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君無邪搖頭道:“有經驗的盜墓賊,他們認爲皇陵會有三層,最恢弘龐大的有五層,但他們萬萬沒想到會高達幾十層,而這幾十層的陵墓中,真假陵墓交替,真正稱之爲真皇陵的,只有三十六個,其餘都是假的。”

“這三十六個陵墓,還有十幾個假墓,真假難分,有的假陵墓裏面的陪葬品比真凌還多,所以如此錯綜複雜的陵墓,就會出現每一代皇帝都會驅使上十萬的百姓修墓,那些無辜的百姓,修墓到最後,會成爲陪葬品,每一代如此。”

我粗粗的算了一下:“那三十六代皇帝,一代十萬百姓,加起來,豈不是360萬人口?”

這時,君凌插了一句嘴,軟萌萌的問:“爸爸,寶寶沒記錯的話,好像四國最初人口的總和,就是360萬人。只是連年戰爭,人口蛻減,現在剩下不到兩百萬人了。”

“這也是本尊所懷疑的,只是這些陵墓被分成了好幾個空間,錯綜複雜,不知何人超控的這些空間,一不留心,我們便會被這樣空間分開。”

空間!

我記得此前被小諾困在監控室時,小諾也曾所過,空間錯亂了。

這不就是移形換影麼?

君無邪點頭:“不是幻術,也不是移形換影,這是真實存在的空間,四國,只是衆多空間中的一個。此人,不僅可複製人,還能複製不同的空間,簡直匪夷所思。”

君凌奶聲奶氣的問君無邪:“爸爸,你在冥界爲王千年,遇到過這樣的事嗎?”

君無邪摸摸他的頭,血脣輕抿:“尚未,不過爸爸不會輸。” 君無邪自信的都有些自負了。

察覺到我的心思,君無邪勾脣對我一笑:“娘子,是不是覺得爲夫很帥?”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

接着,他又含笑無恥的說了一句:“是不是很慶幸嫁給本尊這樣的老公!”

我:“……”

“娘子,看你都默認了,君凌,爸爸帥嗎?”

君凌看看我,又看看君無邪,小腦袋點了點:“爸爸帥。”

警花穿越:妃常不好惹 “龍小幽,咱們兒子都承認了。”

我又衝他翻了個白眼,都老夫老妻了,還這麼不要臉。

君凌又說了句:“爸爸是很帥,寶寶長大了比爸爸更帥……”

聽到這裏,我噗哧的一聲,忍不住大笑出聲來。

然後,君凌人小鬼大的,數落君無邪的不是:“爸爸,你不陪媽媽逛街,不稱職。”

君無邪開始找藉口:“那是爸爸忙。”

“你都沒有送珠寶首飾給媽媽。”

“爸爸整個宮殿都是媽媽的,連爸爸都是媽媽的,這還用送嗎?”

“你不送珠寶首飾和衣服罷了,就連鮮花都不送,哼,不夠浪漫。”

君無邪:“……混小子,你在哪兒知道這麼多的?”

“爸爸兇,不夠鳳叔叔溫柔。”

君無邪鳳目轉眼看君凌,那森冷的眼神彷如在說,爸爸的戒尺,也是很厲害的。

君凌是個會察言觀色的,見狀,小手朝我伸過來,趕緊逃離君無邪的魔爪。

“媽媽,抱抱……”

我把孩子抱進懷裏,瞪了他一眼:“鍾景和採魅都沒有影了,會不會跟咱們脫離了,還有心思逗弄孩子。”

“放心,丟不了,給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未必不是什麼壞事。”

“那個彩琴怎麼解決?”

“待本尊尋到複製人的方法,看能否的將採魅的靈魂放在彩琴身上,能找到一副相當契合的身體,是相當的不易。”

君無邪說的方法,挺讓人匪夷所思的。

我往下面看一眼,鍾景和採魅,徹底的消失了,就連鍾景的驚叫聲都聽不見了。

…………

鍾景和採魅最先落到底下。

因兩人都是極速往下墜,不似君無邪和龍小幽邊聊天邊慢慢悠悠往下落。

下落一百多米後,並不是想象中的平地,磚土,而是一條地下河水。

或許以前建造墳墓時,磚頭,碎石,水銀往下丟棄太多,地下河很渾濁。67.356

就要沾染到河水時,採魅霎間停住腳步。

鍾景卻風馳電擎的往下落,眼看就要落到河底,採魅一把抓住的他後背的衣襟,把他猛地一下抓住。

那動作,就想老鷹叼小雞般。

鍾景轉頭看採魅,對她說:“你能不能先找個地方把我放下來。”

採魅轉頭,看見最地下一層古墓,古墓墓門覆蓋着一層厚厚的灰塵,手聚集鬼氣,鬼氣飛速往墓門馳去。

嘭,古老上千年從未開過的墓門,瞬間被打開了。

墓門深處,有一縷斑駁黯淡發黃的燈光,好像是古時的長明燈。

鍾景打手電筒,往裏面一照,裏面太深了,一層層的漂浮的灰塵遮擋住手電筒的光線,手電筒照不到最深處。

鍾景看了眼採魅,建議道:“還是等君無邪他們吧。”

採魅搖頭:“我們停留了有一分多鐘,按照他們慢慢落下來的速度,也應距離不過五十米之內,但,我未有感受到大人和君凌的氣息,他們跟我們空間錯開了。”

話閉,採魅把鍾景像丟小雞一樣,往最底層的洞口一甩。

鍾景扶着牆壁慢慢站起來,他饒是再好脾氣,也怒了。

“我是你男人,你就把我當垃圾一樣摔。”

“閉嘴,渣男……”

“採魅,我就牽過你的手,就親過你一個女生,有我這樣專情的渣男嗎?”

“吃着碗裏,還惦記着鍋裏……”當初,她就不應該對他動心。

“我沒有,如果彩琴讓你不舒服了,我回去就把她送回旭王府裏,我們剛落下來尋你時,旭王爲了的討好君無邪,強硬塞給我的。”

“蒼蠅不盯無縫的雞蛋,如果你不是垂涎她的美色,旭王會送給你嗎?爲何不送給大人?”

鍾景有些無奈了。

他靠着牆壁,無辜的說:“小幽和君凌就在君無邪旁邊,君無邪如此護妻,旭王明顯就是人精,不會這麼沒眼力,把彩琴硬塞送給君無邪。無法,只能強塞給我了。”

採魅冷哼一聲,態度雖冷又強硬,但比剛纔全程冷着臉好了些,最少願意跟鍾景溝通。

鍾景藉機,微笑着走到採魅身旁,拉她的手道:“我知道你會生氣,其實,我們進宮我都把彩琴給忘記了,誰知道旭王來訪,把彩琴送過來,小幽居然把她給留下,我會把她打發走的,你不要生我的氣了,我們好不容易修復而來的感情,不要因這件小事破壞,可好……”

採魅把他的手甩開。

看也不看鐘景一眼,只顧的走進最下面一層的古墓。

“採魅,你真的不等君無邪?”

鍾景踢腳跟了上去。

採魅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剛纔我們和主人失散了,他沒這麼快找來。”

戛然而止的愛情 “那裏面……”

“和上面沒什麼區別,至少目前我沒察覺到危險。”

鍾景回頭看了外面一眼,外面,君無邪和小幽,好像真的失散了。

他快速跟上採魅的步伐。

就在兩人離開洞口三四米遠時,身後,瞬即傳來石頭落地是聲音,洞口被合上了。

鍾景和採魅雙雙回頭,手電強光一照,黑色的大石門,賭了個通透。

鍾景:“又來這套。”

“先進去看看,應該有別的通道,沒有的話,一會把石門砸開。”

“好。”

鍾景拉住採魅的手,採魅甩了一下,沒甩開。

瞪了他一眼:“放開。”

鍾景彷如未有察覺,手電照向前面,看見了一個個黑色的大棺材。平整的放置在墓室內。

墓室很大,棺材有幾十口,整整齊齊的擺放着。

但奇怪的是,黑色棺木上沒有灰塵,按裏說,放置了千年的棺木,這是不可能的。

鍾景問:“這是地下第一層的主棺木?”

採魅也被棺材吸引,大步走上前,站第一個棺木前。

她手電照到第三個棺木時,棺木邊緣露出一個衣角,永不材料都是現代的做工,是件西裝的衣角。 黑色,剪裁用料都還可以。

手電筒往裏面照了照,豎着的第六口棺材,好像有一片淡黃色的裙角,被壓在棺材外面。

是現代女性連衣裙的布料。

採魅跳躍上前,用手電筒細緻照亮那淡黃色的布料,伸手,準備打開棺材蓋子,

鍾景上前阻止:“別動。”

採魅回頭看了眼鍾景。

“大概九九八十一口棺材,埋葬的都是莫名其妙失蹤的現代人,這些人落到現在,最少也幾天了,不可能還活着。”

鍾景的硬實力或許不如採魅,但是玄術佈陣,卻遠遠高於採魅之上的。

採魅把伸出手收回,面目凝重的看他:“這裏是沒有活口,你的意思是,擔心他們詐屍?”

除了這個,採魅還真沒什麼可擔心的。

就算八十一個棺材全被打開,所有死屍全部詐屍,集體攻擊她和鍾景,採魅也根本不會放在眼裏。

等級最低,最弱小且沒有心智的殭屍,她並不怕。

“我並不是擔心他們詐屍,這些棺材的排列……”

鍾景指着棺材的方向,對採魅介紹:“這些棺材頭,以中心爲原點,全部豎放指向中間,這陣法,在玄學上成爲匯陰陣,用棺材裏聚集陰氣和屍體,全部供養輸送到中間。”

採魅一下跳躍起來,漂浮在半空中,手電往中心一照:“太黑了,我看不清,我先過去看看。”

鍾景:“別,一起過去。”

採魅落下來,飄在鍾景上空,準備揪着他的衣領,像老鷹提小雞一般,把他從地上拎起來。

鍾景立即制止她,聲音有絲不悅:“採魅,我是男人。”

採魅冷傲的眼睛,瞟了一眼他,冷冷道:“那又如何?”

“我是你男人。”

採魅生氣了:“閉嘴。”

“就算你讓我閉嘴,我也要說,我是你男人,陪你共度一生的男人,我們會有完整的家庭,會生幾個孩子,會一起慢慢變老……”

“別說了。”採魅冷清眸光,落在他俊逸的臉上,端倪了許久:“我和你不可能的,鍾景,或許我們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錯什麼?小幽和君無邪,他們也是人鬼結合,不也挺幸福的嗎?”

採魅背對着鍾景,眼眶微紅,聲音帶着一抹不可察覺的哽咽。

“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整個冥界只有一個鬼王,只有一份特例,就算如此,你沒看見大人爲了小幽,做過什麼樣的犧牲,他去天界求九轉還魂丹時,做出怎麼樣的讓步,大人都如此辛苦,何況我們呢?”

“我只是一個鬼魅,殺生無數,怨念積累甚多的鬼魅,我的功德柱上,記載着我殺了上百條人命,吞了上千陰魂,像我這樣的人,就算鬼王大人用自己的能力將我功德柱上所有罪惡清空,天規也不會放過我。”

鍾景走到採魅面前,看她的眉眼,目光堅毅:“你功德柱上虧欠多少功德,我就會替你補上多少,我用我一生去擬補你當年所犯的惡。”

採魅眼眶,瞬間彌出淚花。

“這對你來說不公平,你還有大好前程,我不應該爲一己私利毀了你。”

“我的命運由我自己來安排,或許你和我爸爸媽媽都覺得我會成爲最優秀的天師,把鍾家輝煌繼續傳承下去,但是姑姑沒有了子嗣的選擇,如果有其他出路,我寧願去當平凡的老百姓,每天過着平凡忙碌的生活。”

“你知道嗎?我曾經想過,和你共同組成家庭,我們在凌海市的郊區買一棟別墅,別墅前後都種滿桃樹,旁邊還有池塘,種上荷花,養一羣鴨子,塘裏養着魚,邊上在修一個涼亭,每當我或者孩子想吃魚的時候,我就在池塘邊上釣魚。”67.356

說道這,鍾景不由自主的笑了:“可能,你菜都燒好了,孩子們都餓了,我還沒能釣上去。”

採魅不動聲色的把手從他手心裏抽出。

但他握得很緊,抽不出來。

她含淚,聲音冰冷道:“我是鬼,火屬陽,不能生火做飯。”

鍾景握着她手,放在朱脣邊上一吻,笑着說:“那以後飯菜我包了。”

“我是鬼,可能生不了孩子。”

鍾景微笑道:“不一定,有鬼生子的先例。”

採魅也知道,這樣孩子,出生風險很大,有一半的機率是死嬰,還有一半能活下來,跟普通孩子不同,自小就能看見鬼魂,屬於半陰半陽體。

但是,對孩子來說,特別的殘忍。

鍾景看採魅沒有說話,指腹輕撫她的手背,微笑說:“你要覺得生孩子太辛苦,或不想生,我們可以收養孩子,一個,兩個,三個……只要你喜歡,收養多少個都可以。”

鍾景描繪的這一切,怎麼能不叫人心動呢。

採魅生前,最大心願就是嫁給喜歡的男人,組建溫暖的家,生下幾個孩子,和男人相互扶持,攜手白頭。

可是……

這一切,太縹緲太夢幻了,離她太遙遠了。

鍾景見她還沒有表態,繼續說着:“你要是不想在陽間生活,覺得太辛苦,我們可以下陰間。”

聽到這裏,採魅終於迴應了:“可你是陽間凡人,還有壽命,怎能跟我長期住在陰間。”

鍾景俊面風輕雲淡的笑:“我死了就可以了,君無邪應該不至於把我趕出來把,不然我找小幽幫忙,在冥界弄個一官半職,造福一方冥界百姓,也能爲你在功德柱上增添一筆,你說可好?”

採魅朱脣微微張開。

她現在已不知能說什麼好了,面前這個男人,能爲他承諾到如斯,就連死都用上了,還說的如此輕佻。

至少,在採魅看來,他想過這個問題,而且還徹底的想過解決的辦法,讓自己沒辦法,沒理由去拒絕她。

說不感動是假的,採魅也想不到,他會爲她做到如斯。

她嘴脣顫了幾下,有些自言自語的意味:“爲什麼,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值得嗎?”

爲了她這麼一個女鬼,值嗎?

他有更好的前程,揹負了整個家族的期望,爲了她一個揹負殺戮女鬼,值得?

鍾景輕輕把採魅擁入懷中:“值不值得,是我說了算。因爲我愛你,無論陰間陽界,一切都值得。” 採魅在他懷裏,身體僵了僵。

手握成拳的雙手,慢慢鬆開,手已伸到鍾景的後背,還差幾釐米前停下了。

她貪戀鍾景懷裏這種溫暖的感覺,她怕自己淪陷下去,再次淪陷,就萬劫不復,永遠回不了頭了。

這一次,不光是她自己,還有鍾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