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啊,他是我老公,可是不見了,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去哪裏了,一直不見人影,等他回來我一定要讓他跪榴蓮!”我氣呼呼的說道。

誰知道夏天卻說,“我見過他,不過他好像受傷了。” 什麼!忘川受傷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裏就像是有一把錘子狠狠的砸在了我的心上,難怪今天這麼危急的時刻忘川沒有出現,原來是因爲他受傷了。

“他怎麼受傷的?傷得嚴重嗎?現在他在哪裏?”我連忙問道。

夏天的眼神有些閃爍,我不知道待會兒他說的話會不會是真的。

“我……”夏天竟然猶豫了。

我知道我現在臉色不好看,我緊緊的盯着夏天,“你不是說我是姐姐麼?那你不許騙姐姐,跟我說實話。”

夏天低垂着腦袋,隨後擡眼看着我,眼眸清澈,“我騙誰都不會騙姐姐的,忘川之前來找我,讓我趕快就救你們,但是他找到的時候已經受傷了,至於爲什麼受傷的,我是真的不知道。”

看夏天的眼神不像是騙人的樣子,那我就姑且相信他吧,只是現在忘川在哪裏?

“那忘川呢?他在哪兒?”我急忙問道。

夏天的視線停留在我無名指上的戒指上面,難道忘川在我的戒指裏?看向手指上的戒指,這解釋正散發着一股涼涼的氣息。

“他受傷了,所以他躲在了戒指裏面?”我問夏天,而夏天點了點頭。

忘川怎麼會受傷呢,在我的心裏忘川是很厲害的,是無敵的,誰可以傷害到他呢?如果讓我發現是誰傷害了他,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輕輕的撫摸着手指上的這枚戒指,希望忘川能快點好起來,哎,我輕輕的嘆了嘆了一口氣,看着這一屋子的傷員和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弟弟,我就覺得像是在做夢。

現在那個妖道士死了,那這個村子的村民不知道還有沒有救?我問夏天這件事情,夏天朝着我神祕的一笑,隨後從身上掏出來了一個小瓷瓶。

“這是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夏天說,“這是解屍毒的藥,我從那個變態死老頭身上找出來的。”

那這個村子的村民豈不是有救了?想到這裏,我非常的高興,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我們這次救了這麼多的人那豈不是會有很多的功德?想想都覺得開心,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幫助了別人,自己也是會很開心的。

現在王雙受傷了,整個王家村就只有我和夏天是可以自由行動的,於是我們跑到了村子裏供應水的古井邊將解藥給倒進了井裏,隨後我們打起水來挨家挨戶的將解藥水送到他們家裏,親自看他們喝下才離開。

一直忙到了中午,王家村陸陸續續有人出來活動了,看到又能在陽光下活動的村民們,我很激動。

夏天站在我的旁邊和我一起看着這些村民,他突然說,“姐,我發現你變了。”

變了?我不禁失笑,何來變了?現在的我就是最真實的我,不管以前是怎麼樣,反正現在這樣就好。

“爲什麼這麼說。”我看向夏天。

夏天突然笑了,他說,“怎麼說呢,姐,你以前挺狠的,現在不一樣了。”

我以前挺狠的?我盯着夏天,他似乎是覺察到自己說錯了什麼,馬上閉上了嘴巴無論我說什麼,他都不再開口了。

每個人都是老是在不經意間的時候說出一點關於我的事情,可是當我再去問的時候,卻誰都不肯承認。

和夏天一起回到了王雙的家裏,我查看了一下楊天虹他們的傷勢,還好都是皮外傷,我昨晚一夜未眠,而今天白天又去送水了,我現在需要休息。

剛回到房間關上門,一轉身卻看見我臨時睡的房間裏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楊天虹!

不過看着面前這個楊天虹,我能確定他不是那個正在外面躺着的楊天虹,這個楊天虹身上沒有傷。

有點意思啊,另外一個楊天虹又出現了!這個楊天虹老是神出鬼沒的,不過,我懷疑這個楊天虹不是人,有哪個人能悄聲無息的出現我住的房間裏?

“你怎麼會在這裏?”我問。

楊天虹看了我幾眼對我說道,“你們趕緊離開這個村子,有危險。”

有危險?我不禁驚訝的看着他,危險不是纔剛剛解除嗎,怎麼會又有危險?

“什麼危險?”我趕緊問道,“還有,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

對於這個人我不能總是以楊天虹稱呼吧?誰知道這個楊天虹只是看了我一眼說道,“我是誰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我不會害你,你們趕快離開,帶上……楊天虹趕緊離開。”

“你爲什麼不親自帶着楊天虹離開?”我問道,將心裏的疑惑問了出來,“楊天虹應該知道你的存在吧?上次因爲你的事情,我差點被楊天虹給掐死,所以我都不敢在楊天虹面前提起見過你。”

我看到楊天虹的瞳孔一縮,有點震驚的樣子,“真的?”

“我難道還能騙你?”畢竟我長得這麼的真誠。

楊天虹突然低下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我也不好出聲打擾他,過了一會兒他才擡起頭看着我,表情嚴肅,“這裏的風水格局已經被改變,變成了一個超級的聚陰地,許多的鬼魂都被這裏給吸引,趁着天還沒有黑,趕緊走,不然到時候百鬼夜行,想走都走不了。”

百鬼夜行,聽到這四個字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寒意,不過這裏好不容易解毒的村民會不會因爲百鬼夜行而發生什麼意外?

我將這個問題告訴給了楊天虹,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你們趕緊離開,別人的事情我不管。”

說完另外一個楊天虹竟然在眨眼之間消失了,我更加的確信這個楊天虹不是人了,哪個人會突然消失在房間裏的?

不過聽到這個楊天虹的話,我也不敢怠慢,趕緊出去和真正的楊天虹說明了這個情況,他沉着一張臉對我說道,“我之前已經看出來了,不過沒有想到會這麼快,我們趕緊離開!”說着楊天虹從牀上爬了起來,孟夕雨和顧曉辰自然也沒有說什麼,只要楊天虹說的,他們都會做。

“這些村民我們真的不管了嗎?”我再次問道。

楊天虹嘆了一口氣,“如果你能勸他們搬離這片村子的話,那也不是沒有辦法挽救的。”

不管怎麼樣試一下吧,我把這件事情對王雙的父母說了,我本來以爲王雙的父母會不相信我們,沒有想到他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非常的着急,兩人趕緊出去對其他村民奔走相告,村民們聽到這個消息紛紛逃出了這個王家村,先到親朋好友家避一避。

“看來這些村民們也不是很愚昧。”孟夕雨說道。

顧曉辰笑了笑說道,“呵呵,關乎生命的事情怎麼能怠慢呢,而且他們已經經歷過屍毒那件事情,你現在就算告訴他們外星人要攻打地球,他們都會信的。”

“我們趕緊走吧,太陽都快下山了。”我催促道,等下天黑了的話,那可真的不妙了。

於是我和夏天攙扶着受傷的三人朝着村外走去,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本來剛纔還有陽光的天突然之間變得烏壓壓的一片就像是要下大雨一般,那烏雲低得簡直是要壓下來一樣,忽然間狂風四起天上的烏雲被這風給吹得四處翻涌,像是大海里巨大凶猛的的浪花。

這突如其來的風吹得我們幾個眼睛都睜不開,身形也都快穩不住,楊天虹看了一眼天空大聲的吼道,“糟了,這次恐怕我們是走不出這個村子了!”

“怎麼回事?”我的心一驚,下意識的問道。

楊天虹沒有說話,反而是顧曉辰告訴我,“烏雲蓋頂,邪風四作,全部由怨氣凝結而成,這次被吸引而來的鬼魂基本就是厲鬼以上級別的!”

“那個妖道,死了都還要擺我們一道!”孟夕雨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之前是看到過夏天滅掉妖道士和母子鬼的,我想夏天應該有辦法吧?

“夏天,你有什麼辦法嗎?”

一直掛在夏天臉上暖暖的笑容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無比的嚴肅,“如果是幾十個厲鬼級別的,我對付完全沒有問題,可是這次來的數量太多了,可能沒有那麼容易……”

夏天的厲害之處我是見過的,但是如果連夏天都沒有把握的話,那我們……

豈不是死定了!

不能死,我還沒有活夠,我還沒有看見忘川的臉,我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怎麼可能死!

我們幾個人咬着牙逆着風繼續前進着,很快我們就看到了村口,可是就在我們要接近村口的時候,我竟然看見了一道暗紅色,像是薄紗一樣的東西罩住了整個村子。

“這是什麼?”我驚訝出聲。

夏天嚴肅的說道,“這是結界,鬼越強結界就越大,能力也就越強。”

能製造處這麼大的結界,那這次的鬼真的非常強了!

我手指上的戒指突然一陣發涼,一道輕微的白光一閃,忘川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看到忘川的出現,剛纔還非常害怕的心瞬間就安定了下來。 “忘川……”我輕聲的喊道,從他身上散發的寒冷氣息,我能感覺得出來,他現在很虛弱。

“小絃樂,別擔心我,我沒事。”忘川轉身看着我,聲音飄渺。

沒事纔怪!我緊緊的盯着他,“忘川,你告訴我,到底是誰將你打傷的,我去幫你報仇。”

忘川突然輕笑了一聲,他寵溺了摸了摸我的腦袋說道,“傻瓜,你只需要站在我的身後就好,血腥的事情由我來做。”

聽到忘川這麼說,我的心裏更加的不是滋味了,忘川什麼都爲着想,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幫到他,我很慚愧。

就在這時候,四周突然傳來了鬼哭狼嚎的聲音,聲音非常的大,感覺兩隻耳朵都會被震聾掉。

只是一瞬間,本來空蕩蕩的村裏,竟然憑空出現很多的鬼影,這些鬼影奇形怪狀的,有沒有腦袋的,還有舌頭伸出來掉在胸前的,更可怕的是飄在最前面的那隻鬼手裏竟然抱着一個人頭,這人頭好像還有點眼熟,仔細一看竟然是村裏有過一面之緣的村民的!

難道村子裏還沒有逃脫的村民?我估計是,估計有的村民在收拾東西跑慢了,所以纔會被這些厲鬼給抓到。

初步估計被聚陰地吸引到這裏的厲鬼至少有上百隻,還不算其他級別的鬼,光是厲鬼就夠我們頭疼的了!

“楊隊,現在被我百鬼包圍,怎麼辦?!”顧曉辰警惕的盯着四周的鬼,不敢妄動。

楊天虹捂着之前受傷的傷口,狠狠的瞪着面前的鬼,“沒有想到纔出虎窩,卻又入狼堆!”

“沒有辦法了,希望八卦驅魔陣能抵擋一會兒吧。”楊天虹低着頭小聲的說道,他的額頭上開始出現細密的汗珠,看得出來一向穩重的楊天虹現在也變得非常的緊張。

媽蛋,現在這個情況不緊張都不行啊!

顧曉辰和孟夕雨聽到楊天虹這麼說,兩人立刻異口同聲的說道,“不行!”

“顧不了那麼多了!”楊天虹大聲說道。

孟夕雨着急的說道,“八卦驅魔陣是你自身的精氣血繪製,使用一次折壽十年,楊隊這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說了算!”楊天虹看了一眼孟夕雨,隨後說道,“如果不這樣,有可能我們今天全部都要交代在這裏!”

“蠢貨過來。”楊天虹突然對我喊道,我愣了一下,隨後還是走到了楊天虹的身邊,雖然我很不喜歡蠢貨這個稱呼。

他對我說,“你弟弟很厲害,待會兒我抵擋這些厲鬼的時候,你讓你弟弟去破開這個村子的結界。”

我點了點頭,現在這種時候團結最重要了!我趕緊走到夏天身邊跟夏天說了這件事情,夏天點頭,他說都聽我的。

突然感覺,有這麼一個弟弟,還真是非常的靠譜。

我擔心楊天虹,孟夕雨說使用一次八卦驅魔陣會減少楊天虹十年的壽命,可是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我不會勸他,畢竟我也怕死。

一轉頭我看見夏天和忘川的眼神不太對,他們好像在用眼神交流着什麼,可是我看不懂。

我看見楊天虹從他的包裏掏出了一沓黃紙,他眉頭也沒有皺一下,咬破了舌尖將血噴在了黃紙上,隨後手指沾上血在黃紙上飛快的舞動着,一張符紙行雲流水一氣呵成,轉眼間楊天虹就用自己的舌尖血畫了十幾道符咒,看見楊天虹吐出的鮮血,我吞了吞口水,腦袋裏不禁在想,不知道楊天虹的血液怎麼樣?會不會比那些死人血好喝?我死死的盯着楊天虹的嘴脣,那上面還沾染着鮮血,好想*一舔,嚐嚐那種味道……

這個想法就像是魔怔,慢慢的引導着我的思想,就在我快要上去嘗楊天虹的鮮血的時候,一雙冰冷的手臂突然圈住了我的肩膀。

“小絃樂!”忘川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聽起來很急。

被忘川這個一喊,我瞬間回過了神,有點迷茫,天,我剛纔又在想什麼?我居然想去嘗楊天虹的血!

我怯怯的看向楊天虹的方向,發現他正專心的畫符,應該是沒有注意到我這邊,這樣的話還好一點。

楊天虹將所有的符紙擺在了中間,他自己盤腿坐了下來,孟夕雨和顧曉辰站在他的身邊替他護法。

他雙手合十先是念了些什麼,隨後手上開始做一些動作,我不懂,忘川告訴我那叫結印,楊天虹雙手快速的結印,嘴裏也沒有聽着,只看見他的嘴脣一張一合快速的念動着咒語,擺放在身邊的符咒突然動了朝着我們的上空飛去,幾十張符紙形成了一道屏障,將我們護在其中。

孟夕雨心疼的看着楊天虹,我想她和楊天虹肯定有一腿。

可是外面的那些厲鬼也不是吃素的,它們朝着我們頭頂上的符咒狠狠的撞了過來,我不知道爲什麼我可以看見護着我們的藍色屏障,厲鬼每撞擊一次,屏障的顏色就減弱一點,而楊天虹的臉色似乎就更差一些!

看來這道屏障和楊天虹息息相關,夏天已經去破解結界了,不過我看樣子還需要一點時間,只希望楊天虹能撐到結界破開的時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那些厲鬼就像是不知道疲憊一般,還在撞擊着符咒,而楊天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顧曉辰和孟夕雨更是着急得不行。

我也很着急,可是這個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幫上忙,我只是個普通人,我想這個時候自己不要添亂就行了。

“呯,呯,呯!”保護着我們的屏障應聲碎裂,楊天虹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血倒在了地上,再也支撐不住了!

шωш☢ тт kдn☢ C ○

“老大!”我擔心的大喊一聲,孟夕雨卻一眼朝着我瞪了過來,那眼神是在責怪我。

楊天虹變成這個樣子我也很難過,如果我不叫楊天虹他們來的話,事情也許就不會變成這個了。

“小絃樂,別難過,我在。”忘川在我耳邊說道。

我低垂着腦袋,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沒錯這一切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固執的來這裏尋找那些失去的記憶,就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了,如果我能見到王醫生後趕緊離開這裏,後面的事情也不會發生了,楊天虹和忘川都不會受傷了!

沒有了楊天虹屏障的保護,那些厲鬼如同狂蜂浪蝶朝着我們狂涌而來,帶頭的是兩隻女鬼紅衣紛飛黑髮纏繞。

一看就跟那種成天歪瓜裂棗的鬼不是一個級別的,孟夕雨和顧曉辰爲了保護楊天虹奮力的抵抗着女鬼,而另外的一隻紅衣女鬼卻朝着我襲來,忘川快一步擋在了我的面前,可是因爲忘川之前受傷了,根本不是女鬼的對手,幾招下來忘川就被女鬼吃得死死的。

女鬼那滿是眼白的眼睛邪惡的盯着我,她擡起那長滿尖銳指甲的朝着我的臉狠狠的抓了過來,媽蛋,怎麼又是抓我的臉!

我沒有躲過這一抓,女鬼鋒利的指甲將我的臉給抓出了一道鮮紅的血痕,其中一道在眼角處,那本來還沒有好的傷疤被女鬼這麼一抓,再次流出了血,之前只是破了一點皮我沒有什麼感覺,可這次的感覺確是讓我疼得撕心裂肺的!

“啊————”我不禁叫出了聲,因爲這真的是太疼了,一片火辣辣的疼,照理說只是劃出了血痕,最多流多點血,也不會這麼痛的,可是此刻左臉傳來的痛卻讓我在地上打滾好像是被人潑了硫酸一般!

那隻女鬼的指甲上還殘留着我的血液,她伸出舌頭舔了舔,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九陰之血!好東西!”

她貪婪的盯着我,再度朝我伸出了手,旁邊的忘川突然躍身過來擋在了我的面前,那女鬼的手卻刺穿了忘川的身體!

“忘川!”我大喊,眼睜睜的看着女鬼的手從忘川的身體裏抽出來,而忘川最後看了我的一眼,那眼中帶着深深的眷戀。

忘川倒在了地上,身體越來越變得透明,直至最後消失不見……

臉上還在火辣辣的疼,可現在跟我的心比起來,那都只是皮毛,我望着忘川消失的地方,空空如也。

忘川呢?!

死了?不對,他是鬼不會再死一次的,難道是魂飛魄散了?!不要,我不要!

眼前的女鬼正居高臨下的看着我,一副輕蔑的樣子。

本來是左臉胎記疼痛的位置,突然蔓延到了全身,我忍不住再次的慘叫起來,同時我感覺到身體裏有一股特殊的力量正在甦醒,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是覺得很熟悉,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些記憶的碎片!

“姐姐不要!”夏天回到我的身邊從身後抱住了我。

我只知道我現在很生氣,我要將這些厲鬼全部殺光,它們殺死了忘川,我要給他報仇!

“姐姐,不要,不要……”夏天在我的身後緊緊的抱着我着急的說道。

我怒視着面前的厲鬼,厲鬼的表情變得很是震驚,看着我竟然一步步的開始後退,夏天還在緊緊的抱着我,不讓我過去。

“走開!”手臂一揮帶着一股強大的氣流,將夏天直接給掃了出去。

我愣住了,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像是自己的了,有些控制不住了。

可是爲什麼孟夕雨和顧曉辰看我的眼神裏都充滿了驚恐,我到底怎麼了? 我又看向被我一掌掃出去的夏天,他正用痛心的眼神看着我,清澈的眼神裏慢慢都是懇求,他對我說,姐姐不要……

不要什麼?

我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這一看我差點沒有被自己給嚇死,我的手背上竟然紅彤彤的一片,仔細一看竟然是一朵一朵盛開妖嬈的花鮮紅似血,我趕緊掀開的衣袖,手臂上也是!

這是什麼?紋身? 我顧不上什麼了,連忙扯開自己的衣襟,果然脖子和鎖骨處都有,這是什麼玩意,到底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