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基因戰士心領神會,一路小跑下去,似乎去拿什麼東西,而傑克聽到蘭雨欣的話後,眼睛繃得大大的。

他心中出現了一個猜想,這個猜想讓他震驚萬分。

“難道說……”

正當他心中驚疑不定時,那名基因戰士又回到了他們的面前,而他的手中提着一個銀色的手提箱,並且快速地來到蘭雨欣的面前,“啪”的一聲將箱子打開。

一根根散發着熒光的黃色液體試管出現在衆人面前,傑克瞳孔一縮,心中的猜想被證實,滿臉不可思議地看着蘭雨欣。

“成爲我們的戰士,你們將會受到上帝的恩賜,成爲基因戰士,這是你們在末世活下去的唯一機會,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把握它。”

蘭雨欣彷彿沒有看到四周驚疑不定的人們,衝着四周大聲喊道。

人羣中出現一陣騷動,但很快又安靜了下去。

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銀色箱子中的試管,臉上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傑克左右掃視一圈後,看着衆人懷疑和驚喜的表情,深吸一口氣,走出人羣,然後向着地上的銀色箱子走去。

……

“這是黃泉水?”趙小川用食指和拇指捏着眼前的試管,晃了晃其中的液體,道:“你們把這東西拿出來給我做什麼?”

這裏是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趙小川很難想象在章魚的肚子中會有這麼一間房間。

但是當龍王告訴他那章魚其實並不是章魚,而是一件鬼器的時候,趙小川稍微可以接受了。

畢竟經歷了這麼多,眼前的章魚實在算不了什麼。

不過他實在不明白龍王和夏雨青爲什麼要給自己看黃泉水,於是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兩人。

“黃泉水?不,你錯了,這並不是黃泉水,而是基因試劑!”聽到趙小川的話,夏雨青掩嘴笑道。

“不可能!”趙小川斬釘截鐵道。

他雖然現在力量消失了,不過對於輪迴之力的感覺還沒有消失,況且他已經融合了牧童和第五世等人的經驗,在眼力方面他絕對是不會看錯的。

“怎麼不可能?我……哼!”夏雨青眼中閃過一絲惱怒,想要反駁,不過卻被龍王立刻勸阻了。

“第十世,你說的沒錯,眼前的試劑曾經確實是黃泉水,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了!”龍王話鋒一轉,道:“你還記得當初的柯雲泣麼?”

“恩?管他什麼事情?”趙小川驚訝道。

龍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想必你已經聽說了這米國滿世界的行屍是誰造成的吧?”

“有傳言是柯雲泣!”趙小川不確定地說道。

“沒錯,就是他!”龍王似乎很高興,道:“眼前的試劑正是柯雲泣以黃泉水爲主藥而研發出來的基因試劑,不過當時進行到最後時,柯雲泣背叛了米國所以纔會造成米國現在這番情景的。”

“什麼?”趙小川驚叫一聲,半天才回過神來,看着手中的試劑,臉色凝重起來,道:“那這試劑爲什麼會在你們的手中?你們是不是和柯雲泣有關係?”

“和他有關係?”龍王點頭道:“說到有關係,還確實有些關係,不過不是我,而是她!”

她自然是指夏雨青。

趙小川將目光轉到了夏雨青的身上,夏雨青冷哼一聲,講起了她和柯雲泣的事情。

當初柯雲泣奪取了蘭天的身體後,便一路逃到了米國,而夏雨青也根據一些行蹤到了米國。

只可惜當時柯雲泣在米國被政府藏得嚴嚴實實,她根本得不到對方任何消息。

直到東南亞事件後,她才通過一些手段得到了有關柯雲泣的一些消息,並且得知一直追尋的蘭天已經被柯雲泣奪舍,並且柯雲泣已經開始研發基因武器。

只可惜夏雨青還是慢了一步,當她找到柯雲泣的藏身之所時,柯雲泣已經人去樓空,而她卻在機緣巧合下掌握了基因的培養方法,並且知道基因是從黃泉水中提取的。

趙小川皺了皺眉頭,看向龍王,問道:“那他是怎麼回事?”

夏雨青嘴角露出一絲譏諷,道:“這還是要從你說起。”

“從我說起?”趙小川滿臉錯愕,不解地看向龍王,卻發現龍王的目光有些閃躲。 塵埃落定。

周吳二老,輕拭嘴角血跡,他們不得不承認,金老三的毒傾天下,確實有點兒實力。

「苗寨的招式,果然厲害,居然能夠憑一己之力,接下我們兩人的攻擊。」

周老聲音沉重說道。

「苗寨向來神秘的很,平日我等只是耳聞,今日一見,確實不好對付啊!」

吳老感慨說道。

此刻,周吳二老和金老三,都已勁氣匱乏,兩敗俱傷,雙方都沒有再繼續一搏的實力,只能各自退下。

其實,金老三以一敵二,還能拼個兩敗俱傷,他已經算是贏了。

「師傅,對不起,徒兒的毒傾天下,還不到火候,讓您失望了……」

金老三愧疚說道。

金人鳳冷眼一瞥,看了眼金老三,神情滿是不悅,顯然,他對這個結果並不滿意。

金老三是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如今連秦穆然兩個手下都擺不平,這讓他很失望。

「廢物,早知道你這麼沒用,當初就該把你煉化成蠱屍……」

金人鳳語氣惡狠狠說道,他們兩人之間,雖然師徒相稱,卻絲毫沒有情意可言。

金老三不敢多言,灰溜溜後退幾步,彷彿一個做錯事情的孩子。

金人鳳上前,嘴角帶著几絲邪笑,瞳孔凝聚,用異樣的目光,冷冷看向秦穆然。

「姓秦的,現在,你是打算看我一個個殺掉你的手下,還是你自己先出來領死?」

金人鳳冷聲說道。

顯然,周吳二老在華僑會中的實力,算是除上官雷闕之外的頂尖存在,而他們聯手,卻只能和金人鳳的徒弟拼個兩敗俱傷,如果金人鳳親自出手,華僑會在場的成員即便一起上,恐怕也擋不住他一招毒傾天下。

秦穆然微微一笑,淡然起身,同時示意周吳二老退下養傷。

「領死?」

「你這話說的不對,我要糾正一下,是我替你們苗寨的無疏聖女清理一下門戶……」

秦穆然言道。

聽到秦穆然提到了苗寨聖女君無疏的名字,金人鳳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了几絲詫異的神情。

「你,你認識我們苗寨的君無疏聖女?」

金人鳳詫異道。

苗寨以聖女的地位為最高地位,這個身份和實力無關,即便是身為苗域聖手的金人鳳,聽到這個名字,都得敬畏三分。

「何止是認識,她算我的老相好了。」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胡說,我們苗寨聖女,你怎麼會認識,少在這裡唬老夫了……」

金人鳳說道,他認為秦穆然的話,一定是在騙自己罷了。

亙古大帝 秦穆然微微一笑,懶得跟一個死人廢話,他已經放過金人鳳一次了,但絕不會再有第二次。

「小子,受死吧!」

話音落下,金人鳳腳尖踏地,地面裂出幾道縫隙,一道身影猶如脫弦利箭,快速而出。

下一刻。

兩道身影,交織一起。

「萬毒無疆!」

慕少的千億狂妻 金人鳳怒吼一聲,手中蛇頭拐杖一揮,強大的勁氣,立刻化成一片毒霧,朝秦穆然以摧枯拉朽之勢,洶湧而來。

澎湃的毒氣,猶如決堤洪水,一瀉千里,勢不可擋。

「啊呦,我去,上來就放大招,有點兒意思……」

秦穆然笑道。

農家嬌醫有點田 言罷,右手一揮,一股強大的勁氣,瞬間形成一股肉眼可見的能量波浪,將毒氣反彈回去。

金人鳳感覺迎面,一陣無形強力襲來,身體情不自禁,被震退十幾米遠。

「好強大的力量!」

金老三急忙上前,一把攙扶住金人鳳,否則,他可能會被剛才那股強大力量,直接推到在牆上。

獨許深情 而這一切,不過是秦穆然隨手一揮的力量罷了。

「師傅,你沒事吧?」

金老三言道。

金人鳳瞳孔充滿血絲,甚至開始有些微微變紅,彷彿已經殺紅了眼。

「廢物,你現在已經沒用了,把你的力量和毒功給老夫,助老夫一臂之力吧!」

金人鳳言罷,沒等金老三反應過來,金人鳳已經一掌蓋在金老三天靈蓋上。

啊!

金老三發出痛不欲生的慘叫聲,身體的勁氣,被金人鳳快速吸收。

站在遠處的周吳二老,都不禁暗吃一驚。

金人鳳這傢伙,招式都很邪,居然還有這種旁門左道的本事。

金老三神情痛苦,用絕望的眼神,看向金人鳳。

「爸,你,你居然,連,連我都不放過……」

短短几秒鐘后,金老三已經化成一具枯骨,而金人鳳深呼吸一口,瞬間感覺體內充滿了澎湃的力量。

秦穆然眉頭一皺。

哇靠!

原來這個金人鳳的徒弟,居然是他的兒子?

這也太勁爆了吧!

虎毒不食子,他本以為金人鳳已經夠冷血了,可想不到居然能冷血到這種地步,為了短暫的力量和勝利,親兒子說殺就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而金老三其實也算是一個可憐的人,因為金人鳳修鍊旁門左道,所以天生侏儒,為了掩人耳目,還只能叫他一聲父親,如今沒有死在敵人手中,卻死在自己親爹手裡,也算是悲催的一生。

在汲取金老三的身體力量和毒氣后,金人鳳短時間內,實力瞬間暴漲,渾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勁氣和毒氣,即便是華僑會三大堂主,都不禁感到有些後背發涼。

「姓秦的,我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化勁境界,就問你怕不怕,哈哈……」

「毒傾天下!」

一聲怒吼后,金人鳳身體內散發出強大的勁氣,化成深綠色毒霧,以鋪天蓋地之勢,瞬間籠罩整個大廳。

毒霧所至,連鋼筋水泥牆壁,都被腐蝕的掉渣。

秦穆然眉頭一皺,他並不是害怕,而是擔心其他人,這種毒霧,一旦自己不能快速控制,擴散開來,不禁整個會廳的人要死,搞不好整個東方酒店方圓幾里,都將雞犬不留。

「化勁?」

「呵呵……」

「既然你急著求死!」

「成全你!」

話音落下,秦穆然直接使出化勁大圓滿的勁氣,一招元龍破蒼穹,勁氣凝聚,有穿雲破天之勢。

金人鳳的毒傾天下,在秦穆然實力全開之下,彷彿一層薄紙般脆弱。

砰!

一聲驚天之響,地面猛烈顫抖,整座東方酒店,玻璃破碎,樓層嚴重晃動,彷彿地震一般。

金人鳳的毒霧,尚未成型,便被秦穆然強大勁氣強行化解,蕩然無存。

我一定要變弱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花招都是徒勞的掙扎罷了!

金人鳳神情瞬間獃滯,他不敢相信,自己剛才到底看到了什麼?

「這,這是化勁,大圓滿的力量嗎?」

「你,你到底是……」

金人鳳有些難以置信,他畢竟生平第一次見到這種力量,所以語氣充滿了不確定。

秦穆然脫影而出,靠著強大勁氣,在數十米外,已經直接牢牢遏制住了金人鳳咽喉。

「你們不是在冥王殿安插了眼線嗎?」

「難道,你們的眼線沒有告訴你,我是誰嗎?」

秦穆然冷聲說道。

金人鳳眼神,掠過無限驚恐,他知道秦穆然是冥王殿的人,卻並不知道秦穆然的具體底細。

但是現在,他知道了。

剛才那股強大的力量,冥王殿上下,恐怕只有冥王才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你還記得之前我們在海中的事情麼?”龍王看到趙小川一直盯着自己,嘆了一口氣說道。

趙小川回想起在海中遇到的那些奇形怪狀的海族,微微點頭。

龍王道:“其實我本來是那些海族的王,也就是你們口中的龍王!”

“什麼?”趙小川驚叫一聲,感到腦袋有些暈。

龍王哭笑不得,道:“這有什麼驚訝的?所謂的龍王說白了,也不過是靈物的一種,只不過活的比你們人類要時間長一些而已!”

“你確定你不是在和我講神話故事?”趙小川打量了對方半天,說出這麼一句話。

龍王無言,道:“現在我就活生生的站在你的面前,而且你經歷了這麼多,你覺得這一切都是神話麼?”

趙小川沉默,從鬼物、鬼器,還有輪迴者的出現他早就知道這世界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麼普通。

龍王繼續道:“這個世界上不存在那麼多的神話,大多數都是你們人類臆想出來的,比如那些神、那些鬼物,說白了不過是你們人類精神力的集合體而已。”

“而我們一族本身其實是相當於你們空中的恐龍,只不過上古時期經歷了一些災難,迫不得已進入了海洋中生活,因爲擁有超過你們人類難以理解的力量,所以纔會被杜撰出各種各樣的傳說。”

“其實說白了,我們和你們人類是一樣的,都不過是一種特殊的生命體而已。”

聽到龍王的說教,趙小川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但是聽到後來,他看着龍王的口中的利齒和頭頂的鹿角,卻依然有些不太放心。

“好吧!你繼續說吧!”趙小川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先接受龍王的話,然後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龍王也長舒了口氣,他最擔心的就是趙小川不相信自己,而旁邊的夏雨青卻撇撇嘴,道:“真搞不懂你們人類,既然可以接受科技,怎麼又不相信鬼物!既然接受了鬼物,爲什麼又不接受神話?”

趙小川知道夏雨青這是在譏諷自己,但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在他眼中現在最重要的是瞭解現在的處境。

龍王似乎沒有注意到兩者的對話,沉吟片刻道:“第十世,其實我曾經是海里的王着,但是後來遭到了背叛,最後是你救了我!”

趙小川一愣,隨即點點頭。

龍王道:“從你救出我的時候,我其實並沒有離開,而是在暗中觀察着,觀察你是不是我要等的那個人!”

“那個人?什麼人?”趙小川好奇道,一旁的夏雨青也悄悄豎起了耳朵。

“輪迴者,”龍王道:“第二世曾經是我的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