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碧君在一旁哈哈大笑道:“楊落,你這病秧子,還是快趴下唱征服吧,你們風雅大陸,完了!”

我看着她一笑,然後像損她幾句,無奈,說不出一句話,咳嗽的更厲害了。

但是我知道,黃斌的表情凝重了,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此時,他的身體周圍佈滿了煞氣,一把劍更是冒着黑色的絲線狀的能量,令人望而生畏。

他劍走太極,幾步跑過來,掄起來一劍劈砍,這是太極的基本招數,也是最常用的,更是最好用的。長劍從身後翻過來,一個大大的太極雙魚圖在軌跡之內形成。我土豪金往上一撩撥,鐺地一聲盪開了他,但是身體卻後退了兩步。

這一招,張道陵祖師就哈哈大笑了起來,喊道:“好,楊落,你算是得到了太極精髓了,如此羸弱的身體,竟然接了黃斌全力一擊只是稍稍後退,這要是你全盛的時候,黃斌不是你對手。”

說實話,這次能接下,大部分的功勞在這把劍上。可以說,這把劍此刻用起來,太順手了,並且我感覺到了這把劍之內的神力。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怪不得,這龍魂金針繡出來的動植物會活了,這金針之內是有神力的存在的,這種力量是有生命活力的。

黃斌體表的煞氣越來越重,他說:“楊落,今天我要殺了你!”

我說:“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們想到一起去了。”

土豪金的試練結束了,我知道,土豪金絕對不能用等級來衡量了,這是一把重劍,同時,是一把蘊含着大道的存在。

他劍走游龍,一邊前進一邊揮舞,每每長劍轉一圈,速度都要增加一倍,同時太極雙魚圖的虛影就會更加的真切起來,終於,他躍了起來,雙手將劍從背後掄了過來,雷霆萬鈞之勢!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殺招,很多人不忍心觀看,紛紛轉過頭去了。

我卻笑了,土豪金伸出去,體內所有的能量都灌注在了這長劍上,當這混蛋到了身前三米剛要將長劍揮下來的時候,一道閃電啪地一聲從土豪金長劍打了出去,直接就命中在了他的身上。

這加了命中的加持,出手可以完全出全力,並且能很好的控制住節奏,可以說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聽哄地一聲,這黃斌的身體頓時被炸得倒飛出去,身上的皮肉直接燒焦了,在那一瞬間,我甚至看到了他的金色骨頭。他長劍隨即脫手,身體啪地一聲落在了地上。

我揮劍追過去,只要追上他,我就要一劍結果了他。

偏偏此時,韋恩展翅而起,一個俯衝就把黃斌撈了起來。我伸開翅膀剛跳起來,沒想到師祖一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腳,硬是把我拉了下來。他喊道:“你幹嘛?比賽不是殺人,窮寇莫追你懂麼?再說了,你是那韋恩的對手嗎?”

我一口氣上不來,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地咳嗽了起來。

大家都驚呆了,紛紛站起來看着我。

“我的天,這還是身中劇毒,這要是不中毒,要多厲害啊!”

“是啊,不對啊,看楊帝君的樣子,這是成神了啊!”

“是啊,他是成神了,一品神的存在。”

“剛纔那一劍到底是什麼招數啊?怎麼看起來像是閃電啊?”

“戰神歸來了啊!戰神歸來了。”

“簡直是不可思議,一招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釋放,簡直就是不可能啊!”

……

暗黑這時候看着我笑着說:“楊落,看來,有機會我倆也要切磋下了,我對你那一招閃電暴擊很感興趣啊!”

沒錯,他看懂了,這的確是閃電暴擊,同時增加了穿刺和命中。要不是我身體羸弱,這一下足夠殺了黃斌了,讓他逃了,心裏覺得很不舒服。

此時笑得最開心的是欲乘風,她還在地上趴着,頭上還被一隻腳踩着。踩着的人還是葉碧君,但是此時,葉碧君瞪圓了眼睛不說話了,而欲乘風則慢慢的將一隻手放在了葉碧君的腳面上拍拍,葉碧君這才鬆開了那隻腳。欲乘風慢慢擡起頭來,從懷裏掏出了一面小鏡子,然後化妝,整理了一下頭髮,之後還打了個紅嘴脣。這口紅是從天朝帶回來的,什麼牌子的我就不說了,不然又要噴我是插廣告了。

媽的,不說又憋得難受,就是那個比自然更漂亮的那個。

我不得不順便誇了一句:“欲乘風,你比自然更漂亮!”

“美,來自美寶蓮!”欲乘風哈哈大笑了起來。

她慢慢站了起來,擡手就是一個大嘴巴打在了葉碧君的臉上,罵道:“表子!被男人拋下了吧!這下你和我美啊?你憑什麼和我美?你有美寶蓮嗎?”

葉碧君傻了,她捂着臉,一步步後退,喊道:“不可能的,楊落,你不可能贏了的。你使詐!”

本來她是信心滿滿,已經開始幻想勝利後該怎麼慶祝了,甚至提前就開始享受勝利果實了,突然之間的失敗,讓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變得有些手足無措,甚至是崩潰了。尤其是我贏了,對她的打擊更是巨大的,要是納蘭英雄贏了黃斌的話還會好一些。

欲乘風笑得非常開心,她過去又是一個大嘴巴,打得葉碧君已經懵了。葉碧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突然看着地上跪着還在咳嗽的我來了句:“楊落,我是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捱打,你就這麼看着,你還是男人嗎?”

我用力嚥了口唾沫,伸出一隻手說:“打死我的女人。”

欲乘風哈哈大笑着開始不停地打葉碧君,這葉碧君也不敢還手,也不能還手。因爲納蘭英雄一直盯着她呢。

姬長老這時候喊了句:“快派人去新二屆,請雲清大帝來。”

納蘭英雄和秦川都聚精會神地看着欲乘風揍葉碧君的大嘴巴。只要是葉碧君要還手,估計這兩位會立即弄死這表子。這個葉碧君,太氣人了。

樊朵看不下去了,她過來扶起我說:“算了,不要打了。”

我說:“你看清楚,不是我打的。她捱打是必然的。我沒權利阻止別人揍她,因爲她剛纔已經揍了別人了。” 洪水大帝這時候嘆了口氣說:“楊落,今後我北天魔族願意和你和平共處,不日便退出西域,讓出領土。”

妖族那女漢子大帝也說:“我妖族也將撤軍,讓出西域。”

我咳嗽着抱拳,想要致謝。但是還是一直咳嗽。

“帝君身體不適,就不要說話了。”那女漢子拍拍我的肩膀,隨後轉過身走了。

我點點頭。洪水大帝對暗黑說:“暗黑,撤軍吧,再待下去,也沒意思了。我們沒辦法攻打風雅大陸的,在那裏只是楊落嘴裏的一塊肉,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吃了。”

暗黑主神點點頭說:“是啊,我們還是撤軍吧!這楊落,太恐怖了。此時和納蘭英雄化干戈爲玉帛,對於天界也是一件好事。另外,那個修煉霸道的秦川,也不可小覷,這鐵三角形成,在天界也能夠稱霸一方了,這新一屆,安穩了。不過,這新二屆的麻煩恐怕大了啊!”

雲清大帝被請來了,是娰長老親自騎着仙鶴請來的。這位來了後,直接就到了葉碧君面前,直接就是個大嘴巴,拉着過來推倒在了我的面前說:“楊落,這是你的女人,你隨便處置吧!孽障女,竟然聯合黃斌將我軟禁,打算不日稱帝,豈有此理!”

“雲清大帝,不要和我打馬虎眼。”我說,“你什麼心思我懂,不到最後關頭,你是不會選邊站的。回去後準備開戰吧!你就是那個左右搖擺的小人。”

“楊落,我看你是誤會我了,我一直看好你的。”他指着地上的葉碧君說:“不然我也不會發通告將女兒許配你啊!你可不要誤會老夫的一片苦心啊!”

樊朵說:“是啊楊落,姐夫一向是個光明磊落之人,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一切都是葉子的虛榮心導致的,太虛榮,太浮躁。好好教訓下就是了。”

葉碧君抱着我的腿喊道:“夫君,我知錯了,今後一定遵守婦道,一心樸實地伺候夫君,求夫君不要怪罪我,我知錯了啊!”

我咳嗽着往後退了兩步,然後看着她說:“我不是你夫君,你不要胡說。”

“不,你是,這天上地下除了楊落,沒有人配得上我,求你了,你要是休了我,我就沒辦法活了啊!”她開始抱着我的腿,用臉蹭我了。哭得嘩嘩的。

欲乘風跑過來,一把就抓住了她的頭髮,拽着她往後走,罵道:“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去死吧你!”

我對雲清大帝說:“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的,我都能理解,作爲一個帝王,選邊站的時候一定要謹慎是正確的,但是你的手段太低劣。”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雲清大帝的手段,但是我必須這樣警告他一下,不然以後老和我耍心眼兒,我會很累。

這件事的真相,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唯一知道的人就是雲清大帝,他不說,誰也不會知道。他是打死也不會說出來的。

“楊落,我都把女兒給你了,我和你至於耍手段嗎?今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啊!”他說,“你就高擡貴手放過我新二屆吧,今後新二屆還要指望楊帝君的庇佑才能保得平安啊!”

我哼了一聲說:“既然我們是盟友,我就不會坐視不管的,這次就算了,下不爲例,再有此類事件大軍立即開拔,將你雲清大陸屠戮一空。”

說完,我咳嗽着轉身,一眼就看到了微笑着的明月,她過來挽住我的胳膊說:“大帝,本宮扶着你,別摔了!”

接着,天界諸神開始來給我家明月問好,我這才明白,帝后和妃子的區別在哪裏了,從今以後,明月天界最有權威的女人之一。

我咳嗽着,一步步出了這廣場,明月扶着我上了一輛馬車,朝着南天門而去。

風雅大陸的軍民聽說了這件事後,羣情激奮,紛紛喊着要征討新二屆,非要屠戮人家的星球。我心說這怎麼可以,就這點小事就要殺人全族,不太靠譜,我可不是那個暴躁的東翼,同時,我也不是那個婦人之仁的中天大帝。恩威並施纔是王道。

我回去後休養了一天,爺爺和明月時刻守護着我,爺爺是作爲醫生的身份,明月是作爲帝后的身份。此刻,我更加的明白了身份的重要性。那些來探望的女子,都被明月給擋回去了,這裏,她是老大,都必須聽她的,這就是身份!

就連楊穎來探望,都沒能見到我,她只是公主,和帝后比,不是一個檔次的。可以說,她現在是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存在,走遍天界,到哪裏都能收穫到足夠的尊重的存在。

這讓風綵衣情何以堪啊!還好,明月還是很給風綵衣面子的,讓她進來了。風綵衣見到我後,看着我撲哧笑了,說:“你呀!總是這麼不要命的拼,上輩子拼死了,這輩子可千萬不要了。”

我笑了起來,之後又是一陣咳嗽,一口血就噴了出來。我爺爺立即過來,給我灌了一碗藥下去,說:“還是不要來人探望了。”

風綵衣一看這情況,就退了出去。臨走讓我安心,她先回西天了。

第二天,我剛睡醒,看到明月從外面回來了,我坐了起來,靠在牀頭,問她去幹嘛了。明月說:“雲清大帝帶着葉碧君來了,葉碧君是被花轎擡着來的,你說這雲清大帝得多麼不要臉,我們不去花轎接,他自己就用那八擡大轎給送來了。夫君,這女人必須要。不然盟約不穩!”

我說:“真想將她打入冷宮啊!這個女人真的太討厭了。最好讓她回去,自己去稱帝好了,只要她不嫁人,我們的盟約就有效。”

明月嗯了一聲說:“我去交涉一下,看看雲清大帝怎麼說。”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明月回來說:“不行,葉碧君說了,你不要她,就跪在外面不起來了,就死在這裏。”她用手一指說:“就在外面跪着呢,誰也勸不起來。最可氣的是什麼你知道嗎?貌似太后和公主都挺喜歡這個女人的。”

我說:“氣死我了,這倆是要造反嗎?”

我這一生氣,又是一口血噴出來。我爺爺嘆口氣說:“不能再動氣了,她跪就讓她跪,你的身體要緊!”

“一個高中教師,一個大學沒上兩天的女人,爲何要干預朝政啊!她們難道不知道這是關乎到社稷安安危的事情嗎?這個女人,不能爲妃的,她會禍亂天界的啊!”我捂着胸,一口氣上不來,就覺得眼前一黑!我擺着手說:“她讓我想起了那個烽火戲諸侯的褒姒來。”

明月摟住了我,靠在了她的懷裏說:“也不會那麼嚴重,這麼多姐妹看着她,也不會鬧出什麼大事來的。”

“她成神是註定的事情,這女人雖然心腸歹毒,但是天賦極高。一萬年後呢?十萬年後呢?誰敢保證她沒有得勢的那一天?尤其是那千嬌百媚的皮囊,足以令天界男人爲之折腰了。就連我,都被她給……”我搖搖頭說:“這可如何是好啊!這可如何是好啊!”

明月說:“看來我要給後宮立規矩了,嬪妃不許和朝廷重臣,和天界諸侯有任何的交往,收受禮物,私自交往,都是死罪,抓到一個殺一個,我就不信誰敢亂來。以法治亂,就算以後江山傳給了後代,同時一起傳下去的,還有一部法典。有這部法典在,不會出大亂子的。”

我嘆了口氣說:“只能這麼做了。這也是一個明智的做法。”

此時,我明白,明月此時完全成了呂后那個角色,日後我要是有什麼意外,那麼一定是明月接手我楊氏江山了啊!但是明知如此,我又能怎麼辦呢?只能好好保養好自己,爭取在無數年後,順利地將江山傳承下去,帶着明月歸隱山林,免得她私心膨脹惹出大亂子啊!

明月把我放在了牀上,蓋好了被子後,她出去了,就聽在她門口說:“葉妃,起來吧,隨本宮來,安排你的住所。對了,以後要記住,作爲女人,心裏要一直想着夫君才行,腦袋裏的小心思也該放放了。”

“謹遵帝后姐姐教誨,多謝帝君開恩。”

我心說媽的,氣死我了。

這只是生氣的開始,最生氣的是,就在三天後,我接到了消息,雲清大帝進了淨化池,他竟然就這樣偷偷摸摸成神了。我這才明白,以前是明強示弱,早已經是九品真大圓滿的他,一直在隱藏實力,此時天界大定,他拋卻了一切的顧慮,踏踏實實進了淨化池,成就了金身。

終極小村醫 並且,開始廣招秀女,打算建立後宮生兒子了。媽的,看來我接手新二屆的想法也只是一個夢啊!

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性了,不愧是做了幾千年大帝的人物,硬是把女兒當工具塞給了我,奠定了堅實的盟友基礎,這個老狐狸,我還是小看他了。

說實在的,我真想見到我這老丈人先給他幾個大嘴巴,這傢伙太陰狠,我算是明白這葉碧君像誰了。葉碧君的陰狠,不足雲清大帝的十分之一。 還有一件最苦惱的事情,那就是我身體逐漸的好轉了是不假,但是我發現,我不行了。

我被這毒物弄得自己不行了,這件事還不敢和人說,太丟人。只能和我爺爺說,我爺爺說男科不是他專長啊!這可如何是好啊!我說是啊,沒兒子是不行的,早晚會世界大亂。

我祕密地找了一些神醫過來,但是紛紛搖頭,一籌莫展,說查不出什麼毛病,說也許是心病!人體確實很微妙,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但是身中劇毒,沒留下後遺症也是不科學的,但是這後遺症也太令我苦惱了吧!

明月總算是熬不住了,在這天晚上就問我:“你到底怎麼了?我身爲帝后,總要生皇子的吧,你身體恢復了也有一段日子了,卻一直獨居,是何用意?”

我總算是把憋在心裏的事情說了出去,明月不信,開始吹拉彈唱來了個全套的伺候,但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這下可急壞了我的帝后了,她跪在我的身前說:“這可如何是好啊!”

……

我心裏一直有事情沒有放下,那就是白公主的事情。很明顯,她不是普通的龍族的公主,她是有內世界的,在她的內世界裏有着很多的民衆,我想除了那龍之九子外,更多的就是各種龍了吧!

還有就是納蘭英雄的那孩子的事情,我能出來走動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這個孩子,但是我失敗了。那個女人帶着孩子搬走了,可能是被我的警告嚇到了吧!

一直答應給師姐補辦一個婚禮,但是一忙就忘記了。這時候也該補辦一個了。慶幸的是,師姐並沒有因爲這件事作妖。

最後就是那狼妖佳麗的事情,現在她被那韋恩抓住,先要訓成性奴,我必須要儘快救他出來才行啊!

ωωω◆тt kan◆C 〇

這四件事,就是那孩子的事情讓我無比的沉重。不僅是沉重,簡直壓的我透不過氣來。坦白這件事又沒有勇氣,不坦白又心裏不安,這件事折磨了我不是一天兩天了,吃不好,睡不着。

我找邦哥商量這件事,邦哥開導我說,只要你自己不說,誰也不會知道的,你何必呢?況且現在那孩子也是聰明乖巧,雖然慧根一定不如納蘭英雄親生,但是也算得上是優秀了。

我嘆了口氣,心說也只能如此了,但願那孩子不要過的太差。

自打我閉門謝客,白大帝來了不是一次了。但每次都是被擋在了門外,他又來了,明月把他安排在了風雅亭內。我出現的時候,白大帝說我氣色好了很多。我其實明白自己,並不是好了很多,只是沒有那麼差了。

我這纔派人從宮外把白公主叫了來。白公主見到我後,大大咧咧往一旁一坐說:“楊落,叫我何事呀?”

白大帝死死盯着白公主看,看了好一陣伸出手喊了句:“我的公主,你果然還在。”

白公主懵了,問我:“這老頭誰呀?什麼我果然還在?”

一直不愛說話的綺羅這時候直接就閃了出來,他見到白大帝就單腿跪地,一抱拳說:“拜見我獸族大帝,我也一直懷疑白公主便是下屆被中天大帝天罰後轉世的公主,我作爲守護,只能自毀修爲,守護金身。無奈,魂魄被金針吸走落進了北海,我水性不行,只能望海興嘆。之後守護了金身無數年,才被楊落收進了內世界,金身被天琴搶走了。”

天琴這時候出來了,問綺羅:“你的意思是,我這身體是天界龍族的公主的金身嗎?”

“不然還能是誰的?”綺羅說。

“那你怎麼不早說?”

綺羅看着天琴說:“我爲什麼要和你說?有意義嗎?”

白公主呵呵笑着說:“開玩笑呢麼?我父王是北海龍君,開什麼玩笑你們?”

我說:“白公主,內世界可不是隨便是個人就有的,你們龍族也不是誰都有內世界的,你不覺得奇怪嗎?”

“我與衆不同。”

“爲什麼你就與衆不同呢?”我問了句。又說:“其實,這件事白大帝不要心急,等她覺醒後自有分曉。”

白大帝說:“對對,神魂是會覺醒的。 冷總裁的替身情人 不過不會錯的,這就是我家那小公主無疑,就是她執意要下屆去找東翼的,鑽進了中天大帝的內世界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綺羅說:“當初我是和公主一起下屆的,公主被天譴隕落,我立即降級,毀了自己的神格,一直守護着金身。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還是被你和楊離給奪了。”

送走了白公主和龍族大帝后,我去後花園走走,明月要跟着我,我拒絕了,說想一個人走走。本來自己就被這後遺症弄得心煩,人越跟着越心煩。

沒想到我剛到了後花園,就看到了楊穎和葉碧君在後花園玩耍,兩個人在搞女紅。見我去了,楊穎就站起來了,笑着說:“哥,你看我和葉妃自己做的胸罩怎麼樣?”

說着還給我看,我拿起來看看胸罩,接着看看我妹那胸,說:“我給你個名號,叫太平公主吧!你做這麼大,是給自己用的嗎?”

其實我心裏清楚,做這麼大,無非是扣在胸脯上裝大罷了。葉碧君就不同了,那是真的大啊!

我家太平公主傻乎乎的,開始謝恩,她似乎只是知道歷史上有個太平公主特別的厲害,自己也獲得了這個封號,簡直就是高興壞了。她吵吵着告訴咱媽去!

我心說完了,這地方的文化估計要被這丫頭毀了,我不得不提醒她說:“記住,私下叫孃親,公開叫太后,別一口一個媽,不適合這邊的文化。你是公衆人物,不要破壞了這邊的文化。”

她走了,我也轉身要走。葉碧君在後面喊了句:“帝君,我要給你生孩子。”

媽的,這是在誇我嗎?怎麼就覺得這是在罵我一樣啊!

“我還有事,沒空。”我說。

恰巧這時候,德祿跑來了,他拱手道:“帝君,雲清大帝來訪,有要事相商啊!”

“有請,就來這後花園吧!”

我心說讓雲清大帝見見葉碧君,一看我倆在一起,也算是安撫下這個老狐狸。耍心眼兒誰不會啊!

這老狐狸來了後,果然非常高興,見到我倆在一起是從心裏開心,他笑着說:“楊帝君,葉妃,這些天可好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