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如果趙小川在這裏的話,當他看到這些黑衣黑帽的軍人,便會立刻認出這些軍人深山的氣息和當初他在埋骨峯看到的軍人一模一樣。

“你們誰是領頭的?”

軍隊在前進到衆人一百米的時候停了下來,然後從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材魁梧,身上的軍服繃得緊緊的,渾身上下充滿了一股幹練。

衆人聽到他的問話,猶豫半天,將目光投到了安娜和黑人小子的身上。

“FUCK,這羣雜碎,居然讓我們出去和神祕的華夏國去談判?”黑人小子看到衆人的目光,低聲咒罵一句。

安娜皺了皺眉頭,從地上站了起來,而黑人小子見狀也站了其拉力,臉上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看着眼前氣勢冷峻的軍隊! 晚上七點鐘,秦穆然陪張橫離開餐館,走出老街,石大壯則是已經駕駛一輛普通轎車,在約定的地點等候。

見到秦穆然走了出來,石大壯按了幾聲車笛。

「隊長,俺在這兒呢?」

走到車子旁邊,張橫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像洋城聚龍閣那種高消費酒店,他平常想都不敢想。

「穆然,要不咱們還是別去了?」

秦穆然笑道:「班長,群里的老兵都已經去了,咱們這個時候放人家鴿子,不好吧!」

張橫眉頭一皺,尷尬抹了一下自己空蕩蕩的口袋。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貧窮可以限制一個人的方方面面,即便是像張橫這樣的人,也被生活磨去了銳氣。

張橫猶豫片刻,言道:「穆然,那你等我一下。」

言罷,張橫立刻朝著不遠處一個ATM取款機跑了過去,張橫雖然窮,可他感覺自己一分錢不帶也不好。

「隊長,這位是誰啊?」

石大壯驚奇問道。

看著張橫消瘦滄桑的背影,秦穆然回道:「他是當初帶我的班長,大壯,還有,以後出了軍營,你別一口一個隊長叫,我聽的彆扭。」

石大壯摸著後腦勺,憨厚一笑。

「那俺叫你什麼?」

秦穆然沉思幾秒,回道:「叫我老大就行。」

「好,那俺以後出了軍營就叫你老大,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張橫匆匆回來,手裡還攥了幾千塊嶄新的鈔票。

「穆然,這些錢你拿著,總不能真的讓你一個人都請了……」

秦穆然眉頭一皺,並沒伸手去接,他知道,這些錢是張橫這幾年從嘴裡省下來的,來之不易。

「哈哈……班長,跟我還客套個什麼,我可看不上你這點兒小錢,趕緊上車,要不該遲到了。」

秦穆然親自打開車門,請張橫上車,在秦穆然心裡,張橫永遠是他的老班長。

上車后,石大壯問道:「隊……老大,咱們去哪兒?」

一時間,石大壯改口還有些不習慣。

「聚龍閣大酒店。」

石大壯打開隨車導航,發動車子,跟著導航朝洋城聚龍閣大酒店開去。

四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了聚龍閣大酒店外的廣場上。

透過車窗,只見在酒店外的廣場上,圍滿了人。

石大壯將車停好,下車開門,請張橫和秦穆然下車,三人朝人群圍觀處走了過去。

夜色下的酒店廣場,燈光璀璨,豪華至極,就連廣場地板,都是琉璃瓷磚,設有地光。

此刻,廣場上響起一陣嘹亮的軍歌合唱聲。

透過人群,秦穆然和張橫看到,上百名退役老兵,身著老式沒有軍銜的軍裝,整齊列隊,正在集體唱著他們當初入伍時學的第一首軍歌。

沒有舞台,沒有背景音樂,但是這歌聲,卻吸引來無數人的圍觀。

此情此景,張橫不禁鼻子一酸,這讓他回想起太多曾經的故事,曾經自己一腔熱血,從戎效力,那時候他是何等英姿颯爽,抱負遠大,可現在,歲月滄桑,物是人非。

這時候,一名四十齣頭的老兵,身穿一套老式迷彩服,面帶笑容,朝秦穆然和張橫走了過來。

「老張,聽說你中了彩票,今晚請兄弟們吃飯,我們這些老戰友沒錢,就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謝意了,哈哈……」

張橫尷尬一笑,剛想解釋,卻被秦穆然搶話。

「不錯,老張這次中了大獎,待會兒讓兄弟們別客氣,放開了點吃,好好宰他一頓。」

「老張,這位是……」

張橫趕忙介紹。

「老李,這是穆然,曾經我手下帶出來的兵,現在還在服役,已經是尉官了。」

張橫介紹秦穆然的時候,語氣中充滿了驕傲,今天到場的這些老兵,對他們而言,這的確值得驕傲0。

「穆然,這位是老李,李建軍,比我早一年退役。」

秦穆然精神抖擻,朝著李建軍敬了一個軍禮,看著年紀輕輕,卻意氣風發的秦穆然,李建軍內心,也有些感慨,回了一個軍禮。

「後生可畏,有你們在,我們這些老兵,也就放心了,你叫我李哥就可以。」

秦穆然笑道:「李哥,剛才從你們的歌聲我彷彿聽到了一股老兵精神,看來你們雖然退役了,但還是心存那段崢嶸且光輝的歲月呀!」

李建軍笑道:「穆然,你小子真會說好聽話。」

「班長,李哥,兄弟們都等這麼久了,咱們進去慢慢聊,今晚酒菜管夠,咱們一醉方休。」

言罷,秦穆然立刻陪著張橫和李建軍,朝老兵隊伍走了過去。

「敬禮!」

李建軍大喊一聲,幾十名老兵,個個腰板挺直,朝張橫敬了一個軍禮。

張橫眼眶有些微微紅潤,他看到了老兵的精神,那種精神,絲毫不減當年。

眾人列隊,朝著聚龍閣大酒店走了進去。

幾名老兵切切議論。

「聽說,這聚龍閣酒店,是洋城三大世家李家名下的產業,雖然比不上姜家開的珠海酒店,可消費也不低呀!」

「不錯,老張敢讓咱們來這裡,他肯定是重了頭等大獎。」

……

聽著幾名老戰友的議論,張橫不禁臉色有些沉重,自己都快窮的日子過不下去了,居然還被扣上這麼一頂大帽子。

走進聚龍閣酒店大廳,四周純西方皇室裝修風格,奢華而有內涵,給人眼前一新的感覺。

這時候,一名身穿西裝,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朝張橫等人投來鄙夷目光。

「喂,你們是幹什麼的?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穿成這個樣子,來表演節目嗎?」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打量這男人胸前的胸牌。

酒店經理——王銳。

秦穆然冷冷一笑,言道:「怎麼了?難道你們酒店有規定,穿迷彩不能進來嗎?」

王銳鄙夷一笑,眼神中充滿不屑。

「那倒不是,只是看你們這身打扮,來這裡吃得起飯嗎?」

四周的幾名老兵,滿臉不爽,卻也沒有發作出來,如果不是有人說老張請客,他們還真來不起聚龍閣這種高消費酒店。

秦穆然冷聲言道:「你沒看到他們都是退役的英雄嗎?難道,你連最基本的尊敬都不會嗎?」

王銳冷笑一聲。

「尊敬?我們的服務宗旨,顧客就是上帝,但前提得是有錢的顧客,像你們這種一看就是窮光蛋的人,趕緊走,否則我讓保安請你們出去……」

李建國氣憤道:「你說什麼呢?有本事在說一遍!」

王銳翻了一個白眼,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出來。

就在這時候,大廳內響起一陣沉悶的聲音。

「吵什麼呢?」

眾人尋聲看去,只見七八名保鏢,簇擁著一名老者從樓梯走了下來。

秦穆然定睛一看,這人居然就是李家李洪天。

這裡是李家的酒店,李洪天出現在這裡,並不奇怪,或許是來視察工作的。

見到李洪天,王銳立刻滿臉賠笑,像條哈巴狗一樣,跑了過去。

「李董事長,對不起,這幫窮棒子吵著你了吧!我馬上就讓保安把他們趕出去。」

這時候,秦穆然走近,笑道:「李老爺子,好巧,咱們又見面了。」

李洪天立刻賠笑,迎接了上去。

「穆然,你來怎麼也不打聲招呼,早知道我就親自出去迎接你了!」

李洪天的話,瞬間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李洪天何等人?

堂堂洋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李家當家人,可他對秦穆然,居然都這麼客氣,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梵蒂岡?”

中年男子眼光掃到衆人,看到了安娜後,走了過去,冷聲問道。

“是!”

啪!

安娜剛說完,中年男子反手甩出一個巴掌將安娜打飛了出去。

安娜的身體橫飛出去,落在人羣中,壓倒五六個人,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憤恨的看着男子。、

“嘶~”

一旁的黑人小子看到後,似乎感同身受,左手捂住臉龐呲牙咧嘴!

“恩?”

中年男子將目光轉向黑人小子,黑人小子見狀,連忙臉上擠出諂媚的笑容。

“報告長官,我叫黑奴!是黑暗議會的代表,用你們國家的話來說,叫做青年才俊。。”

黑奴口中的一個‘俊’字剛結束,只聽‘啪’的一聲,中年男子再次甩出一個巴掌,將黑奴抽飛了出去。

“你.”

安娜和黑暗議會的御鬼士們看到黑奴也被打了出去,扶着地面噴出一口鮮血,立刻怒目而視。

然而衆人還沒有上前,一陣爆喝聲將他們喝住了。

“都別動手!”

黑奴大吼一聲,衆人一愣,不解的看着黑奴,發現黑奴正在看着一個地方,那個地方赫然就是那隻軍隊。

黑衣黑帽,手中烏黑的機槍對準他們,一點亮光在機槍口中微微閃現。

衆人靜默不語,剛纔機槍的威力他們是有目共睹的,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

“哼!算你們識相!”中年男子看着衆人的舉動,冷哼一聲,然後向着裂縫走去。

裂縫深不見底,滾滾黑霧不斷涌動着,一陣陣詭笑聲從中發出,讓聽到的人不寒而慄。

中年男子微微皺眉,轉頭看向安娜和黑奴,快步走到他們的身前。

“下面是什麼?”中年男子喝問道。

安娜冷哼一聲,偏過頭去,中年男子臉上閃過一絲厲芒。

“大人,下面是什麼我們也不知道!其實我們也剛來不久!”黑奴諂笑道:“不過之前的陰魂和鬼物都是裏面冒出來的,還有剛纔發生了一陣地震!據我估計可能是封印解除了!”

中年男子臉色微微一變,輕“恩”一聲,不在理會衆人,而是向着軍隊走去。

中年男子走的很快,但黑奴還是看到了對方臉上的一絲焦急,不由有些好奇,轉頭看向身旁的裂縫,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下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黑奴心中想道。

裂縫下面,此刻所有人陷入了一片呆滯之中,看着大將軍長大了嘴巴。

大將軍的額頭,一道裂縫顯現,綠色的光芒在他的額頭熠熠生輝,像是第三隻眼睛注視着衆人。

“那是什麼?我怎麼感覺我身體中的靈體想要進入到裏面?”

“好神奇的感覺!我彷彿通過那隻眼睛看見了我的前世!”

大多數培養基中的御鬼士們一臉微笑,彷彿看到了什麼幸福的聲音,口中喃喃說道。

另一邊,諸葛第一衆人也呆呆的看着遠方的大將軍額頭的綠芒。

“不會錯的!我體內的六道輪迴開始自行運轉起來了,那絕對是六道輪迴碎片!”蘭天整個人趴在培養基上激動的喊道。

“這柯雲泣實在是厲害,居然利用本源輪迴碎片造出這種怪物,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雖然是敵方,但是星兒卻不得不佩服對方。

正當衆人着迷時,一個沉悶的聲音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