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秦老道說,他之所以讓我示弱,前面說的原因雖是其中之一。

但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我突然從冥師圈子裏冒出來,先是奪了山字派冥師掌門之位,後來又讓齊國華和黃應雄吃了大虧,現在又得罪了地字派冥師,這些事情已經在冥師圈子裏,引起軒然大波。

地字派的幾個領頭人物,已經在關切我的動向,獨臂難擋雙拳,秦老道是怕我成爲衆矢之的,到時候,怕他也保不了我!

所以他纔想到這個法子,讓我隱芒藏銳,說到底,我到底是個女兒家,要是本事真的比那些大老爺兒厲害了,會那些人嫉恨在心,相反,我若讓那些人以爲我只是走了狗~屎~運,那些道貌岸然的冥師,也不好意思找我這個弱女人的麻煩!

我聽到這裏,對秦老道還真是服氣了,要不怎麼說老奸巨猾呢?

不過,這樣的話我也只敢在心裏說說,之前已經惹得秦老道跳腳了,再去揪他的鬍子,他氣的不一腳踹過來纔怪!

我對秦老道說,我心裏有數了,以後會低調點兒,儘量少惹些是非!

秦老道這才教了我危機時候,如何讓一魂歸位,並且還教了我如果在黃泉路上搶魂買壽的法子。

但唯一一點,他警告我說,不能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要幫也是幫那些本來陽壽未盡的好人!

我說我記住了。那秦老道又教給我如何控制太極珠,將太極珠據爲己用。

之後他才先一步離開,我等他走了之後纔出了太極珠。

我出來的時候,剛好盤綺羅也不知道因爲什麼跟阿牛發脾氣呢!拿着她那條鞭子,正在威脅阿牛!

我問她怎麼了,她嘴裏喳喳着阿牛氣死她了,也不說是因爲啥?

那阿牛呢?見我從太極珠裏出來,沒什麼事的樣子,纔算是放心了,呵呵笑着說,他去做飯!

等阿牛做好早飯,他低聲下氣地去喊盤綺羅過來吃飯,那丫頭躺在炕上就是不下來。

我喊了阿牛一聲,讓他別管盤綺羅。她就是那狗脾氣,過一會兒就沒事了!

阿牛這才坐下來吃飯。

我邊吃邊跟阿牛說,準備離開金秀。我心裏有打算,是聽了秦老道的話,準備避一下風頭。雖然秦老道將我的一魂封印在太極珠裏,但這樣裝慫的法子,也不是避禍的好法子。

現在唐瑾已經回南寧了,盤俊則在大瑤山,這金秀

對我而言,已經沒什麼可留戀的。我還是想回家一趟,替爺爺掃墓,陪爺爺一段時間!

阿牛是我的擁躉着,我想去哪裏他都願意跟着,但那盤綺羅就不行!

她聽見我說要回大瑤山,立即從屋子裏竄出來,說不行。

我懶得理她,我自己的事,不是她說不樂意,我就不會去做的!

但這次盤綺羅算是打定主意似的,對我說,讓我去哪兒都行,就是不能回大瑤山。

我問她爲什麼?

她一下子翻臉,將之前我對盤俊逃婚的事情翻出來,說她之前沒跟我算那筆賬,是因爲盤俊囑咐她了,不許她爲難我,現在我要回大瑤山了,那她就不能不跟我好好將那筆賬算算了。

她說除非我改了主意,願意當她的嫂子,嫁給盤俊,若不然就不許我回大瑤山。因爲我一回去,盤俊就一定會去找我,到時候,我又白白增添盤俊的傷心事。她還說盤俊剛剛康復,還要專心應付妖墓的事,我要是回大瑤山,那就是純粹給盤俊添亂去了。

我默了一會兒,覺得盤綺羅說的在理,就答應她不回大瑤山了。

不過,這金秀說什麼也是不能呆了。

阿牛就說,讓我跟他回他家住的那個村子。

我立即搖頭,無論是銅角村還是孟家溝,都是不能去的。

那銅角村有顧三春,而那孟家溝,我則是憷了。每次去那裏,那裏都會出一些事情,爲了孟家溝父老鄉親的安穩,我還是少去那裏爲好!

盤綺羅這時候說,不如去來賓市或者柳州那樣大的城市去玩玩,開開眼界!

她說這話的時候,我和阿牛齊齊地低頭吃飯,誰也不搭理她。

她見我們都不理,就一下子急了。她倒是不敢對我怎麼樣,氣兒全都撒在老實的阿牛身上。對阿牛又打又捶得!

平時這丫頭欺負我,我還倒能忍着,她欺負阿牛就不行。

我氣兒衝了些,說話也刻薄了點兒,失了分寸,結果將盤綺羅給氣得全身發抖,說我和阿牛一起合夥欺負她,之後就跑了。

我開始也沒當回事兒,那丫頭平時沒臉沒皮的,我也早不將她的喜怒哀樂當回事兒了。

誰知一直到了晚上,都不見盤綺羅回來,我才覺得不妙。

三國之關平當老大 阿牛安慰我說,“她會不會一氣之下回山裏了?”

我搖頭,盤綺羅最聽盤俊的話,既然盤俊讓她來照顧我,她就不會擅自離開,所以多半是出事了!

我要出去找盤綺羅,那阿牛也要跟着。我心煩的厲害,對阿牛說,“你就別添亂了,又不能捉鬼,又不能除妖的,到時候我還要照顧你,多添一個累贅!”

阿牛落寞的退到一邊兒,再也不敢言語。

我本來打算走,但看阿牛的樣子,又覺得自己說話太過分了,嘆了一口氣,對阿牛說,“算了,你還是跟着我吧!要是有人趁我不在,再獨獨報復你,那就更麻煩了!”

阿牛這才緩過臉色來。

我們剛要走,突然“嗖”的一聲,有什麼東西帶着股涼風,對着我這邊飛過來! 閉上眼睛淺眠,帝溟寒隨手從空間拿出一件披風劈在墨九狸的身上,然後身子往後微微傾斜一點,讓墨九狸靠的更加舒服一點兒。花護法等人看著墨九狸把自家主子當人形肉墊靠著,再看帝溟寒那一臉享受和滿足又寵溺的表情,也十分羨慕自家主子和夫人這樣的夫妻……

看著平平淡淡,卻是時刻都能感受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幸福,無形之中,不需要做什麼,說什麼,可是所有人都會被他們之間的溫暖和幸福感染,捨不得去打擾,就像時光都停留在這一刻……

原本想要飛到墨九狸懷裡的小白虎,也是有些獃獃的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它一直有點兒害怕帝溟寒這個男人,因為他看著自己總是兇巴巴的,自己不就是在他媳婦兒懷裡呆幾天嘛,他至於那麼小氣么,再說它是獸又不是男人啊!所以小白虎很害怕帝溟寒,但是這個時候看著帝溟寒看向墨九狸的眼神,小白虎忽然間覺得帝溟寒也沒那麼可怕了,而且這個樣子還挺帥的……

就這樣,幾人幾獸一直待到了夜幕西下,墨九狸緩緩睜開眼睛,然後起身來到已經恢複本色的沙灘邊,伸出手試了一下裡面的溫度,又回去坐下來……

「你在等什麼啊?」小白虎實在好奇的不行,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然呢,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找出斷天石?」墨九狸聞言看向小白虎笑著問道。

「我也沒有,但是這樣等著能行嗎?」小白虎鬱悶的說道。

「可以的,等等就有了!」墨九狸笑著道。

小白虎……

對於斷天石它也是一點兒辦法沒有,以前無聊它來這裡幾次了,也只是見過一次那傢伙,結果還沒看清楚呢,就被對方給溜了,它記得可是很清楚的,但是它把這裡的沙子翻了個遍,都沒有找到那個傢伙……

所以說,它對這斷天石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墨九狸沒有再說話,幾個人在這裡又等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半夜的時候墨九狸忽然起身,來到了沙灘邊,伸手再次觸摸了下裡面的溫度,然後直接走了下去……

「我陪你去……」帝溟寒見狀起身說道。

「不用,我自己就行了!你們幫不上我……」墨九狸對著帝溟寒說道。

帝溟寒猶豫了下,只能停在原地,小白虎很好奇墨九狸怎麼找到斷天石,雖然沒有跟去,卻是把神識一直放在墨九狸的身上,想看看她到底怎麼找到斷天石的……

墨九狸直接走到了中間的位置,微微蹲下身子,手再次沒入沙土裡面,閉上眼睛慢慢感應著,除了花護法三人和小白虎,帝溟寒和雲夏他們都知道墨九狸在做什麼……

因為,墨九狸直接把這裡面的沙子連根拔起的送回了空間,花護法和小白虎看到的景象,不過是墨九狸隨手布下的幻境罷了……

空間裡面

小書眼神緊緊的盯著墨九狸搬進來的沙土, 阿牛反應極快,及時的將我推開,那個帶風的東西從他耳邊飛過去,擦傷了他的耳朵還颳走他一塊頭皮。

血當時就從阿牛的頭上流下來了。但他也顧不得疼,去將那個擦傷他的東西找了回來。

我一瞧,那竟然是把柳葉飛刀,和賈薇他們中毒那次,打砸我住的地方,留在門上的飛刀一樣,上面依舊刻着我之前沒看懂的圖案。

唯一不同這次飛刀上刺着的不是人皮,而是一張紙。

此時那張紙已經被阿牛的血染紅了。

我已經猜到這張紙是因何而來,但並沒有立即打開看。 今夜難爲情 而是趕緊的幫阿牛處理傷口。

等幫阿牛止住血,我纔打開那張紙條,上面這次留的字,寫的終於算是工整了,沒故弄什麼玄虛。

“西郊,喬家。”我念出紙條上的字。

阿牛茫然的問我,“師父,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我皺下眉,回他說,“應該是想讓我們去那個地方。或者盤綺羅就在那兒!”

不過,我對金秀並不熟,這地址給的這麼籠統,天又這麼黑了,根本沒辦法找!

我又不敢等到明天再去,就讓阿牛去周遭找鄰居問一下。

別看阿牛在這邊住的時間短,他人既老實,又熱心,和周圍的一些鄰居混得比我都熟。

很快,阿牛就回來了,但他的臉色並不好看。

我心裏一涼,已經知道那一定不是個什麼好的去處。

等阿牛一說,果然如此!

阿牛說,“鄰居說,那喬家原來是整個縣城最有錢的人,後來也不知道得罪什麼人?一家幾口都被人殺了,死的很悽慘。他們家那別墅也就空下來,好多年沒人住,還時不時的傳出鬧鬼的事情。”

我點點頭,別人會怕鬧鬼,我這個冥女還會怕嗎?要是有什麼鬼,正好一併收了。

豪門四嫁:男神,求放過 我問阿牛,傷要緊嗎?他要是覺得不好受,就留在家裏,我自己去就行了。

阿牛一聽這個,急忙說,“就這麼點兒小傷,算個啥啊?不礙事,不礙事!那師父咱們走吧!”

就這樣,我和阿牛往西郊喬家趕去。

我到了喬家所在的那一區後,發現那喬家還不是一般的大,院子跟個小廠子似的。

只是現在院牆早就倒了,院子裏雜草沒了膝蓋。

也別說這裏鬧鬼,陰氣確實很重。

我和阿牛深一腳淺一腳的草叢裏走着,也快到那二層別墅前時,就隱約看到那廢棄的別墅裏有藍幽幽的鬼火閃動。

我開始還以爲那抓了盤綺羅的人,在故弄玄虛,想要讓緊張起來,但是當原本離別墅距離很短的路,突然變得坑窪難走,就像鄉下那種高度不平的土路,一樣難走時,我才覺得有些不對。

連阿牛似乎都察覺了,低聲對我說,“師父啊,你有沒有覺得這裏怪怪的?”

我表面淡定,對阿牛說,“沒什麼奇怪的,鬧鬼的地方,怪的不奇怪!”

但我心裏,卻覺得在看見那幾朵鬼火後,周遭就開始充斥着極其詭異的感覺,並且還不是那種簡單的鬧鬼的氣勢。

阿牛嘀咕了聲,說不知道怎麼了,他有種吃了豬毛的感覺?

我立即被口水嗆了一下,問阿牛這是個啥形容?

阿牛說反正感覺不好,總覺得怪怪的,走的這路不像是人走的。

阿牛能感覺的怪異氣氛,我更是不會感覺不到,只是安慰他,免得他自亂陣腳,對他說沒事,別想那麼多。

實際上,我在想,我們這會兒恐怕已經進了別人佈置的陣法裏面了吧!

但不管什麼陣法,我們既然已經來了,也不會退縮。

我按照秦老道教給我的咒語,將我那少的一魂從太極珠裏召喚出來。

愛太誘人,你太兇猛 三魂全了,我左臂上蛇紋也就現了幽幽的綠光。

並且之前總聽到草叢裏,有沙沙的響聲,像是有蛇在爬走,這會兒就聽不到了。

對這個,我倒不奇怪,我身上這蛇魄可是柳仙,即使有什麼蛇,這會兒也有在旁邊涼快的份兒,絕對不敢再上來招惹我!

說話間,我和阿牛離那別墅越來越近。

本來這會兒都深夜了,正是人們熟睡的時候,周遭靜悄悄的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問題是這裏這雖在郊區,但左側就是國道,我和阿牛走進這院子之前,還能聽到那國道上各種車輛奔馳的呼嘯聲,還有車輪摩擦路面的聲音,但自從看到那幾朵鬼火之後,我依舊能看到車燈如燈柱,但再也聽不到車輛的那種呼嘯聲了。

感覺我和阿牛現在在的地方,被古怪的隔音一樣,讓我們似乎和外界有所脫離。

這就更加證實,我之前的判定,我們一定置身於別人高明的陣法當中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此時身上越發的冷了,就像是在黑夜剛從水裏游出來,身體被迅速被冷風凍得冰涼的感覺。

不但冷,那種冷還順着全身毛孔,滲入骨髓!讓人不由自主的打着寒戰。

越靠近那棟別墅,那種冷得沁入骨髓的感覺,就越濃稠。

另外,一陣陰風吹來,我還嗅到了一股厚重的血腥氣。

阿牛低聲對我說,“這裏應該剛死過人,瞧着血腥氣,還是腥氣的厲害。要是人早就死了,這血腥氣裏,就會有種臭味兒了!”

我略微吃驚,問阿牛怎麼知道這些?

阿牛說,以前他在家裏的時候,經常要殺豬賣豬肉啥的,對着血腥氣熟。

阿牛的話剛落地,我就瞧見那破舊的房子裏,居然倒吊着一個女人。

那女人全身光溜溜的,頭髮垂地,被倒吊的身子,從脖子上正往下滴着血水。

阿牛一看這情景,當時就罵髒話了,說誰家的畜生,竟然這樣慘死一個女人?

阿牛想去看看那女人是不是盤綺羅,被我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讓他別擅自行動,那慘死的女人,說不準就是鬼怪幻出來的,湊過去就中招。

破屋裏,到處都是令人作嘔的血腥氣,除此之外,地上還有幾個月嬰兒大小的乾屍,那個乾屍就像是皺了的棉布,抽成一團皺巴巴的,已經沒了個人的樣子。 空間裡面

小書眼神緊緊的盯著墨九狸搬進來的沙土,不放過任何一點兒氣息,因為小書是器靈,在空間的東西,只要有一點的動靜,小書就能發現……

很快,終於沙子裡面有東西似乎察覺到不對勁要飛出來了,小書眼疾手快的一抓,一顆金幣大小的灰濛濛的小石子被小書抓在手裡……

「哼……看你還往那裡跑!」

「主人,找到了!」小書開心的說道。

「幹得漂亮!」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然後,心念一動,墨九狸又把空間裡面的沙子都挪了出來,小書把斷天石遞給墨九狸,墨九狸抓在手裡,然後撤去幻境,緩緩起身,慢慢拿出手,走了出去……

小白虎看到墨九狸回來,緊張的問道:「怎麼樣?找到了嗎?」

「嗯呢,找到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什麼?找到了?真的?」小白虎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