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青冥聽此,立刻答道:“那怪物有兩個腦袋,沒有眼睛耳朵,只有鼻子和血盆大口,脖子上滿是黑色的毛,至於脖頸往下的身體我就不知道是什麼了。應該是黑色的軟體,和淤泥十分相似。”

童言聞此,在腦子裏仔細的搜尋了一遍,可卻沒能找到與這怪物相對貼切一些的印象。

青冥見童言託着下巴思索,微微一笑道:“何必將注意力放在這樣的東西身上,這世間的妖魔鬼怪無數,你還真的能全部知曉啊?”

童言點頭應道:“是啊,妖魔鬼怪那麼多,恐怕除了神獸白澤之外,或許沒有人能全部認清。”

他所說的白澤乃是上古神獸,而且就棲居在這崑崙山上。相傳神獸白澤能說人話,通萬物之情,通曉天下鬼神萬物狀貌,是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獸。

還有傳言那大名鼎鼎的鐘馗坐騎,就是白澤。但這一點多半是杜撰出來的,童言和青冥當日曾在血盆苦界見過鍾馗,也沒見他騎着白澤啊。

童言和青冥又閒聊了一會兒,才各自開始了修煉。對於修行之人來說,修煉纔是最爲重要的。

但就在他們修煉的這一會兒功夫,沒想到黑風怪物再次露面了,而且就這麼膽大的直接飄在了他們的身前。

它這邊剛剛出現,童言和青冥就猛地睜開了雙眼。

青冥擡眼一看,當即站起身來,接着狠狠地道:“孽障,你可真是陰魂不散,沒想到竟敢一路跟到了這裏來。真當我不敢滅了你嗎?”

看過這黑風怪物的模樣,童言已經知道了它就是青冥所說的那個妖怪。

可有一件事他不明白,如果這妖怪真的怕青冥,第一次被嚇退了又豈敢再來?除非它根本就不怕,來這兒或許有其他目的。

想到這裏,童言也站起身來,然後開口問道:“你尾隨我們到這兒,到底是何目的?看你這模樣,應該道行不淺吧?直接用人話回答吧!”

他話聲剛落,這黑風怪物果然口出人言了。“兩位仙長,能不能……能不能幫我個忙?”

這黑風怪物用來說話的是那個大一些的腦袋,聲音有些發悶,不過還算清晰。

童言聽此,皺眉問道:“幫你忙? 老豆發芽,舊愛開花 什麼忙?”

黑風怪物聞此,立刻答道:“幫我救……救我的朋友!她被蛇妖給抓走了,而且……而且送給了黑熊妖王。我……我打不過……”

未等童言開口,青冥便搶先笑道:“幫你救你的朋友?你那朋友該不會也是妖怪吧?你以爲我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速速退離此地,不然的話,我現在就滅了你!”

黑風怪物聽言,耷拉着腦袋道:“你們若是不幫我,她就……她就死定了。如果你們願意幫我,我可以……可以帶你們去神仙洞府。”

崑崙山是萬山之祖,這裏的靈氣也是羣山之中最強的。有修士在這裏修煉,倒也十分正常。不過童言倒是不太在乎這所謂的神仙洞府,他有些想知道那黑熊妖王所捉的到底是什麼妖怪。這妖怪之間,怎麼還自相殘殺呢?

“你且說說,你朋友爲何好端端的會被抓呢?那黑熊妖王要你的朋友,又是爲了什麼?不會是爲了吃吧?”

黑風怪一聽,趕忙擡起了兩個腦袋,然後同時點頭道:“對,就是爲了吃。我那朋友是……是靈獸,只要吃了,那妖王也就可以變成靈獸了。”

“靈獸?什麼靈獸?”

“我朋友是……是九尾狐!”

聽到九尾狐這三個字,童言頓時心頭一顫。九尾狐?譚鈺不就是九尾狐嗎?不會是譚鈺吧?

他用力的搖了搖頭,將這個不安的念頭甩出腦袋。譚鈺雖然跟他分離,但以譚鈺的修爲是不可能被區區一條蛇妖抓住的。另外,譚鈺也不可能來崑崙山,她應該去青丘山或者中土的靈山。

古書有載,“又東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雘。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

這裏面所說的就是青丘之山,也就是九尾狐的故鄉。但有一點值得商榷,那就是九尾狐到底是妖還是靈獸呢?

其實有人認爲九尾狐是靈獸,而且是神獸。比如《吳越春秋》載:大禹年三十而未娶,因在塗山看到九尾白狐,以爲爲王之吉兆,乃娶塗山女。故有塗山之歌唱道:“綏綏白狐,九尾龐龐,成於家室,我都彼昌。”

這所說的是,三皇五帝之中大禹的妻子塗山氏就是九尾狐,正是因爲娶了九尾狐,才國泰民安,取得了一番大作爲。

於是就有說九尾狐是祥瑞的象徵,九尾狐的出現象徵着天下太平,誰娶了九尾狐誰就能多子多孫,盛傳妖狐具絕世之容姿,蓋世之智能,而妖狐的皮毛更是珍品中的極品。

可相反的,也有古書記載,九尾狐吃人。再加上有很多狐狸精禍國殃民的典故,九尾狐的形象才一落千丈。

童言也不敢確定,這世間是否只有譚鈺這一隻九尾狐,如果真的是,那黑熊妖王要吃的豈不是就是譚鈺?可如果不是,他就等於白跑一趟,甚至會遇到危險。

可也不知爲何,一聽到九尾狐這三個字,他就已經慌神了。不管這黑風怪所說的九尾狐到底是不是譚鈺,他都一定要去看看。他知道,自己是沒辦法坐視不理的。

“鈺兒,真的是你嗎?” 青冥一看童言突然沉默起來,就知道他做了怎樣的決定。

“小童,你是想答應它,去救它口中的九尾狐?萬一那九尾狐不是譚鈺呢?亦或者,它是在故意騙我們呢?”

童言聽此,苦澀一笑道:“青哥,你覺得我還有別的選擇嗎?它如果真想騙我們,又何必提九尾狐呢?它又不認識我們,怎知我與九尾狐淵源極深呢?總之,這一趟,我是非去不可!”

聽童言這樣一說,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這黑風怪物不可能知道童言與九尾狐有何關係,這樣的謊話不存在。

可青冥還是不相信那個被抓的九尾狐就是譚鈺,以他對譚鈺的瞭解,譚鈺這樣的厲害妖狐,豈是誰想欺負就能欺負的?除非……除非譚鈺遭遇了什麼。

童言心意已決,青冥自然不便多說,於是安慰他道:“放心吧,一定不會是譚鈺的。咱們這就去把它救出來,不就是一個狗熊妖王嗎?還長了三頭六臂不成?”

黑風怪聽此,耿直的糾正道:“是……是黑熊妖王!”

青冥扭頭看了它一眼,沒好氣的道:“希望你沒有騙我們,不然的話,我一定弄死你。對了,你怎麼會想到找我們幫忙?你就知道我們有這個本事?”

黑風怪聞此,開口答道:“我……我聞到了龍氣,雖然跟火龍洞裏的氣息不同,但卻比火龍洞的龍氣還強。所以……所以我纔來求你們幫忙的!”

“火龍洞?龍氣?你是說這崑崙山上還有一條火龍?”

黑風怪兩個腦袋同時點頭道:“沒錯兒,只是……只是那火龍已經快死了。躲在岩漿裏沉睡呢。”

一聽到岩漿二字,童言猛地瞪大了雙眼。

“你可知道那火龍洞在哪兒?”

“知道!不過……不過得等你們救了小白,我才帶你們去。”這小白說的就是九尾狐,因爲九尾狐通體雪白,或許纔有這麼一個小名吧。

救“人”如救火,童言等不了那麼久,直接開口道:“你現在就帶我們去那黑熊妖王的老窩,我們這就幫你去搭救你的朋友!”

黑風怪物聽此,立刻點頭應是,轉身便爲二人帶起路來。

這晚上在雪山裏行走,的確十分的艱難。不過童言和青冥都不是尋常之輩,雖然山路難行,也阻止不了他們的腳步。

只是童言沒想到,那所謂的黑熊妖王的老窩竟然距離如此之遠。

這黑風怪來這麼遠的地方求助,也真是難爲它了。

兩人一妖,從天黑走到了天亮,竟還沒有抵達那黑熊老窩的所在。

青冥也不是覺得累,就覺得這黑風怪物有點兒不靠譜,於是一邊向前走,一邊抱怨道:“妖孽,你該不會是想把我們帶到你挖好的陷阱裏吧?到底還要走多遠?”

黑風怪一直在前面飄着,頭也不回的木訥道:“快了,再翻過三座山,就到了!”

再翻過三座山,青冥真是有些無語了。這黑風怪可以不用腳,直接飄着走。可是他和童言卻得在這積雪上,深一腳淺一腳的艱難前行着,實在夠憋屈的。

不過抱怨也是徒勞,這段路還是得走不是。

閒得無聊,青冥又把目光落到了黑風怪物的身上。

“喂,妖怪。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的怪物呢?”

黑風怪一聽此言,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當即停下了身形。

它稍稍愣了一會兒,接着頭也不回的道:“我是怪物,活了很久很久的怪物。我沒有朋友,在這崑崙山上飄了幾千年!只有小白願意跟我交朋友,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無論如何,都要救她……救她……”它一邊重複着這句話,身體一邊不停地顫抖着。

童言見此,趕忙安撫道:“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幫你救下它的。快點兒帶路吧,我們早一點兒抵達,它也能早一點兒平安!”

黑風怪聞此,這才繼續向前飄去。

青冥看了一眼黑風怪的背影,扭頭向童言問道:“小童,你覺不覺得它有點兒怪?”

童言微微笑道:“妖怪本來就怪,不要再多刺激它了。也許,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擡腿快步跟上。

他隱隱覺得,這黑風怪絕不僅僅是妖怪那麼簡單,它的身上肯定藏着什麼祕密。在崑崙山上飄蕩了幾千年,對崑崙山如此瞭解。這是尋常妖物可以辦到的嗎?而且它這個模樣,不像是單一的妖物,更像是某種組合體。它那黑乎乎的身子裏,或許還有什麼東西。

童言不願在黑風怪的身上耗費太多精力,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去救那隻九尾狐。他希望那九尾狐不是譚鈺,因爲他不想譚鈺受到威脅。但他又希望那九尾狐是譚鈺,因爲他真的太想譚鈺了。

人本身就是一個矛盾體,覺得這樣好,又覺得那樣好,而實際上,真正想要什麼,連自己都不清楚。

黑風怪沒有撒謊,在翻過三個山頭之後,他們終於來到了位於崑崙山脈西北部的一座不高的山頭前。在這山頭之上,雖然白雪覆蓋,樹木茂密,但一個巨大的山洞還是進入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黑風怪告訴童言和青冥,那黑熊妖王就在那山洞裏。而那隻九尾狐,此刻也就被囚禁在裏面。

童言和青冥相視一眼,接着身形一閃,猛地衝向了那山洞。

既然找到了妖王的老窩,自然犯不着浪費功夫,速戰速決,也好早些搭救九尾狐。

一路上童言和青冥走的都不快,就是爲了省着力氣對付妖王。

黑風怪沒有眼睛,用鼻子一嗅,就知道童言和青冥已經衝過去了。它身下的黑風一卷,也隨之跟了上去。

眼見距離山洞越來越近,可就在這時,前方的積雪之中竟突然鑽出幾頭白色的惡狼。

這幾頭狼可不簡單,個頭快趕上牛了,而且通體雪白,爪牙鋒利。一看就知道已經成精,再把它們視爲普通的野獸,肯定討不到好處。

童言亮出飛劍,就要出手。可隨着青冥的一聲龍吟,這幾頭雪狼竟當即嚇得逃向遠處,連頭都不敢回一下。

龍雖不是百獸之王,卻也是這些妖獸的剋星。在青龍面前,它們又豈敢造次?

雪狼被嚇跑,童言立刻繼續向前。

但沒曾想,就在這時,一頭白毛猛虎竟突然從山洞之中跳了出來。而在這白毛猛虎的嘴中,竟然還叼着一隻昏迷不醒的九尾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九尾狐不是在黑熊妖王的手上嗎?這裏怎麼還會有白虎呢?

但有一件事童言可以肯定,這白虎嘴中的九尾狐就是……就是譚鈺!他的直覺不會錯,那一定就是譚鈺!

“惡虎,立刻給我放了她。否則,我定將你碎屍萬段!”

ps:下次更新,下午五點! 白虎叼着九尾狐看了看童言和青冥,竟然轉身就要逃離。

童言一看,就要打出飛劍,可又擔心這白虎吃痛一口咬斷了嘴中的九尾狐。無奈之下,只能向青冥急聲道:“青哥,一定要跟上它,不能讓它逃了!”

青冥聽此,狠狠地道:“它就算逃到九霄雲外,我也一定要抓住它。不僅是爲了九尾狐,也爲我青龍一族的大仇。”說到這裏,他身化一條三米多長的青龍,立刻快速追了上去。

童言並沒有讓青冥帶上自己,因爲多帶一個人,對青冥的速度會有很大的影響。

叼着譚鈺的是白虎,稍有懈怠,可能就得被它逃之夭夭。他寧願自己耗盡真氣追趕,也不能讓它給逃了。

青冥先行追趕而上,童言立刻跟了上去。

那黑風怪物見此,也趕忙尾隨而去。

童言他們這邊追着白虎離開此地,山洞之中的黑熊妖王這才傷痕累累的爬了出來。

“白虎一族,竟敢奪老子的九尾狐,此仇老子一定要報!吼……”它憤怒的吼叫着,可卻連追趕的力氣都沒有。

而就在這時,一條黑色巨蟒竟慢慢的從積雪之中爬了出來,並向它一點一點的逼近着。

黑熊妖王剛一察覺,立刻扭頭去看,一見是蛇妖,這才鬆了一口氣。

“是你啊,有事兒嗎?”說着,它努力的坐起身來。

黑色巨蟒吐出長長的蛇信子,饒有興趣的道:“大王,我已經把九尾狐交給了你,是不是該把火龍洞的位置告訴我了?”

黑熊妖王聽此,呵呵笑道:“着什麼急啊,過了今晚,老子一定會帶你去火龍洞的。”

黑色巨蟒冷笑一聲道:“何必過了今晚呢?九尾狐都被白虎給搶走了,你還是現在就告訴我吧。過不過今晚,根本就沒有區別,不是嗎?”

黑熊妖王冷哼一聲道:“你既然也知道九尾狐被別人給搶走了,那你就想辦法給老子搶回來。搶不回來,你甭想知道火龍洞在哪兒!”

黑色巨蟒哈哈一笑道:“看樣子,大王你是要毀約了。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了。你連到嘴邊的肥肉都能被別人搶了去,你這樣的廢物活着還有什麼意義?還是讓我來取而代之吧!”

黑熊妖王一聽此言,頓時怒聲道:“蛇妖,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吃了你!”話聲剛落,蛇妖大嘴一張,一口竟然就這樣將黑熊妖王給吞了下去……

且說童言和青冥還有黑風怪這一路追趕,從中午一直追到了下午,又從下午一直追到了晚上。

這白虎的奔跑速度真叫一個快,就連青冥都無法追上,更甭提童言了,好在黑風怪的速度比較給力,始終與那白虎保持約有五十米的距離。

白虎一路狂奔,最後跑到了一處斷崖前。

按道理說,它這是無路可走了。不過白虎這樣的靈獸,又豈會沒有飛天的本領?四肢猛地發力,好傢伙,就這麼從懸崖上跳了下去。

黑風怪幾乎沒有半點兒遲疑,就跟着飛下。倒是青冥,他爲了等候童言,所以在這崖上停了下來。

約莫着十多分鐘的樣子,童言這才氣喘吁吁的趕到此地。他一見前方沒了去路,立刻不解的問道:“青哥,那白虎呢?被它給逃了嗎?”

青冥聽此,趕忙安撫道:“你不用太過着急,黑風怪已經跟着飛下懸崖了。那白虎此刻應該就在這崖下。我之所以等在這兒,是爲了帶你下去!別愣着了,上來吧。我們這就去崖底看看!”

童言聞此,這才鬆了一口氣,一個箭步上前,直接騎到了青冥的龍背之上。

等童言這邊坐穩,青冥這才從崖頂向着深淵底部飛去。

然而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懸崖之下竟然是一個寒冰林立的冰川。而在幾根又粗又高的冰柱之上,竟然正站着足有七八頭白毛大虎。

童言低頭一看,眉頭不由得緊緊的皺了起來。這麼多的白虎盤踞在此,莫非這裏是白虎的巢穴不成?

想來應該不是,白虎乃是靈獸,應該在天界。可是這麼多的白虎還是十分壯觀的,更讓人心生敬畏。

不過在童言的心裏,這些白虎早已不是神獸,而是他恨不得生撕了的惡獸。從它們抓走譚鈺的那一刻,這個樑子就已經結下了。

至於青冥,他更是對這些白虎恨之入骨。要知道當年的四象之戰,這白虎一族就是幫兇。如果只有朱雀一族,青龍一族又豈能慘遭滅族。所以,這白虎一族也同樣與青冥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雖說這白虎數量不少,但青冥和童言卻沒有半點兒畏懼,反而殺意滿滿。也許一場屠殺,很快就會上演了。

青冥沒有直接落地,而是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童言騎在青冥的龍背上,已然將自己的法器取了出來,接着高聲喝道:“大膽白虎,速速交出九尾狐。不然的話,你們今天一個也別想活!”

他這話雖然狂妄,可就是他心中所想。就算今天死在這兒了,他也決然不會逃離半步的。只因爲譚鈺在這兒,只因爲這裏有一個值得他付出生命的人!

這幾頭白虎只是虎視眈眈着,卻沒有一個搭話。

正在這時,一道白影從地面猛地衝天而起,最後在童言和青冥的面前現出身形。

擡眼一看,這白影竟是個身着白色皮草的俏麗丫頭。

小丫頭的眼睛很大,宛若水珠一般清澈,有些圓的臉蛋上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一對小虎牙十分可愛,再配上那一頭銀色的長髮,就像是冰雪中孕育而生的公主似的。

她盯着青冥和童言看了看,接着高傲的道:“一條小龍,一個凡人,你們竟然就敢來闖我白虎一族的禁地。是不想活了?還是吃飽了撐的?”

童言聽此,冷哼一聲道:“我們爲何來此,你心裏清楚。立刻把九尾狐給我交出來,否則,我們絕不會善罷甘休。”

“九尾狐?憑什麼把九尾狐交給你們?它現在在我的手上,就已經是我的寵物了。想讓我把它白白交出來,想都別想。”

童言一聽此言,勃然大怒道:“孽障,真是不知死活。既然不肯交出,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了!”話聲剛落,他猛地站起身來,手握飛劍,就要出手。

可不曾想,就在此刻,奉天盟的盟主竟然也來了。 “哈哈……真是狂妄,在白虎一族的面前還敢說大開殺戒?快點讓我瞧瞧,到底是何方高人啊?”聲音未止,一個金色身影突然從地面飛身而起,直接虛空而立在那俏麗丫頭的身邊。

青冥擡眼一看此人,頓時全身一顫,接着向童言急聲說道:“小童,他……他就是奉天盟的盟主!”

此言一出,童言也隨之露出了凝重之色。奉天盟與吳家之間早晚會有一戰,只是童言沒想到,這一戰竟然來的這麼快。

這幾天跟青冥在一起,他已經從青冥的口中得知了一些關於奉天盟盟主的信息。這奉天盟盟主是鯤鵬所變,是龍族的剋星,其修爲更是深不可測,甚至比老祖宗還要厲害一些。

在如此強大的敵人面前,想要取勝,難度之大可想而知,甚至說今天能不能保住性命,恐怕都是未知之數。

童言努力的平復心中的不安情緒,然後冷冷的道:“你就是奉天盟的盟主?堂堂的鯤鵬神鳥不老老實實的在天界待着,來人間作惡犯事,難道就不怕上蒼降下天罰,將你碎屍萬段嗎?”

奉天盟盟主一聽此言,略感意外的道:“你竟然能看穿我的真身?看來我的確小瞧了你,不知閣下尊姓大名,可否賜告啊?”

童言聽此,冷哼一聲道:“我是何人與你何干?我來這兒是爲了九尾狐,只要放了九尾狐,我即刻便離開此地。如若不然,這白虎一族的大難就要來臨了!”

輸人不輸陣,童言雖然自知不是這奉天盟盟主的對手,可想讓他低頭,卻也沒有容易。況且今晚星光璀璨,有這滿天星辰做後盾,他更不能丟了吳家少族長的威風。

奉天盟盟主聞此,呵呵一笑道:“閣下倒是個性情中人,不過我卻不認爲你們真有與白虎一族較量的本事。白白折了性命豈不可惜?我看不如這樣,你和你身下的小青龍都皈依我的座下,加入我奉天盟。如此一來,不僅可以保命,說不定我還能幫你們向白虎一族討要九尾狐呢?這樣的話,豈不是一舉兩得?”

童言聞此,輕笑一聲道:“如此美意,的確盛情難卻。只可惜,人各有志。讓我替你賣命,怕是沒有那麼容易。至少你也得讓我信服於你,不然的話,我又豈能心甘情願呢?”

奉天盟盟主哈哈大笑道:“有趣,真是有趣!我不過隨口說說罷了,你怎麼還當真了呢?九尾狐已經成了祭品,就算是我,也是沒辦法討要出來的。至於你們,死不死與我又有何干呢?哈哈……”

童言聽此,輕蔑一笑道:“妖孽,我也只是說說而已。你既然來到人間,想必是爲天界所不容。就你這樣的妖怪,也配當我的主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在此譁衆取寵罷了!”

比語言的犀利,就這奉天盟盟主還是太嫩了點。童言打不過他,難道還罵不過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