭正起的張若寒居然如此客氣的對待自己,不禁面露滿意笑容的開口道;“張,你實在太客氣了,我也很高興認識你這位夏洛特市的英雄。同時,更加熱切的希望你能爲我們夏洛特市爭奪到更大的榮耀。我相信所有夏洛特的市民們,都是很樂意。沒事便去參觀一下那座屬於山貓隊,更屬於整個夏洛特市的金燦燦獎懷。”

理而森若有所指的望着張若寒。

張若寒笑了笑。心下非常清楚理而森所指的金燦燦獎懷是什麼!

所有參加季後賽的球隊,都是奔着那個金燦燦的獎懷而去的。

“市長大人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和所有隊友們一起努力的!”

理而森點點頭,帶着張若寒和伯尼以及餘下的山貓隊球員們向梅加麗大酒店的裏面走去……

許耀是本賽季最後一個加入山貓隊的球員。因爾毫無疑問的成爲了最後一個走出車門的球員。

在臨出車門的一剎那,許耀原以爲就算有球迷會爲他歡呼,頂多也只是和他流着相同血脈的華人球迷。

哪知,當他的右腳剛剛落在地上,便聽到一個狂熱的女聲,向他狂呼道:“中國許,加油啊,iloveyou!”

!!

許耀有些疑惑但更多驚喜的向這名女球迷望去。

但見一名性感奔放的金髮女球迷,正歇斯底里的爲他吶喊,就象是不久前,爲張若寒那樣的吶喊着他的名字,甚至爲他冠上了讓他自豪的中國許稱呼。

“thank~~~”

許耀正想開口向這名女球迷說聲謝謝,不料剛剛張口嘴巴,便被淹沒在一片巨大的歡呼聲中。雖然沒有張若寒的歡呼更加響亮,但卻比張若寒所受到的歡呼更加瘋狂,由其是衆多女性球迷,更在以最熾熱的目光看着英俊高大的許耀,毫不掩熱的爲他送上她們對他的喜愛以及熱情。

許耀在本賽季裏,上場的比賽總合喝不足四十場,但卻通過他狂野的籃球風格和技術,以及英俊帥氣的樣藐,獲得了衆多女性球迷們的青睞。

如果讓那些女性球迷們去評先出一個最受她們歡迎的球員,相信即使是貓王張若寒,也無法撼動許耀在夏洛特女性球迷中的不二地位。

他是當之無愧的中國許!

更是一個雖沒張若寒偉大,但同樣強大,更不可代替的中國球員!

……..

許耀怔怔的望着眼前那些白皮膚,黑皮膚,黃皮膚,雖不同膚色。也不同性別,但卻一致高呼自己名字的球迷們,實在無法想象到自己竟能受到他們如此的愛戴。一時間,他的心頭不禁有些哽咽。懷着對這些球迷們的感激之情,在所有球迷們的歡呼下,跟在前方的隊友身後,向梅加麗酒店的大門緩緩走去。

這一刻,眼前那些爲許耀歡呼的球迷們,便是他心中最可愛的人!

讓他可以毫不考慮的爲了這些最可愛的人們去拼命,去渾散熱血,只爲了報答他們對他的錯愛!

………

“很感動吧!”張若寒向在身邊坐下的許耀問道。

“是的!”許耀用力的點點頭。

“有的時候。我真的分不清到底是自己想要不斷的追尋榮耀,還是爲了這些支持自己的球迷們!”張若寒有些感慨的說道。

許耀再次點點頭,表示贊同張若寒的話。

“但是,不管爲了我們自己,還是爲了這些最可愛的人們,我們只能全力的向前衝去,力求有朝一日能夠進那片不盡的夢之海洋,因爲我們的夢想,不再是隻屬於我們的,對嗎?”張若寒的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直直的看着許耀!

“對!”

許耀斬釘截鐵的肯定道。

“一起衝吧,去把我們的夢想和他們的夢想衝到手中!”

張若寒向許耀緩慢的伸出彷彿迸發着無窮戰意的左手。使得許耀清楚的能從張若寒的左手上,從張若寒的話語中。感受到張若寒的夢想有多麼偉大,更有多麼瘋狂!

不過,許耀卻在第一時間,不加思索的伸出左手,同樣緩慢,但同樣有力的握住了張若寒的左手。因爲不管是爲了他自己,還是爲了那些最可愛的人們,他也要永遠和張若寒站在一起,和張若寒一起瘋到最後!

兩支年輕而有力的左手。在空中,在偉大的友誼和鬥志中緊緊握在一起。

誓要用流躺在它們血管裏的熾熱新血。鑄造出一個最瘋狂、最偉大的夢想!

…….

“天哪,還叫不叫人活了?”合工大校籃球隊大四學生副隊長陳超。汗流夾背的坐在地板上,指着今天才出的新安球報,極其痛苦的大嚷道。

“怎麼了啊?”大一球員,但已當上隊內主力的李宏偉,走到陳超的身邊坐下,不解的問道。

“山貓隊的首場季後賽比賽,居然是零晨三點鐘開戰,而且之後三場已經定下開賽時間的比賽,最晚的也在早上五點半鐘。天哪,我們每天上午都要被教練折磨個半死,如果起這麼早看球的話,那還要不要人活了啊!”陳超非常痛苦的呻吟道。

“靠,也太早了點吧!”

李宏偉看了一眼山貓隊的比賽時間,山貓隊的首場比賽將在四月二十五號的零晨三點鐘,客場挑戰排名第四的芝加哥公牛隊,之後已經定下的比賽時間分別在早上五點半,五點半,和三點鐘。

看來,如果他們想看比賽的話,肯定無法應付得了合工大主教練衛思敏魔鬼似的地獄訓練。

“老陳,到底怎麼辦好呢,張若寒參加的比賽我可是一場沒拉下過!”李宏偉擡頭向陳超詢問道。

陳超搖搖頭,開口道;“別說你沒拉下過了,就是我也沒拉下過了,看那小子比賽簡直是一種享受,不管怎麼說我也一定要看,大不了到時候倒在訓練場上便是了!”

“好吧,我也要看,大不了和你一起倒在訓練場上!”李宏偉目光堅定的說道。

“ok,我起牀的時候,一定喊你!”陳超拍拍李宏偉的肩膀。接着道:“一起去支持我這個老對手!”

聽罷陳超的話,李宏偉突然叫道“老陳,你不說我倒忘了,你不是告訴我,你曾經和張若寒交過手,而且還斷過他一個球嗎?怎麼我在上次整理以前的數據統計時,沒有看到過你斷張若寒球的記錄啊?”

“這個嗎?”陳超臉上一紅,頓時說不出話,他是曾經在比賽中碰到過張若寒,可那時的他。根本就被張若寒的氣勢完全壓制住,別說斷張若寒的球了,即使只把張若擋下一時半秒。也不是他能做到的。他這樣說,完全是爲了向那些後來加入籃球隊的萊鳥嗎。炫耀一番。誰知居然被李宏偉給當場揭穿了,着實讓陳超羞愧能當,嘴吧張了又合半天后,還是吐不出半個字來,索性面色一嚴,避而不淡的道:

“小張,快去練球,你還有五十個定點跳投沒投!”

“是!”

李宏偉向自己的隊長同志敬了一個禮。然後抱着籃球跑開。從他背對陳超的身影中,傳來了陣陣忍俊不禁的笑聲。其實,李宏偉早就鋪猜到陳超並沒有斷過張若寒的球,要是陳超斷過張若寒的球,肯定已像合工大前任隊長馬超羣,以及核心球員趙勇那樣,征戰更加廣闊的cba賽場了,怎會仍留在合工大校隊,參加這業餘的大學生聯賽。

…….

訓練結束後,李宏偉抱着籃球。再次俺嘴大笑幾聲後,方纔飛快的跑離合工大的籃球館,唯留下陳超一人在球館內自責。雖然李宏偉真的很想再鬨笑陳超幾句。可他有事要力,所以也就不再這裏多做停留,一路狂奔的向合工大的露天籃球場跑去。

甫從一個樓道里奔出,四周堅立着鐵絲網的露天籃球場便印入了李宏偉的眼簾。李宏偉些激動的擡眼望去,直到望見一個在燈光下投球的倩影后,才安心的減緩速度,狀似悠閒的向那個倩影走去。

“林姐,你果然還在這裏打球!“李宏偉走到那倩影的身邊,看着那張甜美至極的臉蛋。心神有些不定的說道。

“打打球會讓我感覺快樂,我雖然不是你這樣的籃球運動員。但每天打球已經成爲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林思語聞聲後,轉過頭。望着陳偉說道,然後重新面對籃框,將手中的籃球投了出去。。

夕顏 “呵,那我陪林姐你一起打吧!”

李宏偉顯得很高興,林思語和他說話的次數用手指就能數得出來,所以,今天林思語能夠和他說這麼多,更讓他有自信去做某件事情,於是,他把跨在肩上的籃球包扔下,一個前衝,從籃板上抓下林思語沒有投進的籃球,非常帥氣的在空中完成了一個拉桿掄臂的動作,從籃框的另一面,將球勾進了框裏。

林思語看到精彩之處,不禁鼓了一個巴掌!。

“這是我在上高中時,從貓王張若寒身上學來的。想當年,他曾經就用這招從古加尼以及陳利偉的二人夾擊中強行躲了過去,硬是依靠驚人的腰腹力量,拉桿滯空後,把球投了進去!”

李宏偉落回地面,英俊的面孔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向林思語說道。

身高只有一米八一的李宏偉,最喜歡的球員就是和他差不多高的張若寒了,雖然他沒有張若寒那種讓人驚心的速度,也沒有張若寒那種讓人咋舌的彈跳力,更沒有張若寒那種球隨心動的球感,卻將張若寒對於籃球的熱愛,以及爲了籃球可以付出一切的刻苦精神學到了手中。就像所有力求追趕偶象張若寒的青少年一樣。

因爾剛剛大一的李宏偉,便在強手如雲的合工大籃球隊中,擠到了一張主力陣容的板凳。

但是,爲之李宏偉付出的卻是無法計量的汗水和心血。

林思語從李宏偉的口中聽到了自己最愛男人的名字,不禁有些走神,她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那張讓她心醉的面孔,怔怔地看着在自己面前展示籃球技巧陳偉,心下多麼希望當年的張若寒,能像陳偉這樣和她說一聲,我來陪你打球。如果那樣的話,自己那顆不定的少女之心肯定會感到安全,更肯定會感到知足,而不會在衝動和任性下,接受了王衛的愛,即使自己根本沒有把王衛的愛放進心裏,只是想逼迫張若寒對自己說些什麼,做些什麼!

若寒,當年你要是能這麼說,也許,今天你就是隻屬於我一人的吧!

林思語的心裏,像是被人揪在一起那樣的巨痛。雖然她是張若寒第一個愛的女孩,可她現在反而卻是和張若寒之間關係進展最慢的一個女孩。而且還要和別人分享張若寒的愛,

爲了懲罰自己以前的衝動和任性。爲了能夠永遠停留在張若寒的身邊,林思雨願意和別人分享這份愛,同時也毫不考慮的接受了張若寒向她發出的願帶她一起飛翔的建議。可到現在爲止,張若寒還沒有主動吻過她。更沒有像兒時那樣癡癡的抱着她,緊緊的抱着她,寧願肚子餓的呱呱叫,也不願意鬆開抱着她的手臂。

頂多只是在固定的時間,和她守在電腦跟前,隔着幾萬公里的跑離,通過一根網線來傳輸那不盡的思念之情。即使林思語瘋狂的想到張若寒的身邊看看張若寒,不求能像江娜那樣。天天陪在張若寒的身邊,只求像小云和夜沫昕子那樣,能在想念張若寒想得發瘋的時候,飛到張若寒的身邊,親眼看着那張笑臉,親耳聽着那溫柔的話語。

但是,爲了痛懲自己,同時記住自己有多麼的愛張若寒,林思語從來沒有告訴過張若寒,她想張若寒已想到了快要發瘋的地步。如不是林思語每天都在思念張若寒近乎成狂的時候。打上幾把籃球,用來平復一下因思念而盡受折磨的心靈,她早就在對張若寒的思念中。倒在了渴望和拼命忍住渴望的精神崩潰中。

若寒,我好想你啊!

我好想你能像以前那樣抱着我,聞着你的體味,聽着你的心跳,看那日出天邊,看那殘陽如血,看那風吹葉落下。

……

“林姐,你怎麼了?” 這個劇本老娘不寫了 一心炫耀自己籃球技巧的李宏偉,發現林思語並沒有爲自己高超的籃球技巧而雀躍。反而像是失了魂般,淚光閃動的站在球場上。而且從她那不住顫抖的身形中。讓李宏偉禁懷疑,林思語會不會在下一個顫抖中。就此倒在籃球場上。於是手足無措,不知道自己哪裏做錯了的李宏偉,不顧向場邊滾去的籃球,兩步便跑到林思語的身邊,向林思語問道,同時本能的向林思語柔嫩的雙手握去。

眼看李宏偉粗大的雙手,即將握住林思語柔嫩的小手時,林思語猛然向後縮回雙手,同時退開了足有一米多的距離,方纔有些慌張的開口道,“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我要回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