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在這個時候,小晴突然對我露出了一股可怕的笑容,靜靜的看着我說,“陳蕭,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在想,我們之間會不會有結果,我們的結局又是什麼,好像每一次你的身邊都有別人在,而我們從來就不可能單獨的在一起過,你好像也很厲害,不需要我的保護,可是陳蕭,我看不到你的樣子,我聽着你的聲音,就覺得,特別溫暖,就是特別喜歡你。”

“小晴……”我嚇得臉色慘白,我知道她想做什麼。

“我知道自己是什麼,是陰司的媒介,把一把火燒了,我就可以通往陰司,我抱着劍,一起燒掉,我可以破壞它的體質,還能把它帶到陰司!”小晴的聲音略微顫抖。

(本章完) 畫面結束后,葯神獃獃的回不過神來,他不敢相信剛才畫面裡面,那個在別的男人懷裡浪蕩的女人,是他心裡一直珍愛的宮瀾,這怎麼可能?宮瀾一直那麼溫柔婉約,跟她都只是偶爾靠在他肩膀,從來沒有過多的親昵,怎麼可能跟別的男人就……

墨九狸看了眼無法接受現實的眼神,視線落在白霧池中紫色七葉草的身上問道:「你們是不想師公難過,才這麼久以來都不告訴他是嗎?」

「雖然我們不是人族,但是我們在這裡待了很久很久,這個老頭兒雖然不了解我們,但是畢竟也算鄰居,我們看的出來他人不壞,也看到他很喜歡那個蛇蠍女人,我們只是不想他難過,才一直沒有告訴他的……」紫色七葉草看了看葯神,最後跟墨九狸說道。

「我想知道,那個男人跟她是什麼關係?」墨九狸看著紫色七葉草問道,剛才的畫面中,她和師公只能看到,聽不到聲音,但是這些神葯應該知道的。

「好像是表兄妹,那個女人喊那個男人表哥,他們說只要把我們帶出去,再趁著葯神閉關,把其餘藥材收走,就會離開這裡……」紫色七葉草說道。

「不可能,宮瀾根本就沒有表哥,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閉關,她如果真的想拿走藥材,早就能動手了,為什麼還要答應我跟我成親……」葯神聞言不信的說道。

「她根本就沒有想跟你成親,你應該記得那一次你出關,其實你也沒有突破,可是之前你卻感受到自己要突破了,都是因為她給你下了葯,才讓你感覺要突破了,選擇了閉關……」紫色七葉草看著葯神說道。

「不會的,不會的……」葯神不敢置信的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藥神,又看了眼白霧池,心裡有個大膽的猜測問道:「宮瀾忽然來找師公,是為了你們?」

「應該是的!」紫色七葉草有些詫異的看著墨九狸說道,沒有想到墨九狸這麼快就想到了。

「可是,時間上不對,師公說他救起宮瀾的時候,你們應該沒來到這裡吧?」墨九狸皺眉問道。

「我們來到比他還早,這裡之所以叫做葯神山,不就是因為藥材多又全,被他發現以後,他一直在這裡,直到他成名被稱為葯神,這裡才被稱為葯神山的不是嗎?可是,沒有我們的同意,他也不可能在這裡的……」紫色七葉草看了眼藥神繼續說道:「他們發現這裡的時候,不過是我們蘇醒過來的時候罷了……」

墨九狸和葯神這才知道,原來葯神山是因為它們的關係,才會變成藥材聚集的地方的……

「可是宮瀾如何知道你們的?就連師公一直住在這裡都不知道你們不是嗎?」墨九狸還是有些想不明白的問道。

「因為她表哥的師父占卜到了,說是葯神山有重寶,只是並不知道是我們,所以她獨自一人,昏倒在葯神山附近,被他救回來,為了找到所謂的重寶,才會一直留在葯神山……」紫色七葉草解釋道。 我忽然鬆開手,後退了幾步,如果讓小晴跳進火坑之中,來保護我,只能證明我陳蕭是個懦夫。

既然江離選擇離開,讓我照顧好大家,那是因爲江離看得起我。

如果這一次,因爲江離不在我的身邊,我卻不能保護自己身邊的人,那我陳蕭就是懦夫,永遠沒有擡頭的那一天。

而我更不想看到小晴,爲此受到任何一點點的傷害。

江離曾經說過,任何東西開啓靈智後,都有了自己的獨立的思想,只要是有七情六慾,就不可能沒有軟肋。

干將莫邪是一對夫妻劍,離開任何一方,彼此都不再完整。

我緊緊握着法劍,心裏默唸,讓身體裏的小鬼給我力量,一定要砍傷這把劍的身體,只要讓它傷了元氣,我就有勝算。

“擺脫了,我死了,你也活不成!”我對着身體裏的那隻小鬼說了聲。

緊接着,我能明顯感覺到身體有一股熱力,如同火焰一般燃燒着我身體的每一處,我腦子裏再次出現一個聲音,“陳蕭,你給我加油!”

我恩了聲。

我咬緊牙關,舉着法劍狠狠朝那劍的劍身劈去,滋啦火花四射,我抹着我的血在刀刃上,用力一砍,只見那劍的劍身果然被我砍傷了一個缺口。

那影子突然若隱若現,似乎受了影響,十分不穩定。

我突然想起來,自己身上還帶了鬼谷子的酒,雖然我道法不夠,要是用了鬼谷子千年好酒,沾點鬼谷子的氣,說不定能有點用。

我掏出酒瓶子就往嘴裏咕嚕咕嚕的灌了好一大口,辣的我喉嚨管根本說不出話來,“嗝——”了一聲。

我吞了口氣,並指唸咒,“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羣生。受持萬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忘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炁騰騰。金光速現,覆護真人。急急如律令。”

轟隆一聲,火爐突然炸裂,火光四濺,一道雷電從劍身劈了過去,那黑影子瞬間被劈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我原本以爲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我隱約看見洞外有人,一陣風吹了進來,“砰——”的一聲,碎石飛濺,那把干將莫邪劍,突然復甦了起來,身上發出幽幽暗光,一股邪氣瀰漫在整個洞中。

靠,有人在外面搞我。

我暗暗罵了句,只見干將莫邪劍立即朝我刺了過來,我轉身一躲,它便又朝我追了過來。

因爲鬼谷子的那酒的原因,我腦子一陣暈乎,眼花撩人,有些看不清楚那把劍,只是隱隱約約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突然我手裏的法劍自己拽着我動了起來,劍法罡步極其厲害,這些招數都是江離從來沒有教過我的。

我卻一招一式,發揮的搶到好處,直直將干將莫邪劍逼到死角,一個巨大力量從我身體裏流過,狠狠的將劍劈

成了兩半,碎落在火爐之中。

我踉踉蹌蹌的拿起酒往火爐裏倒了一點,搖搖晃晃的笑了笑,“請你喝點!”

轟——

巨大的火花如雲霧一樣噴了出來,瞬間又熄滅,成了一對黑不溜秋的廢石。

後來我兩眼一抹黑,啥也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來,我躺在未名觀,小晴告訴我,我那天像是着了魔一樣,眼裏全是戾氣,跟鬼附身了沒啥兩樣,直接把干將莫邪劍斬成了兩半截,然後何頭他們進來後帶着劍離開了。

而我竟然直接昏睡了三天。

看着小晴還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長嘆了一口氣,心裏總算是踏實了,只要小晴沒事就好。

我把我在洞裏的事情告訴了林永夜,林永夜聽後幫我分析,那天我在洞裏使不出道法來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我說當時我也感覺到洞口附近有其他的人存在,本來我已經打傷了干將莫邪劍,突然又被人施法,我肯定那個是人陰山派的,當時那把劍上刻着的是陰山法術。

林永夜認爲,現在的事情都跟着陰山派有關係,必須要小心纔對,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反正肯定是不好的事情。

林永夜說在我昏迷的時候,江離來過信,讓我千萬不要再喝鬼谷子的酒了,否則我體內的小鬼成長速度會超過我,到時候我的體魄容不下他,就會出事的。

我這纔想起來,那天喝了酒以後,我就突然擁有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而且還能支配我的思想,原來是我體內的小鬼在作祟。

不過它倒確實救了我和小晴一命。

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體裏的聲音再次出現了,“陳蕭,你他媽的不信我是吧?我會害你嗎?”

我愣了一下,這個聲音,我才意識到是個女人的聲音。

原來住在我身體裏的小鬼,是個女鬼啊。

雯雯拿着一個信封,臉色慘白的朝我走來,神神祕祕的說了句,“陳蕭,我勸你還是別打開來看了,要不把它燒掉把!”

我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雯雯在說什麼。

我身體裏的小鬼又開口說話,“打開來,那東西對你有用。”

我哦了一聲,對雯雯說,“沒事,給我吧,我看看到底是什麼。”

雯雯一臉顧慮,十分猶豫的把那封信封遞給了我,信封是一層黑色紙包裹着的,拆開來一看,是杜海給我寫的信。

信中的內容大概是,我娘離世已經有一年了,讓我回去見見我娘,不管怎樣,畢竟是一家人,我陳蕭是他的親骨肉,他希望我能到十殿閻羅殿,見我孃的靈位一面,燒個香祭拜,讓我娘能夠安心。

杜海是什麼人,我不是不知道,可他十分聰明的用了我孃的藉口引我上鉤,而我也清楚,這種藉口,我確實沒有抵抗力。

雯雯一臉驚訝的看着我,“陳蕭,你真的打算去?江離可還沒回來了,你要是掉入他們陷阱裏那該怎麼辦!”

我搖搖頭,“不會的,他應該不會害我

的吧!”

雯雯破口大罵,“你個傻子!你就不考慮一下,多關心一下,我們這些在乎你感受的人嗎?”

我知道雯雯是對我好,可是我也確實想見我娘一面,不爲別的,只爲我在這個世界上的親人,都全部離我而去,我骨子裏還是想他們的。

我讓雯雯繼續留在未名觀照顧好林永夜,自己一人隻身前往陰司。

我剛走到十殿閻羅殿前,才發現,小晴竟然是一路跟着我而來的,她沒有說話,似乎知道不想打擾我。

秦廣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閻羅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轉輪王。此十王分別居於地獄的十殿之上,因稱此十殿閻王。

而杜海,就是其中的平等王,所在第九殿,司掌豐都城鐵網阿鼻地獄,另設十六小獄。凡陽世殺人放火、斬絞正法者,解到本殿,用空心銅樁,鏈其手足相抱,煽火焚燒,燙燼心肝,隨發阿鼻地獄受刑。

這就是我的親爹,也是我無法從道德和現實中評判他的對錯。

我剛走進大殿門口,就被幾個陰差攔在門口,“哪裏來的臭道士,趕緊給我滾。”陰差毫不客氣,直接甩手攆走我。

“竟然這裏不歡迎我,那我就告辭。”我假意做了個道禮,轉身準備離開。

“等下。”這時,杜海從裏面走了出來,一副笑臉盈盈的看着我,又轉身呵斥一邊的陰差,“怎麼做事的,那是本王的兒子,敢攔我兒子,我送你去刑部領罪!”

杜海還是一點也沒變,一副自以爲是的樣子,裝模作樣。

我跟着杜海朝裏面走了進去,來到我孃的靈位前,深深鞠了一躬,伸手直接將我孃的靈位拿在手裏。

“陳蕭!你這是做什麼!”杜海臉色大變,嚴厲呵斥。

我輕哼了一聲,“你當真我以爲我回來跟你敘舊嗎?我是來帶我娘離開這裏的,她留在這裏,只會不安心!”

原本還跟我假意客氣的杜海,瞬間變了臉,板着一張極其嚴厲的面孔朝我斥責,“陳蕭,我可以答應你做鬼王,不過你不能跟你老子唱反調啊,這次你能來,爹很開心,可是我不希望你來讓我失望,不然我會生氣的,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我並不理會,抱着我孃的靈位轉身準備離開。

只聽見一聲,“來人!”

剎那間,一羣陰差窸窸窣窣朝裏面衝了進來,將我死死的包圍在中間。

我將法劍赫然立在大殿中央,巍然而立,穩如泰山,江離曾經說過,出招之前,有一個力量,叫做氣勢。

我並指唸咒,“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在吾掌中,吾使明即明,暗即暗。九幽地獄,天神刑鬼,在吾法下,吾使東即東,使西即西。今遵吾令,四方陰兵,離魂入塵,速遵吾令,敢有違逆,天兵上行,敕!”

釘頭七箭是陰長生記載在《逆陰陽》一書中最高深的法術旨意,而這招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這次施展出來遊刃有餘,控制的恰到好處。

(本章完) 「所以,當初她的傷也是假的,宮瀾來到葯神山,就是為了找你們,因為一直沒有找到,才會一直留在這裡,直到她發現了你們的存在,才會想帶走你們,可是後來為何她的表哥會殺了宮瀾?」再次問道。

「她的表哥叫馮天,因為他要成親了,聽他們的對話似乎是馮天的師父是什麼神尊,馮天要娶師父的女兒,也是他的師妹,但是宮瀾不答應,兩個人那段時間在一起那個那麼頻繁,也是宮瀾相逼的!宮瀾以葯神有辦法打開白霧池為理由,使得馮天不得不就範,最後還是被逼急了,馮天給宮瀾下毒后,離開準備去找他的師父想辦法來這裡……」紫色七葉草說道。

「可是馮天並沒有來,是跟你們有關係吧?」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是的,我們抹去了馮天對這裡的記憶……」紫色七葉草大方承認道。

它們討厭被人類打擾……

所以宮瀾死後,馮天也沒來過了,這裡才再次恢復了安靜……

「師公,我知道你很難過,但是一個人到底如何,不可能一點蛛絲馬跡都露不出來的,我想世人知道你擁有十大神葯的傳聞,應該也是在宮瀾來到之後吧!」墨九狸看著葯神說道。

「哼……就是那個女人造謠的,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隨口一說,還真的猜中了!」這時白霧池中的墨葉不爽的說道。

墨九狸沒有再說話,而是看著一邊的葯神,有些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一邊,墨九狸也沒打擾葯神,只是在一邊陪著,她知道葯神需要時間,消化這些事情,畢竟是喜歡了無數年的人,像是一個堅信的信念,一瞬間崩塌,誰都沒有辦法馬上接受,即便是神也是一樣的……

半個月後

葯神終於緩緩回過神來,看了眼身邊的墨九狸,聲音有些乾澀的說道:「九狸,謝謝你,不是今天你來了,我可能還和以前一樣被蒙在鼓裡,沒有想到我自認活的時間久,在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我看不透的,最後卻是連人都看不清……

因為對宮瀾的喜歡,我確實忽略了那麼多的事情,你說的沒錯,很多次我都覺得宮瀾似乎變了,卻每一次都故意跟自己說,是我想多了,不可能的,與其說是自我安慰,不如說是自我催眠,是我自己因為對宮瀾的心,蒙蔽了眼睛,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師公,你沒事吧?」墨九狸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我已經不是你們年輕人了,也過了年少輕狂為情不顧一切的年紀了,看錯了,愛錯了,總歸她也去了,總算沒有鑄成大錯,我慢慢會調理自己的心情的!」葯神說著,又轉身看了眼白霧池繼續道:「過去的誤解,我向你們道歉!」

「沒什麼,是我們自己沒說實情,讓你誤解的,不過是看你峰巔的罵幾句而已,無事!」紫色七葉草看了眼藥神淡淡的說道。 葯神聞言嘴角一抽,確實是,他每次來這裡,都跟瘋了似的,不停的咒罵幾株藥材,不斷的攻擊白霧池的結界,現在想想真是白痴啊……

「九狸啊,這幾株可能就是神葯,具體有什麼作用,到底能不能得到,就看你自己了,我想出去雲遊一段時間,至於我的毒已經解了的事情,你出去后,就跟南風兩人商量一下,就說我隕落了吧!這裡有什麼藥材,還有上面兩層裡面,有什麼藥材你看得上,就自己去拿,這是鑰匙,我就不去跟南風他們告別了,其餘的事情就麻煩你幫我交代下吧……」葯神拿出一枚漆黑的玉佩,遞給墨九狸說道。

「師公,你……」墨九狸聞言皺眉道。

「放心好了,我不會想不開的,我都活了多少年了,一直也沒怎麼離開藥神山,現在只是想出去雲遊一翻罷了,我答應你不會有事的……」葯神看出墨九狸的擔心,急忙說道。

「好,我答應你,剩下的事情我會告訴師父他們的,師公出去散散心,好了再回來也好!」墨九狸看著葯神,最後說道。

「好,那師公走了,其餘的麻煩你了!」葯神說道。

「好。」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葯神轉身離開了山洞,離開了這第三層,出去雲遊四方去了……

墨九狸這才轉身看向白霧池裡面的幾株藥材問道:「說說你們的來歷吧!」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還要我們說什麼?」紫色七葉草無語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隨即想起自己手裡的靈王,似乎跟它們認識,於是墨九狸問道:「靈王,它們到底怎麼回事?」

「主人,它們確實是十大神葯!」靈王說道。

「哦?那為何被困在這裡?」墨九狸問道。

「要是主人不把我煉製出來的花,它們可能會一直待在這裡的!」靈王看著白霧池說道。

「為什麼?」墨九狸好奇的問道,這跟她煉製亡靈丹有關?

「具體為什麼我不清楚,但是我看到它們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來了,它們會離開,也知道自己跟它們很熟悉,但是我分明是主人剛剛煉製出來的啊,到底為何會這樣,我也不清楚……」靈王想了想說道。

而且它說的都是實話,它有記憶,從墨九狸凝丹開始它就有記憶了,所以知道自己怎麼來的,但是見到墨葉和紫色七葉草時,它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跟它們熟悉,還知道它們要走了……

「主人,不要讓它們走啊,把它們都帶到空間裡面種起來啊,不然簡直浪費了!」小書在空間裡面不斷的說道。

墨九狸沒有理會小書,而是看向白霧池裡面的紫色七葉草問道:「你們應該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吧?」

「我們告訴你,你能別讓它把我們送走嗎?」墨葉晃了晃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葉,閉嘴!」紫色七葉草直接說道。

「可以考慮,畢竟我對你們也很有興趣的!」墨九狸直接說道。 就連杜海都看傻了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你居然學會了江離的這招?”杜海臉色已經慘白,連忙後退了好幾步。

我學着江離的氣勢一臉兇狠的呵斥,“誰敢過來!”

我這話音一落,這些陰差面面相覷,之前江離大鬧鬼王府用了這個招數,現在陰司的人大多都曉得這招式的厲害,絲毫不敢靠近我,紛紛後退給我讓出了一條大道。

杜海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卻拿我無可奈何,因爲我面對灰塵,只要我用力一塔,這些陰差就會在瞬間,灰飛煙滅。

剛走了出去,小晴突然喊住了我,“陳蕭,有個人要見你。”

我愣了一會,小晴是紙人,也是通過陰司的媒介,來到這裏可能會收集到一些消息,我點點頭,跟着小晴一路朝北邊走去。

直到走到地獄入口,我問小晴,“誰要見我啊?”

小晴的臉色十分不對,眼眶一陣紅潤的看着我,“陳蕭……對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