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墨九狸接到兩個墨家老祖不爽的傳音后,陷入了沉思中……

「九狸,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冷冥夜剛好有事找墨九狸,走過來就看到她低著頭坐在這裡。

「夜,你來了!剛才老祖宗傳音來說……」墨九狸將自己讓墨家兩個老祖宗監視墨彩雲,然後,兩個老祖宗剛才傳音說看到墨彩雲頭頂冒黑煙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你是說她的頭頂一直冒黑煙?臉色也慢慢的蒼白?」冷冥夜問道。

「嗯,沒錯!怎麼了?你聽說過?」墨九狸問道。

「我曾經在一本古籍上面看到過,不過那本古籍並不全,是之前在一品閣看到的,當時因為不全,我並沒有買!不過,我記得上面說那是一門邪惡的功法,修鍊之人可以召喚出怨靈!但是每次召喚的代價也是非常大的!」冷冥夜回想著說道。

「怨靈?怨靈不是屬於鬼界的嗎?怎麼可以被召喚到人界來?」墨九狸震驚的問道。

這個世界不但有人界,還有神界,鬼界和妖界!而人界也分很多界面,凌天大陸算是最低級的界面了……

可是跟神界和鬼界等比起來,哪怕是高級的人界界面,也是最弱的!人界的人只有修鍊成神,才具有跟其餘三界一較高下的實力……

「是的,那本古籍看起來就破舊的很!想必記載的也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如果墨府的女人真的跟怨靈有關係的話,那一定要多加小心了!強大的怨靈揮揮手就可能毀掉整個大陸,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冷冥夜擔心的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告訴他們小心的!你那邊有什麼消息了嗎?」墨九狸看著冷冥夜問道。

「嗯,我查到墨辰風將軍,這麼多年一直暗中培養著一群暗衛,每隔幾年就會派出去這些暗衛,還沒有查到派去那裡,但是每次派出去的人不是全部都死了,就是回來幾個身受重傷的!」冷冥夜說道。

「從什麼時候開始?」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應該是從你娘親失蹤之後!」冷冥夜說道。

「果然如此,我知道了!儘快查一下那些人究竟去了什麼地方,有消息馬上通知我!」墨九狸說道。

「好,有消息我再來通知你!」冷冥夜說完便離開了。

看著冷冥夜消失的背影,墨九狸的眼神轉了轉,剛才夜說的事情,讓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夜探將軍府時遇到的情景…… “這個不好說,古人有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有可能是你自己夢,也有可能是她跑進了你的夢裏。”郭勇佳聳了聳肩:“就好像我,也天天做夢夢到你啊。”

我一陣無語,這個郭勇佳說着說着又開始耍流氓了。

“你好好的夢我幹什麼?”我盯着郭勇佳,很想知道我在他的夢裏是什麼樣的。

郭勇佳突然臉紅的起來,偷偷笑了幾聲,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們男的做夢當然都是夢美女啦。”

“我是說,你夢裏我在幹嘛!”我有些哭笑不得。

“額…這個嘛…是私人問題,當然,你想知道我也可以告訴你。”郭勇佳正了正神色:“我夢到你在我面前跳舞。”

“跳舞?跳什麼舞?”我皺眉,我似乎沒有在郭勇佳面前跳過舞啊,況且我好像也不會跳舞…

“嘿嘿,就是你穿着喜羊羊的笑內內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郭勇佳一臉淫笑。

我沒等他說完就把沙發上的抱枕扔了過去。

“你這人惡不噁心啊!”我氣呼呼道。

郭勇佳連忙躲開,乾笑道:“是你一直要問我的…”

“好了好了,我們不說這個,說剛纔的事…”

我惡狠狠的瞪了郭勇佳一眼,沒有繼續糾結這個話題,看來以後還是要防着郭勇佳一點!

“你說在夢裏,她和你長得一樣,可是徐鳳年卻不認識你,拉着她的手走了,而且她還和你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郭勇佳對我說。

“恩,那女的說徐鳳年不是愛我這個人,只是愛我的這張臉…”

“我靠,這句話很矛盾好不好,不是愛你這個人,而是愛你這張臉,難不成你的臉不是你的?”郭勇佳仔細盯着我的臉看了看,不可思議道:“你去韓國整過容?”

我拍了一下他:“你胡說什麼,我可沒有整過容…”

郭勇佳沉思了一會,說:“我想我大概知道了她的意思,徐鳳年說不出愛你的理由,那女的又說徐鳳年只是愛你的臉,而不是你的人,這麼說來只有一種解釋了,就是你可能跟徐鳳年生前喜歡的女人長得一樣,所以他纔來找你冥婚,而你問他爲什麼愛你,他可能不會說謊話,所以纔會選擇了沉默…”

我心裏一驚,郭勇佳的話讓我想起了徐鳳年之前對我說的。

“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久到我自己都忘了年月。”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豈不是成了徐鳳年思念情人的代替品?

我瞬間感覺自己的三觀就要崩塌了。

苦苦愛了那麼久的人一隻鬼,到頭來他只是因爲我長得跟他以前的愛人相似,所以纔會和我在一起…

難怪徐鳳年每次看我的眼神都那麼迷離,讓我有一種我們相識很多年的感覺,這一切就是因爲我長得像他的老相好!

“我靠!”我心裏又驚又怒,忍不住學郭勇佳說了一句髒話。

郭勇佳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顯然是沒想到我會激動的罵出髒話。

“咳咳…其實這就是我瞎猜的,具體的怎麼樣,我也不清楚,說不定那真的只是你的一個夢而已,我們不必非要把它串聯起來。”郭勇佳打了個哈哈。

我知道他這是在變相的安慰我,可是事實如此,要我怎麼不去多想?

其實我早就該明白,徐鳳年開頭除了和我上牀,似乎根本就沒有做過別的,我就傻乎乎的一直相信着他!

我立馬站起身,準備去找徐鳳年問個明白,看看他究竟對我是什麼意思!

“哎哎哎,我說你先別急啊。”郭勇佳拉住了我的手。

“放手,我要去找他。”我氣勢洶洶的瞪了他一眼。

郭勇佳手上一鬆:“本來我還想跟你說說我其他的看法,既然你這麼着急的找他,就先去吧。”

我原本衝動的心理一下子被他說的話給撲滅了,萬一,真的是我想多了呢?

我做回沙發上,目不轉睛的看着他。

“我們暫且把你夢裏的女人當成是一隻鬼,她有可能本身就長你這樣,又或許變化成你的樣子,如果她本身就長的和你一樣,那就是跟我剛纔說的那種情況,你可能只是一個徐鳳年的代替品。”郭勇佳看了我一眼:“如果她是故意變化成你的模樣,來誘導你,利用你和徐鳳年的矛盾,趁機拆散你們,也不是沒可能。”

我不由一愣,對啊,我憑什麼要相信她在我夢裏說的話?

徐鳳年不理我,視我如無物,那都是我的夢,也就是說她可以特意在我夢裏製造出這樣的場景,讓我來誤會徐鳳年!

我心裏有了一個爲徐鳳年開脫的藉口,整個人立馬高興了起來。

“我先說我不是要故意觸你眉頭。”郭勇佳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如果是第二種的話,徐鳳年之前對你的沉默就沒有辦法解釋了,我個人還是偏向第一種看法,你只是一個代替品而已。”

我臉上的笑剛起來,就瞬間凝固了,郭勇佳說的話把我打回了地獄。

不說他了,就連我也覺得第二種看法太牽強了…

“其實說到底,我們想的多,不如直接問,可是問的話,我估計他也不會告訴你什麼,否則你早上就不會跑了。”郭勇佳又點上一根菸。

“當你看不透一個人的行爲,只要去猜想他的目的就好了,徐鳳年跟你做鬼夫妻,無非是想你陪他永生永世,所以他纔會要你死,又或許他另有目的,你看見那個跟你一樣的女人,或許是爲了拆散你和徐鳳年,更或許她纔是徐鳳年的原配,見你和徐鳳年好上了,特地來找你麻煩,嘿嘿,說句不好聽的,你充其量就是一個小三。我對你好,也有目的,那就是想和你在一起。”郭勇佳深深嘆了一口氣:“我這麼好的男人,你居然不知道珍惜,悲哀啊…”

郭勇佳前半段話還好,我聽了以後深有感悟,可是這後半段他又開始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了起來…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我問他。

“要麼就斷了,心裏有念想就等。”郭勇佳起身給我倒了一杯水。

“等他給你解釋,到時候看你自己怎麼選。”他把水放在我面前,笑了笑:“我先去睡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我一個人坐在安靜的大廳裏,凝思苦想了半天,可想破了腦袋,楞是想不出一個辦法。

聽了郭勇佳的話,我現在真的已經沒有怨氣去找徐鳳年問個明白,爲什麼這些事都要我一個女生主動?

或許冷靜幾天,徐鳳年他自己回來找我解釋清楚…

“砰砰…”

就在我準備去睡覺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我走到門口準備開門的時候,突然愣住了。

現在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了,誰會在這個時候敲門?

我和郭勇佳住了半個月,他沒和我說過他家裏的事,我也沒見過他有什麼朋友來找他玩,所以我立即就否定了會有親戚朋友過來找他。

我精神變得敏感起來,指不定外面是有什麼搶劫犯什麼的…

我偷偷看了一下貓眼,外面走道上空蕩蕩的,一覽無餘,根本沒看見人。

奇怪,我聽錯了?

“砰砰…”

敲門聲又響了起來,我嚇了一跳,看了看外面還是沒有人。

不過我心裏卻立即害怕了起來,難不成,是之前那隻色鬼還沒死,又來找我麻煩了?

我匆匆跑到郭勇佳的房間,想讓他出來看看,可我發現,他房間裏空蕩蕩的,也沒有人… 她記得那一晚,她看過外公之後,剛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有人影鬼鬼祟祟的閃過,她便跟了上去。

最後發現那人去的屋子,是大舅舅墨辰風的,那個黑衣人是大舅舅的屬下,想來應該就是大舅舅培養的暗衛吧……

她分明記得那個人當時跟大舅舅說,沒有找到小姐的下落。而且,去的人只有三個人活著回來了!當時她還疑惑為何娘親失蹤了,大舅舅還在找呢?如果那晚她不是惦記著外公的毒,可能就會現身問個清楚了……

當時,她心裡雖然有疑問,卻沒有多做停留就離開了!看起來下次見面,要找個機會問問大舅舅了……

司徒府

司徒倩那天從墨將軍府回來之後,便徹底病倒了!她被冷汐夜那一巴掌打的很重,本來以為他們家的供奉丹師,一定能夠治好她的傷……

可是,這三天時間過去了!她的臉絲毫不見好轉。害她整天在房間中大喊大叫,不是砸東西就是打丫鬟。弄的她院子中的下人都人心惶惶,誰也不願意去服侍她……

司徒老爺回來后,得知寶貝女兒在將軍府門前被人打傷,直接把將軍府給記恨上了。剛準備讓司徒家的長老,帶著人上門討說法……

就得知了太子歐陽落熙和墨九琪,那天出事的消息!司徒老爺立即又讓長老們不要去了……

以著他多年的經驗,太子和墨府小姐出事,定然也跟倩兒口中的兩個女人有關係!如果是墨府的人所做的,那麼墨府的大小姐應該不可能出事,既然連墨府的人都出事了,這絕對是打傷倩兒的那些人乾的……

雖然他疼愛寶貝女兒,但是他可不是傻子。不然司徒家也不會在風雲城屹立不倒這麼多年……

倩兒的仇他是一定會報的,但是也要先找到人才能報仇!不然,盲目行事只會得不償失!

因此,司徒老爺司徒安直接派那天跟在司徒倩身邊,見過冷汐夜和冷殘淚樣貌的兩個人,帶著司徒家的暗衛,暗中隱藏在將軍府附近,命他們見到傷害倩兒的人後,馬上回來稟報……

皇宮

皇帝歐陽浩正在聽暗衛彙報太子府的情況,在得知太子已經成為廢人不能人道以後,歐陽浩震怒不已……

可是,他畢竟是一國之君,憤怒之後很快便有了決策,立即名人擬好聖旨。大概意思就是太子因為意外身受重傷,無法再繼承太子之位,即日起罷免太子之位,冊封三皇子歐陽落塵為太子……

並且,在新太子繼位后,即刻贏娶丞相之女墨水瑛為太子妃!歐陽浩的打算非常簡單,歐陽落熙既然人已經廢了,說白了就是棄子了,但是尋找秘境的入口還需要他……

因此,他現在必須廢除了他的太子之位!等到他蘇醒過來,不滿的來質問他的時候,他便可以以此作為條件!只要他找到秘境入口,成功進入秘境取得至寶,太子之位將再許給他便可……

所以說,最是無情帝王家,此話一點都不假啊……

歐陽浩的聖旨剛頒布下去,就見一個小太監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跪地道:「啟稟皇上,天師大人駕到!」

「什麼?你說誰來了?」歐陽浩聞言震驚的直接站起來問道。

「回皇上,是天師大……」

「是本座!」小太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清冷悅耳的聲音打斷。

隨即從御書房的門外走進一個身穿白衣,臉上帶著紫色蓮花面具的男子……

男子緩步走了進來,淡然而立,素白的袍子銀線勾勒陀羅,輕紗漫漫,霧霧約約,似隔著千山萬水,難見其真容……

清風從門外吹進來,撩起他長及腰畔的烏絲,竟似一縷幽夢,淺淺入人心。

即便他帶著面具站在原地,也是美景如畫,令人失魂落魄……

歐陽浩回過神來立即走下來,跪在地上道:「風雲國歐陽浩拜見天師大人!」

「起來吧!我是為了幾日後的馴獸師大會而來,不得打擾!」帝溟寒簡單的說明來意,都不給歐陽浩回話的機會,人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是,是天師大人!」等到歐陽浩反映過來的時候,人家早就不見蹤影了……

「來人啊,給我召集群臣,全部來御書房見朕!」歐陽浩立即下令道。

風雲城城南

一座清幽典雅的院子中,從外面看起來根本看不清這裡面的模樣,只能隱約看的見裡面有著一棟兩層小樓!

總裁前夫別過 大門上面懸浮著一個奢華的牌匾,上面刻著寒園兩個大字,雖然沒有南風國寒院的氣派,卻也只是微微遜色罷了……

此刻,之前出現在歐陽浩面前的天師大人,正悠閑的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喝著香茗,臉上的紫金蓮花面具,遮住了他大半的容顏,只露出一雙幽深的黑眸,和一張完美的唇形……

「主子,太子歐陽落熙廢了,墨九琪失蹤了!」一襲藍衣的花護法恭敬的說道。

「失蹤了?」

「是的,據說歐陽落熙和墨九琪……」花護法如實將墨九琪和太子在九樓發生的事情,如實說了一遍。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嗯?你是說那個女人在密室中消失了?」

「沒錯,據說端木寒仔細查找了半天,都沒能找出兩人忽然分開,和那個女人忽然消失的原因!」花護法如實說道,聽到消息的時候他也驚訝了一下。

「看起來,這風雲城最近蠻熱鬧的啊!」帝溟寒勾唇道。

如果不是因為好友和之前墨府的那個女人,他才懶得參與什麼馴獸師大會呢……

「主子,聽說三日後北風城煉丹公會的夜阡重,要挑戰風雲城的煉丹公會的會長!」花護法想起什麼的說道。

「夜阡重是誰?」帝溟寒疑惑的問道。

「咳咳,主子,夜阡重是北山國北風城煉丹公會的會長!他一直想要吞併了風雲城的煉丹公會……」花護法扶額,只好將煉丹公會之間的關係,詳細的說了一遍。

「嗯,弱肉強食,這是自然現象!」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我之前昏迷的時候都是在這間屋子裏躺着的,所以我對這裏還算熟悉,可我裏裏外外找了個遍,也沒有看到郭勇佳的身影。

他牀上的被子都疊的整整齊齊,就算他消失,也不會是在睡覺的時候啊!

難道他剛進屋子就出了意外?

那也不可能一聲不吭啊!

“砰砰砰…”

外面的敲門聲還在繼續,只不過那聲響卻越來越大,越來越頻繁。

我心裏頭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外面無緣無故響起了敲門聲,郭勇佳又好好的消失了,這可怎麼辦…

對了,電話!

我掏出手機立即給郭勇佳打了一個電話。

“鈴鈴鈴…”

聲音就在我耳邊響了起來,嚇我一跳。

原來郭勇佳的手機就在牀上,他沒帶在身上…

這下好了,我徹底聯繫不到郭勇佳了!

就在這時候,外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敲門聲突然停止了!

我壯起膽子走到門口,敲門聲突然又響了起來。

帝逆洪荒 這也太奇怪了吧!

我顫抖的看了看貓眼,就看見一個眼珠子和我對視在了一起…

我嚇得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外面傳出來了一個聲音。

“是我啊,郭勇佳,白素快開門。”

郭勇佳?我看了一眼門外,確實是郭勇佳,不過我卻沒有開門,因爲我知道那些傢伙會變換成人樣!

“你怎麼讓我相信你是郭勇佳?”我透過貓眼喊了一句,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